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魔森林的森琴》Ch20-奇族之王-3

九方思想貓 | 2020-12-03 20:16:17

完結《魔森林的森琴》(完本)
資料夾簡介
金楊格大森林裡,彈奏悠久琴詩的木精森琴,與滿懷憂國憂思的醫俠海韻相遇了。 他們相知,相愛,唯獨不願相忘。






  一行人浩浩蕩蕩,來到堤沃王子的牢房前,只見他就像是打從海韻、哈姆兩人去見他那天開始就完全沒有任何動作似的,在牢房的正中央盤坐著。

  「這倒是超乎我想像的發展。」他微微睜開了眼睛,歪斜的嘴角無力地笑了笑,「大哥,按照計畫,你應該是以和平大使的身份,帶著猶克多王室的善意而來才對的吧。但你身上穿的並不是王室甲冑,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二弟,你確實聰明,難怪我一直在前線,也能被你玩弄在股掌之中。你在謀略的領域上,恐怕放眼希蓮、猶克多兩國,都是無人能及的。但人心之細膩,即便是你,也不是簡單可以揣度……」烏恩抓住了牢房的鐵桿,憤怒斥責著,「你從沒有想過要把我的心情、三弟的心情放在計畫裡,對吧?」

  「那是自然。」堤沃微笑著點了點頭,「我的原則,大哥你是明白的。凡對目標無益之舉,就算是再怎麼看似合理,我斷然是不做的。」

  「明白,太明白了。這幾年下來,我的部隊、我的袍澤……誰不是被你當成棋盤上的棋子來使用的?但是二弟——」烏恩說到激動處,聲音更是逐漸大了起來,「就衝著你的這句『大哥』,我知道你還跟從前一樣!」

  堤沃望著過度直率的烏恩,眉頭只是緊緊一皺。

  「你不要再說了……」

  「你的心中,無論任何時刻,都愛著家人。」

  「大哥,求你……」

  「無論是怎樣的父親,你其實都跟我一樣,不曾覺得厭煩過。你愛溫暖如太陽的母親,也愛軟弱而膽小的三弟,更別說你從小就對我表現出的敬愛了。是人都感覺得到,你在逼自己成為大家以為的那個『幽色靈狐』!」

  「大哥,不要再說了,你要是繼續說下去的話,計畫會——!!」

  堤沃難得激動起來,像這樣的「靈狐」,無論是蓋德里德、格莉德,還是三番兩次與之交手的哈姆,都不曾看過。

  「堤沃,我們的母后,是服毒自殺身亡的。她不是被人暗殺身亡的,更不是被你所殺!你想要成為祭品?想要搭上自己的性命,為和平之約牽線?告訴你,只要我大哥還有一口氣在,門都沒有!」

  振振有詞的辯駁在地牢中響徹,眾人望著神情認真的烏恩.猶克多,以及表情苦澀的堤沃,陷入了迷茫之中。

  眾所周知,以和平之名嫁入猶克多王室的希蓮王國公主席兒.希蓮,個性天真爛漫且溫柔可愛,不僅僅是猶克多王國的溫暖,更是希蓮王國人民心中的太陽。在她被人暗殺之後,兩國戰爭因此重啟,她的存在,僅僅曾經爭取到二十年的和平時光。

  烏恩王子身為「光之雄鷹」,個性耿直的程度簡直到了偏執的地步。在這一點上完全不遑多讓的希蓮代理女王詩妮,立刻就能理解烏恩所說的話肯定有憑有據,而且絕無虛假。

  而這一點,堤沃當然也是清楚的。

  「母后身亡的真相十分曲折,應該只有我和王國醫祭克魯耶老師知道而已。當年母親知道為了強娶自己為妻,父親殘殺了幾乎所有王室的成員,從此深陷於無法自拔的自責當中。最後她死於服毒自殺一事,過度直來直往的你會知道,想必是老師親口說出的實情。」

  「是的二弟,克魯耶老先生現在正危在旦夕。」烏恩皺著眉頭說道:「永恆女王駕崩的消息傳入王城之後,父親完全陷入瘋狂。他率兵親出,見人就殺,沿途強徵民人成為士兵,一路往希蓮王城而來。克魯耶先生醫者仁心,當庭抗命,拒絕成為隨軍醫師,而被父王打入死牢……我前往營救時,老先生請我日夜兼程來找到已成為希蓮戰俘的二弟你,也把過往的舊事一併與我和盤托出。」

  「父親竟然——?」堤沃咬牙切齒地一拍大腿,恨恨地說道:「永恆女王的存在,對父王神智影響之大,竟到了這個程度?」

  看他神色凝重的樣子,似乎就連「幽色靈狐」也沒有料算到,一位自傳說時代存活至今的悲劇女王,竟然直到身死之後,仍然影響著兩國的命運。

  難道生而為人,就無法從傳說時代的遺緒當中脫身而出嗎?兩國之間無法享有真正的和平,是命中注定的鐵律?

  同樣追尋著「和平」的哈姆眉頭深鎖,他望著憂思滿盈的堤沃,深深知道這一次由歷戰王親率的狂軍並不是已經失去奇族血誓的希蓮王國能夠簡單弭平的戰端。如果就這麼讓他踏平了已燒毀的森林、碾碎希蓮王國前線都市杜連,跨越百年時光的征戰將無止境地繼續延續下去。

  「詩妮女王,我懇求妳。」烏恩轉頭面向詩妮,「請暫時放我二弟一條生路,我願與足智多謀的弟弟,一起阻止這一場不再有其必要的惡戰。傾頹的國家不能沒有智囊,待阻止了父王的暴走,我願意代替二弟成為俘虜……」

  「好了啦,不要再代來代去的了。哎呀,多耀眼的兄弟愛,羨慕死我了。」哈姆一臉無奈地打斷了烏恩的話,扭捏又惺惺作態地揪住了胸口,「堤沃殿下為了保下海韻,決定以身殉國。烏恩殿下也是如此,哪像我的王姐,除了想要教訓我、處罰我之外,什麼也沒有。」

  聽了哈姆的話,詩妮的臉色頓時一陣青一陣紅,但是烏恩就在眼前,再惡毒的訓話,此時此刻的詩妮也說不出口。

  「我也有聽說三弟也在這裡,姆恩殿下、蓋德里德先生還有格莉德小姐,你們沒有跟他在一起嗎?他去哪了?」

  這下慘了——哈姆在心中慘叫著,他求救似地望向格莉德,卻只得來一個鄙視的眼神。蓋德里德的表情看起來比任何人都還要搞不清楚狀況,這人完全不能指望。於是他抱著最為不切實際的希望,望向了這裡最聰明的堤沃。

  然而銳利得足以殺死他的眼神,幾乎要讓哈姆停止呼吸。

  「姆恩殿下,我將席利託付給您,正是因為信賴你們的革命友誼關係,以及你不亞於我的聰明才智。你和席利都是聰明人,他會行蹤不明,你肯定知道為什麼。我能夠從你這樣的聰明人口中,聽見你是怎麼把我的弟弟給弄丟的嗎?」

  話語冰冷如劍,刺得哈姆渾身發疼。格莉德的目光更是盯得他不自在地扭動全身,全場人凝視著他一人,幾乎要他不能呼吸。

  「啊——你們這些傢伙!我可是費盡了心力,才把你兩位敵國的王子送進王宮裡面的,為了解決傳說時代留下的爭端,我也是殫精竭慮啦!」哈姆像是終於浮出水面一樣大聲嚷嚷著。

  然而沒等他多作解釋,一位希蓮王國衛士隊的士兵上氣不接下氣地跑了過來。分明是訓練有素的王城精銳,但從他臉上驚慌失措的表情看得出來,事態可能不容樂觀。

  「稟女王陛下,王城外……大事不好了。」斗大的汗珠從士兵的額角上流下來,仔細一看的話,他的身上還帶著傷。

  「不知道什麼時候,奇族戰士將王城給團團包圍了!」

  聽到傷兵的話,眾人一陣面面相覷。

  隨即詩妮淡淡地說:「聽令,我即刻赦免猶克多王國戰犯之罪,將他放出來吧。」

  幾乎沒有半點遲疑,身旁的獄卒俐落地打開了牢獄的大門。面對詩妮的果決,堤沃驚訝得下巴都合不上來。

  「現在不是兩個國家打仗的時候了,聽說貴國對奇族也不是很友善吧?」詩妮凜然的臉色上,有著些微的不安,「而我國利用女王的奇族血誓,沒少將奇族人當成奴僕般利用過,在這一點上,恐怕我們都不是能置身事外的角色,所以……我不能讓你在牢裡等待城破,如此無異於讓你送死。」

  「真的搞不懂妳和大哥的騎士腦袋到底都在想些甚麼。」

  堤沃嘆了口氣,站起身來舒展了許久未曾活動的筋骨,面色凝重地說:「那麼,且讓我這個罪人,暫時與各位同行吧。」
172 巴幣: 236
悠閒紅茶(冷卻中)
(暫時)還不敢在烏恩面前大小聲的詩妮wwwww
2020-12-04 08:15:51
九方思想貓
弱弱的忍耐著w
2020-12-04 08:25:10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和平兩字看似簡單,卻難以達成...
不過並肩作戰抵擋危機也許算是好的開始。
2020-12-04 20:21:14
九方思想貓
總算也是一步啊
2020-12-04 21:07:2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