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緋色的幸福~王子與騎士之戀~》第一百一十一章 歡迎回來。

Mouse | 2021-09-23 17:00:06 | 巴幣 4 | 人氣 41


  史亞瓦瑟王國。

  清晨,天還是灰濛濛一片,透白的濃霧壟罩整座王宮,早晨的寒風吹得刺骨,呼出的氣息瞬即化作白煙,王后仍不畏寒冷來到大門口,望著悠長的陸橋等待他們歸來。

  自從得知蒙特存活的消息以來,王后每日都在期盼他歸來,而在收到返回通知的那天以來更是無法入眠,滿心期待見到蒙特的那一刻。

  喀啦,喀啦。

  隨著車輪滾動的聲音,純白鑲金的長馬車從遠處慢慢現形。此時灰濛的天空透出一道金色的光線照在馬車上,就像在歡迎他們歸來般跟著馬車來到大門口才漸漸散去。

  馬車一停妥,眾衛兵立刻上前放置台階並打門車門,旋即退到一旁迎接眾人歸來。

  國王率先走出馬車緩慢地走下台階,來到王后面前。王后旋即提起裙擺向他行屈膝禮。

  「旅途辛苦了,歡迎回來。」

  「妳怎麼不在殿內等候?外頭寒風刺骨,妳的臉都被凍到發紅了。」國王皺著眉頭說。

  王后抬手摸著冰冷的臉頰,淺淺一笑,說:「無妨。」

  「母后。」

  聽到這熟悉的呼喚聲,鼻頭立刻掀起一陣酸楚,王后探頭往國王身後看去,見到這期盼已久的人,眶內的淚珠不禁悄悄落下。

  「……蒙、蒙特……」

  「母后,我回來了。」蒙特站得直挺清亮地說。

  「……歡、歡迎回來……」

  王后仔細端詳蒙特的容貌及身形,兩年不見他的身形變得壯碩許多,外貌也比以往成熟穩重。

  「蒙特,這兩年你過得如何?既然還活著,為什麼不回來?你知道母后得知你墜崖逝世的消息時,有多悲痛嗎?」王后紅著眼眶哽咽地問。

  「母后,對不起,我不該讓您傷心,真的很抱歉。」

  蒙特低下頭深深向王后鞠躬致歉。

  「快起來。母后現在看你平安歸來就心滿意足了,那些過往的不愉快就隨風而去。你餓了嗎?母后有派人準備你喜歡的餐點。」王后含淚笑著說。

  「謝謝母后,我現在還不餓,過一會在享用。」蒙特起身淺笑回答。

  「好,等你餓了,母后再請大廚重做一份給你。」

  王后上前伸手將蒙特擁入懷中,順著他的頭型輕輕撫摸,感受懷裡這份失而復得的親情。


  幾天後,中庭。

  瑞德和格雷坐在長椅看蒙特和瞳合力推起高大的雪人。

  「這兩人還真像個孩子,堆個雪人也能笑得這麼開心。」瑞德說完便看向格雷,繼續說:「格雷,明天就是新的一年了,你不回哈比尼斯過新年嗎?」

  格雷搖了搖頭,淺笑答:「與其回去過沒人理的新年,不如待在這裡和你們一起過新年。你呢?不回卡雷斯宅邸過新年嗎?」

  「不了。我現在走路還不太穩,等能正常行走我再回宅邸見父親。國王陛下也同意等我能正常行走,再和蒙特去向父親致歉。」瑞德淡淡地說。

  「原來如此。你……」

  格雷話未說完突然一顆雪球砸中他的臉,接著傳來如銀鈴般清亮的笑聲。

  「格雷,別坐在那裡看了,快來跟我們一起推雪人。」

  蒙特說完又推起一顆雪球丟向格雷,瞳見狀不但沒阻止,反而笑得更開心。

  「蒙特!」

  瑞德喊了一聲,也推了個雪球丟向蒙特。

  「你也想玩嗎?那就別怪我不客氣喔!」

  話一說完,蒙特旋即推出數顆雪球丟向瑞德,瑞德也不認輸彎下腰推起雪球丟向蒙特。兩人毫不相讓互丟雪球,瞳見兩人好像玩得很開心,也加入戰局推起雪球丟向格雷,格雷也毫不客氣地推起雪球回敬瞳。

  「哈啾!」

  突然,瑞德打了個噴嚏,蒙特急忙上前看到他雙頰凍得發紅,身上的毛大衣也被雪球弄濕,雙手更是毫無血色蒼白一片,連忙將他抱起往宮殿走去。

  「瑞德哥只是打了個噴嚏,哥哥就著急地帶他回去休息,如果有人也像哥哥重視我,我一定會很開心。」

  瞳邊說邊往格雷看去,格雷好似明白瞳的意思,立刻起身來到她的面前,伸手將她抱起溫柔地凝望著她。

  「妳身體怎麼這麼冰冷,我帶妳回宮殿取暖。」

  瞳害羞地點頭答應,曲著身體依偎在格雷的懷裡,隨他返回宮殿。


  側殿,寢室。

  一進門,蒙特立即帶瑞德到暖爐前,脫下溼透的毛大衣,拿起厚毯披在他身上,雙手緊抱著他為他取暖。

  「這樣還會冷嗎?」

  「不會冷了。蒙特,謝謝你。」

  瑞德依偎在蒙特的懷裡,感受從他身上傳來的熱度。

  蒙特輕輕一笑,看到瑞德的嫩頰被冷風凍得發紅,舉起雙手搓著他的紅頰。

  「這樣有沒有更溫暖?」

  瑞德點了點頭,也舉起雙手幫蒙特溫暖臉頰。

  「蒙特,這幾個月我們都沒歡愛,你現在會想和我交媾嗎?」

  蒙特笑了笑,貼近瑞德的耳邊說:「只要你願意,我隨時都可以抱你。」

  「沒問題。不過我們要玩個小遊戲,如果你能贏過我,我就把自己脫個精光,躺在床上隨你處置。」

  「什麼遊戲?」

  蒙特遲疑地看著瑞德,瑞德貼近蒙特耳邊仔細說明。

  「好呀,這遊戲我從沒輸給,待會你就躺在床上隨我處置!」

  「這麼有自信呀!不要到時輸了不認輸喔。」

  「才不會!來吧,誰先開始。」

  蒙特蓄勢待發等待瑞德發令。

  「那就從你開始。」

 「好,來吧!」



  另一方面,在前殿的兩人……

  寢室內,初嚐禁果的格雷在各方面都格外地小心謹慎,深怕一個不注意會弄痛瞳。雖說稚嫩卻又不缺情趣,整個過程下來瞳仍感受得到格雷對她滿滿的愛意。

  「格雷,等新年過後,我們就舉辦婚禮。」

  瞳躺在格雷的臂彎,紅著臉害羞地說。

  「好,妳想什麼時候舉辦就什麼辦,一切依妳所願。」

  格雷淺淺地笑著,小吻瞳的前額。

  瞳欣喜地點了點頭,依靠著格雷的胸膛,聽著他的心跳聲安心地閉眼休息。


  側殿,寢室。

  「不公平!明明就是我贏,快點放開我!」

  蒙特坐在床上輸到全身脫得精光,雙手還被瑞德以綢帶綑綁在床頭,但不知他怎麼綁得,不管怎麼扯都扯不開。

  「輸了就輸了。你現在只剩腳還能活動,如果你想扳回一城,我可以再跟你比一場,但輸了就要把你的腳綁起來。」瑞德抓起蒙特的腳踝輕輕撫摸,賊賊笑道:「要比嗎?」

  蒙特眉頭皺了一下,仔細思考著,如果又輸了就真的隨瑞德處置了,不管怎樣至少還有腳可以動,還是先軟化態度求他解開綢帶再說。

  「不比了!我認輸了,你快把綢帶解開。」蒙特噘著嘴不情不願地說。

  瑞德來到蒙特背後,一手從腰往下摸索,另一手則握著綢帶順著雙手慢慢往上撫摸。

  「你幹嘛啦!不要這樣摸啦……快點、唔!快點放開我啦,你這個大色狼!」

  蒙特出腳往後踢向瑞德,卻沒踢到目標反而被他的手臂夾住。

  「放、啊……不、不要……你、啊……」

  「這麼久沒碰你,怎麼一碰你就這麼敏感呀?蒙特。我記得你最喜歡我摸這裡,還有這裡……」

  瑞德貼近蒙特的耳窩輕輕說著,其聲線極具誘惑越聽越讓人意亂情迷。

  「……不要,不要再用這種聲音說話了……」

  體內湧起的慾望不知是下方的灼熱,還是瑞德那極為誘惑人的嗓音所造成的,蒙特漲紅著臉無力地躺在瑞德身上。

  「我認輸了……別再玩弄我了,快把綢帶解開,讓我抱抱你。」

  「沒問題,我立刻解開。」

  話音未落,瑞德便上前拆開綢帶,隨即撲向蒙特度過這個美好的時光。


  新年期間,依慣例只會辦一場迎新舞會,但今年因為蒙特平安歸國,國王特地加辦多場舞會來慶祝他平安歸來,還有向人民告知下任國王將由他來接任。

  久沒參加舞會的蒙特,一看到會場內炫目的燈光,雙眼不禁瞇了起來,從高台往下俯看舞池內的人,不論男女各個打扮得花枝招展,更是搖頭嘆氣。

  「唉──早知道不要回來!回來不到一個月就接連參加兩、三場舞會,簡直比優希女王還誇張。」

  「哥哥,你別這麼說嘛。父王也是高興你平安回來,才會加辦這麼多場舞會。」

  瞳輕輕搧著手上的折扇,對著蒙特淺笑著。

  「唉,好啦!我再待一會就要回宮殿找瑞德了,即便有格雷在看顧,我還是不太放心。」

  蒙特撐著下巴,望著舞池無奈地嘆氣。

  瞳也無奈地看著蒙特,雖知他不喜參加舞會,但沒想到隔了這麼久他依然不喜參加。

  「哥哥這麼討厭舞會,以後當上國王可要怎麼辦呢?」


  中庭。

  「拉斐爾,別跑!拉斐爾!」女子望著遠去的男孩,無奈地嘆了一聲,低頭看向身後的男孩,指著前方的石桌椅溫柔地說:「艾略特,你去那邊的石椅坐著,媽咪去追哥哥回來,別亂跑知道嗎?」

  艾略特輕點著頭,小聲回答。

  「我知道了。」

  說完便往女子所指的方向走去,靜靜地坐在石椅上等候。

  「幸好艾略特像他一樣乖巧,如果像我可能就和拉斐爾一樣,既調皮又搗蛋。不說了,得快點把拉斐爾找回才行!」

  女子旋即轉身往前方跑走。

  此時,兩人正好來到中庭,格雷見瑞德走得滿頭大汗,看到前方有座石桌椅,便想帶瑞德到那休息。

  「瑞德,前方有座石桌椅,我們去那坐著休息。」

  「好。」

  瑞德點頭淺笑,便在格雷的攙扶下緩緩走向石桌椅。

  兩人一到石桌椅看到艾略特靜靜地望著前方,格雷見他和瑞德一樣是紅髮,不禁想起初次見到瑞德的模樣,雖然眼前的男孩比那時的瑞德還年幼,但除了那頭鮮紅色的紅髮,連外貌也和他極為相似。

  「瑞德,這男孩跟你長得還真像,就連瞳色也和你一樣。」

  瑞德仔細端詳男孩確實和他幾分相似,緩緩走到他身旁坐著,親切地詢問。

  「小朋友,你怎麼一個人坐在這裡,你迷路了嗎?」

  艾略特轉頭瞧了瑞德一眼,便又轉回前方不予理會。

  「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瑞德接著問。

  艾略特又瞧了他一眼,小聲地說:「艾略特。」

  「艾略特,你母親呢?還是你迷路了?」瑞德接著又問。

  艾略特又瞧了他一眼不予回應。

  「瑞德,不如我們在這裡陪他,或許他在這裡等誰也不一定。」格雷坐在瑞德的身旁微笑道。

  「好,就在這裡陪他,如果等到傍晚還沒人來,就再問他看看。」瑞德說完便看向艾略特,雖然是第一次見到他,但不知為何一看到他會有種熟悉的感覺。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