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緋色的幸福~王子與騎士之戀~》第一百一十章 返家。(下)

Mouse | 2021-09-22 17:00:02 | 巴幣 6 | 人氣 34


  東邸。

  蒙特未到主臥室,遠處就聽到三人的談笑聲,唇角頓時揚起,加快腳步走向臥室。門一開,一道冷風徐徐吹來,粉白色的布簾也隨冷風微微擺動,蒙特一見布簾大開立刻皺起眉頭。

  「瞳!」

  瞳一聽到蒙特的喊聲,旋即面向他莞爾一笑。

  「哥哥,早安。」

  「早安。外面這麼冷,妳為什麼要拉開布簾,難道不怕瑞德著涼嗎?」蒙特指著前方的布簾怒聲詢問。

  「哥哥,如果我們不開布簾,瑞德哥會被你悶死。我們一進來就被熱氣熱到受不了,何況是瑞德哥!」瞳也不悅地回答。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們都是為我好,別吵了。」

  瑞德柔聲勸導兩人,接著拿起桌上的馬卡龍遞給蒙特。

  「蒙特,別生氣了。你看,瞳專程做馬卡龍來給你吃。」

  蒙特輕哼一聲,拿起馬卡龍吃了一口,才漸漸綻露微笑。

  「蒙特,你怎麼有空回來,事情都忙完了?」瑞德困惑地問。

  蒙特點了點頭,又拿起一顆馬卡龍丟進口中,咀嚼幾口便吞下回答:「對了!我有東西要給你。」,隨即從外袍的口袋拿出銀色髮飾,戴在瑞德的髮上面帶微笑說:「果然適合你。」

  瑞德疑惑地看蒙特,伸手拿下髮飾一看,柳眉瞬即彎起。

  「蒙特,你怎麼每次都送我這個,你真的把我當女子看待?」

  「我沒把你當女子看待,只是剛好看到這頂小髮冠很適合你,才選這個送你。」蒙特拿起髮飾戴回瑞德髮上,旋即看向兩人詢問:「你們覺得呢?」

  兩人尷尬地笑了笑,僅以點頭答覆。

  「你看,他們也覺得不錯。」蒙特指著兩人笑著說。

  瑞德無奈地點了點頭,接著說:「蒙特,以後別亂買東西了,你現在的所作所為都攸關試煉的結果,知道嗎?」

  「知道!你放心,我處理完早上的工作,才有時間回來看望你。」蒙特笑了笑,轉頭拿起懷錶觀看,旋即轉向瑞德拍了拍他的頭,淺笑道:「時間差不多了,我該去西邸找貝拉密了。」,說完便獻上一吻,起身往門口離去。

  「哥哥真是的,忘了我們也在嗎?」

  瞳噘著嘴小聲抱怨,格雷見瞳噘起小嘴,冷不防地親了一口,貼近她的耳邊細語。

  「蒙特對瑞德做的事,我也能做到。」

  瞳瞬即紅起雙頰,摀著臉害羞地說:「不要學哥哥啦……」

  格雷笑了笑,點頭應允。

  瑞德見兩人之間的氛圍有異,抿嘴淺淺一笑,拿起刀叉繼續享用餐點。


  西邸。

  蒙特來到書房敲了幾下門,聽到貝拉密的回應便開門入內。一進門看到書桌兩旁放置數座文件塔,不由得皺起眉頭。

  「才一個早上而已,就累積了這麼多文件呀?」

  貝拉密見蒙特來到,呵呵地笑說:「別緊張,這些文件是一、兩個禮拜的份量。」

  「原來如此。我還以為這裡和史亞瓦瑟一樣,每天都要處理大量的文件。」蒙特拿起桌上的文件翻看,接著問:「貝拉密,你每天的工作是早上幫忙販售,下午處理這些文件嗎?」

  「是呀!你先看那些文件,有問題再來問我。」

  貝拉密指著桌旁的文件堆,蒙特點了點頭拿起一疊文件走到沙發坐著觀看,看完便拿給貝拉密批閱,一有疑問立刻向他請教。

  轉眼間,數座文件塔只剩兩、三座。蒙特仰躺在沙發,揉了揉雙眼疲倦地說:「好累……看了這麼久還剩那麼多,到底要花多少時間才看得完?」

  貝拉密手持馬克杯遞給蒙特,溫柔地說:「辛苦你了,休息一會吧。」

  蒙特點了點頭,舉手拿起馬克杯看到杯中褐色的液體,低頭靠近杯緣聞了一下味道,發現是紅茶才安心喝下。

  「你以為是咖啡呀?」貝拉密笑了笑。

  「是呀……」蒙特尷尬地笑著。

  「放心!我下午不喝咖啡,只是不知道這裡的紅茶合不合你的胃口。」貝拉密淺淺一笑。

  「可以!我不挑的。」蒙特淺抹一笑。

  「今天實習一天感覺如何?」貝拉密問。

  「早上賣東西還好,下午看公文有點累。沒想到當國王要看這麼多公文,感覺眼睛都快看到瞎了。」蒙特苦笑道。

  「習慣就好了。等你繼承王位以後,要處理的事可能會比我還多。」貝拉密輕笑道。

  「聽你這樣說會讓我不想當王耶!」

  蒙特苦笑了幾聲,貝拉密拍拍他的肩膀笑了笑。

  「別擔心!王兄還沒要你接位前,你都還有拒絕的權利。」

  「那我希望他永遠都不要說。」

  蒙特說完哈哈大笑著,貝拉密聽到他的話語也跟著笑著。

  「今天就先看到這裡,剩下的文件明天在看。」貝拉密頓了一會,繼續說:「對了,明天早上不用參加晨會,你大概八、九點再來書房就可以了。」

  「好的,謝謝你。明天見!」

  蒙特起身向貝拉密點頭致意,便離開書房返回東邸。


  東邸,廊道。

  瑞德左手擦拭臉上的汗珠,右手摸著牆面一步一步慢慢往前走。儘管雙腳顫抖不停,瑞德仍持續來回廊道練習走路。

  「比起昨天,今天走得更順了,只要再多練個幾次,一定能恢復原樣!再走一趟就回房間休息,免得蒙特回來看到我獨自練習走路,又要恐嚇我了。」

  「誰恐嚇你呀!」

  蒙特一出聲,瑞德像隻受到驚嚇的貓寒毛直豎,緩緩轉頭看到蒙特站在後方直瞪著他。

 「蒙……蒙特,你聽我說……我沒有……」

  蒙特不聽瑞德解釋,順手抱起他直往臥室走去。

  「你不要生氣,我才出來一下子而已,沒有走很久……」瑞德微微低下頭心虛地說。

  蒙特板起一張臉不作回應,一進門便把瑞德放到床上,接著抓起他的雙手壓在床頭,直勾勾地瞪著他。

  「對不起……我不想仰賴他人過活,才會自行練習……」瑞德泫然欲泣地望著蒙特,微微低下頭委屈地說:「你都這麼努力了,我如果不努力一點,等你倦了、膩了,就會棄我而去了……」

  蒙特無奈地大嘆一氣,捧起瑞德的雙頰,愁眉苦臉地說:「瑞德,我知道你童年的經歷讓你很沒安全感,但我都說了這麼多次了,你要我怎麼做才會相信我不會棄你不顧?」

  「我不知道……」瑞德輕搖了幾下頭,小聲地回答。

  蒙特又嘆了一聲,無奈地說:「本來想懲罰你不聽話,但現在這樣我也罰不下去了。我帶你去洗澡,早點休息,明天我還要去街區幫忙販售商品。」

  「好,對不起,讓你操心了。」瑞德小聲地說。

  「既然怕我操心,就別總做些讓我心煩的事。還有,我不管你心裡怎麼想,反正我是不會放你走,你只能是我的,永遠都是!」蒙特抑揚頓挫地大聲宣告,旋即抱起瑞德走出房間。


  之後的每一天,蒙特都不需要人叫喚,便會準時起床更衣,前往街區幫忙販售物品,下午則到書房處理公文。雖然每天都做相同的事務,但偶而仍會遇到一些突發狀況,像是攤販之間的糾紛或是買賣之間的問題。而這些事都需由他來作調解,伊爾蒙多和貝拉密則會躲在暗處觀察蒙特,看他如何處理這些突發狀況。

  「王兄,經由這幾日觀察下來,我看蒙特無論遇到何種狀況,都能處理得當。看樣子,他並不如您所想得毫無成長,您也該認同他了吧?」

  貝拉密對伊爾蒙多淺淺一笑,伊爾蒙多則直望著蒙特沉默不語。

  「王兄?」

  貝拉密輕拍伊爾蒙多的肩膀叫喚。

  伊爾蒙多看向貝拉密頓了一會,開口:「我不得不承認他確實有所成長,這孩子從小就嬌生慣養,即便做出麻煩事也會有人幫他處理善後,但現在看他能自行處理事端,我確實感到相當欣慰。可,終究還是為了他……我實在想不明白,為何蒙特會對他死心蹋地,非要他不可!」

  「王兄,或許他們有著您所不知道的過往,才會演變成現在的局面。您何不試著去了解兩人?」貝拉密溫潤地說。

  「我也有試著想去了解兩人,但就是無法改變心態,一看到蒙特對他呵護備至,我就會不自覺湧出怒火。」伊爾蒙多皺著眉頭不悅地說。

  「王兄,其實我聽您說起兩人的事,也感到相當震驚,但就我這幾日觀察下來,我並不覺得這兩人有您想得複雜,就只是很單純的愛護彼此而已。」貝拉密淺笑道。

  「你說得這些我都知道!自從蒙特遇到他後確實有所成長,我也很感謝他幫我教育蒙特,但他們之間到底出了什麼差錯。為何會勾搭在一起?我實在想不通!」伊爾蒙多頻頻搖頭無奈地說。

  「王兄,您就別糾結兩人的關係了,換個角度想,正因為有瑞德,蒙特才有所成長,不也是美事一樁嗎?」貝拉密輕笑道。

  「所以你現在是在勸我同意他們的事?」伊爾蒙多遲疑地問。

  貝拉密尷尬地笑了笑,說:「王兄,我可沒有這樣說,只是給您點意見。我覺得蒙特和您年輕時很像,脾氣都一樣倔強,不管誰說什麼都不聽。只相信自己所認同的事,不會被他人左右。果然是您的孩子!」

  「貝拉密,你現在是拐彎在罵我!?」

  伊爾蒙多直勾勾地瞪著貝拉密,貝拉密搖了搖頭尷尬地笑了笑。

  「沒這回事,我怎敢罵王兄呢?」

  「不和你多聊了!我要再繼續觀察蒙特一陣子,你先離開!」

  伊爾蒙多一說完瞬即看向蒙特。

  「王兄,最後在跟您勸說一句,相愛本身不是一件錯的事,相愛是不分性別的。就算知道這段戀情是不被認同,他們也願意為對方失去自己現有的一切。我覺得你這樣拆散兩人,也未必是件好事。」

  貝拉密說完便向伊爾蒙多行禮,便轉身離去。

  伊爾蒙多直盯著蒙特沉默不語,雙眉始終緊皺,心想著明天試煉就結束了,真的要同意兩人的事嗎?若不同意依蒙特的個性,他絕對會憤而離去,到時就再也見不到他了。但同意兩人的事,就會看到兩人行影不離的進出王宮,不管哪個都不是好事。

  「該怎麼做才好?真要像貝拉密所說,同意兩人的事嗎?我年紀也大了,如果再讓蒙特離開,整個王室就後繼無人了……雖說有瞳在,但她的個性過於嬌柔,根本不適合當王。相較之下,蒙特個性果斷,雖容易虎頭蛇尾,但和瞳相比更有王者風範,為了史亞瓦瑟,也只能答應兩人的事了……」

  伊爾蒙多看蒙特待人親切,和以往所見大不相同,不由得露出笑顏,輕聲呢喃:「蒙特,雖然你是為了他才這樣做,但看到你有所成長,為父也甚感欣慰,希望你能繼續保持下去。」,又待了一會,便轉身離去。


  一早,伊爾蒙多召集眾人來到前殿,聽取試煉結果。

  前殿裡,貝拉密坐在中間的大位,蒙特和瑞德則坐在左側,伊爾蒙多、瞳和格雷則坐在右側,亞瑟則一如往常站在伊爾蒙多身後。

  「蒙特,這次的試煉經我觀察的結果為──」

  蒙特神色緊張地等待伊爾蒙多說出結果。

  「結果為──合格!」

  蒙特一聽到結果為合格,開心地抱起瑞德旋轉。

  「太好了!父王認可我們了,瑞德,我們可以一起回國了!」

  瑞德也開心地笑著。

  瞳聽到此事開心到喜極而泣,格雷見狀拿起手帕擦拭她的淚珠,拍拍她的肩膀溫柔地安撫。

  伊爾蒙多見蒙特欣喜若狂,用力地咳了一聲。

  「別高興得太早,我還有附加條件,你們若願意答應這些條件,我就認可你們的事並撤銷對你們的通緝。」

  「父王,請問是什麼條件?」蒙特緊張地詢問。

  「第一,回去以後,你必須立刻即位成為新任國王;第二,我認可你們的事,但在公開場合上不能做出越矩的行為。還有,蒙特,你必須去向卡雷斯道歉。只要你們答應以上兩個條件,我就認可你們的事。」伊爾蒙多嚴厲地說。

  蒙特聽完想都沒想直接答應。

  「父王,我答應您。」

  瑞德也面向伊爾蒙多點頭答應。

  「遵命,國王陛下。」

  伊爾蒙多見兩人毫不猶豫地答應,也露出慈愛地微笑說:「既然你們都同意這些條件,那我遵守承諾不再反對你們。」

  「謝謝,父王。」蒙特向伊爾蒙多點頭致謝,接著把瑞德放回椅子上,再次面向他神情嚴肅地說:「父王,您也能答應我一些條件嗎?」

  「你也想跟我開條件!?」伊爾蒙多眉頭一皺,語氣顯得不悅。

  蒙特急忙澄清:「父王,您誤會了。這些條件是對應您剛才所開的條件,所做得一些修改。」

  伊爾蒙多皺著眉頭說:「說來聽聽!」

  「第一,我會即位,但要等我滿二十五歲。原因是我現在還沒辦法治理國家,我必須先學習如何管理國事,我才願意即位。除非你希望史亞瓦瑟馬上敗在我手中!第二,不准你回國後反悔,方才答應我和瑞德的事。第三,不管我有沒有即位,不准您再逼迫我娶妃。對我來說,我的伴侶永遠只有瑞德!」蒙特緊握瑞德的手,眼神堅定地看著他說:「至於將來繼承王位的事。」,隨即看向瞳和格雷。

  「瞳,格雷,你們願意讓你們的孩子繼承王位嗎?」

  瞳低頭思慮一會,抬頭看向格雷。

  「格雷,我同意讓孩子們繼位,那你呢?」

  格雷沉思一會,回答:「蒙特,抱歉,畢竟我們還不曉得,我們的孩子是男還是女,所以我無法給你一個明確的答案。」

  「沒關係,等你們的孩子出生了,再來做決定。」蒙特旋即看向伊爾蒙多繼續說:「父王,您能答應我以上這些條件嗎?」

  「可以!蒙特,你竟會想到將來繼位的事,真讓我刮目相看!」伊爾蒙多滿意地笑著。

  「既然決定繼位了,就要想想之後的事,以免要臣拿此事來說嘴。」蒙特淺笑回答。

  貝拉密見兩人和好如初,面帶微笑說:「這件事總算完美落幕了。你們大概什麼時候要回去史亞瓦瑟?」

  「雖然還想多待幾日,但下禮拜就要過年了。我要回去處理新年事宜,傍晚就搭車返回史亞瓦瑟。貝拉密,等蒙特即位後,我就有更多的時間來和你敘敘舊了!」伊爾蒙多想了想,微笑說:「不過你有時間就回來史亞瓦瑟!」

  「沒問題,有時間我回史亞瓦瑟與王兄您聚聚。」貝拉密淺笑道。

  「貝拉密,這幾日多謝你的照顧,改天我再來向你討教,如何當個與民平等的王。」蒙特轉向貝拉密鞠躬致謝。

  「沒問題,隨時歡迎你來!」貝拉密笑答。

  「既然沒其他事要處理,就各自回房整理行李,傍晚就搭車返回史亞瓦瑟。」伊爾蒙多和善地說。

  四人異口同聲地答應,隨後便各自離去。

  傍晚便在貝拉密的目送下,返回史亞瓦瑟。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