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神與畜】創傷後壓力症候群03

阿曦 | 2021-09-05 21:53:11 | 巴幣 0 | 人氣 40

連載中神與畜
資料夾簡介
二十二世紀,為了找出綁架自己的「蜘蛛」,李晴煬加入了名為「神與畜」的組織。這裡的每個人都有病,每個人的心都在流血。他們不是童話故事的英雄,而是一群想活下去的人。

2161年1月16日,早上十點,商業中心B區,仙境大樓,三層


「我的天……原本只打算罵你怎麼私自帶檸檬出去,竟然扯出這麼大的事……」


不只謝綠,在場所有人──里奧、葛蕾絲、李博洋、MIO、江云格、尼可拉斯、派翠克、赫密士,都覺得一個頭兩個大。他們一早就聚集在三樓等李晴煬和檸檬回來,正打算集體痛罵,沒想到李晴煬帶來核彈等級的情報,大家的腦袋一時也轉不過來。

「總結來說,」坐在沙發上的葛蕾絲打破沉默,「賴家以宗教的名義,囚禁著『睡鼠』繼承人,讓她受到不人道的對待?」

尼可拉斯靠著牆,問李晴煬:「具體是怎樣的不人道?」

「相信我,你們不會想知道。」被罰跪的李晴煬說:「鞭子抽打、燒鐵烙印、身上的指甲被拔掉、削皮挫骨……本大爺只聽到這些,應該還有更多。」

「好變態喔。」MIO坐在李博洋腿上,問:「他們就這麼討厭水果塔嗎?」

「宗教能帶給人平靜,也能帶給人瘋狂。」身為出家人的李博洋嘆氣:「難怪雪檸大嫂不愛提起賴家,估計也覺得自己家人瘋了。」

「……。」站在落地窗前的里奧沒有說話。

「這件事,應該要向宇維少爺報告吧?」抱著一夜未眠的檸檬,江云格問大家:「要去會議室討論嗎?」

「不需要。」赫密士喝著可樂,問派翠克:「那個斷腿的小鬼能上來嗎?」

派翠克搖頭,「他需要靜養。」

「那就在這裡開反正大家都在。」赫密士瞥向里奧,「打給那王八蛋吧。」

「……。」

里奧沒回話,而是照赫密士說的──他的戒指彈出投影視窗,螢幕顯示出二十四小時制的時鐘,指針指著下午三點,高宇維現在很清醒。

「幹嘛?」因為打來的人是里奧,高宇維的口氣跟平常很不一樣,嚇了大家一跳。

「我們有事要跟你說。」里奧暗示大家都在,「晴煬,把昨天晚上的事再說一遍。」

李晴煬把昨晚的事,從一直有人在跟自己共鳴開始,一路講到和賴梓柔的對話。螢幕另一端的高宇維陷入沉默,似乎正在思考。

謝綠發言:「宇維少爺,我認為當務之急是把那女孩救出來,不然她會死的。」

「正常人受到那種對待早就死了。」尼可拉斯告訴謝綠:「之所以活到現在,因為她是水果塔繼承者,體質跟我們一樣異於常人。」

MIO突然想到,舉手發問:「話說,晴煬跟賴梓柔說的『等價交換』是什麼?我們有能跟賴家交換的東西嗎?」

MIO問到了重點,剛剛只聚焦在賴家,沒注意到李晴煬與賴梓柔的對話。大家的視線都看向李晴煬,螢幕另一邊的高宇維似乎也在等待回答。

「當然有,我們神與畜,不是有賴家一直想要的東西嗎?」

李晴煬壞心一笑,所有人沿著他的視線看去──檸檬睜大眼睛,不知道為什麼大家都在看自己。

「你在說什麼!?」

江云格第一個跳出來反對。他罵李晴煬:「竟然想把檸檬交給賴家,你是瘋了不成!?」

「本大爺有說錯嗎?你這隻貓才搞不清楚狀況。」

看到江云格生氣,李晴煬就很爽,講話也越來越不客氣。

「小檸檬是雪檸大嫂的女兒,賴家這些年一直想把她要回去。如果是小檸檬,賴家一定會把人交出來。」李晴煬說。

「我也反對。檸檬一個人去賴家?這太危險了!」

謝綠和江云格站在同一陣線。看到這畫面,李晴煬的惡魔本性按耐不住,他質問兩人:「你們兩個是小檸檬的誰?她的家人都還沒說話,你們在吵什麼?」

謝綠被李晴煬的話激怒了。她看向尼可拉斯,「尼可!你怎麼都不說話?」

「嗯?」尼可拉斯的回答出乎預料:「我贊成啊。」

「什麼?」

「檸檬是我訓練的,她的實力在哪我很清楚。」尼可拉斯冷笑,「如果連賴家都撐不過,證明她沒資格當我妹妹,也省我的力氣,我不想栽培廢物。」

衝擊性的發言讓謝綠說不出話。江云格看向葛蕾絲,「葛蕾絲姊,妳也這麼認為嗎?」

「嗯……云格,我覺得事情沒你想的嚴重。」葛蕾絲表示:「雪檸大嫂在賴家的地位是不可取代的,他們不會對她的女兒怎麼樣,反而跟賴家比起來,我們這裡還比較危險。」

又是一個衝擊性發言。江云格和謝綠看向里奧──他們唯一的希望。只要里奧說不,高宇維也不會有意見;相反,要是連里奧都說好,檸檬這趟賴家之行,就算是定案了。

「……。」

里奧還是那張冷酷的臉。他左想右想,謝綠、江云格、尼可拉斯、葛蕾絲的意見,都已經在他腦中跑過一輪,但不管哪個選擇都有利有弊,於是他採用最簡單的做法。

「安琪。」

里奧叫了檸檬的本名。檸檬坐直身子,「嗯?」

「妳想去嗎?」

沒錯,把問題丟給當事人──里奧想來想去,也只能這麼做。

「情感上,我確實不想讓妳去,但葛蕾絲和尼可說得對,賴家不會對妳做什麼,妳也能自己應付突發狀況──可是這些都不是妳的想法,問題不在『妳能不能去』,而是『妳想不想去』。」

里奧告訴檸檬:「這是一個任務,安琪。只有妳能進入賴家,也只有妳能找出賴家反對艾莉絲體系的證據。如果妳不想去,我們再想辦法,不勉強妳。」

「……。」

里奧好像忘記他女兒只有四歲,檸檬好像也對自己的年紀不自知。她低頭思考,腦中閃過這段時間大家的話,有批評、有鼓勵、有安慰、有辱罵……

「我……」


她想要變強。

她想跟大家一樣,成為獨當一面的神與畜。


「我要去。」

檸檬握著小小的拳頭,告訴螢幕裡的高宇維:「宇維少爺,請讓我接下這個任務,我……我一定會完成的!」

「……。」

全場沉默五秒,然後,高宇維的聲音從螢幕傳出:「好,妳去吧。」

謝綠哀號,江云格崩潰,李晴煬放聲大笑。因為自己的提案被採納,又看到謝綠和江云格痛苦的表情,李晴煬感到相當滿足。

「我會親自和賴家交涉,等時間確定了──」高宇維告訴里奧:「你親自把檸檬送過去。」

里奧沒意見,葛蕾絲沒意見,尼可拉斯和派翠克沒意見,李博洋和MIO也沒意見。

「謝綠,記得把今天的會議紀錄寫下來。」高宇維命令。

「是……」

唯一有意見的謝綠和江云格什麼也不能說。這是命令,又是檸檬自己的意願,他們只能服從和尊重。

「其他人散會。」高宇維說:「里奧、葛蕾絲、赫密士,去里奧房間集合,我有事找你們。」

「好啦好啦。」

要開會後會,赫密士竟然沒有抱怨,里奧和葛蕾絲也沒多問什麼。三人前往里奧房間所在的十二樓,關上門,然後,葛蕾絲開啟了封鎖線。

「這樣就可以了。」

紫色的封鎖線上寫著白色的「Caterpillar(書蟲)」。葛蕾絲伸懶腰,「哎唷,因為云格的關係,現在講話都要這樣偷偷摸摸的,真麻煩。」

「沒辦法誰叫那傢伙跟黛娜一樣聽力好到爆炸。」

因為是第一代水果塔──黛娜的繼承人,江云格擁有貓的一切特徵,尤其是那驚人的聽力和視力,整棟仙境大樓的聲音都逃不過他的耳朵。除非像這樣開封鎖線,否則什麼秘密也藏不住。

「你們知道我要說什麼。」

高宇維不廢話,「晴煬可以和小約翰的繼承者共鳴了,這意味什麼?」

「李仲翔在他的身體裡。」里奧回答:「他的體內有紅心傑克。」

葛蕾絲補充:「他可以瞞過云格、帶檸檬出去,證明他也會開封鎖線。」

「奇怪咧照這樣說為什麼李晴煬還好好的?」赫密士皺眉,「李仲翔應該要吞噬他的啊。」

「而且,博洋的事都已經四年了。」葛蕾絲提出疑問:「依仲翔的個性,他一定急著想和現在的艾莉絲接觸,不可能沒有動作,但晴煬依然是晴煬,為什麼?」

他們觀察了李晴煬四年,種種跡象都顯示他的「紅心傑克」越來越明顯,但李晴煬完全不受影響,連高宇維都想不明白。

「宇維,」

里奧突然問:「有獅鷲的消息嗎?」

「沒,我剛也在想這個。」高宇維說:「自從四年前被你打成重傷,她就好像消失了,完全沒動靜。」

「這很奇怪,你們自己想。」里奧推論:「四年前,獅鷲一知道博洋是李仲翔的目標,她就去找假海龜、利用MIO解決了這件事;如今李仲翔在晴煬體內,她這四年怎麼都沒有動作?」

「確實。」赫密士點頭,「依那瘋女人的作風一定二話不說就把李晴煬宰了不可能讓他活到現在。」

「哥,我們是不是漏掉什麼?」葛蕾絲說:「我感覺,獅鷲早就知道會這樣,所以她對晴煬的手段,沒有像對博洋一樣積極。」

「……。」

眾人陷入沉默。因為李晴煬,他們復活李仲翔的計畫被延遲了四年,若再找不出原因,白絃就有時間從中做艮,這對他們不利。

「仲翔應該遇到了麻煩。」

高宇維打破沉默。他說:「因為某些原因,他沒辦法立刻吞噬掉晴煬,我們得想辦法幫他,現在這時間點也很好──只要晴煬多和小約翰的繼承人接觸,就能增加共鳴的機會。」

「也只能這樣。」里奧坐到沙發上,「等你和賴家交涉完,我就把安琪送過去。」

「OK。」

說完,高宇維下線了。赫密士看著在沙發上滑手機的里奧,叫他:「喂。」

「……?」

「這一鍋沒我的事吧?」他說:「我最近想出門一趟。」

葛蕾絲疑惑,「怎麼了?」

「謝綠來這裡好多年了。」赫密士瞇眼,「『那個人』卻一點消息都沒有我覺得我該去晃晃。」

「去吧。」里奧補一句:「別讓宇維發現。」

「我知道。」

說完,赫密士打開里奧房間的落地窗,以肉眼無法捕捉的速度,從十二樓跳了出去。


◇◆       ◆◇


2161年1月16日,上午十一點,商業中心B區,仙境大樓,七層


「尼可!」

「……。」

「尼可!不要無視我!」

一回房間,派翠克就追問尼可拉斯:「為什麼要說那種話?你難道不擔心檸檬嗎?」

「……。」

「尼可拉斯!」

不理會派翠克的憤怒,尼可拉斯一句話也不說,逕自跑去陽台抽菸,但他翻了翻口袋,找不到他的打火機。

「What the……!」

尼可拉斯回頭,發現他的打火機在生氣的派翠克手裡。

「回答我的問題。」

派翠克面色鐵青,手裡的打火機點燃火焰,藍色的瀏海隱約露出那雙可怕的眼睛,瞪著尼可拉斯。

「你明明說過,我們之間沒有祕密的。」

「……。」

病嬌模式的派翠克可不是開玩笑,再這樣下去,不是尼可拉斯被他的水果塔毒死,就是跟派翠克一起被燒死。無可奈何的尼可拉斯彈指,周遭佈滿橘色的封鎖線,上面寫著「March Hare(三月兔)」。

「你幹什麼?」

「我投降。」尼可拉斯舉起雙手,「我乖乖回答,你別生氣了。」

看平時的相處,尼可拉斯暴戾、派翠克溫和,感覺都是尼可拉斯在欺負派翠克,事實卻相反,尼可拉斯才是被吃死死的那一個。他什麼都不怕,最怕派翠克不高興。

尼可拉斯走上前,把戀人擁入懷中,派翠克的表情也漸漸緩和下來。尼可拉斯一邊安撫派翠克,一邊偷偷拿走打火機,危機警報這才解除,生命沒有危險。

「為什麼要開封鎖線?」變回正常的派翠克問:「不想被人聽到你對我低聲下氣?」

「才不是。你是我男朋友,低聲下氣有什麼丟臉的?」

尼可拉斯放開派翠克,老實告訴他:「因為你問我的問題,絕對不能讓其他人聽見。」

派翠克疑惑,「檸檬去賴家的事嗎?」

尼可拉斯點頭。

「那果然不是你的真心話。」派翠克說:「你很擔心、在意檸檬,這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坦白說,當李晴煬說要把檸檬送去賴家時,尼可拉斯真想用火車把他撞死。他不希望檸檬去,但當謝綠問自己時,又不得不說出違背心意的話──尼可拉斯對檸檬就是這麼矛盾。

「但我不擔心她去賴家。」

尼可拉斯突然這麼說,派翠克很震驚。

「為什麼?你這麼相信檸檬的實力?」

「不全然。」尼可拉斯說:「只是,我不認為那傢伙會坐視不管,畢竟檸檬是他計畫的一部份。」

「『那傢伙』?」

「你忘啦?四年前,我不是瞞著大家,帶她去了A區嗎?」

「……!」

派翠克想起來了。難怪尼可拉斯要開封鎖線,這件事根本不能讓其他人知道。


「那隻該死的鶴。」


尼可拉斯咬牙,「雖然很不爽,但檸檬去賴家,只能靠他保護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