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緋色的幸福~王子與騎士之戀~》第一百一十三章 父親。

Mouse | 2021-09-27 17:00:02 | 巴幣 4 | 人氣 45


  幾天後。

  瑞德已能正常行走,便和蒙特前往卡雷斯宅邸向羅索致歉。一下馬車看到熟悉地黑色建築,鼻頭掀起一陣酸楚,即便兩年沒回來景物依舊不變,正要踏上階梯時餘光看到門旁的花叢蹲著一名紅髮男孩,看著這名男孩不禁讓他想起幼時的自己。

  這孩子是?

  瑞德看著男孩左眉往上一挑,正要開口詢問時,大門忽然敞開一名侍從快步跑向男孩,一把將他抱起慌張地拍掉他手上的沙土,拿起男孩手上的花株種回花圃。

  「小少爺,您怎麼和瑞德少爺一樣喜歡拔這裡的花呀?」

  聽著這熟悉的聲音,瑞德唇角不由得往上抬起,慢慢開口溫柔地笑道。

  「史卡雷特,這麼久沒見你還是一樣容易慌張。」

  侍從緩緩轉身面向瑞德,一看到他活生生站在面前,眼眶瞬即紅起淚水盈滿眶內,不可置信地看著他顫抖著聲音詢問。

  「瑞……瑞德少爺,真、真的是您嗎?您真的像伊莉莎白小姐說得平安回來了……真是太好了!我要趕緊向老爺通知您回來的好消息!」

  侍從興奮地轉身正要往門口去時,瑞德見他手上還抓著男孩,連忙呼喊。

  「等一下,先把拉斐爾交給我,以免父親看到他全身是泥,又要責罵你了。」

  「好的!謝謝瑞德少爺。」

  侍從含淚笑著,立刻將拉斐爾交給瑞德,旋即轉身回到屋內向羅索告知這項好消息。

  「爸爸,你怎麼知道我是拉斐爾?」拉斐爾歪著頭疑惑地問。

  瑞德笑了笑,說:「也只有你會跑出來外面,艾略特生性膽怯,現在應該緊黏著貝西。」,說完便把他一把抱到胸前,繼續說:「拉斐爾,你怎麼會來摘花圃的花?」

  「爺爺說他喜歡這裡的花,所以我就想拔一些花給他,這樣他開心了,病就會好了!」拉斐爾天真無邪地說。

  「原來如此。但這裡的花是爺爺為奶奶栽種的,不能隨意摘取,知道嗎?」

  瑞德溫柔地勸說拉斐爾,拉斐爾點了點頭答應。

  「好,我以後不會再拔了。」

  「瑞德,還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呀!上次聽寇斯摩說你童年的事,我還不太相信,但親眼見到拉斐爾摘花的模樣,就像他說得一樣,只是拉斐爾沒你這麼愛哭。」

  蒙特站在一旁哈哈笑著,瑞德無奈地嘆了一聲,愁眉苦臉地看著蒙特。

  「蒙特,別嘲笑我了,趕緊進門向父親致歉。」

  「好──不過拉斐爾在這裡代表她也在此,你要當她的面向卡雷斯先生道歉?」

  「有何不可。我本來就欠父親一句道歉,並不會因為有誰在場而改變。」

  「好吧!反正我也要實現承諾,就一起向卡雷斯先生致歉。」蒙特拍了拍瑞德的肩膀,看相拉斐爾接著問:「拉斐爾,你知道爺爺在哪裡嗎?」

  「爺爺在房間和媽咪說話。」

  拉斐爾抬頭仰望蒙特奶聲奶氣地回答。

  「房間?是指寢室還是會客室?」蒙特困惑地說。

  「應該是寢室。依照拉斐爾的說法,父親應該臥病在床,他才會出來摘花給父親。」瑞德對拉斐爾笑了笑,旋即看向蒙特微微笑道:「走吧,我們一起向父親道歉。」

  「好。」

  蒙特開心地點頭應允,便和瑞德進門上樓前往羅索的寢室。


  寢室。

  羅索本和貝西聊得正開心,忽然接獲瑞德回來的消息,心中滿是五味雜陳,雖然很歡喜他願意回來,但想到兩年前的事不禁皺起眉頭。雖說當時是真的氣到想和他斷絕關係,但事後想想卻又覺得不該因一時的氣憤,而說出斷絕關係這種激進的言論。

  「我該怎麼面對瑞德……法蘭西絲,若妳還在世肯定知道該怎麼處理此事。」

  羅索望著隨風飄動的窗紗輕聲呢喃。

  「卡雷斯先生,既然瑞德來了,我就不在此打擾您們父子團聚了,剛才跟您說得那件事我會再和瑞德說明。我先告辭了。」

  貝西起身提起裙襬向羅索行禮,旋即牽起艾略特的手帶他離開寢室。一出寢室立刻和瑞德四目相對,瑞德輕輕地點頭淺笑,貝西也予以微笑回應。

  「妳要回去了?」

  「對。不好意思,還麻煩你帶拉斐爾回來。」

  「不會。他剛才在門口玩,衣服玩得有點髒,妳回去再請人幫他盥洗更衣。」

  語畢,瑞德便把拉斐爾交還給貝西。

  貝西接過拉斐爾看到他的服裝沾滿黃土,無奈地搖了搖頭。

  「你這孩子,每次都玩得全身髒兮兮地。」

  「貝西,孩子正值愛玩的年紀,妳就別責怪他了。」

  貝西點了點頭,恍然想起艾略特的事,本想改日再找瑞德談,但既然見到了就順便向他訴說。

  「瑞德,那天以後我有和父親談過,也有詢問過兩個孩子的意願。」貝西對艾略特淺淺一笑,旋即回看瑞德繼續說:「艾略特想和你一起住在王宮,也願意繼任卡雷斯的家業。至於拉斐爾則想待在布魯家族,不過他也想去王宮找蒙特殿下玩。」

  貝西頓了頓看向蒙特恭敬地說:「蒙特殿下,您願意讓艾略特住進您的宮殿嗎?」

  「沒問題!」蒙特伸手拍拍拉斐爾的頭,親切地笑道:「拉斐爾,你今天先和媽咪回家,改天來王宮我再帶你去參觀其他地方。」

  「好!」拉斐爾開心地咧嘴笑著。

  「貝西,所以……艾略特今天要跟我回王宮嗎?」

  瑞德不確定地詢問,貝西搖了搖頭淺淺一笑。

  「沒有,我今天先帶兩人回宅邸,過幾日再帶他們去找你。」

  「好。」

  瑞德淺笑回答,貝西也笑了笑並向兩人點頭致意。

  「我先帶兩人回去了,下次見。」

  「下次見。」

  瑞德目送兩人遠去,才轉身敲了敲房門,鼓起勇氣說道。

  「父親,我是……」

  「瑞德」兩字尚未說出口便聽到羅索隔著房門回答。

  「進來吧……」

  雖然音量和往常一樣宏亮,但聲音聽起來卻十分蒼老又帶點撒啞。

  瑞德握住門把輕輕往下按壓,慢慢地推開房門踏著緩慢地步伐走進寢室,每走一步心跳便跟著用力撞上一拍,從進門開始頭始終低著,不敢抬頭看向羅索,深怕一見到他蒼老的面容,會禁不起悲傷落下男兒淚。

  一步接著一步,瑞德慢慢走到床旁,緩緩分開朱紅的雙唇,漸漸發出嗓音低聲地說道。

  「父親,我、我回來了……」

  「瑞德,抬起頭來。」

  滄桑又低啞的聲音從前方傳來,瑞德緩緩抬起頭看著眼前這位白髮蒼蒼,臉黃肌瘦的人,明明正值中年理應氣宇軒昂,光芒萬丈才對,為何會變成現在這副蒼老的模樣。

  「父親,你怎麼……對不起,都是我的錯……」

  瑞德瞬即低下頭向羅索深深鞠躬致歉。

  「不是你的錯,我也有錯。瑞德,抬起頭來,讓我好好看看你的臉。」

  羅索伸手朝向瑞德,慢慢張開手掌輕輕撫摸他的臉頰。

  「是熱的……你真的回來了。我還以為法蘭西絲為了懲罰我,才會把你帶走,獨留我一個人過活……」

  「……嗚咽、父親,我……」

  瑞德起身炫然欲泣地望著羅索。

  「什麼都別說了,也不要再向我道歉。我才應該跟你道歉,不該對你說斷絕關係這種話……」

  聽著這顫抖地嗓音,瑞德想起在夢裡法蘭西絲所說得話。

  媽咪說得沒錯,真的不用顧慮太多。不只我想念著父親,原來父親也想念著我,如果我能早一點回來看他,他是否就不會變得這般蒼老。

  瑞德仰望天頂默默拭去眼角淚珠,想起蒙特也來向羅索致歉,提起精神低頭看向羅索淺淺一笑。

  「父親,今天不只我來找您,還有蒙特也來向您致歉。」

  語落,瑞德對著站在門口的蒙特溫柔地笑,蒙特點了點頭,忐忑不安地慢慢走向兩人。

  「我……卡雷斯先生,對不起!」

  蒙特深深向羅索鞠躬致歉。

  「我不該動手打您還擅自帶走瑞德,是我害您如此傷心。真的非常抱歉,還望您能原諒我。」

  瑞德見狀也跟著向羅索鞠躬致歉。

  「父親,對不起,請您原諒我們。」

  羅索雖開心瑞德回來,但一想到若不是蒙特強行帶走瑞德,就不會發生這一連串的事端,怒火便從心底冒出直衝腦門,正要開口拒絕時,窗外突然吹進一陣暖風,耳邊隨即傳來一絲溫柔地嗓音如此說道。

  「羅索,原諒他們。」

  羅索聽到這熟悉的聲音立刻轉頭看了過去,卻沒看到任何身影,只感受到一陣溫暖的風圍繞在旁,抬手按在眼上悄悄流下男兒淚。

  「法蘭西絲……」

  沉澱了一會,羅索的手慢慢放下,翡翠般透亮的綠瞳直直凝望著兩人,緩緩開口說道。

  「好……我願意原諒你們,但以後不准再有這樣的行為。」

  「是!」

  兩人連忙起身再次向羅索鞠躬致謝。

  「多謝卡雷斯先生!」   「謝謝父親。」

  羅索唇角微微上揚轉頭看向窗外,小聲地說:「法蘭西絲,妳也有看到他們開心的神情嗎?」,旋即看向蒙特繼續說:「蒙特殿下,我有話想跟瑞德私下談,您能先到會客室等候嗎?」

  「好,我去會客室等。」蒙特淺笑回答。

  「史卡雷特,帶蒙特殿下到會客室。」

  「遵命,老爺。」

  侍從遵從羅索的指令帶蒙特離開寢室,前往樓下的會客室等候。

  待蒙特離去後,羅索見瑞德呆站在床旁便拍了拍床面,露出淺淺的微笑說:「坐吧。這兩年,你過得如何?」

  瑞德動作放輕優雅地坐在床邊,淺笑答:「我過得很好,雖然有發生一些突發狀況,但一切都還算順心。」

  「是嗎。」羅索笑了笑,接著說:「瑞德,剛才你們向我致歉時,我本想拒絕你們的請求,但突然一陣暖風吹向我,耳邊傳來你母親的聲音,我才改變心意選擇原諒你們。看來這次能再見到你,或許是她暗中保護著你,才讓我們有機會冰釋前嫌。」

  羅索頓了頓,繼續說:「你離開的這兩年我想了很多,如果我當時沒中她的詭計,就不會害你有那種陰霾。或許你就不會埋怨我,而選擇離開這個家了……」

  「父親,我知道您有您的苦衷,我不會埋怨您。」

  「瑞德,謝謝你的諒解。」

  羅索上前將他擁入懷中,這是瑞德長大以來,第一次和羅索相擁,不禁讓他熱淚盈眶,若沒強忍著眶內的淚珠,便會不爭氣地奪眶而出。

  抱著羅索瘦弱的身軀,瑞德心中滿是傷感。這麼瘦弱的身軀,為了自己,也為了這個家堅持下去,就算遇到困難也從不向他訴苦,獨自承受那些壓力,隱忍失去摯愛的傷痛。

  「瑞德,當我看到艾略特緊黏著伊莉莎白時,讓我想起幼時的你也和他一樣總跟在我身邊,還有拉斐爾也是,稍早聽到史卡雷特說他去摘門前的花,也和你幼時一樣愛摘那裡的花給法蘭西絲,這兩個孩子不只相貌和你相似,連個性也和你很像。看到他們總讓我想起幼時的你是多麼的可愛,我卻不懂得珍惜,還時常把你關在房裡。或許那時把你交給寇斯摩教養,你的童年就會在他的寵愛下成長茁壯,就不會被我逼得勤練劍術,練得小小的手掌長滿厚厚的繭……」

  瑞德搖了搖頭,哽咽地說:「父親,不是您的錯。我聽蒙特說過,宮醫說我自小體弱無法活到成人,但因為有您嚴厲的管教,我才得以活到至今,所以您千萬別責怪自己。父親,我……」

  我該跟父親說我有見到寇斯摩殿下嗎……

  羅索拍了拍瑞德的背,低沉地說:「不必說了。你是個好孩子,而我是個失敗的父親,你千萬別步上我的後塵,將來一定要當個好父親,好好教養那兩個孩子。」

  「好的,我會盡我所能教導他們。」瑞德含淚笑道。

  羅索點了點頭,拉開瑞德淺笑道:「瑞德,宅邸隨時為你敞開,至於家業則看你想不想繼續接管,若你想繼續接管就來找我。今天就先談到這裡,別讓蒙特殿下等太久。」

  「好的。父親,家業我會繼續管理,至於我和蒙特的事還望您能體諒。」瑞德低下頭誠摯地致歉。

  「既然國王陛下都能接受了,我也只好接受了,但在孩子面前千萬別做出不雅的行為!」

  羅索嘴上雖說接受,但臉上卻仍舊帶著無奈。

  「是,我明白!」瑞德語氣堅定地說。

  羅索點了點頭,拍了拍他的肩膀,面帶微笑說:「我想說的話也說完了,你趕緊下樓找蒙特殿下。」

  「是,父親,我改天再來看您。」

  瑞德向羅索行禮道別後,便離開寢室下樓找蒙特,一同返回王宮。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