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緋色的幸福~王子與騎士之戀~》第一百一十六章 愛心胎記。

Mouse | 2021-09-30 17:00:04 | 巴幣 4 | 人氣 42


    清晨,蒙特半夢半醒間感覺有重物壓身,緩緩睜開雙眼看見身上趴著一個可愛的生物,轉頭看到瑞德的懷裡也抱著另一個,嘴角微微往上揚起輕輕地笑著,抬起手輕輕撫摸他那柔順的毛髮。

  「真可愛。一開始見到你們時,總覺得你們是她要來介入我們生活的工具,但經過這幾次的相處,我也漸漸喜歡上你們。只是你們都霸佔著瑞德,害我都沒辦法和他親密互動。」

  說著說著,蒙特不由得噘起了嘴抱怨個幾句。

  「原來你想和我親密互動呀?」

  蒙特一聽到瑞德的聲音旋即轉頭看了過去,只見他笑得瞇起雙眼,溫熱的手掌伸向自己,輕輕撫著冰涼的臉頰。

  「趁現在孩子們睡得正熟,要和我去泡澡嗎?」

  「……好、好啊……可是拉斐爾還趴在我身上。」

  瑞德淺淺一笑,抬手抱起身上的艾略特放在一旁,接著起身抱起拉斐爾放到艾略特身旁。

  「這樣就沒問題了。我們去泡澡紓壓一下。」

  蒙特點了點頭,動作放輕躡手躡腳地朝浴室走去。

  瑞德見兩人還熟睡著,緩緩地下床慢慢走進浴室。

  門一關,屬於成人的世界就此開始。

  在朦朧的水氣壟罩下,兩人對坐在寬敞的長型浴池,忘我地激情擁吻,打得火熱。

  與此同時,格雷和瞳也在來兩人房間的路上。

  「瞳,待會用完餐就直接去王城找蘇丹嗎?」

  「應該吧。要看哥哥怎麼安排,不過我還蠻想見新任蘇丹,聽說年紀和瑞德哥一樣,人品和資質也不錯,不知道外貌是否也很出色。」

  「不曉得。昨晚聽里拉先生說,新任蘇丹和他是同父母的兄弟,外貌應該很相似。」

  瞳點了點頭,不知不覺已來到兩人的房間。瞳伸手敲了敲門開口呼喚。

  「哥哥,瑞德哥,你們醒來了嗎?」

  等了一會沒聽見回應,瞳便又敲了幾下,但依舊無人回應。

  「怎麼沒人回應,難道他們還在休息嗎?」

  瞳便又敲了一下,再度開口呼喚兩人。

  「哥哥,瑞德哥!」

  連續的敲打聲吵醒了孩子們,拉斐爾緩緩起身坐在床上,迷濛地望著門口,接著睡眼惺忪地爬下床,左搖右晃地來到門前。

  「誰……」

  瞳聽到聲音卻不知道門前的人是拉斐爾或是艾略特,便想隨便呼喚其中一人的名字應該也能得到回應。

  「拉斐爾嗎?我是瞳,瑞德哥……不對,爸爸醒來了嗎?」

  「爸爸……?」

  「爸爸在裡面。」

  艾略特不知何時站在浴室前,指著浴室對拉斐爾說。

  拉斐爾點了點頭便把艾略特的話覆誦給瞳。

  「爸爸在裡面。」

  「裡面?拉斐爾,能讓我們進去嗎?」

  瞳溫柔地詢問拉斐爾,拉斐爾頓了一會便開門讓兩人進門。

  一進門,便看到艾略特站在浴室前,指著浴室說道。

  「爸爸在裡面。」

  「我知道了,謝謝你。」

  瞳親切地笑著,張望房間四周未見蒙特,便想蒙特該不會也在裡面吧?提起裙襬輕手輕腳地來到浴室前,敲了敲門正要開口詢問時,門及時敞開,瑞德衣著完整地走了出來。

  「瞳,妳怎麼會在這裡?」

  瞳本想探頭往內看蒙特是否在裡面,卻被瑞德擋住只好作罷。

  「我和格雷來找你們去餐廳用餐。瑞德哥,怎麼沒看到哥哥,他去哪裡了呀?」

  「不曉得,可能去庭院走走吧。孩子們應該餓了,我們先幫他們更衣再去餐廳用餐。蒙特的話,他餓了自己就會去餐廳了。」

  「好,我請亞莎幫拉斐爾換裝。」瞳旋即看向站在後方的侍女,「亞莎,交給妳囉。」

  侍女點頭應答,上前拿起服裝幫拉斐爾更換。

  隨後,一行人便走出房間前往餐廳用餐,而蒙特等到腳步走遠,才從浴室走出來。

  「嚇死我了!好險瑞德有聽到艾略特的聲音,才沒被他們發現。」

  蒙特拍了拍胸脯,大概掃了房間一圈,確定東西都有帶走,才關上門前往餐廳用餐。

  用完餐,一行人向里拉道別後,便前往王城覲見蘇丹。


  王宮,大殿。

  「蘇丹,蒙特殿下一行人來訪。」

  衛兵低頭向蘇丹稟告,蘇丹不可置信地回答。

  「蒙特殿下!?他不是墜崖身亡了,怎麼可能還活著?你肯定是他本人,不是冒名前來的人?」

  「是。除了蒙特殿下來訪外,還有瞳公主及哈比尼斯的格雷王子也在殿外等候。」

  「看來是真的……快!宣他進來。」

  蘇丹大手一揮,衛兵旋即轉身往門口跑去。

  沒多久,蒙特走在前方帶領瞳和格雷進殿。

  瞳環視整座金碧輝煌的大殿,四周圍的柱子皆用黃金砌成,柱上還鑲著數顆寶石,有紅、有藍、還有紫,看起來皆是名貴的寶石,仰望天花板也相當豪華,天頂畫有數人朝拜的圖畫,卻不知眾人朝拜的人是誰。除了圖畫外,屋樑還刻有精美雕花,整體看來相當華麗,讓瞳看得目不轉睛。

  蒙特來到前方,手斜放在胸前向蘇丹彎腰行禮。

  「蘇丹,您好。我是史亞瓦瑟王國第一王子,蒙特.布里咏。」

  「蒙特王子,久違了!看您平安歸來,我甚感歡喜,您今日前來有何貴事?」

  「蘇丹,我國的瞳公主即將要和哈比尼斯王國的格雷王子合婚,特來邀請您來參與這場婚禮盛宴。」

  蒙特拿出邀請函遞給侍衛,侍衛旋即走上台階交給蘇丹。

  蘇丹拿起邀請函看了看,接著回答。

  「蒙特王子,站在您後方的那兩位,就是瞳公主及格雷王子嗎?」

  蒙特往後看了兩人一眼,旋即回頭答覆。

  「是。」

  隨著蒙特的答覆,兩人也各自向蘇丹問候。

  「蘇丹,您好。我是史亞瓦瑟王國的公主,瞳.布里咏。」

  「蘇丹,您好,我是哈比尼斯王國的第三王子,格雷.艾羅伊。」

  「您們好,貴國真有誠意,既然您們專程前來邀請,我必定會參加兩位的婚禮,並為您們送上大禮祝賀。」

  「多謝蘇丹。」

  瞳提起裙擺向蘇丹點頭致謝。

  「蘇丹,邀請函已如實交到您手上了,我們還要趕去烏咪王國送邀請函,就不打擾您了。我們先告退了。」

  蒙特向蘇丹行禮致意,轉身正要離去時,蘇丹忽然喊住他。

  「等等!蒙特王子,您不去見里拉嗎?」

  蒙特轉頭對蘇丹淺笑回答。

  「多謝蘇丹關心,我已經見過他了。不然我見到你怎麼會不訝異呢?里希特。」

  「也是!之前見面時,我還只是個王子,現在卻成了蘇丹。照理來說,您應該要驚訝才對,看來是里拉跟你說我繼任蘇丹了。」

  「當然。我還有事就不跟您閒聊了,告辭。」

  蒙特向蘇丹點頭致意,快步走出大殿。

  瞳和格雷也向蘇丹行禮致敬後,便隨蒙特離去。

  「哥哥,你認識蘇丹喔?」

  瞳一出大殿立刻詢問蒙特,蒙特點了點頭,淡淡地回答。

  「對,時間不早了,趕緊回馬車前往烏咪王國。」

  「好的。」

  瞳見蒙特的神情不像是急著去烏咪王國,反而像是在逃難。

  一回到馬車,蒙特確認人員全數到齊,便請車伕快馬前往烏咪王國。


  抵達烏咪王國時天色已黑,蒙特看著灰黑的夜空心想,與其送邀請函給宇士,不如先帶瞳和格雷去找寇斯摩。

  「瑞德,孩子們我來顧,你去駕馬車到他的旅館。今晚先到那裡休息,明天再去烏金城找宇士。」

  「他?」瑞德想了想恍然想起蒙特說得那個他是誰,點了點頭說:「我知道了,我去駕馬車。」

  瑞德走到前方拉開小窗跟車伕說:「你先休息一會,換我來駕馬車。」

  車伕聽到後頓時拉起韁繩停下馬車,瑞德立刻打開車門跳下馬車來到前方。

  「卡雷斯子爵,為何要換您駕馬車?」

  「蒙特殿下想先去其他地方,便請我駕馬車前往。」

  瑞德說完便躍上馬車,拉起韁繩駕動馬車。

  轉眼間,來到旅館附近的樹林,瑞德注意到四周似乎佈滿眼線,每個人都在緊盯著馬車。

  難怪寇斯摩殿下會說待在這裡能受他的庇護,四周全都是他的眼線,全程緊盯我們的一舉一動。

  來到旅館後,瑞德透過小窗向蒙特告知抵達目的地,蒙特請瞳和格雷幫忙照顧孩子們,便開門跳下馬車,來到前方找瑞德。

  「我們先進去找他們,待會再讓他們相見。」

  「好,只是不知道他的反應會不會和里拉一樣。」

  蒙特笑了笑回答。

  「我覺得應該會。走吧!先進去再說。」

  瑞德點了點頭便隨蒙特入內。

  吱呀!

  「客官,請問是要……」

  亞當一見到兩人,立刻大聲呼喊。

  「寇斯摩殿下,您快來!」

  「怎麼啦,喊得那麼大聲。」

  寇斯摩緩緩抬起頭看到前方站的人,立刻衝上前張開雙手緊緊擁抱兩人。

  「我不是在作夢吧……你們真的回來了!?」

  蒙特笑了笑,伸手用力捏著寇斯摩的臉頰。

  「會痛嗎?」

  「會……會痛……所以,我真的沒在作夢,你們平安回來了!太好了,你們知道我得知你們墜崖身亡的消息時,有多難過嗎!我總想著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絕對不放你們離開……」

  蒙特聽到寇斯摩哽咽地話語,拍了拍他的頭淺淺一笑。

  「別哭了!我說過會再來找你,就絕對會遵守承諾,而且這次我還帶了一些人來看你喔。」

  「誰?」

  寇斯摩擦乾淚水,抬頭含淚笑望著兩人。

  「還記得我離開時跟你的約定嗎?」

  寇斯摩仔細回想當時的事,恍然大悟道:「你帶瞳來看我?」

  「不只有瞳,還有更讓你意外的人。」

  「更讓我意外的人?」

  寇斯摩不明白蒙特說得人是誰,便轉頭詢問瑞德。

  「瑞德,蒙特說得那個人是誰?」

  瑞德笑了笑回答。

  「您跟我們出來就知道了。」

  「好,我跟你們出去。不過在那之前,能讓我去找緹娜嗎?緹娜也很想念你們,如果她知道你們還活著一定很開心。」

  「當然沒問題。」瑞德淺笑回答。

  寇斯摩點了點頭,旋即轉身快跑離去。

  不一會兒的時間,便帶緹娜來到兩人面前,緹娜見到兩人同樣感動到熱淚盈眶,緊摟著兩人輕聲啜泣。

  隨後,寇斯摩便隨兩人走出旅館,來到車門旁見兩人所說會讓他意外的人。

  門一開,瑞德便站在門前開口呼喊。

  「拉斐爾,艾略特。」

  話音落下,拉斐爾便走出車廂伸手抱住瑞德,艾略特則緊接在後讓瑞德抱下車。

  寇斯摩一見到兩人果真露出不可置信地表情,驚訝地詢問。

  「他、他們是……他們怎麼和……怎麼和瑞德這麼像,而且兩人也長得一模一樣。」

  瑞德雙手搭在兩人的肩上向寇斯摩介紹。

  「穿白衣的是拉斐爾,穿藍衣的則是艾略特,他們是雙胞胎,也是我的孩子。」

  「你、你的孩子!?這兩人看起來至少四、五歲,你何時有這麼大的孩子了?你和誰生的?」

  寇斯摩滿臉驚愕不停發問。

  瑞德笑了笑回答。

  「您誤會了。他們只是長得比較高而已,實際年紀只有兩歲半。」

  「兩歲半!?既然你有孩子了,為何還要……」

  「別問那麼多,反正他就是有孩子了!」

  蒙特臭著臉不悅地回答,旋即看向車廂接著說道。

  「瞳,格雷,你們可以下來了。」

  瞳一出來,寇斯摩看到瞳的當下,含在眶在的淚珠不由自主地滴落下來。

  「真是的,年紀大了……淚水都不受控地掉下來。」

  瞳一看到寇斯摩隨即向他行禮。

  「您好。」

  「瞳,看到妳就讓我想起母后,妳和母后年輕時長得一模一樣。」

  「母后?」瞳滿臉疑惑旋即看向蒙特詢問:「哥哥,這位是?」

  「瞳,妳還記得寇斯摩嗎?」

  「記得。寇斯摩不是生病過世了嗎?」

  「寇斯摩沒有過世,他和我一樣逃離王宮,來到這裡生活。」

  瞳點了點頭仍對眼前的人半信半疑。

  「哥哥說您是寇斯摩,請問您有沒有證據可以證明,您就是寇斯摩?」

  「瞳,妳不相信我喔!」

  蒙特雙手交叉放在胸前,噘起嘴不悅地說。

  「我沒有不相信你,只是父王怎麼可能會散播假消息。況且,他若還活著,為何父王不找他回來即位?」

  寇斯摩輕拍蒙特的肩膀,面帶微笑說:「蒙特,你不要和瞳生砌,她會遲疑我的身分確實有她的道理。若換成是我,我同樣會有這疑問。」,隨即看向瞳繼續說:「瞳,我雖沒有證據,但我知道一個你們所不知道的事。」

  兩人看向寇斯摩滿臉疑惑。

  寇斯摩笑了笑,接著說:「你們的腰際上有一個粉色的小胎記,蒙特的在左邊,瞳的在右邊,兩人合起來就像個愛心。」

  瞳瞬間皺起眉頭,轉頭質問蒙特。

  「哥哥,是你告訴他的!?」

  「沒有!我幹嘛跟他說這個,而且我也不知道妳有胎記!」

  話一說完,蒙特旋即看向寇斯摩提問。

  「寇斯摩,你怎麼知道這件事,是母后告訴你的嗎?」

  「不是。是我在幫你們換衣服的時候,看到你們身上的粉色印記。」

  「你怎麼會幫我們換衣服?」蒙特接著問。

  寇斯摩輕拍蒙特的頭,面帶微笑說:「陪你們玩到全身是汗,當然要幫你們換衣服,不然要害你們感冒嗎?」,說完便看向瞳接著問:「瞳,這樣妳願意相信我了嗎?」

  「所以胎記的事不是母后告訴你的,而是你自己發現到的?」

  瞳遲疑地看著寇斯摩,寇斯摩點頭微笑。

  「沒錯。一開始我看到你們的胎記,還以為是誰偷捏你們,結果看了兩三次還存留著,然後對到的位置就像個愛心圖樣,就猜想應該是胎記無誤。不過母后也是聽我說才知道,你們身上有愛心的胎記。」

  「瞳,妳願意相信他是寇斯摩了嗎?」

  面對蒙特的詢問,瞳雖對寇斯摩仍抱持遲疑地態度,但仍願意相信眼前的人就是逝世多年的寇斯摩。

  「我暫且相信他是寇斯摩。」

  「好吧!」

  蒙特抓了抓頭髮看到格雷站在瞳的身後,便順道介紹格雷給寇斯摩認識。

  「寇斯摩,他是瞳的未婚夫,哈比尼斯王國的第三王子,格雷.艾羅伊。」

  寇斯摩看著格雷伸手向他示好。

 「您好,我是寇斯摩。」

  格雷連忙伸手握住他的手,緊張地回答。

 「您好,我是格雷。」

  「既然都認識了,那就進去休息,順便聊聊這幾年的近況。」蒙特隨手抱起拉斐爾,親切笑說:「走!我們進去找緹娜阿姨。」,轉頭瞧了瑞德一眼,繼續說:「外面天氣寒冷,快帶孩子們進去。」

  「好──」瑞德順手抱起艾略特,「走吧。」

  蒙特點了點頭,接著看向瞳和格雷。

  「你們也快進來吧。」

  兩人點頭應允,便隨蒙特和瑞德進去。

  寇斯摩見蒙特這麼關心瞳,和自己記憶中的兩人有所差異,但這差異卻讓他深感欣慰。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