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魔森林的森琴》Ch20-奇族之王-1

九方思想貓 | 2020-11-28 19:20:13

完結《魔森林的森琴》(完本)
資料夾簡介
金楊格大森林裡,彈奏悠久琴詩的木精森琴,與滿懷憂國憂思的醫俠海韻相遇了。 他們相知,相愛,唯獨不願相忘。






  §

  日子一天天過去,堤沃被關押在希蓮王城地牢裡的時間越來越長。隨著公開處決以及簽訂戰爭終結和約的日子逐漸接近,海韻心底的空洞也變得越來越大。

  得知他的兄長多年以來始終背負著無人知曉的真相,最後更選擇將自己推上祭壇,成為與希蓮王國簽訂和平之約的祭品,每次想起這一切,海韻心裡便有如刀割。

  似乎隨著永恆女王的逝去,拉絲琪的靈魂也終於離去。這些日子裡,海韻能夠感覺得到體內屬於聖女拉絲琪的因緣及聖韻正逐漸消退。聖魔之劍的劍鞘,金楊格木清香兀自繚繞,黑棘木的特殊香氣,與之相互交纏迴旋,就像預示著新時代一般,交織著前所未有的香氣。

  傳說時代的緣,在海韻的手中謝了幕。聖魔之劍上的聖韻與魔素,彷彿依然見證著這一切,那過於馥郁的芬芳,在張揚著,要成為令人永誌的誌銘。

  「海韻先生,你得吃點東西。」

  在千頭萬緒裡,推門進來擾動了思緒的人是格莉德與哈姆,她手上端著希蓮王室特別為海韻所準備的食物,樣式樸實卻十分營養,反映了希蓮王國物資不豐,但十分盡心負責的民族特質。

  「謝謝妳,還有我的好友哈姆,但是……我不餓。」

  「不餓?從你跟堤沃談過之後,你已經整整一週沒有好好吃東西了。每次給你送來的餐點,我看你啊,都吃得隨隨便便的。好友,要說幾次我都願意說——那是堤沃自己的選擇,你若是了解這一點,就應該尊重他赴死的意志,別再為他神傷。」

  面對哈姆的勸說,海韻只是抿緊了嘴唇,沉吟著不發一語。

  通曉、背負了一切,堤沃將所有的罪孽集中在自己身上,最後更想要帶著這一切走入墳墓。海韻厭棄自己的無能,相較於二哥,自己卻始終被命運所牽動著,全然沒有做出選擇的機會。

  在這一點上,能夠自己選擇死所的堤沃,難道不是更自由的嗎?

  「我這個『醫俠』到底算什麼呢?」海韻望著格莉德,淡淡地問道:「為什麼到了這個時候,我還是覺得什麼也沒能拯救?」

  「海韻先生!」格莉德眼中泛著淚光,揪著自己的胸口喊著,「你不是救了我嗎?你是不是忘了,我紅鹿格莉德為什麼決定要死心踏地跟隨你、守護你?」

  「說到這個啊,格莉德。」海韻頭也不回地望向窗外,那陰鬱的天氣像極了他那憂思滿盈的心頭,「我想,身為『醫俠』的旅程也差不多到此為止了,既然兩國戰爭已經可以透過哥哥的死劃下完美的句點,我似乎也不需要再旅行了吧。格莉德,妳是自由的,從今以後,不要再守護我了。」

  「海韻先生……」

  格莉德淚眼汪汪地望著海韻,但哈姆隨即阻擋在她的身前,默默地搖了搖頭。

  也許是明白哈姆的意思,她雖然不捨,仍是安靜地離開了房間,留下兩人在專屬的客房裡獨處。

  「海韻哪,聽我說。」

  「嗯,我聽你說,好友。」

  空洞的答覆如同帶著冰屑般冷徹,刺得哈姆渾身有些不自在。

  「你啊,不要一副槁木死灰的樣子,要知道你的旅行並沒有真的結束——你不是還有森琴嗎?該不會歷經了這一切之後,你連我們最早潛入希蓮王城的目的都給忘了吧?」

  潛入的目的,是為了取得奇族之王——魔韻的情報,最好還要找到那些從亡故的林卡登之民身上回收的黑棘木枝,利用「吸納生靈之力」的權能,讓森琴能夠在更短的時間獲得大量聖韻蘊養,甚至還能離開金楊格大森林,轉移到安全的地方。

  這些事情,海韻心底非常清楚。事關所愛之人,他怎麼可能會忘?

  他深深地嘆了口氣,望向哈姆幽幽地說道:「好吧,你說服我了。也許你說的沒錯,現在還不是休息的時候……」

  海韻取過格莉德為他帶來的燻肉麵包,配著滋味正好的花草茶,那些與他的心境全然不相匹配的美味,如同生命之風,掠過荒蕪的咽喉。

  世界如此美麗,美食、美景一再佔據生命風景的一隅,但苦澀隨人心,時常令人忘記這世界寧靜且公平的本來面目。

  然而就算如此,生而為人,也許不可避免地就需要一再歷經掙扎吧。

  簡單吃完最近以來的第一頓飽餐之後,海韻往嘴裡送了一口蜂蜜酒,然後將剩下的酒液遞給了哈姆。

  「謝了,好友,算我敬你的吧。」

  「哎唷,我的榮幸。」哈姆接過酒瓶,往嘴裡灌了一口,露出難得的微笑,「這真是好酒,一直聽熊老爹讚賞你釀酒的手藝,確實名不虛傳。」

  「哼……你喜歡的話,我也可以教你的僕人們作。」海韻帶上佩劍,頭也不回地走向門口。

  「我不,我就要你做的,海韻。」哈姆一面笑著說,一面跟上前去,把酒瓶塞回海韻隨身的藥袋裡,「往後,我要你每年都來。我們每年相聚的時候,都要從你這裡收到一瓶新釀的蜂蜜酒。」

  「如意算盤會不會打得太響了?」海韻輕輕地哼了一聲。

  走出客房,希蓮王國的將士們紛紛向他們致敬。但海韻既沒有心思,也無暇回之以禮。

  他從腰包裡放出赤羽蝶,再一次在赤羽蝶的引導之下,尋找濃郁魔素的藏放之處。

  赤羽蝶翩翩飛舞,在王城廊道裡散放著淡淡的紅光。

  少了永恆女王的存在,牠們看起來悠閒自在,海韻與哈姆兩人也得以安步當車,緩緩跟上。

  一直以來,飼養金羽蝶、赤羽蝶這樣的小型魔獸,只是為了聖魔藥師的調藥需求,用於探勘聖魔素材而已。怎麼也沒有想到,有一天牠們會將海韻帶往森琴的身邊,也曾將他引向永恆女王這樣的傳說存在。

  如今為了尋找魔韻所遺下的黑棘木枝,赤羽蝶所尋之物,也是從傳說時代起便寄宿在林卡登之民身上的歷史陳跡。

  小小的魔獸,牽引著海韻走過時代的隔閡,將他一再帶往悠久傳承的陳舊事物,與過往的淵源勾起關連。

  赤羽蝶輕靈舞動著,在這個缺乏天然聖魔素材的王城之中,迅速地找到了強大魔素來源。在王城一處看來渺無人煙,僕人們都不敢靠近的地方,看來像是祠堂的老舊石造建築物裡,傳出了屬於魔韻的氣息。

  「看來應該就是這裡了吧。」

  海韻小心地收回赤羽蝶,將聖藥潑灑在附近,消去過量的魔素所帶來的心智影響能力。祠堂之前,一道附帶了複雜魔道結界的門鎖正嚴嚴實實地附著其上。

  迎上海韻詢問的眼神,哈姆聳了聳肩,露出胸有成竹的笑容。

  「小事一樁,從魔道的構成式看來,是我們希蓮王家長年使用的結界鎖。那麼只需要一點點小小的奉獻,就能夠解開……」

  他一面解釋,一面取出了短劍,在自己的手掌上劃出一道血口。

  皇家成員的鮮血滴入鎖具中心的圓洞,那鎖一瞬間化為殷紅的煙霧,附加在門上的魔道結界像是讓路一般,有了能讓兩人進入的縫隙。

  「就是這麼簡單。」哈姆接過海韻遞上的治癒聖藥,挺起了胸膛,「哎呀,我真是太重要了呢,這裡沒我還不行啊。」

  「確實如此,但你可以走了。」海韻淡淡地說道。

  哈姆也明白這並不是在損他,畢竟祠堂當中的魔氣太過凜冽,光是站在門口,連呼吸都困難了起來。海韻在金楊格劍鞘的聖韻包圍之下得以毫髮無傷,但無法獲得庇護的哈姆,已是完全無法再前進一步。

  「身為『故事的主角』,這些傳說時代的殘留物對我而言一定也有意義,所以這裡是我的舞台,沒有你的份。哈姆,你去吧,剩下的事情我來處理,你別冒險。」

  「怎麼?這會兒又心疼我犯險了?如果我就不呢?」哈姆雖然知道自己非得退場不可,還是擔心地回嘴道。

  「那麼,我會代替格莉德,和她肚子裡的小生命一起處罰你,臭小子。」

  聽見海韻的話,哈姆像是被電到一樣,不自覺間挺起了背脊,站得直直的。

  「……你早就知道了?」

  「格莉德今天送餐點過來的時候,我就看出來了。」海韻回頭微笑著望向哈姆,「我會沒事的,所以,去照顧你心愛的女孩吧。」

  話說完,海韻推開哈姆,讓他離開了受結界保護的祠堂門口,隨後轉身隱沒在魔素滿盈的黑暗之中。

  「海韻……別光說我,你自己也有心愛的人吧。」

  隨著魔道之鎖再度現形,海韻的氣息也隨之漸漸消失。哈姆無奈地望著偏僻且荒廢的不祥祠堂,只得嘆了口氣,默默離去。

  
160 巴幣: 134
一色玲樹
二哥一定得犧牲嗎??不要不要[e36]
2020-11-28 20:54:14
九方思想貓
海韻也很掙扎呢
2020-11-28 20:59:42
悠閒紅茶(冷卻中)
哈姆真的很會wwwww和格莉德的關係簡直就是突飛猛進啊>///////<
感覺接下來又要來場意識之爭了(期待期待
2020-11-30 11:11:23
九方思想貓
決鬥!
2020-11-30 11:28:58
悠閒紅茶(冷卻中)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收下紅茶的紅包吧XDDDDD
2020-11-30 11:13:41
九方思想貓
感謝紅茶ww
2020-11-30 11:28:4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