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緋色的幸福~王子與騎士之戀~》第一百零三章 包在我身上。

Mouse | 2021-09-08 12:15:32 | 巴幣 4 | 人氣 45


  瞳見瑞德走進宅邸,不禁起了些疑惑。

  「瑞德哥,你們也住在這裡?」

  「對。瞳,妳怎會這樣問?難道你們也住這裡?」瑞德狐疑地看著瞳。

  「是呀,貝拉密王陛下安排我們住在西邸。」瞳頓了一會,接著問:「瑞德哥,你們也認識貝拉密王陛下?」

  「不太熟識。」瑞德微微低著頭小聲呢喃:「既然瞳也認識他,那就代表他真的是國王陛下的王弟了。」

  轉眼間,三人來到主臥室外,瑞德恍然想起蒙特還裸著身體,不太好意思讓兩人看到蒙特的裸體,便請兩人先在外面等候,待他幫蒙特穿好衣褲,再請兩人入內。

  而在門外等候的瞳,相當期待蒙特看到她會有什麼反應,想著想著嘴角不由得往上抬。

  「好想趕快看到哥哥喔!」

  格雷見瞳雙眼緊盯著房門的模樣,就像「拉布」站在房門前等待出遊一樣,只差瞳沒甩著尾巴表達欣喜。

  「瞳,待會一見到蒙特,妳想跟他說什麼?」

  「我想……」

  喀嚓!

  隨著房門敞開,瑞德溫潤地嗓音也跟著響起。

  「不好意思,讓你們久等了,可以進來了。」

  「不會!」瞳嘻嘻笑著,一進門立即跑向床鋪,看到蒙特依然健在,眼眶不禁紅起,伸手搖著蒙特哽咽地喊:「哥哥──起床──哥哥──!」

  「嗯……不要吵……再讓我多睡一會……」

  蒙特翻身繼續呼呼大睡。

  瞳含淚輕笑著,繼續搖晃蒙特。

  「哥哥──不要睡了,快起來!哥哥──!」

  「嗯……再讓我……」

  「哥哥!你再不起來,我就不做馬卡龍給你吃囉!」

  蒙特一聽到馬卡龍,立刻跳起身大聲問:「馬卡龍!哪裡有馬卡龍!?」

  「哥哥,馬卡龍我等下就做給你吃。」

  「這聲音是──瞳!?」

  蒙特朝聲音方向看去,看到瞳瞳就坐在眼前,以為是自己睡糊塗了又揉了揉眼睛再看仔細一點,眼前的人真的是瞳瞳。

  「瞳?妳、妳怎麼、妳怎麼會在這裡?我在作夢嗎?為什麼瞳會在這裡?」

  「哥哥……哥哥!」

  瞳上前緊抱著蒙特,眼淚如滂沱大雨般嘻哩嘩啦地落下。

  「瞳,發生什麼事了,怎麼哭成這樣?」

  蒙特輕撫瞳的後背,溫柔地安撫她。

  瞳瞳仰頭望著蒙特,哭得口齒不清說:「哥哥……嗚咽、我以為……我以為你死掉了!害我好難過……你這個壞蛋!既然還活著,為什麼不回來找我!哥哥這個笨蛋,大笨蛋!」

  「對不起啦!」蒙特拭去瞳的淚珠,拿起床櫃上的蒙特娃娃輕晃了幾下,裝出童音逗著瞳。

  「美麗的瞳姐姐,不要再哭哭了。」

  瞳聽著蒙特的童音,看著他手中的布偶,噗嗤一聲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這個好可愛,跟哥哥長得好像喔!」

  蒙特笑了笑,說:「當然像呀!因為他就是我呀,然後還有這個。」,接著又拿起瑞德娃娃晃了幾下,說:「那我可愛嗎?」

 「可愛,兩隻都好可愛!」瞳拿起蒙特手上的布偶,笑問:「哥哥,你怎麼會有這兩隻布偶?」

  蒙特看了瑞德一眼,面帶微笑說:「瑞德送給我的。」

  瞳點了點頭抱著兩隻布偶,轉身面向瑞德,拿起手中的布偶,微笑道:「瑞德哥,我也想要自己的布偶,你也做一隻給我好不好?」

  「當然沒問題,只是我手邊沒有材料,等我有材料再做一隻給妳。」瑞德淺笑回答。

  瞳欣喜地點頭應允,轉身回看蒙特,繼續追問:「哥哥,這幾年你們去哪裡了,既然還活著,為什麼不回來史亞瓦瑟?母后整天為你以淚洗面,我看了都很不捨,就連父王也是!哥哥,父王知道錯了,你不要再跟他賭氣了,跟我們回去好不好?我還在等你回來參加我們的婚禮。」

  「瞳,就算父王不再追捕我們,我們也不會回去。我現在和瑞德四處旅遊,過著逍遙自在的生活。為何還要回去過著受人監視的生活?況且,妳也知道父王之前是如何對待瑞德,妳難道要我帶他回去受死?」蒙特面無表情地看著瞳,語氣平淡地說。

  「哥哥,這點你放心!我會幫你們向父王求情,絕不會讓父王對瑞德哥處刑。不信的話,父王就在……」

  「瞳!」

  格雷突然一喊,瞳隨即轉頭看他,只見他以眼神暗示瞳,別把伊爾蒙多在這裡的事說出來。

  「沒關係。既然都在這裡,就一次說清楚!」瞳回看蒙特,深吸一氣嚴正地說:「哥哥,父王也在這裡,有什麼話就當面說清楚,我相信父王會聽你解釋。」

  「不需要。」蒙特下床走向瑞德,冷冷地說:「瑞德,東西收一收,我們馬上離開這裡。」

  「蒙特,我覺得瞳說得有道理,我們試著和國王陛下談談。好嗎?」瑞德溫柔地說。

  「不好。我和他沒什麼好談的,能談的話就不用帶你離開了。」

  蒙特冷若冰霜地看了瑞德一眼,便走到沙發坐著,拿起桌上的餐點享用。

  「格雷,你先帶瞳回去休息,我會再和蒙特溝通看看。」

  格雷見氣氛低迷便順著瑞德的話語點頭答應。

  「好的,我們就不打擾你們用餐了。」

  格雷說完便看向瞳,繼續說:「瞳,我們回去,改天再來找他們。」

  「好……瑞德哥,我真的很希望你們能回來,拜託你幫我勸勸哥哥!」

  「妳放心,我會再和蒙特談看看。」瑞德淺抹一笑。

  「拜託你了!」瞳淺淺一笑,轉頭看了一眼蒙特,便隨格雷離去。

  兩人離開後,瑞德坐到蒙特身旁溫潤地說:「蒙特,你可以告訴我,為什麼不想和國王陛下談嗎?」

  蒙特吞下口中的食物,淡淡地說:「因為談了也沒用,他不可能聽我的意見,跟他談完全是在浪費我們的時間。」

  「原來如此。蒙特,但我想和國王陛下談談看,如果真的沒用,我們再踏上旅程。可以嗎?」瑞德握起蒙特的手,深切地望著他。

  蒙特無奈地嘆了一聲,拍拍瑞德的頭,說:「你想談就談吧。有我在,我不會讓他動你一根汗毛!」

  瑞德欣喜地點了點頭,輕吻蒙特的前額,淺笑道:「蒙特,謝謝你願意和國王陛下相談。」

  「既然要答謝就不要吻額頭,吻這裡。」蒙特指著紅唇輕輕一笑。

  「沒問題,如你所願。」

  瑞德勾起蒙特的下巴,正當要吻上紅唇時,胸口猝然感到劇痛,不由自主地咳了幾聲,旋即轉身背對蒙特,摀著嘴大力咳嗽。

  蒙特見瑞德咳得頻頻發嘔,立即拿起桌上的水壺倒了一杯水給瑞德。

  「來,喝點水。」

  瑞德伸手拿起水杯緩緩飲下,咳嗽才慢慢緩解下來。

  「瑞德,我帶你去看醫生,好不好?」

  蒙特擔憂地看著瑞德。

  「不用,我休息一會就好。」

  瑞德面向蒙特輕輕一笑。

  「真的沒事嗎?你天生體質虛弱,去給醫生診察身體狀況,我也比較安心。好嗎?我帶你去給醫生診療!」

  瑞德看蒙特滿臉憂愁,伸手輕撫他的臉龐,輕輕勾起唇角淺抹一笑。

  「我沒事,你不用擔心。」

  話雖這樣說,但心裡其實知道這幾日身體狀況一直不太好,時常發高燒、胸口悶痛,還不時咳嗽。截至今日已連續咳了一週,發燒次數也隨著天數逐漸增加,尤其在半夜更是高燒不退,好幾次都瞞著蒙特跑到浴室沖冷水降溫才退熱。

  蒙特見瑞德的雙頰丹紅一片,伸手撫摸他的前額,瞬即皺起眉頭,大聲喝斥。

  「還說沒事,你都發燒了!不管你同不同意,我一定要帶你去給醫生診治!」

  話一說完,蒙特便一把抱起瑞德,快步走出房間。

  「蒙特,等一下!蒙特──」

  蒙特毫不理會瑞德的呼喊,抱著他小心謹慎地走下螺旋梯,上街找尋診所或藥店。


  「奇怪,怎麼都沒看到診所或藥店呀?」

  蒙特邊走邊左右張望找尋診所或藥店。

  「蒙特,別找了。只是發點小熱,回去休息一會就沒事了。我們回去好不好?」

  瑞德彎著柳眉央求著蒙特。

  「不要!」

  蒙特走著走著看到前方有間藥店,立刻露出燦笑欣喜地跑進藥店,詢問站在櫃台的男子。

  「不好意思,請問這裡有賣退燒的藥品嗎?」

  「有的!」男子從櫃子拿出一個木盒遞給蒙特,「這個能退燒,如果吃了沒用,要趕快帶去給醫生診治。」

  「好的。不好意思再請問一下,這附近有診所或醫館嗎?」蒙特親切地問。

  「有,出去直走到底,再右轉就會看到一間黑色房子,朵蕾醫生就住在那裡。如果不想給女醫生看,再往前走約五分鐘會看到一間棕色的木造建築,雷克斯醫生就住在那裡。看你們要找誰,兩位都很厲害!」男子欣喜地說。

  「好的,謝謝你。」蒙特淺淺一笑,接著問:「那我先買這個,請問這個多少錢?」

  男子面帶微笑說:「二十亞幣。」

  「好,稍等一下。」蒙特低頭看著瑞德,「瑞德,你身上還有錢嗎?」

  「有。蒙特,你先放我下來,我再拿錢給你。」瑞德溫潤地說。

  蒙特點了點頭便放下瑞德,等他站穩才把手拿開。

  「謝謝。」

  瑞德淺淺一笑,手伸進大衣內袋拿出兩個銅幣交給蒙特。

  蒙特拿起銅幣交給男子。

  「不好意思,可以給我一杯水嗎?」

  「好的。」

  男子回答完,便倒了杯水交給蒙特。

  「謝謝!」

  蒙特打開木盒拿出一顆藥,連同水杯一起交給瑞德。

  「把藥吃了。」

  瑞德勉為其難地拿起藥丸和水杯,皺著眉頭把藥喝下。

  「吃完了,這樣你可以放心了嗎?」

  「還不行。」蒙特淡淡地說,旋即看向男子親切地說:「請問雷克斯醫生現在有在看診嗎?」

  「這我不太清楚,雷克斯醫生時常到森林找藥材,我不知道他現在有沒有在家。你如果有空就去看看吧!不然朵蕾醫生也蠻厲害的,可以找她問診。」男子微笑道。

  「好的,謝謝你。」蒙特向男子點頭致謝,隨即看向瑞德微笑道:「瑞德,我們去看看!」,話一說完便帶瑞德離開藥店,前往雷克斯醫生的住處。


  一到目的地便看到門外掛著一塊寫著:「外出採藥」的木板,蒙特不由得嘆了一聲,失望地看著漆黑的小屋。

  「看來今天的運氣不太好,沒辦法讓他幫你看診了。」

  「沒關係。我身體有好點了,回去休息一會就沒事了。」

  「好吧!反正藥也買了,如果又有不舒服再來找他。」蒙特淺抹一笑,接著說:「走吧!回宅邸休息。」

  「好。」瑞德笑道。

  回東邸的途中,蒙特不時轉頭查看瑞德的狀況,瑞德見狀便想開個玩笑逗逗蒙特,輕輕拍打他的臀部,開玩笑地說:「蒙特,你再轉頭看我,我就要化作野狼把你這隻白兔吃掉囉!」

  蒙特眉頭一皺,神情不悅道:「都生病了還想玩喔,在你身體康復前禁止交歡!」

  「怎麼這樣!」瑞德笑了笑,牽起蒙特的手小吻手背,輕笑道:「那我要趕快好起來,這樣就可以抱你了。」

  蒙特愕然地看著瑞德,搖了搖頭無奈地說:「你怎麼滿腦都想著那些呀!」

  「誰叫你那麼可愛,我當然會想那些呀。」瑞德淺笑道。

  「好……你開心就好。」蒙特尷尬地笑了笑。


  貝拉密在攤位幫忙販賣物品,看到兩人經過便大聲招呼。

  「蒙特,你們一起上街購物呀?」

  兩人聽到貝拉密的聲音,看到他站在攤位前便朝他走了過去。

  蒙特看貝拉密的攤位販賣各種蔬果,看到熟識的蔬果便拿起來詢問:「貝拉密,這個洋蔥多少錢?」

  「這個一簍五亞幣!你想自己做料理嗎?」貝拉密親切地說。

  「對呀!我想做洋蔥粥。」蒙特拿起一簍洋蔥給貝拉密,隨即轉向瑞德微笑說:「你還有錢嗎?」

  瑞德點了點頭,面有難色地說:「你又想煮那個洋蔥粥嗎?」

  「對啊!不過這次我會再加其他蔬菜。」蒙特再看向貝拉密詢問:「除了洋蔥還有什麼能補充營養?」

  貝拉密拿了幾條胡蘿蔔,還有一把長蔥交給蒙特。

  「這兩樣也能補充營養。」

  「好,還有其他的嗎?」

  「還有這些,跟這些。」

  貝拉密又拿了其他蔬菜給蒙特。

  瑞德看到蒙特興致勃勃的模樣,越想越是不安。

  那次以後,雖然有教蒙特煮粥,但至今仍未嚐過他做得洋蔥粥,不知道味道會不會和那次一樣殺人味覺……



  格雷帶瞳出來散心,看到兩人站在攤位前面,便拍了拍瞳的肩膀,淺笑道:「瞳,妳看前面。」

  瞳抬頭往前方看去,看到兩人還在,立刻揚起笑臉。

  「我們去找哥哥他們!」

  話音未落便拉著格雷跑向兩人。

  「瑞德哥,你們在買什麼?」

  瑞德聽到瞳的聲音,轉頭對瞳淺淺一笑,抬手指著蒙特無奈地說:「蒙特在買菜。」

  「買菜?」瞳拍拍蒙特的肩膀好奇地問:「哥哥,你買菜要做什麼?」

  蒙特聽到瞳的聲音,轉頭看到她在背後,轉身面向她滿懷欣喜說:「我要煮洋蔥粥給瑞德吃。」

  「哥哥,你會煮粥!?」

  瞳不敢置信地看著蒙特。

  「當然會呀!瑞德有吃過我煮的洋蔥粥。」

  蒙特說完便轉身繼續買貝拉密推薦的蔬菜。

  瞳仍不敢相信蒙特會煮粥,靠近瑞德耳邊細聲問:「瑞德哥,哥哥煮的東西好吃嗎?」

  瑞德尷尬地笑了笑,說:「不太好說,只能說蒙特有著異於常人的味蕾。」

  瞳一聽便知道蒙特煮的東西不好吃,輕拍瑞德的肩膀安慰:「瑞德哥,辛苦你了。」

  瑞德又笑了笑,說:「不會。」

  「瑞德哥,包在我身上,我不會再讓你吃到哥哥煮的料理!」,

  「好……那就拜託妳了。」瑞德苦笑道。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