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緋色的幸福~王子與騎士之戀~》第一百一十八章 寶貝們。

Mouse | 2021-10-04 17:00:03 | 巴幣 6 | 人氣 43


  烏咪王國,烏金城。

  馬車緩緩駛進城內,兩旁跟著數十名身穿盔甲的衛兵,雖說是護衛,但實則像是在監視他們,時不時抬頭往車窗看去。

  蒙特望著衛兵忍不住大嘆一聲,無奈地搖了搖頭。

  「只是進城送個邀請函而已,有必要派這麼多人嗎?」

  「蒙特,宇士殿下……不對,現在要改稱呼『大王』了。大王有他的考量,你就別想太多了。」

  瑞德嘴角淺淺往上勾起,輕輕地笑著。

  「好啦!待會你跟我進去。」蒙特接著看向瞳和格雷,繼續說:「瞳,妳有孕在身別走那麼多階梯,你們就待在車內陪這兩個孩子。」

  「好的。」

  瞳淺淺一笑,轉頭瞧了瞧窗外的景色,旋即回看蒙特繼續問道。

  「哥哥,你們進殿覲見大王時,我們可以下車看看嗎?我們不會走遠,就只待在原地看看城內的景色。」

  蒙特低頭看著躺在腿上的拉斐爾,露出淡淡地微笑,旋即抬頭對瞳輕輕一笑。

  「妳若有本事抓住拉斐爾,當然可以下車觀看。」

  瞳大力地點了點頭,露出自信地微笑。

  「這有什麼問題!有格雷和亞莎在,他們會幫我看好拉斐爾。」

  「這麼有自信呀!這幾天妳也看到了,這孩子睡醒之後,就像隻脫韁的野馬難以掌控。妳若要帶他下車,手絕對不能放開,知道嗎?」

  蒙特嚴厲地告誡瞳,瞳同樣以嚴肅地態度點頭回答。

  「知道。我們絕對會看顧好拉斐爾。」

  瞳說完便看向依偎在瑞德身旁的艾略特,溫柔地說:「艾略特,你要待在車內等候,還是跟我們下車看城內的景色?」

  艾略特想了想,小聲回答。

 「跟你們下車看景色。」

  瞳聽到艾略特的答覆,溫柔地笑了笑。

  此時,馬車停了下來,不一會兒的時間車伕便來開門。

  蒙特把拉斐爾交給瞳後,便走下馬車環顧整座城殿,勾起淺淺的微笑說:「還真壯闊呀!尤其是這座白色的石階。」,旋即看向衛兵詢問:「這總共有幾階呀?」

  「回覆蒙特王子,這座白玉台階總共五十階。」

  衛兵低下頭,拱手回答。

  蒙特點了點頭,轉頭瞧了瑞德一眼,笑了笑說:「瑞德,你走右邊,我走左邊看誰先到上面。」

  「蒙特,別玩了。你現在可是代表史亞瓦瑟王國,該有的規矩可別忘了。」

  瑞德輕拍蒙特的背,小聲告誡著。

 「知道啦!那就不要比賽,照正常的速度走上去,順便看看中間刻得圖樣。」

  蒙特笑了笑,便踏上白玉台階一步一步往上走去。

  轉眼間,兩人走到最上層,蒙特由上往下俯瞰中間的圖樣,就像是優游在水中的蛟龍,不禁欽佩雕刻者的工法。

  「還真厲害!完全不輸給皇家雕刻師。」

  「是呀!」

  瑞德笑了笑,正要說下一句時,後方突然傳來銀鈴般的聲音,溫柔地呼喚。

 「緋兒小姐……」

  聽到這熟悉的稱呼,瑞德頓時轉頭往後看去,果然是桂兒,但她的穿著卻不像是侍女,反而像是妃嬪就和那時的他一樣。

 「桂兒,好久不見。妳的這身裝扮,難道……大王納妳為妃了?」

  面對瑞德的提問,桂兒靦腆地笑了笑,接著開口回答。

  「是的。但不是側妃,是……王后。緋兒小姐,蒙特王子,大王已在裡頭等候兩位,還請兩位先進殿。」

  「好,進去吧!」

  蒙特拍了拍瑞德的肩膀,越過門檻踏進殿內。一進門,最先吸引他的不是兩旁的龍柱,而是穿著黃袍坐在高位的宇士。

  「好久不見,宇士,還是我該稱呼您一聲大王。」

  蒙特手斜放在胸前,微微彎腰向宇士行禮。

  「蒙特王子,許久不見。您今日前來是為何事?該不會是來邀請我參加您的即位大典?」

  宇士淡淡地笑,神情已不如當年的冷漠,反而多了點笑容。

  「哈哈哈哈哈,不是!如果您想參加我的即位大典,可能要再等個幾年。我今日前來是想邀請您來參加,我國的瞳公主和哈比尼斯王國的格雷王子的婚禮。」

  語畢,蒙特便拿出邀請函交給站在前方的衛兵,衛兵接過邀請函立即走上台階遞給宇士。

  宇士拿起邀請函稍微看了一下,隨即露出淺淺的微笑。

  「明白了,我會參加貴國的盛會。不過,怎麼只有您來邀請,怎沒看到哈比尼斯王國的人?還是您和他們依舊不合,才會只有您來?」

  蒙特唇角淺淺地勾起,溫潤地嗓音平和地說道。

  「哈比尼斯王國的人當然有來,您若想見他,我可以請他上來見您。」

  「不必了。」

  宇士見桂兒不時望向瑞德,神情似乎顯露疑惑,便想藉此機會來解答她的困惑。

  「王后,我看您一直在看瑞德,妳是不是覺得他怎麼和之前不太一樣。」

  宇士指著瑞德溫和地問,桂兒聽到宇士稱呼他為瑞德,神情更顯疑惑,旋即面向宇士輕柔地問。

  「大王,她不是緋兒小姐嗎,您怎麼會稱呼她為瑞德?」

  宇士笑了笑,瞧了瑞德一眼,繼續說:「這妳就要問他了。還是你要我幫你說?瑞德。」,隨著話音落下,銳利的眼光也射向瑞德。

  「喂!別想把錯歸在瑞德身上,當初是你要他色誘宇都的,現在達到目的了,就想撇得一乾二淨嗎!」蒙特惡狠狠地瞪著宇士,轉身抓起瑞德的手,氣呼呼地說:「瑞德,我們走,別理這種沒品的傢伙!」

  「等、等等!我覺得大王說得沒錯,是該跟王后說清楚。」

  瑞德抽開蒙特的手,踏步走向桂兒,牽起她的手小吻手背,彎下腰向她低頭行禮。

  「王后娘娘,很抱歉我欺騙了您。我不是歐陽緋兒,我是瑞德.卡雷斯。」

  「瑞德……卡雷斯?所以您是男人?」

  桂兒不敢置信地看著瑞德,眼前如此貌美的人竟為男性。

  「是。」

  瑞德簡短回答,頭依舊低著沒抬起。

  桂兒微微低下頭沉思一會,便又抬起頭看著瑞德輕勾起微笑。

  「瑞德先生,請您抬起頭來。您無須向我致歉,因為有您的幫助,我現在才能成為烏咪王國的王后。如您當時未請大王收留我,我現在就不會有如此幸福的生活,應該是我要向您致謝才是,謝謝您。」

  語落,桂兒雙手擺在右側,鄭重地向瑞德行禮。

  「王后娘娘,妳現在所擁有的生活,全是靠妳自己的努力得來,無須向我致謝。」

  瑞德抬頭對桂兒淺淺一笑,桂兒點了點頭也給予輕笑回應。

  「瑞德先生,能再次跟您見面,桂兒甚感歡喜。」

  「我也是。見您過得安好,我也放心不少。」

  蒙特見兩人相視而笑,內心深感不悅,轉頭直瞪著宇士。

  「既然該說的都說完了,瑞德的真實身分也明瞭了,可以讓我們離開了吧!」

  宇士見蒙特不耐煩的模樣,輕嘆一聲,無奈地點了點頭。

  「好吧!既然您這麼想離開,我就不再久留您們了。之後去史亞瓦瑟王國時,我再找您們聊聊。」

  「隨便你!」

  蒙特小嘖一聲,上前抓住瑞德的手拉著他揚長而去。

  「大王,臣妾可以去送他們嗎?」

  桂兒望著宇士小心謹慎地詢問,宇士擺了擺手以表同意。

  「多謝大王。」

  桂兒欣喜地笑著,轉身快步走出大殿。

  一出來只見馬車遠去的殘影,雖來不及向他道別,但能和他再次相見已心存感激,來日若能再見定會報答他的大恩。

  「瑞德先生,再見了。您對桂兒的好,桂兒會永存於心,來日定會報答您。」


  轉瞬過去,一行人抵達沙奇王國已是傍晚六時。

  蒙特見天色且黑,還能前往皇城送邀請函,便催促車伕快馬加鞭前往皇城,盡快將邀請函送到優希手中。

  皇城,正殿。

  「蒙特王子,您有何急事需選在這時覲見?」

  優希坐在御帳台隔著紗簾低眼鄙視蒙特,本不想見他,但聽到女官說瑞德也有來,才答應會見他。一來卻只看到蒙特一人,心中的不滿全由聲音顯現出來。

  「優希女王,恕我失禮。我今日前來是想邀請您來參加,我國瞳公主及哈比尼斯王國的格雷王子的婚禮。」

  蒙特向優希恭敬地行禮,接著拿出邀請函交給女官。

  女官接過邀請函便轉交到優希手中,優希看了看便放在一旁。

  「這邀請函我收下了,我會如期參加兩人的婚禮,還有其他事嗎?」

  蒙特搖了搖頭,輕勾起微笑說:「優希女王,抱歉,打擾到您休息,既然邀請函已交到您手上,我就不打擾您了,告辭。」

  「等等!瑞德……瑞德過得如何?」

  優希微微低下頭,低聲詢問。

  「多謝女王陛下的關心,卡雷斯子爵過得很好,無須您擔心。」

  蒙特起身向優希彎腰行禮,旋即轉身走出正殿。

  一離開,立刻板起一張臉,輕聲呢喃。

  「好險沒讓瑞德跟來,否則她一看到瑞德,肯定會狂送秋波。不過……若讓她知道瑞德有孩子了,她應該也會放棄。早知道就帶孩子們來,這樣她就不會問瑞德的事了。真可惜!」

  蒙特拿出懷錶看時間,眉間不禁皺了幾層。

  「就算現在趕去亞斯特拉,到那裡也凌晨了。如果只有我和瑞德一晚沒睡倒還可以,但現在多了孩子們還有瞳。瞳有孕在身這樣舟車勞頓不太好,還是先找間旅館讓瞳和孩子們休息,然後再和瑞德去服屋找美登利敘敘舊,明日一早再前往亞斯特拉。就這麼決定了!」

  蒙特把懷錶放回口袋內,帶著愉悅地心情踏步往前走。


  坐上馬車後,蒙特先在城區找了間高級的旅館,讓瞳和格雷幫忙照顧孩子們,便前往服屋找美登利敘舊。

  喀啦喀啦。

  美登利聽到木門拉開的聲音,抬頭對著進門的人揚起笑容打招呼,但一看到進門的人,神情瞬即轉為疑惑。

  「歡迎光臨……蒙特!?還有瑞德,你們怎麼又回來了?」

  「美登利,好久不見!我們又回來了。」

  「好久……好久不見!」

  美登利離開櫃台急忙跑到兩人面前,張開雙手擁抱他們。

  「真的好久不見,半年不見,你們過得好嗎?」

  「我們過得很好。美登利,我想邀請你來參加婚禮。」

  「誰的婚禮?不會是你們的吧……?」

  蒙特笑了笑,說:「我也很希望是我們的婚禮,但這次是瞳和格雷的婚禮。我想邀你來我國遊玩,當然所有費用全由我負責。你願意來嗎?」

  「當然願意,只不過我得先交代好店裡的事,才能去史亞瓦瑟王國找你們。」

  「美登利先生,等你事情處理完再來就可以了,我們會在史亞瓦瑟王國等候您。」

  「好──瑞德,蒙特,謝謝你們來邀請我參加婚禮,這場婚禮我一定會去。」

  美登利說完便又抱了抱兩人。

  「那時間不早了,我們還有事就先告辭了。記得要來參加婚禮喔!」

  蒙特離去前再次告知美登利,美登利點頭答應,陪兩人到門外,看他們背影消失才又回到服屋。



  旅館。

  蒙特洗完澡回到房間,一進門便看到瑞德坐在涼台,就算睡著了,手仍輕輕地拍打拉斐爾的背哄他入睡。看到此景,蒙特的嘴角不由得揚起淡淡地笑。

  「坐在那裡睡,可是會著涼的。笨蛋!」

  說完便走到壁櫥拿出棉被蓋在兩人身上,轉身看到艾略特靜靜地躺在被褥,便走到他身旁坐著,拿出小包內僅剩一張的邀請函看了看。

  「只要把這張邀請函交給貝拉密,我們就能回家了。我也能來處理那傢伙的事了……」

  倏忽,涼台外閃過一道黑影,瑞德立刻起身拿出預藏的小刀射了出去,目光犀利地望著窗外,冷如霜雪地開口。

  「誰,快給我滾出來。」

  「滾出來?哼──原來風靡全國的美男子也會說這種話。」

  隨著話語,黑影毫無畏懼地站在窗台,眨眼間黑影便閃過瑞德,來到蒙特面前遞出一個卷軸。

  「蒙特殿下,調查結果全寫在卷軸內,請您觀看。」

  「好。」

  蒙特拿起卷軸稍微看了一下,便又捲起交還給達克。

  「卷軸你先留著,我回去再看。先離開,別嚇到孩子了。」

  「是,屬下遵命。」

  達克伸手拿取卷軸,轉眼便又消失。

  「蒙特,達克怎麼……」

  「別問那麼多,你先把小刀收起來,別吵醒拉斐爾了。」

  蒙特把邀請函放進小包,接著起身從壁櫥拿出被褥舖在地上,轉頭對著瑞德微笑。

  「要一起睡嗎?」

  「好,我先把拉斐爾放回被褥。」

  瑞德輕輕一笑,起身走到艾略特身旁,輕輕把拉斐爾放到他身旁,再拿起棉被蓋在兩人身上。

  「晚安,我的寶貝們。」

  說完便親了兩人的前額,轉身進到蒙特的被褥裡,貼近他的耳邊細語。

  「我的小寶貝們睡著了,再來就輪到我的大寶貝了。」

  「少噁心了!誰是你的大寶貝呀,快睡啦!明天還要早起去亞斯特拉送邀請函。」

  「孩子們都睡著了,不趁現在做點什麼嗎?」

  「你想做……嗚嗯!」

  夜晚就在兩人的甜蜜纏綿下,悄悄地落幕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