小說 達人專欄

《緋色的幸福~王子與騎士之戀~》第一百零七章 他真的有這麼好嗎?

Mouse | 2021-09-14 17:01:00 | 巴幣 2 | 人氣 36


  蒙特幫瑞德擦身更衣後,便捧著水盆走出屏風,請瞳和格雷幫忙看顧瑞德。兩人答應後,蒙特笑了笑便往前方走去。

  格雷先請瞳看顧瑞德,他則收起屏風慢慢拖回原處。

  瞳走到床旁看到瑞德身著針織毛衣,懷裡抱著蒙特娃娃,身上的棉被不知蒙特是故意蓋在瑞德的肚上,還是忘記幫他蓋到肩膀,便拉起棉被蓋到瑞德的肩上。

  「哥哥還真可愛,就算幫瑞德哥換了冬裝,也不忘讓他抱著布偶。」

  瞳笑了笑,看到床前擺著瑞德娃娃,伸手拿起娃娃觀看,看著它那圓滾滾地臉蛋,如蛋黃般金黃圓潤地雙眼,不由得笑了起來,以指尖輕輕戳著胖嘟嘟地臉頰,小聲地說道。

  「瑞德哥,氣溫逐漸轉涼了,雖然不知道你何時才會醒來,但在過一個多月就會開始下雪了。在那之前你要趕快醒來,到時我們就可以一起欣賞你喜歡的雪景了。」

  語畢,瞳便用小拇指勾住布偶的手,莞爾一笑。

  「就這麼約定囉!瑞德哥。」

  格雷回來看到瞳對著布偶說話,還和它約定事情,雙眉不禁皺了皺,上前攬住瞳拍了拍她的臂膀,溫柔地說:「瞳,別擔心,瑞德一定會醒來,我們要相信他。」

  瞳抬起頭仰望格雷淺抹一笑。

  「你們還真甜密呀!」

  後方突然傳來蒙特的聲音,兩人嚇得趕緊分開。

  瞳漲紅著臉轉身把布偶還給蒙特,語氣顯露不悅道:「哥哥!別這樣嚇人行不行,等下把瑞德哥吵醒怎麼辦!」

  蒙特哈哈大笑著,說:「吵醒正好呀!我巴不得他現在醒來責罵我、碎唸我,也不要這樣躺著不動,跟他說話也不回應。」

  瞳見蒙特說到最後語氣變得哀愁,眼神惆悵地望著躺在床上的瑞德。

  「哥哥,對不起……我不是故……」

  「沒關係,如果這樣吵就能吵醒他,我寧願妳再繼續大聲說話。但……我剛才試過了,不管怎麼欺負他,他還是一點反應也沒有。」蒙特勾起唇角淺淺一笑,旋即看向兩人說:「謝謝你們送餐給我,快要中午了,趕快回去宅邸陪父王用餐,不然他又要怪罪我們了。」

  瞳點頭應允,仍不忘叮囑。

  「哥哥,你也是,要準時用餐,不要餓壞了。」

  「好,我知道。」蒙特點頭微笑。

  「那我們先走了,明天再來看你們。」

  格雷拍了拍蒙特的肩膀,便和瞳離開木屋。


  傍晚。

  貝拉密得知兩人在雷克斯的木屋,便來探望瑞德順便帶了餐點要給蒙特享用。

  一進門看到蒙特坐在床邊幫瑞德按摩手臂,再往床鋪一看,瑞德仍閉著雙眼安穩地睡著。

  「蒙特,瑞德有好點了嗎?」

  蒙特聽到貝拉密的聲音,轉頭看到他站在後方,露出淺淺地微笑。

  「有好一點了,謝謝你的關心。」

  貝拉密笑了笑,將手中的餐點交給蒙特,溫柔地說:「你用餐了嗎?我帶餐點來給你享用。」

  蒙特拿起餐點向貝拉密點頭致謝。

  「我還沒用餐,謝謝你。」

  「不會。你先用餐,我幫你看顧瑞德。」

  「好的,謝謝你。」

  貝拉密淺笑回應,看著瑞德的睡顏,雙眉不由得皺起,無奈地長嘆。

  「蒙特,你和瑞德的事我有聽王兄說了。雖然我不贊同你闖進瑞德家帶走他的行為,但我能理解你的本意。因為我和你一樣都是為愛而逃,但我希望你們不要重蹈覆轍我們的結局。」

  「你們的結局?你不是和平民女子逃到這裡定居嗎?這樣的結局哪裡不好?」蒙特疑惑地望著貝拉密。

  貝拉密輕嘆一聲,哀愁地說:「我其實沒有說完──我們來到這裡後,妻子和瑞德一樣怕我會擔心,所以沒跟我說她生病的事……等到我的察覺時已經為時已晚,她的病無法醫治了,我只能眼睜睜看她在我面前失去呼吸……及心跳……」

  「貝拉密,我明白你的感受。」

  蒙特放下餐點,上前拍拍貝拉密的肩膀。

  貝拉密拭去眼角的淚珠,笑了笑說:「年紀大了,一想到往事就忍不住落淚了。」

  「貝拉密,別難過,謝謝你告訴我這件事。」

  貝拉密搖了搖頭,微笑說:「不會。蒙特,你也別難過,只要你每天和瑞德說話,總有一天他會醒來回應你。不要氣餒!」

  「我會的,謝謝你!」蒙特淺笑回答。

  貝拉密淺笑回應,伸手指著一旁的餐點,說:「快吃,冷掉就不好吃了。」

  「好的。」

  蒙特拿起床上的餐點,邊享用邊聽貝拉密說著年輕時的故事。

  轉眼過去,貝拉密見時間不早了,向蒙特道聲晚安便離去。

  蒙特則躺在一旁的軟床,望著瑞德慢慢地闔上雙眼進入夢鄉。


  隔天一早,蒙特醒來看到瑞德還在睡,下床來到他的床邊,扶起瑞德讓他靠在自己身上,舉起白皙且骨節分明的手指順著紅色的髮瀑緩緩梳下,梳到打結處便彎腰打開背包,拿出銀製的半圓髮梳慢慢地梳開纏繞的髮絲,輕柔地往下梳理柔順的秀髮,邊梳邊與他談話。

  「瑞德,我知道你每天都會梳頭髮,現在你累了就好好睡吧,換我來幫你梳頭髮。等你醒來後,一樣有著一頭柔順的秀髮!」蒙特笑了笑,繼續說:「瑞德,自從離開哈比尼斯後,這一路上都是你在照顧我,你一定很累了,才會這樣一直睡吧。沒關係,我再讓你多睡一會,但你不要睡過頭了!因為我們還沒得到父王的同意,所以等你醒來,我們再一起去找父王。你說好不好?」

  蒙特見瑞德仍無反應,雖感到失落仍不放棄希望,繼續和他談話,多聽見自己的聲音,就會早點醒來答覆他的話。

  梳好頭髮後,蒙特拿起他常用的紅色緞帶,看著這條緞帶想起兩人因強盜事件相遇,而這條遺落的紅色緞帶就成了兩人的紅線。之後在舞會上他又抓到這條紅色緞帶,將兩人再次繫在一起。

  「瑞德,這條紅色緞帶就像我們的紅線,即便過了數年,它依然把我們又繫在一起。」

  蒙特看著緞帶臉上洋溢著幸福的微笑,拿起梳子梳起全部的頭髮並握在手中,再用緞帶綁起一束高馬尾。雖然他綁得馬尾不像瑞德綁得那樣整齊,但仍不會過於雜亂。

  「好了!瑞德,你肚子會餓嗎?還是會口渴?我拿水給你喝,你等等哦!」

  蒙特把瑞德放回床上躺著,下床走到前方的木桌,拿起水壺倒了杯水再回到床邊坐著,拿起棉棒沾溼塗抹在瑞德的唇瓣顯得濕潤透亮。

  「還要喝嗎?你的嘴唇看起來很乾,我再幫你多用幾次。」

  蒙特笑了笑繼續塗抹瑞德的雙唇,和他談話。


  一週過去,瑞德依舊沉睡當中,蒙特仍不放棄希望,每天都和瑞德談話,幫他擦身更衣、梳理秀髮,讓他呈現完美的狀態。

  宅邸,庭院。

  伊爾蒙多坐在長椅看著前方的花叢,腦海不時想起前幾天在木屋看到的景色,一向沒耐心又自大的孩子,居然會端起水盆照顧人,這畫面實在難得一見。

  「難道真如貝拉密所說,蒙特變穩重了?」伊爾蒙多沉思一會,旋即看向亞瑟說:「亞瑟,陪我去一個的地方。」

  「是!屬下遵命!」亞瑟向伊爾蒙多行禮。

  伊爾蒙多起身快步離開庭院,前往木屋探查實情。

  來到木屋後,伊爾蒙多躲在門外探頭往內一看,只見蒙特手持棉棒沾著水杯裡的水抹著瑞德的唇瓣。就算親眼見到此景,伊爾蒙多仍不敢置信,蒙特居然真的在照顧人?而且看他笑得滿臉燦爛,開闔著嘴像是在和瑞德談話。

  「這真是奇景!我從未見過他如此細心照顧他人,難道他真的有所改變了?」

  伊爾蒙多不可置信地望著前方,恍然想起亞瑟和瑞德曾是騎士團的同僚,轉頭看向亞瑟嚴肅地命令。

  「亞瑟,我記得你和瑞德曾是同僚,你進去和蒙特對話,再來向我回報。」

  亞瑟雖不想以這種方式去探望瑞德,但既是伊爾蒙多的命令,不得不遵守,只好藉此來了解瑞德的病情,再視情況向國王回報。

  「是,屬下遵命!」

  亞瑟向伊爾蒙多行禮後,便走進木屋探查瑞德的病情。

  亞瑟來到蒙特的後方,看他對著病榻上的瑞德說話,但瑞德卻無任何回應,看到此景心懷不捨。

  「蒙特殿下,瑞德有好點了嗎?」

  蒙特聽到亞瑟的聲音,轉頭看到他站在後方,面容立刻轉為嚴肅地回答。

  「瑞德有好點了,是父王要你來監視我的嗎?」

  「不是,是屬下擅自前來。屬下擔心瑞德的病情,想知道他的現況才會來此探望,還請蒙特殿下恕罪。」亞瑟低頭向蒙特致歉。

  蒙特見亞瑟的神情是真心擔憂瑞德,態度便轉為柔和地說:「你多和瑞德說說話,說不定他聽到你的聲音,知道你這個好友在擔心他,因而醒來也不一定。」

  「是!多謝蒙特殿下。」亞瑟伸手握住瑞德的手,愁眉苦臉地看著他溫柔地說:「瑞德,你怎麼又再逞強?里拉不是說過有事要說出來,不要獨自承受嗎?既然身體這麼不舒服了,為何不給醫生治療?如果那天我知道你病得這麼嚴重,我絕對不會給你成藥,會讓蒙特殿下帶你去給醫生治療,都是我的錯……是我害了你,對不起……」

  蒙特拍拍亞瑟的肩膀,柔聲安撫:「亞瑟,你別自責了,這不是你的錯。我明知道瑞德愛逞強,卻沒多加注意他的狀況,才會導致現在這種局面。」

  亞瑟搖了搖頭自責地說:「不是蒙特殿下的錯,如果屬下那天沒拿成藥給他服用,就不會害他拖延到病情。」,轉頭看向瑞德繼續說:「瑞德,你要趕快醒來,我才能當面跟你道歉。蒙特殿下還有瞳公主都在等你醒來,我也在等你醒來,來參加我和維奧拉的婚禮。」

  蒙特一聽到兩人要結婚的事,驚訝地說:「你和維奧拉要結婚了!?」

  亞瑟向蒙特行禮,摸著後腦靦腆地笑了笑,說:「是的。蒙特殿下,屬下和維奧拉將於明年三月舉行婚禮儀式,希望您和瑞德能來參加我們的婚禮。」

  蒙特拍拍亞瑟的肩膀,面帶微笑說:「恭喜你們!維奧拉是個好女孩,你可不要辜負人家喔!」

  「多謝蒙特殿下,屬下絕不會辜負維奧拉!」亞瑟眼神堅定地說。

  蒙特拍著胸脯面帶微笑說:「你放心,我們一定會去參加你們的婚禮,到時再送一份大禮給你們!」

  「瑞德,你有沒有聽到,亞瑟和維奧拉要結婚了喔!趕快醒來,我們一起去參加他們的婚禮。」蒙特興奮地說著,但瑞德始終沒有反應。蒙特見狀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伸手輕撫瑞德的臉,哀愁地說:「你怎麼一點反應也沒有啊,亞瑟跟維奧拉要結婚了耶!你的好友亞瑟和維奧拉修成正果,你應該要有所表現才是啊,怎麼都不回應我啊……瑞德!」

  「蒙特殿下,請您別難過,或許過幾天瑞德就會醒來了。」亞瑟溫潤地說。

  蒙特微微點頭,輕嘆道:「我也希望如此,只求他趕快清醒,別再睡了。你也別待太久,免得父王起疑,快回去父王的身邊!」

  「是,屬下遵命。屬下先行告退。」

  亞瑟向蒙特行禮後,便大步走出木屋。

  亞瑟一出來立刻見到伊爾蒙多嚴肅地看著他,即刻向他回報。

  「啟稟國王陛下,瑞德仍因病休養當中,蒙特殿下則從旁照料他。」

  「好,你再繼續和他接觸,有任何新的消息隨時回報給我。」伊爾蒙多嚴肅地說。

  「是,屬下遵命!」

  亞瑟向伊爾蒙多低頭行禮,心想著如果讓他知道瑞德沉睡的事,恐怕會趁此事派人暗殺瑞德,絕不能讓這事發生!為了瑞德只好選擇欺瞞他,以保瑞德的安危。

  木屋內,蒙特坐在床邊替瑞德按摩雙腳。

  「瑞德,我幫你按摩雙腳的肌肉,這樣你醒來就可以馬上走路了!我按得如何,需要大力或小力一點嗎?只要你喜歡,我可以每天都幫你按!」

  按完雙腳改按雙手,臉上始終帶著微笑,一邊按摩一邊和瑞德對話。

  伊爾蒙多看蒙特這樣自言自語,感到相當不捨,不禁嘆了一聲,輕聲呢喃:「傻孩子,他真的有這麼好嗎?讓你為了他而捨棄王子的身分,甘願和他在外流浪。看你這個樣子,為父實在心疼啊!」,不忍看蒙特繼續這樣下去,便想藉機勸說他捨棄瑞德。

  前腳才剛踏出一步,貝拉密突然輕拍伊爾蒙多的肩膀,靠近他的耳邊細語:「王兄,您想做什麼?若您想鼓勵蒙特,我願陪您入內,但若您想拆散兩人,我勸您別這麼做。您越這樣做,只會讓蒙特越憎恨您而已,這絕不是您想要的結果,還望您能三思。」

  伊爾蒙多聽到貝拉密這樣說,氣得轉身怒視著他。

  「貝拉密,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關心一下我的王兒,還需要你的同意嗎!?」

  貝拉密擺動雙手安撫國王的怒氣,面帶微笑說:「王兄,我沒有這個意思。只是提醒您做任何事前,請三思而後行,一旦說出去的話,是很難再收回的。」

  「貝拉密,我不需要你告訴我該怎麼做事,我自有定奪,無須你多言!」伊爾蒙多推開貝拉密,瞥了亞瑟一眼怒道:「亞瑟,走!」

  「是。」亞瑟向貝拉密點頭致意後,隨即跟上前。

  「貝拉密,就算你是我的胞弟,你也無權管我的家務事!」

  貝拉密見伊爾蒙多氣沖沖地離去,不禁搖了搖頭,無奈地笑道:「王兄只會說蒙特,卻不想想自己也是那樣的脾氣,真是五十步笑百步。」,說完便瞧了蒙特一眼後離去。

  之後的每一天,蒙特都會和瑞德說話,雷克斯也時常來為瑞德看診,並採用各種不同藥草來醫治他,但他依舊沉睡不醒。而瞳和格雷每天都會送餐給蒙特,並祈求瑞德能早日甦醒。國王則是自從那天以來,時不時來到木屋躲在門外看望蒙特,見他始終如一地照顧瑞德,臉上雖然有時會露出失落的神情,但卻不失微笑,也漸漸對蒙特改觀。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