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魔森林的森琴》Ch19-悠遠之誓-3

九方思想貓 | 2020-11-24 22:02:57

完結《魔森林的森琴》(完本)
資料夾簡介
金楊格大森林裡,彈奏悠久琴詩的木精森琴,與滿懷憂國憂思的醫俠海韻相遇了。 他們相知,相愛,唯獨不願相忘。





  §
 
  當海韻從床榻上醒轉時,仍有一種置身錯位時空的錯覺。畢竟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周遭景物已然驟變,任誰都會感到迷惑。
 
  溫暖昏黃的燈火之下,映照著熟悉的身影。那是因過於擔心而趴睡在床沿的格莉德、看來過於放心而橫躺在一堆酒瓶中的蓋德里德。
 
  面帶微笑的哈姆,單看那雙疲倦的眼神,似乎也是多日未曾安歇。
 
  「唷,睡美人。」身著希蓮王國皇室正裝的哈姆強打精神,用他華麗過頭的語調打了招呼,扔出了一個水袋,「喝吧,這是我在格莉德的建議之下,以富含魔素的月光香葉所泡製的月葉香茶。雖說可能沒有妲雅泡得那麼好喝,但安定心神的效果還是可以的。」
 
  「月葉香茶要萃出療效,起碼也要泡在冷水十個小時以上,而且期間完全不能見光,用水袋來做確實是沒有問題……」海韻嘶啞著解釋道,打開水袋昂首一飲,感受香茶滑過撕裂乾渴的喉嚨,隨後激烈地咳嗽起來。
 
  「喂喂,又沒有人跟你搶,你急什麼呢?」哈姆微微皺著眉頭上前拍了拍海韻的背。
 
  雖然味道確實沒有妲雅沖泡得好,但比例正確,素材的質料更是精純,能夠感受到魔素在作用著。
 
  心頭混亂著的海韻,此時正需要這樣的幫助。
 
  好不容易呼吸平順下來,被吵醒的格莉德先是滿臉驚訝地望著他,隨後撲了上來,牢牢抱得死緊。
 
  「好了、好了,我沒事,格莉德。再這麼給妳勒下去,沒事也要變有事了。」
 
  「可是……海韻先生,你已經昏迷了兩天……」格莉德抽抽噎噎地說道,海韻也只得無奈地撫摸她那艷紅色的短髮。
 
  「如何,格莉德,我可是實現了諾言喔。我說過一定會救海韻的,是不是言出必行,使命必達呀?」
 
  「嗚……我知道啦,哈姆,你先不要吵。」格莉德一面吸著鼻子一面說:「你說的事,我會好好考慮……」
 
  格莉德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說,海韻微笑著望著她,又責備似地看了哈姆一眼,迎上他的苦笑。
 
  為了讓海韻能更好地恢復精神,確定他沒有危險之後,格莉德便拖著一點用都沒有的蓋德里德離開了房間。隨後推門進來的人是面帶和藹笑容的美麗女戰士妲雅,站在海韻與坐在床沿的哈姆面前,行了一個戰士之禮。
 
  「參見我等林卡登之民的新主,醫俠海韻大人,尊貴的猶克多王子——席利殿下。」她的言談舉止高雅且真誠,一如當時以林卡登一族之長身份與眾人會面時。
 
  望著這樣的妲雅,海韻也已然心領神會。
 
  與永恆女王的那一場對手是真,拉絲琪已永遠逝去是真,魔韻的奇族之核已經納入自己身旁那把劍當中更是不能再真。
 
  不是幻境,這一切實實在在地發生,而且將所有過往的因緣集中在自己一人身上。魔韻已死,而身為拉絲琪殘魂的勾連者、森琴的愛侶,他有義務接手這一切過往牽扯不休的萬縷千絲。
 
  「我知道了,妲雅。轉告林卡登的眾人,妳們就跟隨我吧。」
 
  妲雅微笑著退出了房間,燈火搖曳的室內,只有海韻與哈姆的沉穩呼吸聲攪弄著這片寧靜。
 
  「你不問我嗎?海韻。」哈姆像是有些侷促地問道。
 
  「你想要我先問格莉德的部分,還是堤沃的部分?」海韻淡然地望著哈姆,「格莉德的事情我大概能理解,打從進入希蓮王國之後,你就沒想過要放走她吧。」
 
  「嗯,我愛她。所以我利用了你,海韻。」哈姆笑著說:「我拿你的安危作承諾,如果我成功保下你,我希望她能鄭重考慮作我的妃子。」
 
  海韻微笑著望向哈姆,輕輕地搖了搖頭。
 
  「這就是你不懂了,格莉德她呢,如果自己沒有那個意思的話,誰也勉強不來,哪怕是拿我當籌碼也一樣。你啊,這可是白費心機了。」
 
  「你的意思是說……她本來就沒打算拒絕我?」
 
  「這我可不知道。」
 
  眼前的哈姆這般傻樣,海韻從前可是不曾見過。
 
  他一直是個胸有成竹、在計畫當中恣意悠遊,並能朝著既定的目標勇往直前的男人,沒想到就算是這樣的哈姆,也會被格莉德給弄得心神不寧,要他大動腦筋,企圖讓心上人注視著自己。
 
  但另外一件事情可就不是那麼單純了,海韻拿起床邊的聖魔之劍,出鞘的鑲紅邊銀色劍刃上,同時間有著凌厲的魔氣與厚實的聖韻。
 
  劍意蓬勃,銳利的鋒刃輕輕抵在哈姆的喉嚨,只需往前一送,就能斷了性命。
 
  「那麼,關於堤沃的事……如果讓我知道是你和堤沃聯手利用了我,那麼我也許會感到痛惜,卻不會猶豫當場失去你這麼一個朋友。」海韻的臉色逐漸變得陰冷。
 
  望著這樣的海韻,哈姆也只能苦笑著聳聳肩。
 
  「我知道你會生氣,畢竟這一切對你而言來得太過突然。但我想要你知道,並不是我在利用你,而是堤沃利用了你。我只是順水推舟,將你送入希蓮王城當中,至於你究竟能把戰爭的核心問題解決到什麼程度,事實上我心中是沒底的。」
 
  「我暈過去之前,確實也聽過你這麼說了——『順水推舟』。」握住劍柄的手更加死緊,劍身輕微抖動著,在哈姆的咽喉流下一絲血痕,「這意思是說,早在我進王城之前,你就與堤沃見面過?」
 
  「聽我細說,你聽完以後,再來決定要不要殺了我吧。」哈姆微笑著說:「首先,你的兄長堤沃跟你的目的是一樣的,他追求著兩國戰爭真正的和平。要更往從前追溯的話,也與你的父親『歷戰王』相同。」
 
  父親的願望,在海韻獲得黑棘木戒指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與永恆女王之間的狂愛之儀,布萊德.猶克多曾經以自身的生命力與她纏鬥,企圖讓她真正學懂愛,永遠地解決戰端。
 
  如今永恆女王以另外一個形式學習到了愛,是由於海韻的來訪,與因緣之人——拉絲琪的殘魂與森琴的陪伴。更甚者,還有父親年輕時遊歷希蓮王國所遺下的牽絆。
 
  難道這一切都早在堤沃的計劃之中?
 
  見海韻輕輕將劍放下,哈姆心領神會地點了點頭,繼續說道:「大約在我們停留在林卡登之際,我思考著要怎樣取得『奇族之王』的消息。很快地,我的情報網接觸到了極為有力的來源。」
 
  「而那情報來源,正是三尾部隊?」海韻回劍入鞘之後,靠在床頭上嘆了口氣。
 
  「正是,二王子的部隊在我國境內活動,可是一點都不令人意外。若非如此,他們斷不可能輕易取得黑棘木枝,發動在金楊格大森林裡的第一次侵襲。」
 
  哈姆取過水袋,為自己的杯子添滿了月葉香茶,啜了一口,平復了心情之後,才又緩緩開口,「而後我引來王姐,將你喬裝為戰俘,避過了蓋德里德與格莉德的眼睛,送你入宮,直到你經歷了這一切。」
 
  最早的戰端,永遠地消失了。
 
  少了永恆女王的敕令以及對奇族的血誓制約,戰爭實質上已經結束了。此刻的希蓮王國不但失去了賴以為戰力的奇族,更失去了持續到永遠的戰鬥理由。
 
  而這一切,會是堤沃從一開始就謀定的結果嗎?
 
  「那麼後來他直接現身,又是為了什麼?」海韻淡淡地說:「蓋德里德與格莉德當時也護在二哥的身前,也許他們知道什麼。」
 
  「我所知道的不多,但有一件事情是可以確定的。」哈姆凝視著海韻,那粉色的瞳孔底有著意味深長的幽光,「堤沃也許並不恨你,也並不想懲罰你,相反的,他其實愛著你這個弟弟。」
 
  「雖然我覺得你在說噁心的笑話,但我還是可以大發慈悲聽聽看你這麼說的依據。」海韻冷淡地望著哈姆,卻見他挑起了一邊眉毛,古里古怪地望著自己。
 
  「你這麼聰明的人,我以為你早就察覺不對勁才對。直說吧,像熊老爹這麼強的戰力,他沒有放在前線繼續運用,反而片面解約,而且一如預期的讓他來到你的身邊。」
 
  哈姆越說,海韻聽得越是渾身不自在。
 
  「熊老爹這麼沒心機的人,有點腦袋的人要怎麼耍他就能怎麼耍他。那麼為何他就把熊老爹送到你的身邊了?若不是要保護你,又是為了什麼?」
 
  令人不快啊——海韻在心中這麼叨念著。
 
  一直以來,猶如芒刺在背,彷彿有人始終看著自己的那股不痛快感,會不會就是因為自己一直都沒有脫離兄長的掌控?
 
  雖然渾身仍然痛得像是要散架了,海韻還是伸出手來支住了哈姆的肩頭,奮力站了起來。
 
  「怎麼?剛剛才把劍抵在我的喉頭,現在你又願意借我的肩膀了?」哈姆微笑著扶起了海韻,不忘酸溜溜地損他一句。
 
  「別說廢話,好友。」海韻也回以意味深長的微笑,「走,陪我去找罪魁禍首一探究竟吧。」

207 巴幣: 48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提沃的想法比馬里亞納海溝還深(X)
在戀愛面前,聰明的哈姆還是會迷路在粉色迷霧裡呀~(ˊ///ˋ)
2020-11-24 22:23:43
九方思想貓
粉紅色的瞳孔畢竟還是粉的w
2020-11-24 23:20:47
水墨靜
格莉德可愛,哈姆也很可愛XD
2020-11-24 22:37:56
九方思想貓
他們也不容易啦,一個很聰明一個很天然
2020-11-24 23:20:28
E=mc^2
要結局了嗎XD
2020-11-24 22:49:56
九方思想貓
還沒呢,還有些坑沒填啊w
2020-11-24 23:20:07
悠閒紅茶(冷卻中)
格莉德的麻雀變鳳凰之路=w=
2020-11-25 17:03:57
九方思想貓
哺乳類變鳥類的瞬間
2020-11-25 17:46:31
一色玲樹
堤沃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啊?對他越來越好奇了。
2020-11-25 20:26:48
九方思想貓
出場不多,卻影響很深的人呢
2020-11-25 20:51:1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