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緋色的幸福~王子與騎士之戀~》第一百零九章 再去向國王陛下道歉。

Mouse | 2021-09-16 17:15:01 | 巴幣 6 | 人氣 43


  馬車內,瞳望著窗外的景色不由得嘆了一聲。

  「唉……今天就滿一個月了。瑞德哥何時才會醒來?」

  語落便轉向格雷,繼續說:「格雷,你覺得呢?」

  格雷淺淺一笑,說:「不曉得。」

  「好吧!只希望瑞德哥趕快醒來,若再這麼睡下去,父王恐怕等不到他醒來,就要強制帶哥哥回國了。」瞳愁眉苦臉地說。

  「父王要帶蒙特回去?」格雷遲疑地問。

  瞳點了點頭,繼續說:「父王知道哥哥還活著,心中的煩悶也就消散而去。現在只要安撫好哥哥,讓他自願回國繼任王位。他就可以放下重擔,陪母后到各國學習甜點了。」

  「這事說起來簡單,實際可沒這麼好處理。」格雷眉頭一皺,憂愁地說:「兩人可能又會因為此事而來爭吵。」

  「是呀,只希望兩人關係別再惡化就好。」瞳說完便又嘆了一聲。

  此時,馬車也抵達木屋,車伕來到門前放置木梯並打門車門。

  「瞳公主,格雷王子,抵達目的地了,還請兩位小心階梯。」

  「好,謝謝。」

  瞳淺淺一笑踏步走下馬車,格雷也跟隨在後下車。

  兩人一進門看到蒙特躺在瑞德的床上,瞳立刻上前叫醒蒙特。

  「哥哥、哥哥,你怎麼躺到瑞德哥的床上,快點起來,哥哥!」

  蒙特聽到瞳的聲音慢慢睜開雙眼,抬頭看向瞳瞳打著呵欠。

  「瞳,早啊!」

 「哥哥,你怎麼躺到瑞德哥的床上,這樣瑞德哥怎麼休息?」瞳皺著眉頭不悅地說。

  蒙特起身坐在床上,打著呵欠不以為意地說:「妳幹嘛那麼生氣,是他要我陪他睡的。」

  瞳越聽越糊塗狐疑地看著蒙特。

  「瑞德哥要你陪他睡?哥哥,你是不是太想念瑞德哥了,而產生幻覺呀?」

  蒙特恍然想起瞳還不知道瑞德醒來的事,轉頭看到瑞德還在睡,便想給兩人一個驚喜,不跟他們說瑞德醒來的事。

  「喔──對啊!我太想念他的懷抱了,所以才躺到床上讓他抱我,感受他的溫度。」

  瞳聽完不禁紅了眼眶伸手抱住蒙特,哽咽地說:「哥哥,我知道你很想瑞德哥。你放心,瑞德哥一定會醒來的!」

  蒙特點了點頭,淺淺一笑說:「我知道。」,旋即看向格雷繼續說:「你們這次帶了什麼要來給我吃?」

  格雷將竹籃交給蒙特,面帶微笑說:「一樣是三明治,不過食材有變。」

  蒙特打開竹籃看裡面的三明治不夠瑞德吃,心想他才剛清醒,必須要吃多一點才行,抬頭看向格雷面帶微笑說:「格雷,不好意思,我今天突然想吃多一點,你們可以做些營養的餐點給我嗎?」

  格雷雖感到疑慮,仍點頭答應。

  「沒問題。你有想吃的餐點嗎?」

  蒙特想了想,回答:「做些能補充體力的餐點,我最近在這裡顧瑞德,怕之後會沒體力繼續照顧他。」

  「沒問題。」格雷點頭微笑。

  「瞳,妳也跟格雷回去,協助他做餐點。」

  瞳遲疑地看著蒙特,感覺他今天有些詭異。

  「哥哥,你平常吃沒幾個就說夠了,今天怎麼突然會特別註明要補充體力的餐點。有點可疑喔!」

  蒙特下床雙手搭在瞳的肩上,把她轉向格雷推到他身上。

  「不要問那麼多了!我今天就想吃補充體力的餐點,快點跟格雷回去製作餐點。」

  「知道了啦,哥哥真奇怪!」

  瞳瞟了蒙特一眼,便隨格雷離去。

  瑞德聽到談話聲緩緩地睜開雙眼,看到蒙特站在床旁,伸手拉了拉他的衣袖,發出撒啞的氣音呼喚。

  「蒙特。」

  蒙特聽到瑞德的聲音旋即面向他,露出燦笑說:「什麼事?肚子餓了嗎?我這裡有三明治。」,立刻從竹籃拿出三明治,放在瑞德的嘴前方,「啊──」

  瑞德頓了一會,慢慢張嘴咬了一口三明治,細細咀嚼。

  「好吃嗎?」蒙特燦笑詢問。

  瑞德點了點頭,轉身拿起枕旁的紙筆,寫下文字遞給蒙特。

  「好吃。這是格雷做得吧?」

  蒙特唸完上面寫得,淺笑道:「你還真厲害,一吃就知道是格雷做得。」

  瑞德笑了笑,拿回紙本又寫下一句話遞給蒙特。

  「你吃了嗎?」

  蒙特唸完紙上的內容,笑了笑說:「吃了。別再寫了,先用餐吧!」

  瑞德點頭應允,拿起三明治大口咬下。


  不久後,瞳和格雷各提一個竹籃進到木屋,猝然睜大雙眼,眼前的景象令兩人驚喜不已。

  「瑞、瑞德哥!?我不是在作夢吧?瑞德哥真的醒來了?」

  瞳一步步慢慢走向瑞德,緩緩伸出手摸著他的臉,感受他溫熱的雙頰,白透的淚珠不受控地顆顆掉落。

  「瑞德、瑞德哥……你真的醒來……太好了……等了這麼久,你真的甦醒了……」

  瑞德拭去瞳的淚珠,以唇語訴說。

  「瞳,不要哭,對不起,讓你們擔心了。」

  瞳搖了搖頭,哽咽地說:「沒關係,只要你醒來就好。所以……」,旋即望向蒙特說:「哥哥,你早就知道瑞德哥醒來,才會要我們做補充體力的餐點?」

  蒙特尷尬地笑了笑,點了點頭答覆。

  「對……想說給你們一點驚喜,不然那麼簡單就說瑞德醒了,一點也不好玩。」

  瞳娥眉緊皺,出手搥打蒙特的胸膛,氣呼呼地說:「臭哥哥,既然知道瑞德哥醒來了,還不跟我們說,害我們這麼擔心你!」

  蒙特抓住瞳的雙手,面帶微笑說:「妳現在不就知道了!」

  瞳怒哼一聲甩開蒙特的手,轉身抱住瑞德紅著眼眶說:「瑞德哥,你以後不能再這樣逞強了,知道嗎?」

  瑞德輕撫瞳的頭,點頭答應。

  「瑞德哥,你怎麼都不說話?」瞳狐疑地望著瑞德。

  瑞德尷尬地笑了笑,蒙特拍了拍瞳的肩膀替他回答。

  「瑞德剛醒來還發不出聲音,過幾天就能正常說話了。」

  「原來是這樣。對了!」

  瞳走向格雷見他熱淚盈眶,莞爾一笑說:「格雷,你也來跟瑞德哥說說話,順便拿補湯給他喝。」

  格雷吸了鼻子,露出淺笑說:「好。」,便走向瑞德和他交談。

  「瑞德,你終於醒了。你再這麼睡下去,就看不到雪景了。」

  瑞德疑惑地看著格雷,拿起紙筆寫下文字並遞給格雷。

  「你怎麼知道我喜歡看雪?」

  格雷朗讀完瑞德所寫的內容,笑了笑說:「瞳跟我說的。對了,這補湯要趁熱喝,不然冷掉就不好了。」,旋即轉向後面的床墊,把竹籃放在床上,從裡面拿出一個陶鍋放在床上,再拿出陶碗及大匙舀進碗內,轉身遞給瑞德。

  「瑞德,小心燙口,先吹涼再喝。」

  瑞德點了點頭,接過陶碗吹了幾口,再慢慢喝下。

  「好喝嗎?」蒙特笑問。

  瑞德淺淺一笑,把陶碗遞給蒙特。

  「不用給我喝。」蒙特推回給瑞德,面帶微笑說:「你現在比我還需要喝補湯,你才大病初癒,更需要營養。」

  瑞德愁著臉直望蒙特,又把陶碗遞給了他。

  瞳見狀便又舀了一碗遞給蒙特。

  「這樣你們都有得喝,不用再互相禮讓了。」


  蒙特哈哈大笑,拍了拍瞳的頭,說:「妳還真聰明!」

  「那還用說!」瞳隨即看向瑞德,接著說:「瑞德哥,你還要喝嗎?我再倒給你喝。」

  瑞德搖了搖頭,把陶碗還給格雷,再拿起紙本寫下文字給格雷。

  「格雷,謝謝你們做這些餐點。」

 格雷看完淺笑道:「不會,我們能做的事也只有這個而已。看你平安清醒過來,我們也放心了不少。我們還有做了其他餐點,你們一起享用。」,接著從竹籃拿出餐點放到床上給兩人享用。

  用餐期間,四人聊了聊瑞德昏迷期間所發生的事。聊著聊著,瞳不小心把伊爾蒙多要帶蒙特回去的事給說了出來,蒙特一聽到此事立刻從笑顏轉為怒顏,原本和樂的氣氛頓時變了調。

 格雷,怎麼辦?瞳以眼神透露這條訊息給格雷,格雷拍了拍瞳的背,淺淺一笑回應。

  「蒙特,我們……」

  「瑞德好像有點累了,今天就先聊到這裡,明天你們再來找瑞德聊天。」

  蒙特不等格雷說完,直接以瑞德為由請兩人離去。

  格雷聽蒙特語氣雖然平淡,但從神情卻看得出他的不悅。

  「好,說得也是。瑞德剛醒來別讓他太累,我們就先告辭,明天再來找你們。」

  話一說完便看向瞳,淺笑道:「瞳,我們先回去,明天再來。」

  「好。」瞳看向瑞德淺笑道:「瑞德哥,你好好休息。」,說完便轉向蒙特小心謹慎地說:「哥哥,父王……」

 「別說了,我不想聽他的事,反正我是不會回去繼位。」蒙特面無表情淡淡地說說。

  「好……我知道了,那我們先回去了。」

  瞳又看了瑞德一眼,便和格雷回去。


  瑞德目送兩人出門後,拿起紙本寫了些話給蒙特。

  「蒙特,瞳好心把這事告訴你,你不要把氣出在兩人身上。上次跟國王陛下道歉時,因為我的關係沒能繼續向他致歉,但我仍希望你們能和好,仍希望他能答應我們的事。我們再去向國王陛下道歉好嗎?讓他認可我們的事,也讓你們能和好如初,不要再爭吵不休。」

  蒙特唸完瑞德所寫的內容,抬頭看到瑞德握住他的手,深切地凝望著他。

  「唉!好啦,既然你想道歉,那我就去向他道歉。至於你,就乖乖待這裡休養,不要再胡思亂想影響身體狀況。」

  瑞德搖了搖頭,發出細微地氣音訴說。

  「我身體無恙,我也要跟你去道歉。」

  「不行!你如果堅持要去,那就都不要去!反正沒他的同意也沒差,大不了我們離開這裡,去一個沒人認識我們,他也無法通緝的地方!」

  瑞德搖了搖頭,拿起紙本快速寫下文字向蒙特道歉。

  「蒙特,你不要生氣。我只是不想讓你單獨面對國王,這是我們的事,應該要由我們一起面對才是。」

  蒙特讀完文字看瑞德深切地眼神,無奈地嘆了一聲。

  「我沒有生氣,我只是不希望你再遭受他的謾罵,雖然是我們的事,但惹出整起事端的人是我。我會妥善處理好這件事,你不用擔心太多,只需顧好你的身體,讓我能安心處理這件事就好。你能答應我,不要再讓我為你擔心受怕了嗎?我真的不想再經歷一次,差點失去你的痛苦了。」

  瑞德點頭答應,再寫下文字遞給蒙特。

  「我答應你,不會再讓你擔心受怕!對不起,這段期間你一定很難熬,如果我能早點醒來就好了,真的很對不起!」

  蒙特看完輕嘆道:「事情過了就算了,你躺回床上休息,我去準備水盆幫你擦身體。」

  「回去……洗澡……」

  瑞德稍微能發出聲音說道。

  「你想回去宅邸洗澡?」蒙特疑惑地問。

  瑞德點了點頭,淺淺一笑。

  「好吧!既然你想回去洗澡,我就抱你回宅邸。」蒙特笑了笑說。

  瑞德搖了搖頭,轉身雙腳踏地,本以為可以下床走路,卻沒想到一起身雙腳便無力站立,整個人往前傾倒。

  蒙特見狀立刻抱住瑞德,氣沖沖地說:「笨蛋,摔傷怎麼辦!」

  瑞德皺著眉頭,滿臉歉意地說:「對不起。」

  「沒關係啦!」

  蒙特無奈地嘆了一聲,順手抱起瑞德走向雷克斯,向他告知回去宅邸的事,隨後便帶瑞德走回宅邸。



  東邸,浴室。

  白茫茫的熱氣瀰漫整個空間,瑞德屈膝坐在白瓷地板,身體不由自主地微微顫抖,坐在後方的蒙特一手拿著肥皂塗抹在他身上,另一手則胡亂地撫摸敏感的肌膚。

  「唔嗯……」

  「瑞德,你昏睡時不管怎麼摸你,你都沒反應,怎麼現在才摸個幾下,你的身體就在顫抖呀?」蒙特挑起左眉賊賊地笑。

  「不知道……」瑞德搖了搖頭,小聲地說。

  「不知道喔。」

  蒙特笑了笑,放下手上的肥皂抱起瑞德走到浴缸旁,小心翼翼地把他放進浴缸。

  「這樣比較不會著涼。」

  瑞德點了點頭,抬頭望向蒙特說:「你不進來?」

  「要呀!你現在能說簡短的話啦?」

  蒙特笑了笑便踏進浴缸。

  「對。」瑞德點頭回答。

  「不過還是別勉強說話,以免傷了聲帶。」蒙特抱住瑞德淺笑道。

  「好。」瑞德輕聲回答。

  兩人泡了一會後,蒙特先起身拿起放在架上的浴袍穿上,再抱起瑞德把浴袍蓋在他身上,走回主臥室休息。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