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第一百二十章 我永遠屬於你,直至死亡將我們分離。(下)完

Mouse | 2021-10-15 19:13:17 | 巴幣 6 | 人氣 51


  涼風徐徐吹著,夜空中點點星光閃閃發亮,兩人漫步走在鵝卵石步道,兩旁的百合花隨風微微擺動飄散著淡淡地清香。

  「蒙特,你為何要選在宴會廳圍捕他們?廳內除了本國貴族外,還有他國的貴族甚至王室成員也在,你這樣做不怕國王陛下責怪你損害國家名譽嗎?」

  蒙特見瑞德皺眉苦臉,抬手捏了捏他的鼻頭,輕輕一笑。

  「不用擔心!就是要選在這種場合,才有達到殺雞儆猴的效果,否則那些貴族還會繼續為非作歹,就是要讓他們知道敢做非法的事的下場就是這樣!」

  瑞德點了點頭,接著問:「那你要怎麼處置那些人?」

  蒙特想了想,露出燦笑說:「你想怎麼處置他們?」

  「我……」

  「蒙特殿下。」

  瑞德聽到呼喚聲,朝聲音方向一看,只見侍衛站在後方,微微彎下腰,畢恭畢敬道。

  「蒙特殿下,國王陛下請您回宴會廳。」

  「好。」

  蒙特淺淺一笑,拍了拍瑞德的肩膀。

  「我們回去吧!」

  「好。」


  宴會廳。

  蒙特一進門便看到瞳和格雷站在高台,向場內的賓客揮揮手,國王和王后則站在兩側微微笑著。

  「看這情況是要敬酒了!」

  話一說完,便加快腳步走上二樓站到國王,一同對賓客微笑。

  「待會各國君主及王室成員會來敬酒,就算遇到不喜的人,也要給我擠出微笑。」

  國王低聲告誡,蒙特輕點了點頭,小聲回答。

  「好,明白了。」

  隨後,國王便高舉酒杯帶領王室成員向眾人敬酒,在第一杯黃湯下肚後,蒙特神態依舊爽朗,但坐回大位後,隨著賓客祝賀次數變多,早已不記得喝下多少杯的紅酒,神智漸漸不清楚,眼神變得恍惚,手上的酒杯也拿不穩,不時左搖右晃。

  「謝……謝謝。」

  國王見蒙特的情況不對,若再喝下去恐怕會有失王室顏面,便以眼神示意站在一旁的瑞德將蒙特帶離。瑞德見狀趕忙上前扶起蒙特,帶他回到寢室休息。

  途中,蒙特突然抬頭直望著瑞德看,傻呼呼地笑了笑,伸手拍拍瑞德的臉頰,口齒不清地說:「瑞德,我不要你扶,我要抱抱!瑞德,我要抱抱!」

  瑞德無奈地嘆了一聲,說:「怎麼每次喝醉都這樣。」

  「抱抱!我要抱抱!瑞德,抱抱!」

  蒙特嘟起嘴大聲嚷嚷,吵鬧聲傳遍整條廊道。

  「好──抱抱──怎麼一喝醉,就變得這麼愛撒嬌?」

  瑞德無奈地搖了搖頭,順手橫抱起蒙特,但他依舊不安分,伸手拉掉瑞德的領扣,扯開他的領巾,呵呵大笑著。

  「蒙特!」

  瑞德皺了皺眉,搖了搖頭便繼續往前走。

  而在拉掉領巾後,蒙特仍不安分地搖頭擺身,找尋可玩的物品,忽然看到眼前這副白皙透亮、骨感分明的鎖骨,情不自禁地吻了上去。

  此舉嚇得瑞德輕喊一聲,下意識地縮緊雙臂,本想怒斥蒙特一頓,卻看到他一雙無辜的大眼直望著自己看,使他想罵也罵不出口,只好盡快回到寢室,放下這調皮的搗蛋鬼。

  進到寢室後,瑞德把蒙特放到床上,看他還算乖巧便想幫他泡壺茶來解酒,沒想到一轉身腳都還沒踏出去,他就抓住瑞德的髮束大聲嚷嚷。

  「不要走!不准走!留下來!」

  瑞德苦惱地嘆了一聲,面向蒙特溫柔地說:「蒙特,我沒有要走,你快放開我的頭髮,你不要這樣扯我的頭髮。」

  「你真的沒有要走?」

  蒙特歪著頭疑惑地詢問,瑞德輕嘆一聲,好聲好氣地回答。

  「我不會走。乖,快放開我的頭髮。」

  蒙特頓了頓,大力拍打床面嚷嚷:「坐這裡!」

  「好。」瑞德彎下身緩緩坐到床邊,仍是好聲好氣地說:「蒙特,你乖,快點放開我的頭髮。」

  蒙特點了點頭,一鬆手便立刻起身撲倒瑞德,見他驚愕地模樣,露出比太陽更加耀眼地笑容,拍了拍他的雙頰傻呼呼地說道。

  「瑞德,我愛你!」

  「我也愛你。」瑞德淺淺笑著,拍了拍蒙特的大腿好言相勸:「蒙特,你快起來,不要坐在我身上。」

  「不要!」

  蒙特低頭看著瑞德的胸膛,歪著頭不知在想什麼,過一會兒便抬頭看著瑞德憨憨地笑。

  「我要喝奶奶!」

  「好、好好,你想喝牛奶,我去請侍衛幫你去廚房拿。你先起來,別坐在我身上。」

  「不要!我要喝你的奶奶。」

  「我、我的!?蒙特,你別開玩笑了,我怎麼可能會有母奶,你想喝牛奶,我去請侍衛拿給你。」

  瑞德見蒙特的神情似乎不像是在開玩笑,緊張地拍打他的大腿,催促他起來。

  「快點,快起來!」

  「不要!我不起來。」

  蒙特鼓著雙頰,低頭直盯著瑞德的胸膛,嘟著嘴說:「奶奶!」

  「蒙特,別鬧了!快起來,就跟你說了我沒有母奶。你要喝牛奶,我去請侍衛拿來,快點給我起來!」

  瑞德語氣逐漸加重,柳眉也隨之皺起,神情也變得嚴厲。

  「不要,我要喝奶奶!」

  蒙特轉頭一看到領巾,立刻抓起瑞德的雙手,再拿起領巾綁住他的手,接著大力拍打瑞德的胸膛,一字一句大聲喊道。

  「我、要、喝、奶、奶!」

  瑞德本想蒙特喝醉了,就不跟他計較了,但見他把自己的手綑綁起來,就再也忍不下去直接大聲喝斥。

  「蒙特!你再不起來,就別怪我對你動手。」

  「不要!我說要喝奶奶,就要喝奶奶!」

  蒙特一氣之下直接撕開瑞德的上衣,霎那間鈕扣四散,瑞德睜大雙眼,不敢置信地看著蒙特,沒想到他喝醉之後,除了愛撒嬌,還變得這麼暴力,居然把他的上衣撕毀。

  「奶奶。」

  蒙特拍拍瑞德的胸肌,聽到清脆地聲響開心地笑了笑。

  「唉……都說了,我沒有……啊────蒙特!」

  蒙特聽到瑞德在喊他,抬頭朝他看了看,便繼續低頭吸吮,完全不管瑞德的感受。吸了一會發覺沒東西,便起身朝瑞德露出燦笑。

  「沒有奶奶。」

  「……哈啊……本來就沒有了。」

  瑞德漲紅著臉,晶透的汗珠從太陽穴緩緩滑落,無奈全寫在臉上,眼下只希望蒙特別再做怪了。但事與願違,蒙特見上面沒有,便把目標鎖定下方,轉頭盯著褲襠,緩緩抬手朝下方伸去。

  「等、等等,蒙特,別衝動,啊────」


  隔日一早,蒙特醒來只覺頭又重又痛,關於昨晚的事完全不記得,連誰帶他回來都曉得,但隱約記得帶他回來的人身上有股淡淡的玫瑰香。

  「呃……真不該喝那麼多,頭好痛。」

  蒙特扶著頭緩緩坐起身,看到自己光著上身,眉頭不禁皺了皺,再掀開棉被發現連褲子也沒穿,轉頭見到瑞德也是赤裸上身,掀開棉被一看同樣沒穿褲子。

  「嗯……蒙特,別再吸了……那裡沒有奶……啊啊啊……不要……蒙特……」

  「奶?你在說什麼啊?你到底夢到什麼啊?」

  蒙特越看越覺得疑惑,正想叫瑞德起來時,發覺他左肩上有道齒痕,咬得略深齒痕上留有淡淡血痕。

  「這我咬的嗎?我為什麼要咬他?不行,我看還是把他叫醒,問個清楚。」

  「瑞德,瑞德,醒醒!」

  蒙特邊搖晃瑞德,邊出聲呼喊。

  「醒醒,瑞德!」

  瑞德半夢半醒間聽到蒙特的聲音,緩緩睜開雙眼朦朧地看著蒙特,慢慢開口低沉地說道。

  「蒙特,早安。」

  「早啊!我問你,昨晚你送我回來後,究竟發生什麼事,為什麼我會全身赤裸,你的肩上會有咬痕?」

  瑞德慢慢坐起身,輕嘆一聲,面露無奈道:「你忘記你昨晚對我做了什麼事嗎?」

  「我對你做了什麼?」

  瑞德見蒙特絲毫不記得自己做了什麼,無奈地大嘆一聲,掀開棉被向他說明所有的犯行。

  「首先是這裡,你昨晚吵著要喝奶,就把我的上衣給撕毀,然後咬住我的乳頭不放,之後還含……含我的這裡……」瑞德指著腿間,楚楚可憐地望著蒙特說:「我哭著要你別吸了,你還緊咬著不放……你明知道我最討厭這種事,你還死不鬆口!」

  蒙特尷尬地笑了笑,伸手把瑞德擁入懷中,拍拍他的背柔聲安撫。

  「對……對不起啦!我根本不記得我做過這些事,那左肩上的咬痕又是怎麼來的?」

  瑞德又嘆一聲,繼續說:「我掙脫領巾後,就大力打你的頭要你別再吸了,結果你就氣得直接撲向我,用力咬我的肩膀。」

  「這……這樣啊。掙脫領巾?你為什麼要掙脫領巾?」

  「因為你把我的手給綁起來,我當然要掙脫領巾,不然怎麼有辦法阻止你。」

  瑞德又嘆了一聲,繼續說:「還有,你昨天不知怎麼的,突然大哭起來,哄了好久才不哭。」

  「我?怎麼可能,我幹嘛大哭!」

  「我也想知道你為什麼要哭。」

  瑞德無奈地搖了搖頭,雖然昨晚被蒙特搞到快發瘋,但還是有發生讓他歡喜的事。

  「蒙特,雖然你不記得喝醉所發生的事,但你昨晚答應我的事不能不做喔!」

  「蛤?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

  「就是你昨晚自己答應我說,會像這樣……」

  瑞德模仿昨晚蒙特的動作,伸手抱住蒙特臉貼在他身旁,像個小孩一樣撒嬌。

  「你說你會像這樣,常常跟我撒嬌。」

  「開開、開什麼玩笑!我……我怎麼可能會那樣做,誰要那樣跟你撒嬌啊,噁心死了!」

  「但你昨晚的確是這樣做,而且你也答應我了。」

  「不可能!我昨晚喝得太醉了,你說得那些事我都不知道,所以那些約束也都不算!我要去洗澡了!」

  蒙特轉身下床走進浴室,瑞德見狀也跟著下床進去浴室。

  蒙特見瑞德跟了過來,轉頭對著他怒吼。

  「你幹嘛跟進來!」

  「我沒跟你呀,我只是來洗澡而已。」

  瑞德笑了笑,轉開開關接水準備洗澡,

  蒙特瞟了瑞德一眼,也轉出水接水洗澡。

  洗完澡後,兩人先後回到寢室穿上衣物。

  「蒙特,你昨晚可是自己點頭答應,不能輕易反悔喔。」

  瑞德綁著領巾朝蒙特輕輕一笑,蒙特臉上瞬間爆出青筋,轉頭怒瞪著瑞德。

  「那我先去處理一些事,回頭見!」

  瑞德面帶燦笑走出寢室,蒙特則百般無奈,不明白為何自己會答應瑞德那種事,而且到底是在什麼情況下,自己會做出那種行為,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唉……我看以後還是不要喝酒好了,竟然答應瑞德那種事。我該怎麼辦,真的要做嗎?」蒙特望著木門,長嘆道:「只能想辦法先蒙混過關了。」


  五年後。

  婚禮結束後,蒙特每天都在學習如何治理國家,瑞德則和往常一樣邊管理家族事業,邊擔任蒙特的貼身護衛兼教師輔佐他。

  至於格雷再和瞳結婚後,國王即刻冊封他為希爾頓公爵,姓氏也從艾羅伊改為希爾頓,而瞳的稱號也從公主,更改為希爾頓公爵夫人。

  五年來,蒙特除了在王宮學習外,也造訪國家各個區域,了解這個國家需要什麼,未來要如何讓這個國家變得更好。

  這天,正好是蒙特滿二十五歲的日子,也是他答應國王即位的期限。

  新王繼位儀式上,國王站在王位前方,兩旁則站著大臣及書記官,他們手上各拿一種信物準備交與蒙特。

  蒙特穿著純白軍服,低著頭雙膝下跪跪在國王面前,國王拿起一旁的皇冠戴在蒙特的頭上,並伸手將他扶起來,再將權杖交到他手上。

  「蒙特,從現在起,你就是史亞瓦瑟王國的國王,以後要好好治理這個國家。」

  蒙特點了點頭恭敬地回答。

  「是,父王。」

  隨後,國王站到一旁讓蒙特坐上王位,再將國印及國璽交接給蒙特。

  「蒙特,交給你了。」

  蒙特點了點頭,輕輕一笑。

  而蒙特當上國王的第一件事,就是冊封瑞德為公爵,協助國王處理國事。

  授予儀式上,瑞德單膝下跪在蒙特面前,蒙特則手持一把長劍,輕輕敲打在瑞德的肩膀並宣告。

  「瑞德.卡雷斯,我正式冊封你為卡雷斯公爵。」

  瑞德低頭向蒙特致敬並回應。

  「是,多謝國王陛下。」

  「你可以把頭抬起來了。」

  瑞德抬頭看向蒙特對他淺淺一笑,蒙特也向瑞德輕輕一笑。


  儀式結束後,蒙特拉著瑞德跑到王宮的至高處,看著整個王宮內外的景色。

  「瑞德,我現在是王了,距離理想又更近一些了。這幾年造訪各地,發現要把史亞瓦瑟變得像亞斯特拉那樣,是極為困難的事,但我仍想試看看,創建一個全民同等的國家,不然至少也要像貝拉密那樣,和人民像朋友一樣親近,無階級之分。」

  「可以的!我相信你能做到,因為你可是史亞瓦瑟的國王,沒有什麼事是你做不到的!」

  蒙特轉頭看著瑞德淺淺一笑。

  「那也要有你在我身邊輔佐我!」

  「這有什麼問題,我會永遠陪在你的身邊,輔佐你、愛護你。」

  蒙特輕點了點頭,伸手將瑞德攬入懷中,望著遼闊的天空,感嘆道:「瑞德,因為有你,我才能會想成為國王,建立一個理想的國家。我所擁有的一切都要歸功於你。」

  瑞德輕點蒙特的鼻頭,淺淺笑道:「不是歸功於我,這一切都是靠你自己努力得來的,我只是剛好在你背後推你一把而已。」

  「就算是這樣,也是受你幫助。」

  「所以你現在說這些事,是要讓我離開你?」

  蒙特緊抱住瑞德,輕撞他的額頭氣沖沖地說:「怎麼可能!我說過,你是我的!只有我才能擁有你,其他人都別想從我身邊把你搶走!」

  瑞德輕笑幾聲,小點一下蒙特的鼻頭淺淺笑道。

  「是──我的小霸王。我永遠屬於你,直至死亡將我們分離。」

  「即便是死亡也無法將我們分離,因為我賴定你了!不管你去到哪裡,我都會緊跟著你,絕對不會放開你。」

創作回應

玹竹以墨
恭喜完結!!!
蒙特也變成了一個好男人了呢!
酒後亂性那邊很可愛也很好笑XD
2021-10-15 19:45:55
Mouse
謝謝~酒後亂性那邊因為篇幅有限,所以沒寫詳細,之後可能會出番外篇。[e34] [e12]
2021-10-15 20:00:0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