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緋色的幸福~王子與騎士之戀~》第一百一十七章 願我們的愛能永恆而長久。

Mouse | 2021-10-01 18:03:01 | 巴幣 4 | 人氣 48


  旅館。

  瞳一進門環視整個大廳,忽然看到熟悉的人站在櫃台,興奮地跑到她面前欣喜地說道。

  「妳是緹娜姐姐嗎?」

  緹娜愣了一會直望著瞳,小心翼翼地詢問。

  「您是瞳公主嗎?」

  「是。緹娜姐姐,妳怎麼會在這裡?」

  緹娜頓了頓莞爾一笑。

  「因為發生了一些事,所以我便隨寇斯摩來此生活。」

  「原來如此。對了!」

  瞳旋即跑向格雷,拉著他來到緹娜面前向她介紹。

  「緹娜姐姐,他是我的未婚夫,格雷。」

  「您好。」

  緹娜向格雷點頭致意,格雷也以點頭回應。

  「您好。」



  寇斯摩見瞳和緹娜有說有笑,和他卻像見到陌生人那樣冷淡,不禁大嘆一聲,深感失落。

  「蒙特,為什麼瞳看到緹娜這麼開心,看到我卻這麼冷漠?」

  「誰叫你以前都不陪瞳玩,緹娜小姐都會來找我們玩,所以瞳當然和緹娜小姐親近呀。」

  「唉……公事繁忙。怎麼可能像緹娜那樣,一天到晚去找你們玩。你們先帶孩子上樓休息,房間一樣是三樓那間。」

  「好,我們先上去了。瑞德,走吧!」

  蒙特看了瑞德一眼,再向寇斯摩點了點頭便往階梯走去。

  瑞德經過寇斯摩身旁,也向他點頭致意才和蒙特離去。

  寇斯摩見兩人遠去後,拍了拍雙頰打起精神走向櫃台。

  「瞳,格雷,你們遠道而來應該也累了,我帶你們去樓上休息。」

  「好,謝謝你。」

  瞳莞爾一笑,隨即看向緹娜繼續說道。

  「緹娜姐姐,我們明天再聊。」

  「早點休息,別累壞身體了。」

  緹娜輕撫瞳的臉溫柔地笑著,瞳點頭微笑。

  隨後,兩人便隨寇斯摩上樓休息。


  兩人的房間位在樓梯前,而蒙特和瑞德的房間則一樣位在後方的房間。

  一進房間,瞳便走到床邊坐著,微微彎下腰輕輕捶打大腿,格雷見狀立刻走出房間,到樓下和緹娜拿取一盆溫水,再回到房間把水盆放到地上,抬頭仰望瞳柔聲說道。

  「瞳,妳累了吧,我幫妳按摩紓緩痠痛。」

  語畢,格雷旋即蹲坐在地,不輕不重地按摩著瞳的雙腿。

  瞳見格雷如此貼心,伸手輕撫他的頭面帶微笑。

  「格雷,你真的好體貼,我覺得我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格雷笑了笑,說:「往後的每一天,我會讓妳更加幸福,我們要組一個人人稱羨的幸福家庭。」

  瞳開心地點頭應允,低頭小吻格雷的紅唇。

  「格雷,我愛你。」

  「我也愛妳,等寶寶出生後,我們的家就會更加完整了。瞳,妳如果坐著腰會痠,要不要躺在床上,這樣對妳的腰比較沒有負擔。」格雷一邊按摩著瞳的雙腿,一邊對她溫柔地笑著。

  「……不要,躺在床上就看不到你的臉了。」

  格雷見瞳嘟起小嘴撒嬌的模樣,笑了笑說:「誰說看不到。」,旋即起身扶著瞳的肩膀輕輕放到床上,接著抱起她的雙腿放到床上,坐在床邊繼續按摩著她的雙腿,時不時轉頭和她對望。

  「這樣就看得到了。」

  瞳輕輕點著頭,心想著若不是那隻粉白色的蝴蝶,自己絕對遇不到這麼溫柔又體貼的男人,多虧那隻蝴蝶帶她到偏殿,才有機會認識格雷。

  「格雷。」

  「什麼事?」

  瞳搖了搖手,小聲地說:「你過來一下?」

  格雷旋即上前,瞳靠近格雷的耳窩竊語。

  格雷聽完淺淺一笑,俯身吻著瞳的柔唇。

  「只要是妳想要的願望,我都會幫妳實現。」

  瞳嫣然一笑,伸出雙手環繞格雷的脖子甜蜜的擁吻。

  隨著氣氛下,格雷慢慢脫去層層衣物,看到腰際上的粉色胎記,低頭輕吻一下。

  「要不是寇斯摩殿下提起,我都沒注意到妳有這麼可愛的小胎記。」

  瞳紅著臉害羞地說:「這個沒什麼特別的,只是個小胎記而已。」

  格雷輕撫著瞳的臉頰,溫柔地說:「只要是關於妳的事,對我來說就是特別的事。」

  瞳害羞地點頭不語,格雷再次溫柔地吻向瞳,沉浸在兩人的幸福時光。


  與此同時,蒙特和瑞德也趁孩子們熟睡,來場成人的遊戲。

  蒙特曲著身體緊貼在灰白色的石牆上,圓潤的紫瞳透著一層薄薄的淚光,直直凝望著眼前的瑞德,全身上下彷彿電流通過般感到酥麻發軟。

  猝然,腰際感到陣陣搔癢,低頭一看發現瑞德以舌尖輕輕舔吮著粉色胎記,立刻抬手推開瑞德,顫抖著聲音說道。

  「不要舔這裡……會癢……」

  瑞德笑了笑,抬頭仰望蒙特。

  「你不是不怕癢嗎?」

  「……少囉嗦,反正就不要舔啦!」

  瑞德又笑了笑,俯身舔吮粉色胎記,蒙特禁不起舔吮,頻頻顫抖著,懸在半空的雙腿也忍不住輕踢了幾下。

  「唔嗯……不要鬧了……」

  瑞德抬頭瞧了瞧蒙特,淺淺一笑。

  「只要你承認怕癢,我就不舔了。」

  「不要!我才不……啊……卑鄙!」

  蒙特又踢了踢腳,噘著嘴不悅地看著瑞德。

  瑞德輕輕一笑,小吻蒙特的翹唇。

  「別生氣了,不鬧你就是了。」

  蒙特點了點頭,兩人便繼續過著甜蜜的時光。


  屋頂上,達克看著手中的卷軸不知該如何交給蒙特,原想向他稟告調查的結果,但一抵達窗邊便看到兩人交歡的畫面,嚇得趕緊逃到屋頂。

  「唉……雖有聽說這事,但實際見到還真讓人吃驚。只好再等一會,再把卷軸交給蒙特殿下。」

  許久,達克再次跳到窗邊要向蒙特稟告此事,卻看到兩人仍舊交纏在一起,聽著蒙特的嬌嗔聲不禁搖了搖頭,再度回到屋頂等候。

  就在他苦惱著該怎麼將卷軸交給他時,寇斯摩不知何時來到屋頂上,站在達克後方嚴厲地斥問。

  「你是達克吧!是父王要你來的嗎?」

  達克聽到寇斯摩的聲音,旋即轉身向他單膝下跪。

  「參見寇斯摩殿下。屬下這次是奉蒙特殿下的旨意,調查蕾莎公爵夫人的事,才會來此將此事稟告給蒙特殿下,但因某些原因無法及時向他稟告,只好在此等候。」

  寇斯摩手放在額上,無奈地嘆了一聲。

  「我知道了。把卷軸拿給我,我幫你交給蒙特。」

  達克低頭稟告:「多謝寇斯摩殿下的好意,屬下明日再將卷軸親自交給蒙特殿下,屬下先行告退。」

  「等一下!我有話要問你,去下面說。」

  寇斯摩轉身慢慢爬著木梯到地面。

  達克輕嘆一聲,心想著今天運氣真不好,看到現任主人和別人交歡就算了,還遇到昔日的主人。無奈地搖了搖頭,便一個箭步跳到地面,站在寇斯摩身後,單膝下跪問道。

  「寇斯摩殿下,請問您有什麼事要問屬下。」

  寇斯摩轉身面向他露出親切地微笑。

  「達克,剛才在屋頂上,你是真的沒察覺到我來了,還是故意站在那裡等我?依你的實力,我在爬木梯的時候,你應該就知曉了,為何還站在原地等我喊你?」

  「寇斯摩殿下,您本就習得隱藏氣息,是屬下一時疏忽,才會沒注意到您的來到,屬下會加以精進,不讓蒙特殿下蒙羞。」

  達克低頭向寇斯摩賠罪,寇斯摩尷尬地笑了笑。

  「我沒有怪你的意思,我起初還以為你是父王派來調查我,但現在看來你確實有遵守和我的承諾。」

  「寇斯摩殿下,屬下的主人除了您就只有蒙特殿下,不管您們要屬下做什麼,屬下定會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寇斯摩點頭笑了笑,繼續說:「對了,蒙特為何要你調查蕾莎公爵夫人的事?」

  「寇斯摩殿下,此事極為機密,恕屬下無法向您詳訴。」達克低頭訴稟告。

  「明白了。達克,不論蒙特要做什麼,都請你全力支持他,替他找到更多有利的證據,讓他能達到他要的目的。」

  寇斯摩神情嚴肅的說著,達克點頭應允。

  「是!寇斯摩殿下,屬下會竭盡全力完成蒙特殿下指派的任務。」

  「那就拜託你了。你先找個地方休息,還是要來住旅館,明天一早再去找蒙特。」

  「多謝寇斯摩殿下,屬下自行找個地方休息便可,屬下告退。」

  話一說完,達克瞬即消失地無影無蹤。

  「還真是來無影去無蹤呀!難怪會叫達克,還真是人如其名!」

  寇斯摩輕笑幾聲,旋即進到旅館。


  隔日一早,瑞德帶著艾略特下樓用餐,緹娜一見到艾略特彷彿看到幼年的瑞德,顯得又驚又喜頻頻詢問孩子的事。接著蒙特手上也抱著一個,更是驚喜不已。

  用餐期間,除了問瞳的事外,也有問孩子們的事,而閒聊的過程中,蒙特不小心把瞳懷孕的事說了出來。寇斯摩一得知此事,嚇得睜大雙眼直勾勾地瞪著格雷,好在緹娜的柔性勸說下,才讓寇斯摩稍微消氣,氣氛才漸漸和緩。

  用完餐後,蒙特忽然想去看風信子花田,便想帶瞳和格雷前往花田。

  一抵達花田,蒙特見風信子仍開得燦爛,開心地眼睛都笑到瞇成一線,轉頭看到瞳目不轉睛地望著整片風信子,悄悄走到格雷身旁和他私語幾句。

  格雷便走進花田摘了幾朵風信子,來到瞳的身旁將風信子交到她手上,摸著後腦靦腆地笑道。

  「瞳,我有些話要跟妳說。」

  「什麼話?」

  格雷深深吸了一氣,緩緩地說道。

  「紫色的風信子是我會給你一輩子的愛;紅色的風信子是你的愛充滿在我心中;黃色則是有你就幸福;藍色則代表生命及恆心,願我們的愛能永恆而長久。」

  瞳笑得心花怒放,旋即上前擁抱格雷。

  「格雷,謝謝你!」

  瑞德聽著格雷的說詞,總覺得在哪聽過這些話語,恍然想起之前和蒙特吵架時,蒙特也是摘了一束風信子,然後對他說這些話,唇角不由得微微揚起。

  「爸爸,我也想進去裡面。」

  艾略特指著花田小聲地說,瑞德看向花田發現拉斐爾已經在裡頭玩耍,便放下艾略特讓他和拉斐爾一起玩樂。


  旅館。

  寇斯摩整理小房間時,看到蒙特寄放的畫作才想起他曾說過會來拿取,便拿到櫃檯放著等他們回來再還給蒙特。才剛放下畫作,大門便吱呀一聲敞開,一行人笑容可掬地走進旅館。

  「寇斯摩,我們回來了。」

  「歡迎回來!蒙特,你的畫作要順便拿回去嗎?」

  「畫作?」蒙特想了想,恍然想起是什麼畫作,轉身將拉斐爾交給格雷,隨即跑到櫃台向寇斯摩索取畫作。

  「謝謝你!好在有你提醒,不然我都忘記有這幅畫作了。」

  「不客氣,給你。」

  寇斯摩拿起畫作交給蒙特,蒙特接過畫作拉開布簾,看到一年前所繪製的圖像,想起當時在花田看到的瑞德,臉上不自覺露出微笑。

  瞳不知何時來到蒙特身旁,看著畫作裡的人物,總覺得在哪見過,朝瑞德看去,再回看畫裡的人物不禁驚呼。

  「這個人是瑞德哥嗎?好漂亮喔!」

  「當然!我可沒有美化瑞德喔,當時我看到的景象就是這副模樣,我只是把所見之物如實的畫出來而已。」

  蒙特翹著鼻子自滿地說道,接著放下布簾快步走到瑞德面前,把畫作送給他。

  「瑞德,送給你!我都沒送過你什麼特別的禮物,所以我將這幅畫送你。」

  瑞德開心地點了點頭,伸手拿起畫作。

  「蒙特,謝謝你,可是這個要放在哪裡?」

  蒙特想了一會,面帶微笑說:「就掛在房間的牆上吧。」,隨即拿起懷表看了一下時間,發覺時間有點晚了,轉頭對著寇斯摩大喊:「寇斯摩,時間不早了,我們還要去烏金城送邀請函!我們就先離開了,下次有機會再來找你們,記得要來參加瞳和格雷的婚禮喔。」

  「沒問題!」

  寇斯摩見瞳還在,便從口袋拿出一個小布包交給她。

  「瞳,這個送妳,希望妳和腹中的胎兒都能平安健康。」

  瞳拿起寇斯摩手中的小布包,看到上方繡著平安健康隨即放進小包內,向寇斯摩點頭致謝。

  「謝謝你,我會小心保管,也替腹中的胎兒向你致謝。」

  「不客氣!你是我唯一的王妹,我能為妳做得也只有這個而已。」

  寇斯摩淺淺一笑,拉開後方的布簾探頭喊道。

  「緹娜,孩子們要走了,妳有什麼話要跟他們說嗎?」

  「等等!」

  緹娜急忙跑了出來,把手上的紙盒交給瞳。

  「瞳,我不知道妳現在還喜不喜歡吃,但這是你小時候最喜歡吃的甜點。」

  瞳拿起紙盒,面帶微笑說:「緹娜姐姐,謝謝妳。」

  「不客氣,妳有孕在身,要多注意身體健康,不要跑跳,還有注意飲食,以免傷害到腹中的胎兒。」

  「我知道!我的飲食都由格雷準備,他會替我把關,不會傷害到我和寶寶。」

  緹娜點了點頭,寇斯摩上前搭著緹娜的肩膀。

  「交代得差不多了,我們送你們離開。」

  「好的。」

  瞳淺淺一笑,轉身走向蒙特等人。

  一行人便在兩人的目送下,坐上馬車離去。

  寇斯摩見馬車漸漸遠去,失落地嘆了一聲。

  「又再次送走他們了,希望這次他們能平安無事,別再發生上次那樣令人哀痛的事了。」

  緹娜輕拍寇斯摩的肩膀,面帶微笑說:「不會的!這次跟上次不同,這次他們是代表史亞瓦瑟王國,一定能平安回到史亞瓦瑟,等我們去參加婚禮。」

  「希望如此。」

  寇斯摩輕輕一笑,便轉身回到旅館。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