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第一百二十章 我永遠屬於你,直至死亡將我們分離。(上)

Mouse | 2021-10-14 17:00:02 | 巴幣 6 | 人氣 45


  婚禮當天,一輛輛馬車進到城內,長長的車龍有如流水般絡繹不絕。城外則擠滿了大量民眾,有如海浪般滔滔不絕,即便衛兵形成人牆阻擋,仍無法抵擋民眾的好奇心,紛紛擠破頭上前觀看。

  「人還真多呀!看來要再增派人力,否則等人民進到城內,可就難維持秩序了。」

  瑞德站在至高處鳥瞰王城內外,東觀西望仔細審視每個角落。

  「瑞德,別擔心!現在王宮內外都有騎士看守,戒備如此森嚴恐怕連隻小貓都進不來。」

  亞瑟拍了拍瑞德的肩膀,自信滿滿地說。

  「別這麼快就安心,你有看到城外那些人嗎?」

  亞瑟見瑞德嚴肅的神情,露出淺淺地微笑。

  「好──聽你的。」

  旋即看向後方的騎士,命令道:「再多派幾組人員加強巡邏。」

  「是,騎士長。」

  騎士向亞瑟行禮後旋即離去。

  亞瑟遠望城外的人潮,輕輕笑道:「蒙特殿下這次辦得還真隆重,居然連平民都能進到城內觀禮。」

  瑞德展顏笑道:「他自從看到貝拉密先生和亞斯特拉的人民處得很好,就想把史亞瓦瑟變得和亞斯特拉一樣,建立一個不論階級全民同等的國家。」

  「全民同等的國家呀!這理想還不錯,只是……要實現可就難了。畢竟那些貴族都過慣了高高在上的生活,突然要他們和平民一樣,怎麼想也不可能。」亞瑟頓了頓,拍拍瑞德的肩膀,笑了笑說:「但我相信蒙特殿下能做到!」

  瑞德輕輕一笑,點頭應答。


  王宮,大殿。

  「哈啊──」蒙特坐在鬆軟的大椅,半開著眼慵懶地斜望一旁的大臣,懶散地問:「大臣,還有多少人要見?」

  大臣翻了翻名冊,淡淡地回答。

  「蒙特殿下,還有數百人。」

  「數百人!?太多了吧!我送的邀請函也沒那麼多呀。再待下去,我都沒時間去找瑞德了……」

  國王一聽到蒙特要去見瑞德,眉間不禁皺了皺,輕咳了一聲,大開金口柔和地道。

  「蒙特,你現在去見他,他也無暇理會你,你就待在這裡迎接遠道而來的貴客。」

  蒙特轉頭瞧了瞧國王,見他神情淡然並不如往常那樣憤怒,越看越覺得怪異。

  真奇怪。照理來說,父王聽到我要去找瑞德應該會大發雷霆才對,怎麼會變得這麼溫和。算了,他沒找瑞德麻煩就好了!

  「明白了,父王。」


  試衣廳。

  瞳坐在梳妝台前看著鏡中的自己,嘴角不禁微微上揚。鏡中的自己身穿純白禮服,頭戴銀色后冠,一頭柔順的金髮梳成包頭固定在腦後。本就潔白的肌膚塗上淡淡的紅粉,更顯美麗大方。

  「瞳公主,格雷王子來了。」

  侍女站在後方輕柔地宣告,瞳聽到格雷來到笑得更是開懷。

  格雷來到瞳的後方看著鏡中的美嬌娘,揚起唇角輕輕笑著。

  「瞳,妳真美。」

  瞳從鏡中看到格雷穿著一身大紅軍服,頭戴黑色軍帽,臉上依舊帶著靦腆地笑容。

  「你也很帥,比哥哥還帥。格雷,這還是我第一次看你穿軍服,比起哈比尼斯的服裝,你更適合我們的服裝。不管是宮廷服,還是軍服都能突顯出你的帥!」

  格雷搔了搔臉頰,羞澀地笑著。

  「瞳,謝謝妳的讚美。」

  「這才不是讚美,是我真的這麼認為。」

  瞳提起裙襬緩緩站起身,面向格雷握住他的雙手,對他盈盈笑著。

  「怎麼了?」

  格雷困惑地看著瞳,瞳搖了搖頭不發一語,只是靜靜地對他笑著。

  「瞳,妳這樣對我笑,我不知道妳想表達什麼。」

  「我不想表達什麼,只是想這樣看著我的丈夫。」

  格雷點了點頭,尷尬地笑了笑。

  「這樣啊……那就隨妳看吧。」

  叩叩!

  「瞳公主,格雷王子,準備前往大教堂了。」

  侍女長站在門旁低沉地嗓音溫潤地說。

  「好的。」瞳走到格雷的左側挽著他的手,莞爾笑道:「格雷,我們走吧。」

  格雷點了點頭,拍了拍瞳的手,踏著緩慢地步伐走出房間。


  另一方面,站在至高處的瑞德見平民一窩蜂地進到城內,雖然城裡各處皆有安排騎士看守,心中仍深感憂慮深怕婚禮會出差錯。

  「看這人潮恐怕會比預期的還有多人,要再加派人員看守嗎?」

  「別擔心,目前的人員就足夠了。」亞瑟拍了拍瑞德的肩膀,繼續說:「瑞德,儀式就快舉行了,你不和蒙特殿下去看嗎?」

  「不了。我還是……」

  「瑞德!」

  瑞德話未說完便聽到蒙特的聲音,轉頭一看,只見他站在口處,面帶燦笑地大聲說道。

  「瑞德,我們一起去觀禮吧!」

  「欸?可是、我還要在這裡……」

  「去吧!這裡交給我就行了。」

  亞瑟擺了擺手催促瑞德離開,瑞德無奈地笑了笑點頭答應。

  「好吧,那就拜託你了。」

  「沒問題!」

  亞瑟拍了拍胸脯,露齒笑著。

  「快點!瑞德,再不快去,儀式就要開始了!」

  蒙特嘟著嘴大聲催促,瑞德無奈地嘆了一聲旋即跑向蒙特,一同前往大教堂。

  一到教堂立刻聽到高亢又明亮的歌聲,蒙特探頭一看發現兩人已經在走紅毯,趕緊拉著瑞德走上二樓,等待兩人宣誓。

  「好險沒錯過宣誓,再晚一點來就看不到了!」

  蒙特噘著嘴小聲抱怨,瑞德見他一臉不悅趕緊把他摟進懷裡柔聲安撫。

  「別生氣了。你看,他們走到前方了。」

  蒙特點了點頭,雙眼直直注視兩人。

  大主教站在司儀台輕咳一聲清清嗓門,隨即看向格雷宣讀誓言。

  「格雷.萊安.艾羅伊王子,請問您願意娶瞳.克萊兒.布里咏公主,愛她、忠誠於她,無論她貧困、患病或者殘疾,直至死亡將兩人分離?」

  格雷轉向瞳對她微微一笑,隨即轉向大主教宣誓。

  「我願意。」

  大主教再轉頭看向瞳宣讀誓言。

  「瞳.克萊兒.布里咏公主,請問您願意嫁給格雷.萊安.艾羅伊王子,愛他、忠誠於他,無論他貧困、患病或者殘疾,直至死亡將兩人分離?」

  瞳轉向格雷對他莞爾一笑,隨即轉向大主教宣誓。

  「我願意!」

  大主教點了點頭闔上誓言本,看著格雷面帶微笑說:「格雷王子,您可以親吻您的新娘了。」

  格雷轉身面向瞳,對她淺淺一笑。

  「瞳,我愛妳。」

  話一說完便吻向瞳的柔唇。

  兩人也在眾人的見證下甜蜜地擁吻,幸福又甜蜜的氛圍瀰漫整個空間,連站在二樓觀看著兩人婚禮的瑞德,也被這幸福的氛圍感染,忍不住親吻蒙特的紅唇。

  「你、你……你在幹嘛啦!這裡是公開場合耶。」

  蒙特漲紅著臉,輕聲斥責。

  瑞德笑了笑,調皮地說:「又沒人看到!」

  「哪有人這樣賴皮的……」

  蒙特慢慢低下頭小聲地說。

  「我呀!」

  瑞德笑了笑,看著懷裡的蒙特內心有種說不出的感動,兩人一路走來,經過許多風風雨雨,終於能如願相守,不由得展露幸福的微笑,蒙特見瑞德笑得開心也開口燦爛的笑著。

  儀式結束後,瞳和格雷走到教堂外向人民揮揮手,接受他們的祝賀。不一會兒馬車來到,兩人便坐上敞篷馬車繞城區一圈,讓無法來王宮參加的民眾,也能一同感受兩人幸福的氛圍。

  馬車一離開,皇家砲兵立刻發射二十響禮炮慶祝兩人結婚,陣陣砲聲響徹雲霄,為儀式畫下完美的句點。

 

  儀式結束了,再來就要開始抓害蟲了!

  蒙特聽著砲聲悄悄握起拳頭,臉上依舊帶著微笑說:「瑞德,現在時間還早,看你要回高處繼續看守,還是去找找朋友敘敘舊。我去找父王說點事情,我們晚宴上見。」

  「我知道了,晚宴見!」

  瑞德輕吻蒙特的前額,便往前方走去。

  蒙特見瑞德走遠,臉色瞬即轉為嚴肅,看到國王沒與人交談,立刻下樓走到國王身旁輕聲詢問。

  「父王,我有事要與您商討,能否借一步說話。」

  國王見蒙特神情嚴肅,雖不知他要說什麼,仍和他到一旁對話。


  傍晚。

  寬敞的宴會廳聚集眾多賓客,有的人圍成小圈如麻雀般嘰嘰喳喳地談話,有的人則站在甜點桌旁享用甜點,而有的人則隨著輕快的舞曲與人共舞。

   而在高台上,蒙特坐在大位雙眼如老鷹緊盯獵物般直勾勾地看著那些人的笑臉,殊不知馬上就要大難臨頭,還笑得如此開心,越看越覺得欣喜。

  「笑吧!再笑開心一點,等主謀登場,我讓你們再也笑不出來!」

  國王坐在一旁瞋目切齒地瞪著那些人,一想到蒙特說的那些事,還有看到那些非法的證據,恨不得立刻將那些人逮捕歸案。

  「蒙特,你確定烏蘇拉會來?」

  「確定!我散播了些假消息,她聽到這些事絕對會來。雖然我不希望她來,但為了不讓她再繼續藉著王室的名義胡作非為,只能這樣做了!」

  瑞德對不起,希望你不要受到影響才好!

  蒙特皺著眉頭,暗自向瑞德致歉。

  國王頭微微往左傾,滿臉困惑地望著蒙特。

  「你不希望她來,卻又散播假消息要她來?蒙特,你到底想做什麼?」

  蒙特面向國王淺淺一笑。

  「父王,不論我想做什麼,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王國著想。」

  國王頓了頓,低聲說道。

  「你明白自己在做什麼就好。」

  「是,父王。」

  蒙特輕輕一笑,旋即看向大門緊盯進出的人員,忽然場內的千金紛紛跑到門前,各個探頭往門外看去,七嘴八舌地談論著。

  「誰來了?怎麼一堆人聚在那裡,難道是!」

  蒙特立刻起身走下階梯,未到門口那人便走進廳內。他不如白天穿著一身深藍色的騎士服,而是穿著一身純白宮廷服,宛如童話故事裡的白馬王子,難怪他未進門這些千金便聚集在門口迎接他的到來。

  「瑞德,你還是一樣,人未到聲音就先到了。」

  瑞德尷尬地笑了笑,「抱歉,我還以為我沒影響力了,沒想到還是會引起騷動。」

  「沒影響力?你想太多了,即便你現在有孩子,只要你的容貌依舊完美,她們就會繼續為你著迷。」

  蒙特指著周圍的千金們大肆調侃。

  「蒙特,那你呢?你有為我著迷嗎?」

  瑞德一貼近蒙特耳邊,周圍的千金們紛紛發出驚訝地聲音,七嘴八舌地談論著。

  蒙特見狀立刻推開瑞德,略顯不悅地回答。

  「別鬧了!這裡是公開場合,別忘了父王在上面看。」

  瑞德笑了笑,點頭應允。

  「對了!等下不管發生什麼事,你都不要過問也不要胡思亂想。知道嗎?」

  瑞德雖不知道會發生何事,但看蒙特嚴肅的神情便不再過問,只管點頭答應。

  「我知道了。」

  「那邊有甜點可以吃,我們去吃點東西。」

  蒙特指著右前方的長桌,整條長桌擺滿各式甜點,有雙層蛋糕、檸檬蛋糕、舒芙蕾……等,最吸引蒙特目光的無非是他最愛的馬卡龍。

  「你是看到馬卡龍,才要找我去吃吧?」

  「囉嗦,快點走啦!」

  蒙特抓起瑞德的手,拉起他往甜點桌走去。

  一到甜點桌,蒙特拿起餐盤夾了數顆馬卡龍放到盤上,瑞德則只夾一塊檸檬蛋糕,便隨蒙特走到一旁享用。

  吃著吃著,瑞德不知看到什麼立刻低下頭,身體不由自主地發抖,連聲音也顯露驚恐不安。

  「蒙特,不好意思,我……」

  「怎麼了?」

  蒙特見瑞德面色慘白,身體頻頻顫抖,立刻放下餐盤搭著他的雙肩,著急地問道。

  「瑞德,你身體哪裡不適,我帶你去給宮醫診治。」

  瑞德搖了搖頭,只想盡快遠離此地,不想和那人有所接觸。

  「不用了,我……」

  瑞德一抬頭看到那人就在前方,趕緊低下頭不想和她對視。

  「卡雷斯子爵,數年不見,怎麼一見到我就低下頭,我看起來有這麼可怕嗎?」

  蒙特聽到這熟悉的聲音,轉頭一看果真是蕾莎公爵夫人來了,難怪瑞德會嚇得直發抖。

  都要大難臨頭了,還敢來找瑞德搭話,等下我看妳還笑不笑得出來!

  蒙特轉身擋在瑞德面前,向蕾莎公爵夫人彎腰行禮。

  「蕾莎公爵夫人,您好。」

  「蒙特殿下,您好。」

  蕾莎公爵夫人雖覺得怪異,仍提起裙襬向蒙特行屈膝禮。

  「蕾莎公爵夫人,您是年紀大了,才會忘記和我的約定嗎?您怎麼還敢來找瑞德搭話呢?」

  「蒙特殿下,我只是來向卡雷斯子爵打聲招呼,況且您也在場我怎敢搔擾他?」

  「原來如此。所以只要我不在場,您就會像之前那樣,把他拉進暗巷對他毛手毛腳,是嗎?」

  蕾莎公爵夫人拿起羽扇遮嘴笑了笑。

  「蒙特殿下,您真愛說笑。我可是弱女子,要說也應該是卡雷斯子爵對我毛手毛腳才對。您那天不也見到了嗎?」

  「也是。不過您這種老皮,瑞德應該連碰都不想碰。」

  蒙特笑了笑,舉起右手高聲吶喊。

  「烏蘇拉‧沃爾斯.蕾莎,我現在以損毀王室成員名譽及非法製造槍藥等罪名,將妳逮捕歸案!還有,立刻把共犯全給我抓起來!」

  隨著令聲落下,衛兵立刻衝進廳內一個不留的全數捕獲,場內隨即迎了一句又一句的喊冤及辯駁。

  不是我!

  我沒有做!

 都是她逼我的!

  是她指使我的!

 聽著這些話語,蒙特無奈地搖了搖頭。

  真是夠了!死到臨頭才來推卸責任,那當初為何要傷害瑞德和那些幼童,做出那些噁心的事!

  瑞德見衛兵大動作圍捕那些傷害過他的貴族,再看向眼前這位曾經傷他最重的人也要被衛兵逮捕,臉上竟不自覺露出微笑,內心有種愉悅感湧出。

  「不要碰我,我可是國王陛下的表妹!」

  蒙特見蕾莎公爵夫人都要成為階下囚了,還再拿這身份當擋箭牌,忍不住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烏蘇拉!父王根本沒把妳當表妹,妳以國王的表妹自居,已讓父王大為震怒,此次的逮捕行動也是父王授權於我,妳別再自詡是王室成員,損毀我們王室的名譽!」

  蒙特轉頭看到瑞德露出淺笑,看來應該是沒受到影響,便安心下來回頭瞪向兩旁的衛兵大聲吆喝。

  「還站在那邊做什麼,快把她帶走!」

  「是!」

  衛兵見蒙特發怒連忙抓起蕾莎公爵夫人。

  「蕾莎公爵夫人,請您配合!」

  蕾莎公爵夫人狠瞪兩旁的衛兵,旋即看向蒙特冷魅一笑。

  「蒙特殿下,您今天抓的人皆有染指過瑞德,看您這麼維護他,想必您也嚐過他的滋味了。如何?他很美味,很令人著迷,讓人愛不釋手吧!」

  蒙特冷眼看著蕾莎公爵夫人,淡淡地說:「妳這麼愛嚼舌根,我看先把妳的舌頭割掉,讓妳沒辦法再開口說話。」,旋即看向兩旁的衛兵,「把劍給我!」

  「是。」

  衛兵一拔出長劍,瑞德立馬喊道。

 「蒙特!」

  蒙特旋即看向瑞德淺淺一笑。

  「怎麼了?你想親自執行嗎?」

  「沒……沒有。蒙特……」瑞德握住蒙特的手,戰戰兢兢地說:「……有外人在,別隨意動用私刑,把她帶離會場就好。」

  「好吧!你都開口了,我就聽你的,不割她舌頭。」蒙特輕輕一笑,隨即看向衛兵大聲喝斥:「你們還愣在那做什麼,還不快把她帶離!」

  「是,屬下遵命!」

  衛兵們趕忙將她拉離,她嘴上依舊不服輸繼續挑釁蒙特。

  「別以為這樣我就會罷休!蒙特殿下,既然你毀約在先,就別怪我把瑞德從你身邊搶走,讓你永遠再也見不到他!」

  「真吵!」蒙特抬頭瞟了瑞德一眼,不悅地說:「都你啦!不讓我割她舌頭,才讓她在那麼大呼小叫!」

  瑞德苦笑著,「抱歉。蒙特,我不希望你再添惡名,才會阻止你動用私刑。」

  「好啦!我們去外面透透氣,待會再進來。」

  「好。」

  瑞德輕輕一笑,便和蒙特走出宴會廳。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