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緋色的幸福~王子與騎士之戀~》第一百一十章 返家。(上)

Mouse | 2021-09-17 20:00:06 | 巴幣 4 | 人氣 28


  翌日一早,蒙特難得比瑞德還早醒來,便幫他穿上保暖衣褲,梳理整齊馬尾,帶他回木屋給雷克斯診察。經雷克斯診察過後,確認瑞德的身體無任何問題,便在他的同意下讓他返回宅邸休養,蒙特也順道整理物品一起帶回宅邸。

  好溫暖……全身從裡到外都暖呼呼地,就像被太陽包覆一樣。

  瑞德緩緩地睜開雙眼,朦朧中看見一道金色的光影,光影的聲音溫柔又富有磁性。

  「瑞德,你醒啦。」

  瑞德點了點頭,正要開口回應時,一旁傳來如鈴般清亮的聲音向他道聲早安。他便轉頭看著她親切地笑答。

  「瞳,早安。」

  視線漸漸明朗,瑞德回頭看向光影,果不其然這道如暖陽般的人就是蒙特。

  「早安,蒙特。」

  聲音雖依舊撒啞,但至少能發出正常音量,不用再以紙筆來交談。

  「早安。」

  蒙特扶起瑞德讓他倚靠柔軟地沙發,端起手上的陶碗交給瑞德。

  「你要自己喝,還是我繼續餵你喝?」

  「自己喝。」

  瑞德拿起陶碗慢慢喝下熱湯。

  「暖胃後就要來吃點東西。」

  蒙特看著滿桌的餐點想著要選哪道,瞳見他猶豫不決便拿起自己做得鹹派遞給蒙特。

  「哥哥,別選了!這是我特製的鹹派,保證營養滿分。」

  「好吧!那就先吃這個。」

  蒙特接過鹹派切出一小塊,轉身面向瑞德,說:「瑞德,啊──」

  瑞德見瞳和格雷也在,不好意思地張口讓蒙特餵進口中,細細咀嚼。

  「很好,再一口!」蒙特笑道。

  「蒙特,我自己吃就可以了。」

  瑞德尷尬地笑道,伸手想拿餐盤卻被蒙特拒絕。

  「不行!雖然醫生說沒問題,但他也說不能讓你過於操勞,所以現在你的起居全由我負責。再一口!」

  「……嗯、好……」

  瑞德無奈地點頭應允,張口讓蒙特餵食。

  瞳看蒙特呵護瑞德的模樣,不禁想著如果她也生了一場重病,格雷是否也會像蒙特那樣照顧她。

  「格雷,如果我像瑞德哥那樣生了一場重病,你也會像哥哥對瑞德哥那樣呵護我嗎?」

  格雷淺淺一笑,輕吻瞳的前額溫柔地笑答。

  「我當然會照顧妳,而且會比蒙特更誇張的照顧妳。不過……」格雷貼近瞳的耳邊細語:「我不會像蒙特那麼兇。」

  瞳呵呵笑著,靠近格雷的耳邊竊語。格雷聽著聽著雙頰漸漸紅起,頻頻點頭回應。

  瑞德看兩人甜情蜜意,卻因為他們而無法成為夫妻,深感自責不由得皺起眉頭。

  「蒙特,他們因為我們而沒辦婚禮,我想……」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蒙特放下餐盤,淡淡地說:「昨天你睡著後,我有去找父王也有跟他鞠躬致歉,但他依舊那副高傲的態度逼我離開你,還說了很多難聽的話,我氣不過就直接走人。」

  瑞德微微點著頭,垂著柳眉沮喪地說:「突然覺得我好像累贅,什麼忙都幫不上,還要你來照顧我的起居。」

  「你才不是累贅,是我的後盾!」

  蒙特突然一吼,瞳和格雷不知發生何事,立刻往兩人看去。

  「只要有你在我身邊,我就什麼都不怕,所以你是我不可或缺的存在,少了你,我的人生就不完美了!」蒙特抓著瑞德的雙肩,激動地說著,「以後不准再說自己是累贅,聽到沒有!」

  「好、好……對不起。」瑞德低頭致歉。

  「哥哥,你不要兇瑞德哥啦!」

  瞳皺著娥眉怒視著蒙特。

  「瞳,妳誤會了。是我說了錯話,蒙特才會生氣,不是蒙特的錯。」瑞德旋即抬頭向瞳解釋,接著看向蒙特淺笑道:「蒙特,既然你說我是你的後盾,那下次我們一起去向國王陛下道歉,可以嗎?」

  「不可以!你現在連站都站不穩了,要怎麼跟他道歉?」蒙特頓了頓,繼續說:「反正他現在也沒其他人能繼承王位,所以我們的條件是一樣的,如果他不答應我帶你回去,那也別想我回去繼承王位。我會再去找他談談,你只管顧好自己的身體,這件事交給我處理就好!」

  「還有你們。」蒙特接著看向兩人,繼續說:「有時間來幫我照顧他,勞煩你們了。」,說完便向兩人低頭致謝。

  「包在我們身上!哥哥,你儘管去找父王,我們會幫你照顧好瑞德哥。」瞳眉開眼笑說。

  「謝謝你們。」

  蒙特笑了笑,拿起鹹派繼續餵食瑞德。

  兩人也拿起刀叉繼續用餐。

  用餐完便各自離去,碗盤則由宅邸的侍從幫忙收拾到廚房。


  主臥室。

  瑞德坐在床邊輕輕槌打著大腿,小聲地說:「爭氣一點,別這麼脆弱!」,說完便按著床櫃,慢慢站起身。

  雖然雙腿依舊顫抖不停,但仍穩穩地站著不會再往前倒了。

  「好,再來就是……」

  瑞德慢慢踏出右腳,再踏出左腳,手慢慢抬起離開床櫃,接著再踏出右腳。正當瑞德開心可以正常行走時,雙腳突然癱軟,整個人瞬間往前傾倒,就在要親到地板前,蒙特及時進門充當肉墊護住瑞德。

  「不是要你躺在床上休息嗎?我才離開一下子,你就這麼不聽話,下次再被我看到,我就把你綁在床上,不讓你自由活動!」蒙特扶起瑞德大聲斥責。

  「對不起……我只是想練習走路,還以為可以走路了,結果還是一樣……」瑞德低著頭沮喪地說。

  「你才剛醒來沒多久,就不能在等個幾天再練習嗎?」蒙特皺著眉頭斥問。

  「對不起……我不想成為你們的負擔,所以才想趕緊學會走路,這樣就不用勞煩瞳和格雷照顧我了。」瑞德低著頭說。

  蒙特無奈地嘆了一聲,說:「你真的……唉,不知道該怎麼說你。」,頓了一會,繼續說:「算了,既然你想練習,我來陪你練習。」,話一說完便握住他的雙手,溫柔地說:「我往後一步,你就往前一步,就像跳社交舞那樣。」

  瑞德點了點頭,便在蒙特的指示下,一步一步慢慢往前邁進。

  一刻過去,蒙特見瑞德走得滿身大汗,臉色也變得有些蒼白,便帶他在沙發休息,明天再繼續練習走路。

  「喝點水,休息一下。我待會抱你去浴室洗澡。」

  蒙特倒了杯水給瑞德,瑞德拿起水杯緩緩喝下杯中的水。

  「蒙特,謝謝你陪我練習走路。」

  「與其說謝謝,不如別做那些會讓我擔心的事。」蒙特無奈地說。

  瑞德點了點頭,沉默片刻,心事重重地開口。

  「蒙特,我有些事要跟你說。」

  「什麼事?」

  瑞德看著蒙特的笑容,更加覺得要把這些事告訴他,就算會像王后說得那樣被蒙特捨棄,也不能欺騙他一輩子。

  「我……我的童年過得不順遂,因為發生了某些事,才會出現諾瓦那種人格……而那些事皆和蕾莎公爵夫人有關。」

  蒙特見瑞德一提到那個人的名字,神情立刻轉為驚恐,身體如觸電般不由自主地抖動,立即上前抱住他,拍拍他的背,溫柔地說:「瑞德,不要怕。她對你做了什麼?」

  瑞德靠在蒙特的肩上貼近他的耳邊,把童年所經歷到的那些事毫無保留地全數向蒙特訴說。

  蒙特越聽越是憤怒,雙手緊握著拳頭隱忍著怒氣。

  「這就是我的童年經歷……蒙特,我……我知道我不該騙你,但這些事是我心底的痛,我不希望再把它揭開來……對不起。」

  蒙特抑住怒氣冷冷地說:「你放心,換作是我,我也不會說出這些事。不過……你怎麼不早點跟我說這些事,如果你早點跟我說這些事,我就不會找她談判,直接把她的犯罪證據交給父王!」

  「對不起,我沒那個勇氣說出這些事。」瑞德低著頭小聲地說。

  「所以母后也拿這事威脅你離開我?」蒙特皺著眉頭遲疑地問。

  瑞德點了點頭,沉默不語。

  「果然是這樣!難怪不管我怎麼逼你,你就是不跟我說。」

  「蒙特,對不起……我那時很怕你知道那些事,會覺得我很骯髒,會離我而去,所以才不敢告訴你這些事……」瑞德頭低得不能再低。

  「傻瓜!我連她的犯罪證據都能查到,更何況是你的事。如果我有心要查,不管你怎麼隱瞞我一樣都會知道。」蒙特無奈地嘆了一聲,拍拍瑞德的頭,溫柔地說:「瑞德,既然你都把藏在心底的事告訴我了,那我更要讓父王答應我們的事!然後一起回到史亞瓦瑟,懲處這位噁心又變態的公爵夫人!」

  「蒙特,我跟你說這些事不是要你去懲罰她,而是看你這樣呵護我,不想有事騙你才把這些事告訴你……」瑞德抬頭望著蒙特,說到後面聲音越變越小聲。

  「我知道。但像她這種變態,不可能只對你做這種事,一定還有其他的受害者。等回到史亞瓦瑟我會全部查出來,一次跟她算總帳,我絕對要讓她和她的那些同夥付出代價!」蒙特咬牙切齒地說。

  看蒙特這麼氣憤,我告訴他這些事到底是對,還是錯的……

  瑞德愁著柳眉,擔憂地望著蒙特。

  「也休息夠了,我帶你去洗澡,等下回來就直接上床睡覺。」

  蒙特笑了笑,伸手抱起瑞德往門口走去。

  「蒙特,我……」

  「別說話了,你今天說了很多話,聲音越來越啞了,也該讓聲帶休息。」

  瑞德點了點頭,噤口不言。


  蒙特安頓完瑞德便去西邸找伊爾蒙多。一來到他的寢室外,蒙特深深吸了一口氣穩定情緒後,抬手猶豫了一會仍敲響木門。

  這次一定要獲得他的認可,才有機會回到史亞瓦瑟讓那些傷害瑞德的人付出代價。蒙特暗自發誓,不管伊爾蒙多如何叱責他,說得再難聽也要忍下來直到獲得他的認可為止。

  等了一會兒,木門慢慢往內開開啟,來開門的人是亞瑟。亞瑟一見到蒙特立刻躬身行禮。

  「參見蒙特殿下。」

  蒙特揮了揮手,淡淡地說:「起來吧。我有話跟父王說,父王在嗎?」

  「是,國王陛下正在閱讀書籍,屬下替您向他轉告,請您稍後。」

  亞瑟再向蒙特行禮,旋即起身往屋內走進。

  沒多久便聽到伊爾蒙多大聲呼喊。

  「蒙特,有事就快進來說!」

  蒙特一聽見他的答覆便進到房內,走到伊爾蒙多面前誠懇地向他深深一鞠躬。

  「父王,我……」

  蒙特話未說完,伊爾蒙多強先說道。

  「蒙特,如果你又是來求我那件事,我的答案依舊不變。我不會同意你們的事,就算你每天求我來也一樣!」

  「父王,既然您知道我是為了那事而來,還望您能答應此事。為此我什麼事都願意做,拜託您了!」

  蒙特頭依舊低著,誠懇地向伊爾蒙多請求。

  「蒙特,對你來說,他真有這麼重要?」伊爾蒙多遲疑地問。

  蒙特抬頭堅定地望著伊爾蒙多,毫無猶豫地說:「是。對我來說,他很重要,為了他,我願意失去一切,也在所不惜!」

  伊爾蒙多雖不悅蒙特這樣說,但這還是第一次見到他如此認真的眼神。從小到大,蒙特從來沒有堅持做過一件事,做事總是吊兒啷噹,一旦嘗試過覺得無聊便會放棄,從來沒有堅持下去,唯獨這件事是如此的堅持。

  「……好,如果你想要我答應此事,就必須通過我給你的試煉。只要你能通過試煉,我就答應這件事,且從此不再插手管理你的事。」

  蒙特聽到伊爾蒙多願意答應此事,瞬即綻放笑顏向他鞠躬致謝。

  「多謝父王!請問您要我接受什麼試煉?」

  太好了!只要通過試煉,父王就不再管我們了!不管是什麼試煉,我一定要通過!

  「起來吧!」伊爾蒙多嚴肅地看著蒙特,接著說:「我要你在這裡擔任一週的國王,不准任何人來輔佐你。你必須靠自己完成國王的所有工作!不管貝拉密做什麼,你都得照做,但不准任何人來協助你!你願意接受嗎?」

  蒙特面帶微笑,語氣堅定地說:「沒問題,我願意接受這個試煉!多謝父王。」

  伊爾蒙多見蒙特眉開眼笑,立即潑了冷水說:「現在高興還太早,你連貝拉密做什麼都不知道,不怕是件苦差事嗎?」

  蒙特搖了搖頭,面帶微笑說:「不怕!我之前在沙奇王國什麼事都做過,父王,請問什麼時候開始接受試煉?」

  「什麼事都做過?」伊爾蒙多遲疑了一會,摸了摸白鬍微笑說:「看來這兩年來,你確實有所成長。試煉從明日開始,我會請貝拉密告訴你該做哪些事。」

  「好的,多謝父王。我就不打擾您閱讀了,我先告退了。」

  蒙特向伊爾蒙多再次行禮,便匆忙離去,回到東邸跟瑞德說這個好消息。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