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緋色的幸福~王子與騎士之戀~》第一百零六章 一定很快就會醒來的!

Mouse | 2021-09-13 17:00:02 | 巴幣 4 | 人氣 47


  馬車抵達目的地後,蒙特立刻跳下馬車抱著瑞德衝進木屋,看到前方坐了位中年人,迅速衝到他面前驚慌失措、語無倫次地訴說。

  「你、你是雷、雷克斯醫生嗎?幫我、不對!幫瑞德、幫瑞德……醫生、醫生,拜託您救救瑞德!」

  「好,我會救他,你別緊張。你先把他放在床上,我來看看。」

  雷克斯拍拍身旁的床墊,蒙特立即把瑞德放到床上。

  「醫生,拜託您了,一定要救救瑞德!」

  「我一定會救他,你放心!」

  雷克斯仔細端詳瑞德的臉色,檢查口腔及鼻腔,並貼在胸膛聽心跳頻率,旋即走到後方的木櫃拿出三、四瓶藥罐,走到一旁的木桌調配著,接著做出一顆褐黃色的藥丸,回到床鋪讓瑞德服下。

  「醫生,他得了什麼病,為什麼吃藥都沒效?而且剛才來的路上他就失去意識了,不管怎麼叫都叫不醒!醫生,你有辦法救活他嗎?拜託您一定要救救他!」

  蒙特緊握著雷克斯的手,誠心誠意地懇求。

  雷克斯抓了抓頭髮,無奈地嘆了一聲,說:「你拖到這麼嚴重才來醫治,就算是醫術高強的人也難救回。」

  「所以你的意思是說──瑞德他……」蒙特熱淚盈眶地看著雷克斯,哽咽地說:「他死……」

  「欸、等等、等等,我話還沒說完!」雷克斯又嘆了一聲,望著瑞德無奈地說:「你如果再晚一步,他就真的救不回來了。」

  「所以……瑞德還活著?」蒙特遲疑地問。

  「對,他還活著。」雷克斯頓了一會,繼續說:「我把我最好的藥都給他了,剩下的就看他能不能撐下去了。」

  「好的,謝謝醫生。請問瑞德得了什麼病,怎麼會這麼嚴重。」蒙特哽咽地說。

  「心肌炎,簡單來說就是心臟的肌肉發炎。他應該天生心臟就不太好了,可能是家族遺傳又或者是他本身的問題。」雷克斯抬頭看向蒙特,接著說:「總之,先把他留在這裡觀察幾週,有任何狀況我會派人跟你聯絡,你把你的住址留下。」

  「醫生,我能留下來照顧瑞德嗎?」蒙特小心謹慎地問。

  「可以。那就把他移到那張床吧!」雷克斯指著靠近門口的木床,接著說:「離門口比較近,你照顧他也比較方便。」

  「好的,謝謝醫生。」

  蒙特點頭向雷克斯致謝,接著抱起瑞德往前方走去。

  瞳見雷克斯雖身穿白色長袍,但說起話來有些懶散,還頂著一頭雜亂的綠髮,一點專業的態度也沒有,不禁想著眼前的人真的是醫生嗎?

  雷克斯見瞳直盯著他,小露微笑親切地說:「還有什麼問題嗎?」

  瞳搖了搖頭,淺淺一笑說:「沒有。」

  「瞳,格雷,你們過來一下!」

  後方傳來蒙特的呼喊聲,瞳提起裙襬向雷克斯行屈膝禮。

  「告辭。」

  隨即轉身走向蒙特。

  「哥哥,你找我們有什麼事?」瞳輕柔地說。

  蒙特看了瑞德一眼,旋即看向兩人溫柔地說:「你們幫我照顧瑞德,我回東邸拿個東西馬上就回來。」

  「好。」兩人異口同聲回答。

  「哥哥,你慢慢來,我們會幫你看顧瑞德哥。」瞳溫柔地說。

  蒙特點了點頭,拍拍兩人的肩膀,說:「拜託你們了。」,說完便跑出木屋。

  瞳坐在床邊伸手輕撫瑞德的臉,輕柔地說:「瑞德哥,你好好休息,後續的事情我們會幫你處理,等你醒來就可以跟我們回去史亞瓦瑟了。」

  「是呀,你好好休息,等你康復在一起練劍。」格雷輕握瑞德的手溫潤地說。

  瞳抬頭瞧了一眼格雷盈盈笑著,格雷也揚起唇角輕笑回應。


  宅邸。

  蒙特大步流星趕往東邸的途中,經過廊道時巧遇伊爾蒙多。伊爾蒙多本以為蒙特會和他打聲招呼,沒想到連個點頭也沒有,直接無視他快步走過。

  「蒙特!」

  蒙特聽到伊爾蒙多的怒喊聲,頓時停下腳步轉頭瞧了他一眼,冷冷地說:「請問有何貴事?」

  「這麼久沒見,連禮儀都忘了?」伊爾蒙多怒視著蒙特聲色俱厲道。

  蒙特頓了一會,轉身面向伊爾蒙多並向他彎腰行禮。

  「這樣您滿意了嗎?」

  「你、你這什麼態度!看到我本該向我行禮,連這點都做不到,就別妄想我會同意你們!」伊爾蒙多氣憤地說。

  「無所謂。沒其他事,我先告退了。」

  蒙特冷冷地回答,瞥了伊爾蒙多一眼,旋即轉身快步離去。

  「這、這哪裡改變了,根本和以往一樣目無尊長!」

  伊爾蒙多指著蒙特大聲謾罵。

  蒙特不予理會,滿腦只想著趕快拿完物品,回到瑞德身邊。


  木屋。

  雷克斯翻著書籍看到可用的藥草,便想趁現在有人幫忙看家,趕快去森林採藥草。

  「兩位!」

  兩人聽到雷克斯的呼喊,轉頭看了過去。

  雷克斯繼續說:「不好意思,能否幫我看家?附近的森林有能醫治他的藥草,我去摘取幾株回來給他服用。」

  「好的,有勞醫生了。」瞳親切地笑道。

  「不會。那就拜託兩位了!」

  雷克斯向兩人點頭致謝,轉身走出木屋。

  雷克斯前腳剛走,蒙特隨後進到木屋,看到屋內只剩兩人,深感疑惑便走向瞳詢問。

  「瞳,怎麼只剩你們,雷克斯醫生呢?」

  「他去採藥草。」瞳淺笑道。

  「是喔。」

  蒙特拿下背包從裡面拿出布偶放在瑞德懷裡,瞳見狀好奇地問道。

  「哥哥,你怎麼把蒙特娃娃放在瑞德哥的懷裡呀?」

  「代替我讓瑞德抱。他說我是他的太陽,既然我沒辦法讓他抱,至少要讓它代替我給他安全感,這樣一來對他的病情也有幫助。」蒙特淺笑答。

  「原來如此。」瞳輕笑道。

   蒙特接著又從背包拿出圍巾,圍在瑞德的脖子上。

  瞳一看到圍巾立刻皺起眉頭,厭惡地說:「哥哥,你為什麼要把這條醜陋的圍巾,圍在瑞德哥身上呀!一點也不適合他……」

  蒙特見瞳嫌棄的模樣,不悅地說:「不好意思,這條醜陋的圍巾是我織給瑞德的。他都不嫌難看,妳嫌什麼呀!」

  瞳尷尬地笑了笑,說:「原來是哥哥織的呀,真是抱歉。」,內心不禁感嘆:「難怪織得這麼醜,哥哥的審美觀還真是特別,真是辛苦瑞德哥了。」

  蒙特輕呿了一聲,拿起棉被蓋住瑞德的肩膀,再撥了撥他的瀏海,淺淺一笑說:「這樣就不會著涼了!」,接著看向兩人微笑道:「時間不早了,你們趕快回宅邸,以免父王又說瑞德對我們下迷藥。」

  「我知道了。哥哥,還請你幫我們跟雷克斯醫生說一聲。」瞳淺笑道。

  「沒問題!這裡就交給我,你們趕快回去,免得著涼了。」蒙特微笑道。

  瞳點了點頭,貼近瑞德的耳邊細語:「瑞德哥,我和格雷先回去了,我們明天再來看你。」

  格雷則面向蒙特溫潤地說:「蒙特,需要帶點什麼給你嗎?」

  「不用!你們把身體顧好就好,免得父王又來怪罪瑞德。」蒙特拍拍格雷的肩膀,繼續說:「馬車就停在外面,你們出去就看到了。」

  「好,謝謝你。」格雷淺笑回答。

  「哥哥也是,要注意身體健康,別顧著照顧瑞德哥而累壞了。」瞳握住蒙特的手,臉上滿是不捨。

  蒙特輕撫瞳的臉,面帶微笑說:「妳放心,我會照顧好自己,如果連我也生病了,誰來照顧瑞德?」

  瞳點了點頭,上前給了蒙特一個擁抱,便和格雷離去。


  翌日。

  瞳提著竹籃來找蒙特,一進門便看到他趴在床邊休息,上前輕輕晃動他的肩膀,開口呼喊:「哥哥,哥哥!你這樣趴在床邊睡覺會感冒的。哥哥,快起來!」

  蒙特聽到瞳的聲音,抬起頭半睜眼地看著瞳,睡眼惺忪地說:「瞳,妳來啦。」

  「不只我來而已,格雷也跟來了。」瞳輕柔地說,接著把竹籃放到床邊,「哥哥,你累的話,就回宅邸休息,瑞德哥交給我們照顧。」

  「沒關係,我不累。」

  蒙特起身高舉雙手伸著懶腰,振作精神。

  瞳點了點頭,打開竹籃拿出三明治交給蒙特。

  「哥哥,照顧瑞德哥固然重要,但你也要吃點東西。來,這是我和格雷做得三明治!」

  蒙特淺笑回應,伸手拿起瞳手中的三明治享用,邊吃邊看著瑞德,神情落寞地說:「昨晚醫生有調配新藥給瑞德喝,但到現在他還是沒有醒來。不過聽醫生說,他的心跳和脈搏有漸漸恢復正常。現在就看他身體恢復得如何了……」

  「既然有恢復正常,那就代表瑞德哥有好轉了,一定很快就會醒來的!」瞳抱著蒙特欣喜地說。

  「希望如此。之前中箭睡了近一週才醒來,這次不知道會睡多久才會醒來……」蒙特輕輕撥弄瑞德的瀏海,轉頭看向兩人淺笑道:「我先回去宅邸洗個澡,順便拿幾件衣服給瑞德替換。你們幫我顧一下瑞德,醫生等下可能會來看診,結果如何再跟我說。」

  「好。哥哥,你放心去做你的事,這段時間我們會顧好瑞德哥。」瞳仰望格雷微笑道:「對吧。」

  「對。」格雷點頭應允,面向蒙特繼續說:「蒙特,你盡管放心,我們會照顧好瑞德。」

  「那就拜託你們了!」

  蒙特又看了瑞德一眼,便往門口走去。

  隨後,雷克斯下樓看到瞳和格雷在照顧瑞德,便上前向兩人搭話。

  「又換你們照顧他啦?」

  瞳聽到說話聲轉頭看到是雷克斯,便向他行屈膝禮致敬。

  「早安,雷克斯醫生。」

  「早!我來看看他的病況。」

  雷克斯說完便坐在床邊,扶起瑞德聽聽他的心跳,再握著他的手量測他的脈搏。

  「看來有好一點了,再喝幾次藥應該就能恢復健康了。」

  「好的,謝謝醫生。」瞳淺笑道。

  「不會。我去準備藥湯給他喝,你們用餐了嗎?我順便準備餐點給你們吃。」雷克斯親切地說。

  「不用。我們用餐了,謝謝您。」格雷淺笑回答。

  「好。旁邊的床都可以坐,累了就坐在床上休息。」雷克斯說完便轉身離去。


  東邸。

  蒙特洗完澡便回臥室拿了幾件保暖衣褲塞進背包,隨即匆忙離去。但好巧不巧,又再走廊遇到伊爾蒙多。

  伊爾蒙多看他身上的背包有些鼓鼓的,不知裡頭放了什麼,便開口詢問:「蒙特,背包裡裝了什麼,你又想逃離這裡嗎?」

  蒙特面無表情地說:「裡頭裝了什麼,跟你無關。我沒時間跟你閒聊。告辭!」,說完便快步離開。

  伊爾蒙多見蒙特對他態度依舊冷淡,看他匆忙離去的模樣大概是去找瑞德,便跟在他後頭看他究竟在做什麼?

  「亞瑟,你先跟上蒙特,看他究竟在做什麼!我隨後就到。」

  「是,國王陛下。」

  亞瑟健步如飛緊跟著蒙特,伊爾蒙多則依照亞瑟留下的線索,乘坐馬車來到木屋。

  「國王陛下,蒙特殿下及瞳公主,還有格雷王子都在裡面。」

  亞瑟一見伊爾蒙多來到,立刻向他稟告。

  「瞳和格雷也在?難怪平日會來請安的兩人,今日突然不來請安,就是來這照顧瑞德啊!」

  伊爾蒙多站在門外看到蒙特從背包拿出保暖衣褲交給格雷,接著輕拍格雷的肩膀說了幾句話,便往前方走去。

  「原來裡頭裝著衣褲,但他把衣褲交給格雷是要做什麼?」

  伊爾蒙多十分在意蒙特的舉動,本想上前查看但前腳一踏出,便想到如果直接進去,一定又會跟他起衝突立刻退回門外,面向亞瑟命令:「亞瑟,你這幾天在這裡觀察蒙特的一舉一動,之後再來向我回報。」

  「是,屬下遵命!」

  亞瑟向伊爾蒙多單膝下跪致意。伊爾蒙多只以點頭回應,便繼續觀察蒙特等人。

  數分鐘過去,蒙特端著臉盆回到床 旁,跟兩人說了幾句話後,格雷便走向雷克斯詢問一些事,隨即走向他指著的方向拖著屏風回到床旁。

  就在瞳離開的當下,伊爾蒙多瞧見躺在床上的人確實是瑞德,但屏風一拉開就看不到裡面在做什麼。

  「他們讓瞳在外面等,是要幫瑞德擦身更衣?」伊爾蒙多頓了一會,繼續說:「這還是我第一次看蒙特照顧人,這孩子真的為了瑞德改變了?還是一切只是演戲給瞳和格雷看?」

  瞳忽然轉頭往外一看,伊爾蒙多以為瞳發現到他了,趕緊躲到牆邊,亞瑟也立即躲到另一邊。

  「瞳注意到我了?」

  伊爾蒙多探頭看瞳沒往這邊看,旋即看向亞瑟嚴肅地說:「亞瑟,你繼續在這觀察,我先回宅邸休息。」

  「是,屬下遵命。」亞瑟輕聲回應。

  伊爾蒙多點了點頭,便踏上馬車離去。

  「希望瑞德沒事。」亞瑟望著屋內擔憂地說。


  屏風內,格雷坐在床邊扶著瑞德,蒙特則解開瑞德上衣的扣子脫去他的上衣,拿起毛巾擰乾幫他擦拭上身,看著他身上的傷疤,不由得皺起眉頭。

  「左肩上還有胸前的疤痕,都是我造成的。好險那些鞭痕沒有留疤,不然你身上就無完好的地方了。」蒙特邊擦拭身體邊呢喃。

  「蒙特,對不起。」格雷低頭向蒙特致歉。

  蒙特見狀笑了笑,說:「幹嘛道歉,又不是你害的。」,便將毛巾交給格雷,繼續說:「我擦好了,換你幫他擦背後。背後可能更多傷疤,不過那些算是光榮的傷疤吧,都是他當騎士期間所留下的傷疤。」

  「原來如此。不過他這麼厲害,怎還會受傷?」格雷拿起毛巾疑惑地說。

  「這我就不曉得了,他很少跟我說當騎士的事,這些事都是里拉跟我說的。」蒙特眉頭一皺沉默片刻,繼續說:「就連他兒時的事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他似乎過得不太好,但詳情不管問里拉還是寇斯摩,都不願跟我透漏。」

  「原來如此。」

  格雷把毛巾放進水盆搓揉幾下,接著拿起毛巾擰乾,看著瑞德背後的無數大小不一的刀疤,不捨地輕輕擦拭他的後背。

  蒙特見格雷小心翼翼地擦拭,笑了笑說:「別緊張!那些疤都不會痛了。」

  格雷點了點頭,淺淺一笑,說:「我知道。蒙特,我擦拭好了,接下來就交給你負責。」,接著把毛巾交給蒙特。

  「好,謝謝你。」

  蒙特拿起毛巾沖洗一下,等格雷出去才繼續往下擦拭。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