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緋色的幸福~王子與騎士之戀~》第一百零五章 究竟對兩人下了什麼迷藥。

Mouse | 2021-09-10 12:56:44 | 巴幣 4 | 人氣 46


  傍晚。

  蒙特半夢半醒間摸著床面發覺身旁空無一人,立刻睜大雙眼往右看去,瑞德不知何時離去,心急地下床在房內四處搜索。

  「瑞德!瑞德!」

  「瑞德跑去哪裡了?難道說!」

  蒙特急忙跑到門口,房門一開驚見瑞德站在門外,立即上前抱住他,心驚膽戰地說:「你跑去哪裡了!嚇死我了,還以為你發生什麼事了……」

  瑞德拍拍蒙特的頭,面帶微笑說:「別擔心,我只是去買個麵包而已,想說等你醒來就有東西可以吃了。」

  蒙特抬頭仰望瑞德,捶打他的胸膛,氣呼呼地說:「誰叫你不說一聲就跑出去!我還以為你怕我擔心,所以拖著病體離開我。」

  瑞德笑了笑,說:「傻瓜,你是我的養分,少了你,我要怎麼活?」

  「養分?」蒙特歪著頭滿臉疑惑。

  「我就像一朵玫瑰花,而你是我的太陽,少了你的照射,我無法獲得養分正常開花,久了自然就會凋謝。所以沒有你,我要怎麼活呢?」瑞德笑了笑,低頭親吻蒙特的前額。

  「那好!我願意當你一輩子的太陽,給你滿滿的養分。」蒙特開心地說。

  「既然想當我一輩子的太陽,就先來補充營養,才有辦法繼續綻放光芒。」瑞德舉起手上的紙袋晃呀晃。

  「好!我也有點餓了。」

  蒙特笑了笑牽起瑞德的手,往沙發走去。

  一坐下來,瑞德便從紙袋拿出麵包交給蒙特,自己也拿一個起來,正要咬下麵包時看到蒙特戴著項鍊,想起瞳曾經和他說過的話。

  「蒙特,你戴得這條項鍊,其實有包含特殊的意義喔?」

  瑞德指著蒙特胸前的項鍊輕輕一笑。

  蒙特滿臉困惑地說:「什麼?」

  瑞德托起墜飾,盈盈笑道:「四葉草的花語是幸福,等待愛情出現。每一片葉子都代表不同的含義,代表愛情、希望、信心與幸運。而中間的紫水晶則是愛的守護石,能賦予誠實及勇氣。」

  「是喔。瞳跟你說的?」蒙特接著問。

  「是呀!當初她也是利用這條項鍊,才說服國王陛下釋放我。」瑞德輕輕一笑,繼續說:「瞳將它送給我們,是希望藉由這條項鍊能給我們多一點勇氣,並且守護住我們的愛情。」

  「就算沒有項鍊,我也不放棄你!」蒙特堅定地說。

  瑞德點了點頭,語重心長地說:「蒙特,我希望能盡早和國王陛下相談。」

  「為什麼?」蒙特淡淡地說。

  「今天聽瞳說父親的事,讓我有些擔心他的病況。我……我想回去探望他,就算我們已經斷絕關係,但他還是我的父親……所以我想趁這個的機會和國王陛下講和,這樣我們就可以回到史亞瓦瑟,我也可以去探望父親……」瑞德低著頭誠惶誠恐地說。

  「我明白了。過幾日,我會請瞳安排我們見面。」

  蒙特語氣依舊平淡,瑞德抬頭瞧了蒙特一眼,似乎不像在生氣,但卻又讓人感到提心吊膽。

  「蒙特,我……」

  「不用向我道歉,該面對的事終究還是要面對,只是提早和他見面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

  蒙特捧起瑞德的臉,對他燦爛地笑著。

  瑞德點了點頭,笑逐顏開。

  「蒙特,謝謝你。」

  「不用謝,這本來就是我應該做得事,只是我不怕他對我態度不好,我可能會忍不住罵他。」

  蒙特摸著後腦,苦惱地笑了笑。

  「沒關係。有我在,我會當你的鐵壁替你擋下所有攻擊。」瑞德呵呵笑了幾聲,繼續說:「不過他看到我也在,應該只會把怒氣出在我身上,不會對你發怒,畢竟你現在是他唯一的繼承人。」

  「不行!要擋也是我擋,事情是我惹出來的,為什麼要由你來替我受罰!」蒙特嘟著嘴氣呼呼地說。

  「好啦,別生氣了!這也只是假設,說不定國王陛下並不像我們想得這般乖劣。」瑞德拍拍蒙特的臉盈盈笑著。

  「那是你不了解他!你與其想著這些事,不如把你所有的心思都放在我身上!」蒙特輕捏瑞德的雙頰,氣呼呼地說:「懂嗎!」

  瑞德伸手將蒙特擁入懷中,欣喜地說:「沒有問題,我的小霸王。」

  「這還差不多!」蒙特揚起笑顏。


  幾天後,在瞳及貝拉密的安排下,先讓蒙特聽聽伊爾蒙多的想法,再看他願不願意出面和伊爾蒙多和談。

  前殿。

  伊爾蒙多和瞳及格雷坐右邊,亞瑟則站在伊爾蒙多的身後,而貝拉密則坐在中間的大椅,先和伊爾蒙多閒聊幾句,再切入話題詢問蒙特的事。

  「王兄,這幾天在亞斯特拉過得舒適嗎?有哪裡招待不週的地方儘管跟我說。」貝拉密親切地說。

  伊爾蒙多慈眉善目地笑道:「貝拉密,你多慮了,這幾日,我過得相當愉悅。」

  「那就好,我還怕王兄過得不舒適,這樣王弟可就招待不週了。」貝拉密微笑道。

  伊爾蒙多揮揮手,面帶微笑說:「沒這回事!這裡風景優美,人民也很和善。貝拉密,你管理得相當不錯,要不是有我在,現在管理史亞瓦瑟的人就是你了。」

  「別這麼說,能讓王兄喜愛,我深感欣喜。」貝拉密見伊爾蒙多心情良好便直接切入重點,「王兄,假如蒙特仍活在世上,您願與他詳談嗎?」

  此話一出,伊爾蒙多臉色驟變,板起一張嚴肅的臉,貝拉密則屏息以待等他的答覆。

  伊爾蒙多沉默片刻,滿臉憂愁地說:「假如蒙特仍活在世上,我願意和他詳談。我想了解他為何寧死也不願回到史亞瓦瑟,難道他寧願和那人殉情,也不怕為父及愛他的人難過嗎!」

  「王兄,假如您見到蒙特後,發覺他不如您想像中頑劣,而變得成熟懂事,您還會認為是那人的錯嗎?」

  貝拉密接著詢問,伊爾蒙多卻從話語中聽出端倪回問貝拉密。

  「貝拉密,你見過蒙特?他在哪裡快告訴我!」

伊爾蒙多越說語氣越發激動,貝拉密揮手安撫著他。

  「王兄,您別激動,當心傷了身體。」

  伊爾蒙多緊皺眉頭,氣憤地怒吼:「貝拉密,回答我,蒙特在哪裡!」

  貝拉密站起身準備要上前安撫他時,蒙特突然拉著瑞德從牆後走了出來,對著國王怒吼。

  「我在這裡!有什麼事就衝著我來,不要波及他人!」

  貝拉密一見兩人出來,無奈地嘆了口氣,想著兩人出來的時機不對,看來事情會變得難以收場。

  瞳也錯愕地看著兩人輕聲呢喃:「哥哥為什麼要選這個時候出來,現在根本不適合他出來!」,轉頭看到伊爾蒙多震驚地看著兩人,繼續說:「看來會有一場爭鬥了,希望哥哥能承住氣,不要再惹怒父王了。」

  格雷輕拍瞳的肩膀,柔聲安撫:「沒事,不要擔心。」

  瞳轉頭看向格雷,微微點頭應允。

  亞瑟深感憂心,深怕蒙特會與伊爾蒙多爭吵起來,思量著該如何處理眼前的狀況。

  伊爾蒙多緩緩抬手指著瑞德,並對著蒙特一頓責罵。

  「蒙特!你既然還活著,為何不回到史亞瓦瑟!這人真的有好到讓你寧願在外流浪,也不願回來嗎!」

  「有,他比您好上好幾百倍!父王,您剛才不是說願與我詳談嗎?但我從你對我的態度絲毫感受不到,你想跟我談話的氛圍,反而只是想斥責我一番。」蒙特冷若冰霜地看著伊爾蒙多,接著走到他冷冷地說:「我現在就站在你面前,你想罵什麼隨你罵。等你罵夠了,我要你答應我們的事,否則我立刻離開這裡,讓你永遠找不到我!」

  「你!」伊爾蒙多指著瑞德,咬牙切齒地說:「你為了這傢伙,居然敢威脅我?早知道就不該讓他活下來,那時早該將他處死,這樣你也不會惹出這些事端!」

  「亞瑟!」伊爾蒙多憤怒一吼,震怒地說:「給我殺了他!」

  「你敢!亞瑟,你敢拔劍處死瑞德,我絕對讓你以命償還!」蒙特狠瞪著亞瑟像是要將他吞進腹中的野獸。

  「我、這……」

  亞瑟緊握著長劍,一邊是效忠的君王,一邊是交情至深的摯友,不管選哪個都會對不起自己的良心。

  「亞瑟!還在等什麼,快給我殺了他!」伊爾蒙多震怒大吼。

  「不准!」蒙特擋在瑞德面前,怒光掃射所有人,惡狠狠地說:「誰敢傷害瑞德,我第一個就先殺他!」,接著目光鎖定伊爾蒙多,大聲咆哮:「父王,你要殺瑞德就先把我殺了!」

  「蒙特,他到底給你下了什麼迷藥,你為了他三番兩次和我作對,現在居然連死都不怕了?」

  伊爾蒙多眉頭深鎖,已不知道要怎麼責罵蒙特,轉身面向亞瑟伸手朝向他,冷冷地說:「亞瑟,把劍給我。既然你不敢殺他,那就由我親自來制裁他!」

  「這……」亞瑟皺著眉頭,猶豫著是否要給出長劍。

  「亞瑟,把劍給我!」伊爾蒙多又說了一次。

  「不行!」瞳擋在伊爾蒙多前方,含淚望著他說:「父王,您為何不聽他們說,為何您要堅持己見。您剛才不是願意和哥哥詳談嗎?但您一開口就斥責哥哥,這樣只會讓你們關係更加惡劣!」

  「瞳,讓開。」伊爾蒙多淡淡地說。

  「不要,我絕不讓開!如果真的讓您殺了瑞德哥,我就再也見不到哥哥了……父王,您明明那麼想念哥哥,為什麼一看到他還要責罵他?甚至當他的面要殺瑞德哥?父王,拜託您,聽聽他們的想法,好不好?算我求求您了!」

  瞳立即向伊爾蒙多鞠躬懇求,格雷見狀也跟著鞠躬向他請求。

  「父王,我也拜託您,請您別殺瑞德。」

  「怎麼連你們也護著他!他到底對你們下了什麼迷藥,為何你們一個個都為了他反抗我!」伊爾蒙多指著瑞德大聲飆罵。

  貝拉密走向伊爾蒙多柔性勸說:「王兄,我以一個外人的身分,雖不能說什麼。但請您聽我說一句公道話,據我這幾天觀察下來,蒙特並不像您所說得那樣冥頑不靈。您為何不試著去了解他們?」

  瑞德見貝拉密也為兩人說情,主動走向國王低頭向他鞠躬致歉。

  「國王陛下,真的非常抱歉,您若要處死我,我願意接受懲處,但請您先聽蒙特的想法。拜託您了!」

  「說那什麼蠢話!」蒙特急忙來到國王面前,氣沖沖地說:「父王,請您不要一昧責怪瑞德!這一連串的事端皆是我惹出來的,與瑞德一點關係也沒有。請您不要再把錯推到瑞德身上了!這一切都是我的錯,請您原諒我,也請您答應我們的事。」

  瞳見狀也跟著向國王求情。

  「父王,我也請您饒恕他們,拜託您。」

  國王見眾人皆為兩人說情,搖了搖頭無奈地坐回椅子,手扶在額上冷靜思考著。

  突然,瑞德感到胸口一陣劇痛,手撫在胸上神情相當痛苦,雙腳無力跪倒在地上,猛咳了幾聲。

  「唔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亞瑟見瑞德倒地,忘記自己還在執勤開口呼喊。

  「瑞德!」

  蒙特聽到亞瑟的喊聲,轉頭看到瑞德倒地,顧不得還在向國王道歉,立即扶起瑞德慌張地說:「瑞德,你怎麼了!瑞德!」

  瑞德面色慘白,摀著嘴不停咳嗽著無法和蒙特交談。

  蒙特伸手摸向他的額頭,神情更顯慌張。

  「怎麼又發燒了!你等著,我馬上帶你去給醫生治療。」

  隨即抱起瑞德,看向貝拉密著急地說:「貝拉密,借我馬車!」

  「好!馬車就在大門口,去那邊就會看到了。」貝拉密指著門口,心急地回答。

  「謝謝!」蒙特點了點頭,便抱著瑞德衝出大門。

  瞳見蒙特出去,也和格雷一起追了出去。

  亞瑟見瑞德狀況不佳,也想跟出去查看他的病況,但礙於伊爾蒙多在場,不便追出去,只能暗自祈求瑞德平安,不要有任何壞事發生才好。

  伊爾蒙多見兩人皆為瑞德的事緊張離去,瑞德究竟有何魔力,為何兄妹倆會這麼維護他,擔心他的安危,越想越不明瞭。

  「他究竟對兩人下了什麼迷藥,為何兄妹倆皆為了他反抗我,見他病倒又會如此著急!」

  伊爾蒙多無奈地搖頭嘆氣,轉頭看了亞瑟一眼又嘆了一聲。

  「就連你也是。為了他連我的命令都不聽了!」

  亞瑟一聽立刻單膝下跪向伊爾蒙多賠罪。

  「屬下知罪,還望國王陛下饒恕。」

  「罷了!亞瑟,你說說瑞德究竟有何魅力,能讓他們兄妹倆這麼維護他?」伊爾蒙多直勾勾地看著亞瑟問。

  「啟稟國王陛下,以屬下對瑞德的了解,瑞德為人和善,且待人處事都有不錯的評價。或許是因他的個性,而讓蒙特殿下及瞳公主深感信任,才會與瑞德如此交好。」

  亞瑟雖替瑞德說好話,但也十分擔心這樣說會不會惹他不悅。

  「為人和善啊!他的確是位人才,但我就是不懂為何蒙特會為他做出那些事!如果知道會引起這些事端,就不該讓他當蒙特的護衛,變成現在兩人都被他迷住而來反抗我!」伊爾蒙多眉頭緊皺,無奈地頻頻嘆氣。

  貝拉密見他連連嘆氣,來到他面前柔聲勸說:「王兄,不是兩人被瑞德迷住,而是他有讓人折服的本事。」

  伊爾蒙多不懂貝拉密所說,抬頭看著他嚴肅地說:「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貝拉密坐到他身旁的椅子,面帶微笑說:「您說蒙特以前冥頑不靈,但現在的他卻不像您說得那樣。依我看來他是位乖巧懂事的孩子。而是誰改變了他,王兄這您就要自己想想了。我還有其他事要處理,就此告辭。」,說完便起身向他行禮,而後轉身離去。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