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緋色的幸福~王子與騎士之戀~》第一百一十九章 把害蟲一網打盡!

Mouse | 2021-10-12 17:03:30 | 巴幣 8 | 人氣 44


  清晨,淡淡地白霧壟罩整片灰藍色的天空,寂靜的街道只聽見馬車行駛而過的車輪聲,為了在正午前抵達亞斯特拉,一行人天未亮便驅車前往亞斯特拉。抵達時已是正午,貝拉密見眾人遠道而來,特地準備佳餚來招待。

  用餐期間,貝拉密見瑞德將肉塊切成小塊,一口一口喂給坐在兩旁的孩子,起初以為孩子們是瑞德的弟弟,但經詢問過後,才知道是瑞德的親生兒,雖感到相當驚訝,但看瑞德的性格及容貌並不意外他會有孩子。

  而後,蒙特見餐點也吃得差不多了,便將邀請函交給貝拉密並邀請他參加瞳和格雷的婚禮。

  貝拉密接過邀請函打開看了看,微微地笑了笑,輕輕點頭應允。

  「蒙特,謝謝你們專程來邀請我,我會如期前往並送上大禮為兩人祝賀。」

  「不會。貝拉密,你也可以趁這機會回去看爺爺,他應該會很高興見到你。」

  此話一出,貝拉密臉色頓時鐵青,嘴角微微抽動,苦笑道:「不用了。父王應該不會想見我……」

  「好吧!」

  蒙特輕輕一笑,張望左右看所有人都用完餐了,想著也沒其他事要和貝拉密說,不如早點回史亞瓦瑟向國王回報此事,還有處理後續的事。

  「貝拉密,謝謝你準備這桌豐盛佳餚來款待我們,我還有要事要處理,就不在此叨擾了。」

  「好,那我送你們到大門。」

  「不用了。你忙你的吧,我知道怎麼走到大門。」

  蒙特邊說邊站起身,轉頭看到拉斐爾張著小嘴打呵欠,眼皮時闔時開,無神地望著前方,便把他抱起輕輕拍打他的背,輕勾起嘴角淡淡地笑著。

  「睡吧。」

  拉斐爾輕點了點頭,張開雙手抱著蒙特,安心地躺在他懷裡闔眼入睡。

  「蒙特,謝謝你。」

  瑞德抱著艾略特站起身,抬手輕輕撫著拉斐爾的頭,朝蒙特輕輕一笑。

  「再不抱他起來,待會又要大哭大鬧了。」蒙特低頭瞧了一眼懷裡的拉斐爾,旋即望向瑞德淺笑道:「他不像艾略特好哄,還是別讓他發脾氣比較好。」

  瑞德笑了笑,點頭笑答:「是呀。幸虧有你幫我照顧拉斐爾,我才能專心照顧艾略特。」

  「看你們相處融恰,我就放心多了。」

  貝拉密不知何時走到兩人身後,輕拍兩人的肩膀慈藹地笑著。

  「我還以為你們會因孩子而來失和,看來是我想太多了。」

  「別擔心!瑞德的孩子也是我的孩子,我怎麼可能會討厭他們。」蒙特笑了笑,「貝拉密,那我們先離開了,婚禮當天見。」

  貝拉密點了點頭,輕笑答覆。

  隨後,一行人便乘坐馬車返回史亞瓦瑟王國。


  史亞瓦瑟王國。

  馬車一抵達王宮,站在最前方的衛兵立刻打開車門,恭迎眾人歸來。

  「蒙特殿下,瞳公主,旅途辛苦了,歡迎回國。」

  「瞳,格雷,你們先下車。」

  蒙特瞧了車門一眼淡淡地說。

  「好的。」

  瞳莞爾一笑,提起裙擺慢慢走下台階。

  格雷則跟隨在後,步下馬車。

  「蒙特,我們也下車吧。」

  瑞德一起身蒙特立刻伸手把他壓回座椅,對著門口喊道。

  「關門,去側殿!」

  衛兵呆愣了一會,旋即上前關上車門。不一會兒,車伕便駕車往側殿駛去。

  「蒙特,為什麼不在大門下車?」

  瑞德滿臉困惑地看著蒙特,蒙特瞧了瞧懷裡的拉斐爾,接著看向瑞德淺淺一笑。

  「如果我說我懶得走路,你相信嗎?」

  「不相信。不過……不管有何理由,我相信你都是為了我們著想。」

  蒙特笑了笑,望著窗外笑而不答。


  抵達側殿後,蒙特先抱拉斐爾回寢室休息,再前往書房處理後續事宜。

  「達克!」

  蒙特一進書房立刻扯開嗓門大喊,隨著話音落下一道黑影瞬息跪在他面前。

  「蒙特殿下,請問有何吩咐?」

  「把卷軸給我。」

  「是。」

  一回答完,達克立即拿出卷軸遞給蒙特,蒙特拿起卷軸拆開看了看,沈默了一會低聲詢問。

  「這些人會參加瞳的婚禮嗎?」

  「蒙特殿下,如無意外,這些人皆會參加瞳公主的婚禮。」

  「很好,那就在婚禮開始前,把這些啃蝕王國、殘害幼苗的害蟲一網打盡!」

  「是!」

  「達克,再幫我調查一些事,附耳過來。」

  「是。」

  達克起身貼近蒙特的嘴旁,仔細聽他吩咐事情。

  「做得到嗎?」

  「沒問題,屬下竭力完成。」

  「很好!那就拜託你了。」

  蒙特拍了拍達克的肩膀,旋即轉身走向房門,離去前恍然想起旅館的事便又交代了幾句。

  「對了,下次來找我別選瑞德在時候,你那天突然出現在旅館,他已經開始起疑了,小心別被他發現你正在做的事。」

  「是,屬下明白。」

  蒙特輕輕一笑,轉身按下門把開門離去。


  寢室。

  蒙特輕輕推開房門,躡手躡腳地走進房間再慢慢關上房門,轉頭看到瑞德坐在沙發專心看著手上的書籍,柔順的紅髮自然的披在肩上,乳白色的浴袍服貼著堅實又精壯的肌肉,再往下看到腰上的布帶,越看越想拆下一親浴袍內白皙柔滑的肌膚。

  「看得這麼專心,連我進來都不知道。」

  蒙特嘴角往上一勾不懷好意地笑著,輕手輕腳地走到他面前,拿起他手上的書籍放到一旁的櫃子上。

  「蒙特,你回……」

  瑞德一抬頭,蒙特立即用吻堵上他的嘴巴,溫柔地舔吮柔滑又厚實的唇瓣。見他專注於熱吻當中,悄悄把手探進浴袍內摸著軟嫩又粗壯的器官。

  「唔嗯!」

  蒙特嘴角輕輕上揚,隨著他起身纏擾在唇上的銀線漸漸拉長直到斷絲。

  「如何?我的吻技不錯吧!」

  瑞德皺著柳眉,金色的眼眸直直凝視著他。

  「……想要交歡可以直說,沒必要這樣偷襲!」

  「好——別生氣。」

  蒙特俯身聞著瑞德身上獨有的淡淡玫瑰香,勾起他的下巴輕輕一笑。

  「前幾次都你主導,這次換我主導可以嗎?」

  瑞德別開頭沈默不語。

  「不理我?」

  蒙特賊賊笑著,眼神往下一瞟,瑞德頓時起了寒顫,下意識抓住蒙特的手,顫抖著聲音說道。

  「……停,別鬧了!要玩去浴室,別把孩子們吵醒了。」

  「沒問題,但你得先給我答覆。」

  蒙特邊說邊把玩手中的炙熱,瑞德禁不起他這樣戲弄只好點頭答應。

  「……好,我讓你主導……快點進去浴室。」

  「收到!」

  蒙特一說完立刻抱起瑞德直衝浴室,享受美好的時光。


  幾天後。書房。

  蒙特坐在書桌前手裡拿著婚禮流程表,桌上則擺著數個卷軸,一邊看著流程表,一邊想著如何捕獲這些害蟲。

  這時,門上傳來敲打聲,一道渾厚又粗獷的聲音隔著木門說道。

  「蒙特殿下,卡雷斯子爵求見。」

  蒙特一聽到瑞德來了,立刻收起卷軸放進抽屜,再翻動桌上的文件確定沒有和她有關的資料,才喚他進門。

  「讓他進來。」

  「是。」

  喀啦。

  「卡雷斯子爵,請進。」

  瑞德向衛兵點頭微笑,便走進書房。

  「你來找我有什麼事?」

  蒙特起身走向瑞德,看到他手上拿著一個紙袋,接著問道。

  「紙袋裡裝著什麼?」

  瑞德舉起紙袋輕晃了幾下,勾起淡淡地微笑。

  「裡面裝著我喜歡的東西,你猜猜看。」

  「你喜歡的東西?」

  蒙特貼近紙袋嗅了幾下,隨即揚起笑容心懷不軌地問道。

  「答對有獎勵嗎?」

  「有。」

  瑞德輕笑回答,蒙特立刻拿起紙袋盈盈笑答。

  「那家店的麵包!」

  「答對了!」

  「那獎勵呢?」

  蒙特伸手擺了擺,瑞德指著紙袋淺淺一笑。

  「獎勵就在你手上,趕快趁熱吃吧!」

  蒙特看著手上的紙袋眉頭不禁皺起,還以為可以得到香吻,結果卻是幾塊麵包而已,越想越覺得不值。

  「好吧……」

  輕嘆一聲後,便打開紙袋拿出麵包咬了一口,雖比大廚做得還好吃,但想到獎勵是這個便覺得不悅。

  「蒙特,你還記得我們初次相遇的事嗎?」

  蒙特抬頭瞧了瑞德一眼,無精打采道:「記得呀,幹嘛突然說這事?」

  瑞德笑了笑,指著蒙特手上的麵包,繼續說:「那時,我也是要去買這家的麵包,結果半途就遇到你向我求助。你不覺得是這麵包牽起我們的緣分嗎?」

  「或許是吧!」蒙特又咬了一口麵包,咀嚼了幾下便吞了下去,「就算你沒去買麵包,我們依然會相遇。只是以不同方式相遇而已。」

  瑞德點了點頭,輕輕一笑。

  「瑞德,你知道嗎?其實從在大殿見到你那刻起,我就開始注意你的一舉一動了。只是我不知道什麼是愛情,才會一直把這份情感誤認為友情,直到你向我告白,我才知道原來這是愛。」

  「你說這些話是想逗我開心吧?」瑞德抬起雙手捧著蒙特的臉,輕輕吻上他的額間,淺淺一笑道:「蒙特,謝謝你。」

  蒙特噘著嘴,輕彈瑞德的額間,略顯不悅道:「笨蛋!你認識我那麼久了,我是那種為了逗人開心,而說出這種話的人嗎?」

  「那可不一定!我之前扮成女子時,你不也對我說出各種甜言蜜語。如果你忘了,我可以說幾個給你……」

  瑞德話未說完便被蒙特以唇堵上嘴巴。

  「自從回來那天以後,我們就沒再做過,你再繼續挑釁我,就別怪我把你撲倒。」

  蒙特說得嚴厲,但瑞德卻無所畏懼,一笑置之。

  「你有本事就來撲倒我,論武力我可不會輸給……呵哈哈哈哈哈哈,蒙特……別搔了,快住手!」

  瑞德本以為能帥氣的回敬蒙特,沒想到他會知道自己的弱點,還趁其不備地搔著他的腰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蒙特……快住手,別鬧了!」

  「不是很厲害嗎,怎麼這麼快就投降了?」

  蒙特緊摟著瑞德,雙手不停在他腰上搔著,令瑞德顫抖不止,狂笑不停。

  「哈哈哈哈哈,我知道錯了……蒙特,快停下來,哈哈哈哈哈哈,唔咳咳咳咳!」

  一聽見咳嗽聲,蒙特立刻停止搔癢,慌張地看著懷裡的瑞德,著急地問道。

  「你沒事吧?」

  瑞德搖了搖頭,輕輕喘著氣息,抬頭仰望蒙特,見他一臉慌張地模樣,淺勾起唇角淡淡地笑著。

  「我沒事,你不用擔心。只要你不要再搔我癢,我就不會笑到咳嗽了。」

  蒙特遲疑地看著瑞德,見他雙頰紅成一片,說話還有些有氣無力,實在不放心他的狀況,便抱起他往門口走去。

  「蒙特,你要帶我去哪裡?」

  「我不相信你說的話,還是帶你去給宮醫診察,我才能放心。」

  「不用,我真的沒事!只是笑到咳嗽而已,沒必要去給宮醫診察。蒙特,快放我下來,我待會還要去找瞳商討護衛的事。」

  「護衛?護衛不是由亞瑟處理,怎麼會變成你在處理?」

  「亞瑟尚在休假,國王陛下就請我代為處理。」

  「是喔!那也不應該去找瞳商討,婚禮是我在統籌,要找也應該找我才對,怎麼會去找瞳?」

  瑞德見這個理由不行,便又轉移話題。

  「蒙特,你能空出一天的時間給我嗎?我想帶你和孩子們去看母親。」

  「這有什麼問題,你想什麼時候去?」

  瑞德思慮了一會,開口說:「明天可以嗎?正好要去接艾略特回來,就先去接孩子們,再去看母親。」

  「好,隨你安排。」

  「那可以放我下來嗎?」

  蒙特點了點頭,正要斜放瑞德時,恍然想起診察的事,便又立即抱起了他。

  「差點被你騙了,還好我有想起要帶你去診察的事。」

  「真的要去嗎?」

  「當然!不然就請他來幫你診察,你自己選擇。」

  「……那就請他來好了。」

  「好,那我先抱你到沙發休息。」

  瑞德無奈地點了點頭,原以為可以逃過診察,沒想到還是讓蒙特想起此事。

  隨後,蒙特便請侍衛找宮醫前來,經診察過後確定無礙,蒙特才肯放瑞德離去。


  隔日一早,兩人先到布魯宅邸接孩子們,再到墓園祭拜法蘭西絲。一抵達墓園,拉斐爾對周圍的事物感到相當好奇,拉著蒙特往前方跑去。艾略特則緊跟著瑞德,慢慢走上山坡往大樹走去。

  來到大樹前方,瑞德張望四周的景色總覺得有些似曾相見,想了想發覺是夢裡遇見法蘭西絲的地方,不禁露出淺淺的微笑。

  「原來就是這裡,難怪我會遇見您。」

  「爸爸,為什麼要來這裡?」

  艾略特抬頭仰望瑞德臉上滿是疑惑。

  「這裡是奶奶安眠的地方。艾略特,來跟奶奶打招呼。」

  瑞德說完便轉向拉斐爾,繼續說:「拉斐爾,來跟奶奶打招呼。」

  拉斐爾懵懂地點了點頭,抬起小手揮舞幾下。

  「母親,我帶蒙特和孩子們來看您了。」瑞德瞧了瞧兩人,接著說:「穿紅衣的是艾略特,穿藍衣的是拉斐爾,他們雖然長得一樣,個性卻大不相同,有時還會做出令我們哭笑不得的事。不知道我幼時是否也和他們一樣,會做出令您苦惱的事。」

  「你這麼乖巧,怎麼可能會做出令卡雷斯夫人苦惱的事。」

  蒙特對著瑞德笑了笑,便又轉向大樹深深鞠躬。

  「蒙特,我原以為會就此與你辭別,但母親讓我看你照顧我的畫面,還勸我回到你身邊。」

  「是喔。」蒙特笑了笑,便再次對大樹深深鞠躬,「卡雷斯夫人,謝謝您讓瑞德回到我身邊。我向您發誓,我會盡我所能去愛瑞德,對他不離不棄,絕不會讓他受到一絲委屈!」

  瑞德聽到蒙特的誓言,雖想轉身將他擁入懷中,但礙於孩子在場只好將這份感動藏在心中,小聲地呢喃。

  「我也是。」

  「你說了什麼嗎?」

  蒙特狐疑地望著瑞德,瑞德輕搖了搖頭,淺淺一笑。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