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緋色的幸福~王子與騎士之戀~》第一百零二章 不要放棄希望。

Mouse | 2021-09-07 12:00:02 | 巴幣 4 | 人氣 49


  前殿。

  「王兄,好久不見。您怎麼會來亞斯特拉?」

  貝拉密一進前殿,立刻走向伊爾蒙多和他寒暄幾句。

  「貝拉密,多年不見,你老了不少。我聽說周邊有個小國,名叫『亞斯特拉』,而國王的名字和你一樣,便想來看是否就是你,沒想到還真的是你。過了這麼多年,你居然成了小國的國王,還真叫人意外!」伊爾蒙多輕拍貝拉密的肩膀,呵呵笑了幾聲。

  貝拉密也笑了笑,說:「王兄,您就別調侃我了。您身旁的這兩位是?」

  伊爾蒙多先看向瞳並介紹:「這位是我的女兒,瞳。而她身旁那位是哈比尼斯王國的第三王子,格雷.艾羅伊。」

  「貝拉密王陛下,您好,我是瞳。」

  瞳提起裙襬向貝拉密行屈膝禮,格雷則彎下腰,左手側放在胸前向貝拉密行彎腰禮。

  「貝拉密王陛下,您好,我是格雷.艾羅伊。」

  「你們好,歡迎你們來到亞斯特拉。」貝拉密淺抹微笑,旋即看向伊爾蒙多微笑道:「王兄,您們遠道而來想必也累了,我帶您們前往西邸休憩。」

  「好,那就有勞你了。」伊爾蒙多點頭淺笑。

  「不會,王兄多禮了。請您們隨我來。」

  貝拉密淺笑回應,便帶三人往西邸走去。


  休息過後,瑞德的胸口不再悶痛,兩人便來到街道購買食糧及日用品。而蒙特依舊改不了購物的習慣,看到喜歡的東西便掏錢買下,即便瑞德有勸他幾句,他仍依舊不理執意購買這些物品。

  而同樣初來乍到的瞳,也拉著格雷逛遍整條街道。走著走著,突然在某個攤位前方看到疑似瑞德的人,隨即看向格雷指著前方,激動地說道。

  「格、格雷,瑞、瑞德哥、我、我看到瑞德哥了!我看到瑞德哥了!格雷,我們去找瑞德哥,好不好,去找瑞德哥!」

  格雷伸手輕拍瞳的背,柔聲安撫:「好。瞳,妳先冷靜點,在還沒確定是否是瑞德前,妳先不要激動。我知道妳很想瑞德和蒙特,但是現在還無法確定是不是他們。先別激動,好嗎?別激動。」

  「格雷,你不相信我嗎?」瞳含淚看著格雷,哽咽地說:「我真的看到瑞德哥了,真的是他!既然瑞德哥還活著,就代表哥哥也還活著,瑞德哥絕對不會丟下哥哥!只要找到瑞德哥,就能見到哥哥了……格雷,我們去找他好不好?」

  「好──妳別哭,不然我現在帶妳去找他。」格雷溫柔地說。

  「好!」瞳開心地點頭答應。

  兩人便走到瞳看到的攤位,卻沒看到瑞德的身影。

  「怎麼會這樣……我明明就有看到瑞德哥,人怎麼不見了?」

  「瞳,妳先別著急。不然我們四處看看,他應該還在附近才對。」

  「好!」

  之後,兩人走遍大街小巷都未能尋獲瑞德。找了一段時間後,兩人坐在長椅稍作休息,瞳低下頭失望地看著地面。

  「還以為是瑞德哥,結果……」

  希望瞬間落空,瞳的淚水不禁潸潸落下,靠在格雷的懷裡輕聲啜泣。

  「瞳,不要哭,說不定瑞德真的在這裡。只是我們沒找到他而已,妳不要放棄希望,明天我們再找看看。」

  格雷輕拍瞳的背,溫柔地安慰她。

  瞳微微點著頭,仍止不住悲傷抱著格雷啜泣。

  一段時間後,格雷見瞳心情平復,輕撫她的背,溫柔地說:「瞳,時間不早了,我們趕緊回西邸,免得國王陛下擔心。」

  瞳輕點著頭回應,格雷便牽起瞳的手,漫步回到西邸。


  客房。

  回到房間後,格雷端了一盆溫水要來給瞳泡腳並幫她按摩雙腳,緩解走一整天的痠痛。

  格雷蹲坐在瞳面前,將她的雙腳浸泡在溫水裡稍稍使力按壓,見她神情落寞伸手輕撫她的臉,溫柔地說:「瞳,別苦著一張臉,笑一笑。打起精神來,明天我再陪妳繼續找,笑一笑,好嗎?」

  瞳點了點頭,露出淺淺地微笑。

  「格雷,謝謝你。幸好這幾年有你在我身邊,不然我可能會因為他們的離世,而難過到無法振作起來。」

  「我也是。因為有妳,我的人生才充滿希望。瞳,我也要謝謝妳,謝謝妳願意愛我。」

  格雷上前小啄一下瞳的蜜唇,瞳害羞地點了點頭,纖細地玉指指著粉唇。

  「怎麼只有碰一下而已……」

  格雷淺淺一笑,隨即起身擁抱瞳,甜蜜地唇齒交纏,吻得難分難捨,一吻再吻。

  叩叩!

  此時,門上傳來敲擊聲,兩人嚇得趕緊分離。

  瞳害羞地低下頭,小聲地說:「有人來了。」

  格雷輕抹一笑,小吻瞳的前額,說:「我去開門。」

  瞳輕點一下頭,格雷便走到門口看是誰來,一開門看到是伊爾蒙多站在門外,立刻向他行禮請安。

  「國王陛下。」

  「格雷,你也該改稱呼了。你和瞳都訂婚了,怎麼還稱呼我為『國王陛下』?」伊爾蒙多淺笑道。

  格雷摸著後腦,有些不好意思地說:「是,父王。」

  「哈哈哈哈,這樣才對!」伊爾蒙多拍拍格雷的肩膀,接著說:「格雷,我突然來訪,應該沒有打擾到你們?」

  格雷靦腆地笑了笑,說:「沒有打擾。父王,請進。」

  「好、好。」

  伊爾蒙多欣喜地笑著,踏著緩慢地步伐走進房內,瞳看到他來也立即起身向他行禮。

  「父王,這麼晚了,您怎麼還沒休息呢?」

 伊爾蒙多走到沙發,緩緩地坐到沙發上,手輕揮了幾下讓瞳坐下。

  「年紀大了,容易想到一些事。與其獨自一人想著那些事,不如來看看你們。我打擾到你們了嗎?」

  瞳搖了搖頭,走到伊爾蒙多身旁坐著,挽著他的手,輕柔地說:「父王,您又想到哥哥了嗎?」

  伊爾蒙多大嘆一聲,微微點頭說:「是呀……總覺得自己虧欠蒙特很多,如果我沒有下令通緝他,他就不會做出這種傻事了。」

  「父王,這事不是您的錯,要怪就怪那些衛兵!明知後方是斷崖,還逼他們就範,也難怪他們會選擇……」瞳頓了一會,仍不放棄希望,語氣堅定地說:「不過我相信哥哥一定還活著,因為瑞德哥絕對會保護好哥哥!」

  伊爾蒙多一聽到瑞德的名字,立刻震怒道:「不要跟我說到他!要不是他,蒙特不會做出這些荒唐事,如果我沒請他當蒙特的貼身侍衛,這一切的事端就不會發生!」

  瞳見伊爾蒙多把錯推到瑞德身上,激動地大聲反駁。

  「父王,您錯了,如果沒有瑞德哥,哥哥不可能還活著!你忘記哥哥年幼時,偷跑出王宮還被盜賊追殺嗎?如果不是瑞德哥救他,哥哥不可能活著!還有被山賊抓走那次,也是瑞德哥不顧自身的性命,獨自闖進山賊窟救哥哥,再來就是國慶日那天,史都基王子派人暗殺哥哥,也是瑞德哥捨命相救!這一切難道都要因為他們相愛,而當作沒這回事嗎?」

  「別跟我說這些!這些或許是他為了獲取我們的信任,而做出的假象!」

  瞳見伊爾蒙多震怒,仍繼續袒護瑞德。

  「父王,您不能這樣說!如果沒有瑞德哥捨命相救,哥哥不可能躲過這些災厄。您不能把事情全怪在瑞德哥身上,如果沒有瑞德哥,依照哥哥的個性可能會做出更糟糕的事,就是因為有瑞德哥教導哥哥,哥哥才變得乖巧懂事。您之前不是常這樣說嗎?」

  「現在說這些都沒用了,他們都已經不在了……」伊爾蒙多擺了擺手惆悵地說。

  瞳抱住伊爾蒙多哽咽地說:「父王,您不要放棄,我相信瑞德哥一定會保護好哥哥,哥哥一定也還活著!」

  伊爾蒙多點了點頭,淡淡地說:「希望如妳所說,蒙特還活在這世上。時間也不早了,你們早點休息。」,緩緩抬起手按著扶手,慢慢地站起身。

  格雷見狀立即上前扶著他,溫潤地說:「父王,我送您回房休息。」

  「好。」伊爾蒙多點頭應允。

  格雷向瞳瞳點頭致意後,便帶伊爾蒙多回房休息。


  東邸,主臥室。

  蒙特把買來的小物全放在桌上,並坐在沙發拿起桌上的小物把玩,瑞德則坐在他身旁看著背包內所剩無幾的空間,苦惱著該怎麼把那堆小物放進背包。

  「蒙特,你的背包快放不下了,可以不要再買了嗎?」

 「我的背包放不下,可以放在你的背包呀。」蒙特一派輕鬆地回答。

  瑞德無奈地嘆了一聲,繼續說:「我的背包也被你的東西擺到快放不下了,可以節制一點嗎?」

 蒙特把玩著手中的小物,敷衍地回答:「好啦!下次不買了。」

  「你可要說到做到,不准再買東西了。」

  瑞德再次告誡蒙特。

  蒙特點了幾下頭回應,便繼續把玩手上的小物。

  「唉……算了。」

  瑞德見蒙特那副無所謂的態度,無奈地搖了搖頭,只好再整理背包多挪一些空間出來,放置蒙特買的那堆小物。

  不久,蒙特玩膩小物便放到桌上,看到瑞德在整理背包,探頭看見背包又多了一些空間,立刻露出燦笑,心想著空間變多又可以買東西了!

  瑞德聽到後方傳來嘻嘻笑聲,一轉頭看到蒙特滿臉燦笑,便知他又想買東西,緊皺著眉頭,一字一句大聲告誡。

  「不、准、再、買、了!這些空間是要擺放你剛才買的小物,再買下去就真的沒空間了。聽懂了嗎!」

  「知道了啦!我又沒說要買,幹嘛那麼生氣呀。」蒙特拿起一旁的瑞德娃娃輕捏著它的臉蛋,笑了笑說:「還是瑞德娃娃比較可愛,就算這樣捏它,它也不會生氣罵人。」

  「它不會生氣罵人,但我會代替它處罰你!」

  語落,瑞德便化作雪狼撲食眼前的白兔。


  翌日,清晨。

  瑞德醒來看到蒙特還在睡,下床撿起地上的衣褲穿上,腳步放輕慢慢走出房間,前往街道購買餐點。

  逛了一圈後,瑞德買了幾樣蒙特會喜歡吃的小點,滿懷欣喜地快步返回東邸。

  另一方面,瞳和格雷再度上街找尋瑞德的下落。瞳邊走邊仔細看街上的行人,一看到類似的人便拉著格雷上前觀看,卻屢屢看錯。隨著次數變多,失落感也逐漸遞增。

  「我昨天明明就有看到瑞德哥,為什麼今天都沒看到。難道真的是我看錯了嗎?」

  格雷淺淺地笑了笑,看到右前方有座長椅,伸手指著長椅,說:「瞳,前方有座長椅,我們先坐著休息一會,待會再繼續找。」

  「好吧……」瞳點頭應允,便隨格雷到長椅坐著。

  就在瞳坐到長椅當下,清楚地看到瑞德從眼前走過去。

  「瑞德哥!格雷,你剛才有看到嗎!?那個確實是瑞德哥吧!」

  格雷也明確看到瑞德從眼前走過,堅定地點頭回答:「沒錯!確實是瑞德。我們快跟上去,說不定能知道他們住在哪裡!」

  兩人立即起身跟上瑞德。

  瞳開心地熱淚盈眶和格雷默默跟在瑞德後方。

  從剛才就有兩種不同的腳步聲緊跟著我,是國王的追兵嗎?還是……

  瑞德柳眉微彎,邊走邊從眼角餘光瞄向後方的黑影,雖不知是敵還是友,仍加強戒備瞬步躲進巷子內,拔出長劍備戰。

  「如果是國王的追兵,只好在此解決他們,以免危害到蒙特。」

  兩人見瑞德跑進巷子,也跟著跑了進來。

  一踏進巷子,瑞德立刻出劍攻擊兩人,格雷一看到長劍瞬即拔劍抵擋,並對他大吼:「瑞德,是我和瞳!」

  「這聲音?」

  這時,金色的光線灑進陰暗的巷子,瑞德清晰可見格雷的面容,驚訝地說:「格雷!你怎麼會在這裡?」

  格雷面帶微笑說:「不只我,瞳也在這裡。」

  「瞳?」

  「瑞德哥……」

  瞳聲音略顯顫抖地輕聲呼喊,瑞德一看到瞳驚恐地面容立刻收起長劍。

  「瞳,對不起,我……」

  瞳難掩激動地情緒上前緊抱著瑞德,嚎啕大哭。

  「嗚哇哇哇哇哇!瑞德哥……嗚咽……瑞德哥……真的是瑞德哥……我終於找到你了……」

  瞳緊貼著瑞德聞到他身上獨有的玫瑰花香,才總算確定眼前的人是瑞德,剔透的淚珠如斷線的珍珠項鍊顆顆掉落下來。

  「瞳,對不起,剛才嚇到妳了。」

  瑞德順著瞳的頭型緩緩地輕撫,溫柔又富有磁性的嗓音如暖陽般照射雨後的大地,迎來一道璀璨的彩虹。

  「瑞德哥,你們既然還活著,為什麼不回來?」瞳抬頭仰望瑞德哽咽地問。

  「我們……」瑞德眉頭深鎖,頓了片刻回答:「我們沒辦法回去。」

  「為什麼?難道哥哥還再氣父王嗎?」瞳接著問。

  「這件事說來話長,有機會再說給你們聽。你們怎麼會來這裡?」瑞德淺笑道。

  格雷想了想如果告訴瑞德實情,兩人一定會逃離亞斯特拉,屆時瞳又會整天愁眉苦臉。為了瞳著想,只好選擇欺騙瑞德。

  「我們發現附近有個小國,想說結婚前和瞳來個小旅行。」

  「你們還沒結婚?」瑞德驚訝地看著兩人。

  格雷尷尬地笑了笑,說:「因為瞳堅持等你們回來才肯舉行婚禮,所以我們只有先訂婚而已。」

  「原來如此。格雷,抱歉,因為我們的關係,害你們無法結婚。」

  瑞德低下頭向格雷致歉,格雷搖了搖頭,淺淺一笑。

  「沒關係,我也希望你們能來參加。」

  瑞德看著懷裡的瞳無奈地說:「你們果然是雙胞胎,都一樣頑固。」

  「瑞德哥,哥哥還活著嗎?」瞳接著又問。

  「當然!雖然相貌沒什麼改變,但體格變得精壯,身高也長高一些。瞳,妳想見蒙特嗎?」瑞德溫柔地說。

  瞳猛點頭激動地說:「想,我想見哥哥!」

  「好,我帶你們去找蒙特,他見到你們一定也會很開心。」瑞德欣喜地笑道。

  「謝謝瑞德哥,我最愛你了!」

  瞳開心地挽著瑞德的手,依偎在他身邊。

  瑞德看瞳這樣挽著自己,開玩笑地說:「瞳,妳這樣當格雷的面挽著別人的手,不怕格雷會吃醋嗎?」

  瞳看了格雷一眼,便又回看瑞德,滿臉堆笑說:「格雷才不會吃醋!因為他也知道我很想你們。對不對?」,說完便看向格雷詢求他的認可。

  格雷輕拍瞳的頭,面帶微笑說:「對。」

  「好吧!」瑞德輕嘆道:「既然格雷都沒意見了,那我也不便多說什麼。」

  「瑞德哥,我們快點去找哥哥,我好久沒見到他了!」

  「好──我現在立刻帶你們去找他。」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