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緋色的幸福~王子與騎士之戀~》第一百零四章 好久不見。

Mouse | 2021-09-09 17:00:02 | 巴幣 4 | 人氣 29


  「有了這些蔬果,就能煮好吃的營養粥給瑞德了!」

  蒙特看著竹籃嘻嘻笑著,一轉身話都還沒說出口,瞳立即搶下他手中的竹籃轉交給格雷。

  「哥哥,格雷最會做餐點了!我幫你把這些蔬菜交給格雷,請他幫瑞德哥做營養大餐。」

  蒙特本想責罵瞳搶他的蔬果,但想想她說得也有道理,與其自己亂做一通,不如交給格雷還比較妥當。

  「好吧。」蒙特面向格雷淺笑道:「格雷,勞煩你了!」

  「不會。」格雷打開竹籃看了一下,淺笑道:「不過光是這些蔬果還不夠,回程再到其他攤販買別的食材。」

  「好,看你還需要什麼食材隨你買!」蒙特開心地說。

  「好的。」格雷點頭淺笑。

  一行人便往前方走去。

  貝拉密看四人相處融洽,且蒙特不像伊爾蒙多說得那樣頑劣,不禁想著是漫長的旅途改變了他,還是身旁的那個人改變了他。

  「與其從別人口中去認識一個人,不如實際看到那人的作為還比較公正。」

  貝拉密唇角微微上揚輕笑著,便繼續幫忙販賣蔬果。


  東邸,廚房。

  蒙特把所有食材全放在流理台上,格雷看著這些材料仔細思考著。過了一會便把食材分類擺放,轉身拿起放在後方的砧板及菜刀放在流理台上,接著吩咐瞳及蒙特幫忙清洗蔬果及切菜。

  瑞德見三人都在忙,唯獨自己沒事做便上前詢問格雷,但格雷卻請他回房休息。瑞德起初不答應此事,堅持留下來幫忙做料理,但經三人柔性勸導下,才同意和蒙特回房休息。

  回到臥室後,蒙特怕瑞德會逃跑便像無尾熊抱樹般緊抱著他,並要求他陪自己午睡,瑞德眼看逃不了了只好點頭答應,並閉上雙眼休息。蒙特見瑞德乖乖休息,安心地抱著他進入夢鄉。

  不久後,門上傳來敲擊聲,瑞德聽到聲響慢慢睜開眼,睡眼迷濛地看著蒙特,低沉地嗓音輕輕呼喊。

  「蒙特,快醒來,有人敲門了。」

  蒙特發出嗯哼聲,靠在瑞德肩上慵懶地回答。

  「……再睡一會。」

  「別睡了!外頭有人敲門,應該是瞳和格雷來了。你這樣抱著我,我沒辦法去開門。快點起來!」

  瑞德抬起肩膀輕撞蒙特幾下,蒙特發出不悅地嗯哼聲,加強力道緊夾著他不放。

  「呃、痛!蒙特,我好痛,你快起來!蒙特!」

  蒙特仍繼續呼呼大睡,絲毫沒有醒來的跡象。

  瑞德無奈地嘆了一聲,低頭看到左手正好在適當的位置,想著既然喊不醒就只能用那招把他喚醒,便抬起手腕對準紅心張手一抓,蒙特瞬間睜大雙眼驚愕地看著瑞德。

  「你總算醒了,可以放開我了嗎?」

  蒙特呆愣了一會,一回過神立刻皺起眉頭大聲怒罵。

  「你幹什麼啦!莫名其妙,你先把手給我拿開!」

  瑞德笑了笑,說:「你先放開我,不然我就要……」

  蒙特看瑞德笑得賊賊地,立刻放開他並大聲喝斥。

  「換你了,快拿給你的手!」

  瑞德淺淺一笑,隨即鬆手並指向門口。

  「他們在外面等很久了,快去開門讓他們進來。」

  「哼!臭瑞德,等下再找你算帳!」

  蒙特撇了瑞德一眼,下床走到門口,一開門看到瞳站在門外,神情更顯不悅,大聲嚷嚷道:「都妳啦,害我被瑞德欺負!」

  瞳挑起左眉不可置信地說:「瑞德哥欺負你?怎麼可能,應該是你欺負他才對吧!」

  「怎麼不可能!他比妳想像中壞很多,別以為他是好好先生。」蒙特皺著眉頭氣呼呼地說。

  「是嗎?」瞳狐疑地看著蒙特,頓了一會繼續說:「餐點都做好了,我來找你們下樓用餐。」

  「好。」蒙特簡潔回答,便轉向瑞德大聲地說:「瑞德,瞳來找我們下樓用餐!」

  「好!」

  瑞德立即下床走到門口,一看到瞳便向她致謝。

  隨後,兩人便隨瞳下樓前往餐廳用餐。

  期間,四人閒聊這幾年所發生的種種,而兩人得知眾人接獲兩人離世的消息都深感悲痛。尤其是羅索,得知此事後悲痛萬分,食不下嚥,還因此臥病在床。

  瑞德得知此事後,感到相當懊悔自責。蒙特見瑞德如此自責,不知該說什麼話來安慰他,只能讓他靠在自己身上,得到一些慰藉。

  瞳看氣氛顯得低沉,想到出發前有聽到一些關於羅索的事,便向瑞德說道。

  「瑞德哥,你別這麼自責。在來亞斯特拉前,我有聽到一些關於卡雷斯先生的消息,聽說他已有到商行處理事務。既然有開始工作了,就代表他的病情應該有些好轉了。」

  瑞德微微點頭,勉強擠出微笑說:「瞳,謝謝妳告訴我這些事。」

  「不會。」瞳莞爾一笑,「不聊這些傷心事了。你們這趟旅途中有發生什麼趣事嗎?」

  「當然有!我來說給你們聽。」

  蒙特便把旅途中所發生的趣事分享給兩人。


  用完餐後,蒙特請瑞德先回房休息,他則留下幫忙清洗碗盤。

  廚房內,瞳清洗著餐盤,不時轉頭看向蒙特。

  「哥哥,你怎麼不跟瑞德哥回去呀?」

  蒙特苦笑道:「我回去也只是坐在他身邊而已,沒辦法替他解憂,就讓他一個人靜靜吧。」

  瞳靠在蒙特身上,面帶微笑說:「哥哥,感覺你變得穩重多了!如果是以往的你,肯定會一直纏著瑞德哥,然後說些有的沒的,但你現在卻懂得讓他自我療傷。果然這兩年的旅行改變了你不少,如果父王看到你的改變,一定也會深感欣慰。說不定就會同意你們的事了呢!」

  蒙特尷尬地笑了笑,抬手輕打瞳的頭。

  「妳不要亂說,我以前才沒那麼沒品!而且父王才不會因為這樣而改變,他固執得要命,怎麼可能會同意,別白費心力了。」

  瞳娥眉彎起神情略顯不悅地說:「那是因為你不知道父王有多思念你!每到夜晚他都會想著,早知道不該逼迫你,要不然也不會因此失去你。」

  「怎麼可能的事!他恨不得我離開,每次只會嫌我不爭氣,根本不了解我要的是什麼!不要再說他了,一提到他就一肚子氣,妳再跟我提到他,我就立刻帶瑞德離開這裡!聽到沒有!」蒙特氣沖沖地說。

  瞳見蒙特對伊爾蒙多這麼不諒解,根本沒辦法和他坐下來好好談,這樣要讓兩人回到史亞瓦瑟的事就變得更加渺茫。

  「哥哥,這兩年來不只你有改變,父王也改變了不少。你就試著跟他談談看,好不好?」

  蒙特停下手邊動作,轉頭看著瞳無奈地說:「別再提到他了,我已經答應瑞德要跟他談了。但現在我沒那個心情跟他談話,等瑞德身體好點,我再跟你們說。」

  「瑞德哥生病了?」瞳遲疑地問。

  蒙特點了點頭,淡淡地說:「他最近時常咳嗽,今天還發燒。要不是我硬帶他去買藥,他還不想給醫生醫治。」

  「與其買藥,怎麼不去帶去給醫生醫治?」瞳接著問。

  「有去找啊!但醫生不在家,就帶他回來休息了。這幾日,我會再觀察他的狀況,如果吃藥沒用就要趕快帶他去找醫生了。」蒙特頓了一會,神情嚴肅地說:「你們不准跟父王說我們在這裡,如果被我知道你們跟他說,我立刻帶瑞德離開這裡,讓你們永遠找不到我們!」

  「哥哥,你放心,我們不會跟父王說!」瞳堅定地說。

  蒙特點了點頭,繼續清洗碗盤。


  主臥室。

  瑞德躺臥在沙發上氣不接下氣,心臟則時而跳快,時而跳慢,原以為是爬樓梯的關係,但從回來房間已過一個小時,症狀仍持續且喉嚨也感到陣陣疼痛,額頭也開始發熱,就算吃下退燒藥也無好轉的跡象。

  「糟糕……不能讓蒙特看到,得趕快去沖冷水退熱才行……」

  瑞德按著扶手慢慢起身,拖著沉重的身軀,左搖右擺地走到門口,伸手正要按下門把,房門便喀嚓一聲漸漸敞開。

  「瑞德,你……」

  蒙特一進門看到瑞德站在門口,雙頰泛著紅潤,身體左右搖晃,迷濛地看著他微微開口。

  「蒙特……」

  才剛說出蒙特的名字,便體力不支昏了過去。

  蒙特見狀連忙上前接住瑞德,伸手摸他的額頭發覺他又發高燒了,急忙將他抱起跑下樓,衝出東邸前往雷克斯醫生的住所。

  正要跑出大門時,巧遇進門的亞瑟,蒙特一看到亞瑟緊張地左右張望,深怕伊爾蒙多也在附近。

  亞瑟一見到兩人立即睜大雙眼,不敢置信地說:「蒙、蒙特殿下!這、這怎麼可能,您不是跳崖身亡了嗎?」

  蒙特見伊爾蒙多不在稍顯安心,但看到亞瑟擋住出路,氣得大罵:「閃開!沒時間跟你說那些廢話了,我要趕快帶瑞德去給醫生治療!」

  「瑞德?醫生治療?」亞瑟一臉茫然,低頭往下看才發覺蒙特抱著瑞德,連忙抬頭詢問:「蒙特殿下,瑞德怎麼了嗎?」

  蒙特看亞瑟不讓路,氣得大吼:「叫你閃開聽不懂嗎!瑞德發高燒了,快給我閃開!」

  亞瑟見瑞德的情況不對,沒時間去外面找醫生,立即從腰包拿出一罐藥瓶遞給蒙特。

  「蒙特殿下,這是屬下隨身攜帶的感冒藥,您先讓瑞德食用看看。如沒功效,我們再帶他去給醫生診斷。」

  蒙特看著藥瓶氣憤地大吼:「誰相信你這來路不明的藥品,等下害死瑞德怎麼辦!你快給我閃開,聽到沒有!」

  「蒙特殿下,這是瑞德自家製作的藥品,屬下之前發高燒時,他也曾拿這藥給屬下服用。請您相信屬下,屬下絕不會加害瑞德。」亞瑟單膝下跪,高舉藥瓶向蒙特懇求。

  蒙特想著兩人是好友,亞瑟應該不會危害瑞德,便點頭答應。

  「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就趕快餵瑞德喝下!」

  「是,屬下遵命。」

  亞瑟立即上前倒出兩顆藥丸放進瑞德口中,再拿出放在腰包的水袋喂瑞德喝下藥丸。

  蒙特看著亞瑟淡淡地說:「先跟我回東邸,等瑞德醒來如沒異狀,你再離去。」

  「是,屬下遵命。蒙特殿下,屬下能詢問您一些問題嗎?」亞瑟小心謹慎地說。

  「可以。等回到東邸再讓你慢慢問。」蒙特轉身背對亞瑟,淡淡地說:「走吧。」

  「是,屬下遵命。」

  亞瑟向蒙特鞠躬行禮,蒙特轉頭看了他一眼,便往前邁進。亞瑟見狀也跟在後方離去。


  東邸,主臥室。

  蒙特把瑞德安置好後,便帶亞瑟到沙發相談。

  「坐下吧。」

  「是。」

  亞瑟向蒙特行禮便坐在他對面的沙發,蒙特翹起兩郎腿一派輕鬆地看著亞瑟。

  「你有什麼問題就問吧!」

  亞瑟點頭應允,腰背挺直,正襟危坐地說:「蒙特殿下,您們為何要詐死?是不想讓國王陛下再追捕您們嗎?」

  蒙特哈哈大笑著,「我詐死?我為什麼要詐死!是那些士兵不仔細搜索,才會向上級報告我們的死訊。如果他們仔細搜索,就不會有這種事發生,要怪就怪他們,別把錯推到我們身上!還是怎樣,你不希望我們活著?」

  亞瑟猛搖頭態度堅定地說:「沒這回事!屬下見到蒙特殿下康在,感到十分欣喜。只是突然見到兩人,有些不敢置信而已。請您別放在心上,屬下絕無此意。」

  蒙特見亞瑟慌張的神情,不禁發笑道:「跟你開玩笑的,我知道你沒這個意思!」,話鋒一轉語氣也變得嚴肅說:「亞瑟,我念你是瑞德的好友才帶你來這裡,如果你敢把我們住在這裡的事告訴父王,我絕對饒不了你!」

  亞瑟起身走到蒙特身旁,單膝下跪道:「蒙特殿下,屬下以自身的名譽向您發誓,絕不會將您們在此的事向國王陛下告知。如有違言一事,屬下願以性命奉還。」

  蒙特笑了笑,伸手拍拍亞瑟的肩膀。

  「起來吧!我相信你不會危害我們。」

  亞瑟抬頭仰望蒙特,眼神堅定地說:「是,請蒙特殿下放心,屬下絕不會危害您們。」

  蒙特點了點頭,淺淺一笑說:「我知道,起來吧。你還有什麼想問的問題,儘管提出來!」

  「是。」

  亞瑟起身走到沙發坐著,便又向蒙特問了幾個問題。



  瑞德聽到前方傳來交談聲,緩緩地睜開雙眼迷濛地看著前方,開口呼喊:「蒙特。」

  蒙特聽到瑞德在呼喊,立刻起身跑到床邊,看到他臉不再發紅,伸手摸著前額也不燙了,才安心下來坐在床邊,溫柔地望著他。

  「你身體有好點了嗎?需不需要帶你去給醫生診治?」

  瑞德搖了搖頭,輕輕一笑說:「不用。抱歉,讓你擔心了。」

  「你還知道我會擔心喔!你突然在我面前昏倒,都快把我給嚇死了。」蒙特伸手輕捏著瑞德的雙頰,想到亞瑟還在這裡,便想讓兩人見面,但又不想直接告訴瑞德,便提問的方式問道。

  「瑞德,你猜我剛才帶你出去遇到誰了?」

  瑞德頭微往右傾,疑惑地說:「亞瑟?」

  蒙特愣了一會,驚訝地說:「你怎麼知道?你剛才有看到?」

  瑞德微微搖頭,淺淺一笑說:「瞳和格雷你見過了,除了他們之外,唯一會讓你信任的人就只有亞瑟而已。」

  「真聰明!」蒙特笑了笑,轉頭看向亞瑟呼喊:「亞瑟,過來這邊!」

  「是。」

  亞瑟快步來到床旁,瑞德一見到他立刻揚起笑容。

  「亞瑟,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瑞德,這麼久沒見,你還是一樣愛逞強。」亞瑟笑了笑,繼續說:「不過,看到你平安無事,我真的很開心。」

  「我也是,能再見到你,我也很開心。」瑞德伸手輕推一下亞瑟,面露擔憂地說:「不過你還是別在這裡逗留太久,趕快回到國王陛下身邊,以免耽誤大事而受責罰。」

  「我知道,謝謝你的關心。」亞瑟淺笑回答。

  「既然瑞德沒事了,你趕快回去保護父王,以免他又亂降罪給你。」蒙特也看向亞瑟淺笑道。

  「是,屬下遵命。屬下先行告退。」

  亞瑟向蒙特行禮,旋即看向瑞德對他點頭淺笑,便轉身離開房間。

  「既然你沒事了,就來陪我休息吧。」

  蒙特話一說完便脫下長靴,鑽進棉被裡抱著暖呼呼地瑞德,安心地閉上眼睛休息。

  瑞德也側躺依偎著蒙特入睡。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