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神與畜】重性憂鬱疾患13

阿曦 | 2021-06-13 20:45:30 | 巴幣 2 | 人氣 34

連載中神與畜
資料夾簡介
二十二世紀,為了找出綁架自己的「蜘蛛」,李晴煬加入了名為「神與畜」的組織。這裡的每個人都有病,每個人的心都在流血。他們不是童話故事的英雄,而是一群想活下去的人。

2157年11月26日,中午十二點,白色空間


雖然對MIO很失禮,但李博洋第一眼看到NAGI,腦中只閃過一個「鬼」字。

NAGI的學生制服很舊了,長袖的黑色制服和百褶裙有不少皺褶,胸前的紅色領巾也破了洞。她赤腳踩在白色空間,黑色的霧隨著她的步伐,將所經之處變成黑色潑墨的畫布。最恐怖的還是面具──說不懂欣賞文化之美也罷──李博洋覺得NAGI的面具超可怕,三更半夜絕對不會想從窗外看見。


「為什麼妳在這裡?」


李仲翔質問不速之客。從椅子站起來後,李仲翔每個動作都會伴隨「叮鈴鈴──」的聲音,因為他的皮帶綁了顆鈴鐺。

NAGI的面具朝向李仲翔。她沒有回答問題,而是用那低音的女聲說:「不愧是李仲翔,死後還能換造型啊。」

「……。」

兩人各說各的,沒有要攀上彼此話題的意思。

趴在地上的李博洋也思考:第一代水果塔只能和自己的後代共鳴,李仲翔出現在他的夢境不奇怪,但MIO的媽媽呢?為什麼她有辦法來到這?難道是……

「交換?」

李博洋想到答案,另一邊的李仲翔也明白原因。

「原來如此,和假海龜的後代交換心智……這孩子的體內除了我的水果塔,還有妳。」

李仲翔又發出那個嘆息,「問題來了:誰讓妳女兒恢復記憶?誰告訴妳我在這裡?」

「呵。」NAGI冷笑,「還能有誰?」

「又是小白?她到底要壞我多少事……」

一想到白絃,李仲翔的頭就很痛,不論他們的關係是敵是友,李仲翔都覺得白絃很麻煩。

「省掉解釋的時間也好,跟你這種人多講一秒鐘,我都覺得噁心。」

NAGI講話很毒。她抬起手,鐵扇指著李仲翔的臉。


「一句話:滾出去。」

「這孩子是我女兒的人,髒東西給我立刻消失!」


「……。」

面對威嚇,李仲翔不為所動,只是邪魅一笑。

「我拒絕,他可是我的寶貝孫子。」

「那就閉上你的嘴,等著被宰!」

語畢,NAGI手持雙扇、邁開步伐,濃濃的殺意襲向李仲翔。兩人的距離越來越近,李仲翔別說武器,連備戰的姿態都沒擺出,看似沒有要迎擊的意思,然而──

「……!」

NAGI低頭,發現自己好像踩到什麼,下一秒,上百顆紅色眼珠出現在白色空間的地面、同時睜開眼睛。NAGI腳下的紅色眼珠變異,一坨黑色、泥狀的噁心生物出現,張開口水牽絲的大嘴、攪動紫色的舌頭,將NAGI整個人一口吞下肚!

「呼呼。」

李仲翔發出詭異的笑聲,李博洋的臉也一陣慘白。首先,兩個第一代水果塔在他夢裡打世紀帝國、完全沒考慮他的感受;第二,不論一堆眼珠或泥狀生物,剛才那畫面實在太噁心!那應該不是白色空間,而是「紅心傑克」的另一個能力──黑色汙泥

吞掉NAGI,泥狀生物咀嚼、咀嚼……咀嚼到一半,它發出翼手龍般的尖叫、張開大嘴,裡頭根本沒人,只有一張張白色的小紙人在燃燒、飄出黑色的煙。

「大祓(おおはらえ)!」

下一秒,NAGI人出現在泥狀生物的後方。只見她單手一揮、鐵扇向下一劈,泥狀生物整隻炸開,黑色的汙泥飛濺四方。

李仲翔不為所動。他左手插在褲子口袋,右手緩緩舉起,地上的紅色眼珠隨他的手勢、變異成同樣的泥狀生物。它們移動的速度異常迅速,上百隻噁心的東西就像蟲子,一隻隻在地上蠕動、張開嘴巴,紫色的舌頭一個個對準NAGI,飛撲的同時也噴出大量唾液。

NAGI沒有慌。李博洋推論,此刻的她和現實中的MIO,力量應該是相連的,因為NAGI四周出現MIO常用的紅色布條及植物樹根。布條垂在她的兩側、如同簾幕,隨著她揮舞鐵扇,布條隨她的動作飛舞、飄揚,猶如鐵扇的延伸,所有碰到紅色布條的泥狀生物都被切割成塊狀;同時,紅色的植物以NAGI為中心、開始蔓延,歪曲的樹根蔓延到白色空間的地面、猶如捕獸網,外圍的泥狀生物在靠近NAGI前,就被樹根長出的藤條捕殺、勒斃。

NAGI的動作不像白絃,她的動作毫無規則,沒有受過拳擊、武術等專業訓練,戰鬥經驗全來自殺人,因此,她的動作是單純的屠殺、一個熟練的屠殺者。敵人一來,她二話不說爆頭,沒有頭就斷手,沒有手就專攻生殖器。像泥狀生物這種四不像,她用鐵扇瞄準張開的嘴、沿著嘴角割到後腦勺,再把這些噁心的東西撕成兩半,好像在切肉。

隨著NAGI殺死的泥狀生物越多,她散發的黑色濃霧也越強。李博洋發現,她身後的背景被黑霧染成一片漆黑、變成畫布,鮮血般的紅色線條勾勒出一幅浮世繪,上面畫的是一隻鵺。

看自己的泥狀生物被屠殺,李博洋還是不為所動。只見他又抬起右手,那些被NAGI破壞後、四濺各處的黑色汙泥,隨著他的動作飛起、一滴滴漂浮在NAGI四周;然後他舉起左手,中指與食指並攏,兩指「啪!」一聲、在右手手掌拍了一下。

「唔!」

剎那,李仲翔創造了荊棘地獄。上百滴的黑色汙泥變成上百根尖刺、毫無預警地突入白色空間,刺穿NAGI的胸、肚、手、腳。李博洋倒抽一口氣,同時,NAGI的鐵扇掉到地上。


「水果塔的強弱取決於意志,」


李仲翔放下雙手,「憑我對艾莉絲的執念,我才是最強的水果塔。」

NAGI的鮮血沿著黑色尖刺,滴在白色空間的地上。

「輸給小白,因為她不受遊戲規則限制;如果我們的起點一樣,我才不會被她殺死。」

說完,李仲翔扭扭脖子,發出一聲舒爽的呻吟。

結束了。李仲翔心想。NAGI不論生前或死後,都像一頭蠻幹的野獸,這種人別想擋在他和艾莉絲之間。他轉身,將重心放回自己的寶貝孫子。


「高天原に、親神漏岐神漏美、八百万神等よ。」


有趣的是,從他認為「結束了」的地方,傳來了人說話的聲音。李仲翔睜大眼睛,終於露出不一樣的表情。


「神留まり坐す、星震わせ、大祓給へ伊邪那美!」


李仲翔回頭,一輪血紅色的三日月竟然出現在他的白色空間。NAGI的面具裂了開來,上半部份還在臉上、下半部份脫落,露出她滿是血的嘴角。


「艾莉絲艾莉絲艾莉絲……開口閉口都是那女人,你跟白さん一個樣,吵死了!」

「我對我女兒的愛,怎麼可能輸給你的狗屁執念!莫名其妙!」


語畢,超級可怕的強風襲捲白色空間,李博洋整個人被吹到空中,另一邊的李仲翔用手臂護頭,卻還是睜不開眼睛,雙腳也動彈不得,移動不了半步。


「我可是就算犧牲一半壽命,也要把小孩生下來的白痴啊!!」


NAGI大吼,瞬間,所有黑色尖刺不敵強風、應聲斷裂。恢復自由之身的NAGI不顧傷勢,撿起地上的鐵扇,像個瘋子一樣順著風勢、撲向李仲翔的頭──


「髒東西,從我女兒的地盤滾出去!!」

「……!」


雖然及時閃躲,但還是來不及──李仲翔的右手臂被硬生生割斷!大量的液體從他的身體噴出,但不是紅色的血,而是黑色的汙泥。

「看好了,孩子,不要被他的外表騙了。」

NAGI將飛到空中的李博洋救下,並告訴他:「這人的內在就跟他的靈魂一樣,噁心至極。」

「唔……!」

好像要溶化般,一滴滴的汙泥從李仲翔的臉流下,只剩兩顆紅色眼睛浮在汙泥上。重傷的他無法久留,只好如NAGI所願──帶著負傷之驅離開、從李博洋的夢境消失,不見蹤影。


「孩子,你沒事吧?」


NAGI將李博洋扶起。雖然剛才被吹成風箏,但李博洋沒有受傷。他看著全身是傷的NAGI,貼心地改用日文說:「我沒事,倒是……」

「不要緊,我已經死了,不會再死第二次了。」

冷靜下來後,NAGI又恢復那低沉、平穩的女聲。她突然朝李博洋行九十度鞠躬,差點把李博洋嚇死。

「我是中村凪、第一代水果塔『假海龜』。」NAGI道謝:「這些年,我女兒給你添了很多麻煩,謝謝你這麼照顧她,真的非常感謝。」

李博洋驚慌失措。對方是MIO的媽媽、跟他爺爺同一輩的人,這禮根本還不起啊!

「不不不!媽媽大人,不用行這麼大的禮!」

「『媽媽大人』……?」

聽到這稱呼,NAGI愣了兩秒,然後大笑。

「哈哈哈!很好!你以後就叫我『媽媽大人』吧!」

NAGI好久沒這樣大笑。真不愧是女兒的最愛,NAGI也覺得李博洋好有趣。

「那傢伙不會再來了。」

NAGI拿出從李仲翔那兒搶回的眼鏡,戴到李博洋臉上。

「你本身繼承的『紅心傑克』不完整,加上你和我女兒交換過心智,我才有辦法阻止李仲翔。」

聽到這,李博洋和NAGI慎重道謝。雖然撿回一命,但李博洋擔心另一件事。他問NAGI:「爺爺之後,是不是會把目標轉向我弟?」

「不是之後。」NAGI告訴他:「依李仲翔的行事風格,他早就對你弟出手了。」

「……!?」

「雖然我女兒記憶混亂、我沒辦法跟她共鳴,但她成為『澪』後所經歷、所看到的,我都非常清楚。」

NAGI說:「你弟弟李晴煬,他才是真正的、完整的『紅心傑克』繼承人。如果我是李仲翔,他會是我的第一順位,你充其量只是備份。」

「怎麼會……!」

看來,李仲翔之前說的全是謊言,目的是讓李博洋心甘情願赴死,想想真的後怕。

「李仲翔很聰明,也很有手段,但那傢伙瘋了,他對艾莉絲的執著已經無法用常理判斷,所以不要輕信他的話。」

NAGI收起扇子,「要是李仲翔奪走李晴煬的身體,再讓他接近現在的艾莉絲,一百年前的悲劇就會再次發生,更讓人毛骨悚然的是──你們家宇維少爺,正在幕後推動這一切。」

「……。」

眼前的NAGI、尼可拉斯的叔叔「三月兔」、謝綠的祖母「笑臉」、派翠克的祖母「公爵夫人」,以及好多叫不出名字的人,他們有的死,有的勉強生還,有的花一輩子療傷。這些受害者是歷史給艾莉絲體系的教訓,但顯然,有一群人沒有學會。


「最可憐的還是白さん。」


提到白絃,NAGI忍不住感慨。

「她是真心愛著艾莉絲體系,所作所為都是希望艾莉絲體系更好,但因為一個李仲翔,她的心血全部毀於一旦。為了不讓艾莉絲體系繼續沉淪,她只能手弒曾經的夥伴,以及毀掉她最愛的夏悠……這過程對她來說多痛苦、多煎熬,我想都不敢想。」

NAGI還記得,一百年前的白絃總是說夏悠多好、夏悠多棒。雖然很煩,但那時的白絃笑容很純粹,不像現在。

「仲翔死了、夏悠沒了,白さん用《羅琳娜條約》拔掉艾莉絲的權,讓水果塔之一的瘋帽接手,再將整個體系分成十個家族。」

NAGI抹掉嘴角的血,「她天真地以為:讓艾莉絲有名無實、瘋帽有實無名,加上十大家族互相制衡,這樣的艾莉絲體系就能穩定,不會再發生一百年前的悲劇。」

「但宇維少爺成立了『神與畜』。」

聰明的李博洋都知道了,他接下去:

「或許這是個開端,也是個預兆。宇維少爺成立『神與畜』,將擁有『天賦』──繼承了水果塔、卻什麼也不知道的後代子孫納入麾下,並以此為契機,打擊反對他的十大家族。表面上是剷除異己,實際卻在一步步撕毀《羅琳娜條約》、和獅鷲為敵。」


十一塔,殺死李央,帶回李晴煬。李門。

靈薄監獄,尼可拉斯。希波克拉底,也是懷特。

史密斯列車,屠殺史密斯。葛蕾絲復活、雪檸死亡、檸檬出生。

沉璧園,謝綠。謝氏。


李博洋回想這幾年發生的事。他以為不相干的任務,其實都被串在一起、全是高宇維計畫的一環。

「因為李門、希波克拉底、史密斯相繼淪陷,所以我們在沉璧園時,無法繼續旁觀的獅鷲對我們出手,但她沒有幫謝氏。」李博洋說。

「別說謝氏,白さん連自己的Platinum都不想管。這一百年,十大家族讓她很失望,所以她果斷放棄十大家族,把重心放在你們這些後代。」NAGI補一句:「但這風險很大。」

李博洋同意。萬一他們全都支持高宇維、協助李仲翔接近艾莉絲,白絃要怎麼辦?為什麼會把最重要的部分賭在不確定的因素上?

「除非,」

NAGI其實想到了原因,卻又不太確定,「她掌握了某個關鍵線索,只是我們都不知道。」

「關鍵線索……如果連宇維少爺都不知道,我們更不可能得知。」

NAGI聳肩。時間差不多了,雖然李博洋想得很認真,但她必須打斷。

「李博洋,別想了。」NAGI突然叫他,「你現在有更重要的事。」

「嗯?」

「從這該死的夢醒來,回去我女兒身邊。」

NAGI走到李博洋面前。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面具少一半,他覺得NAGI沒有一開始恐怖,可以直視能面的眼睛。

「我可以用我的力量保護你,也可以保護我女兒,但是,彼岸的人沒辦法回到此岸,我已經沒辦法陪在她身邊。」

NAGI握住李博洋的手,拜託他:

「我的人生一塌糊塗,唯獨一個願望:只求我的女兒能被人好好愛著,而那個人──我相信就是你,李博洋。我希望你陪在她身邊、幫我照顧她,這樣一來,黃泉之下的中村凪,也能好好安息了。」

「……。」

看著NAGI握著自己的手,李博洋腦中突然浮現──失憶的李晴煬剛回李門時,他和MIO在商務旅館的房間。李博洋坐在落地窗前,MIO坐在他的大腿;李博洋吃漢堡,MIO吃薯條;李博洋不想接電話,MIO不小心把電話掛斷……

很稀鬆、很一般的日常,但李博洋覺得好懷念。


他好想MIO。

好想再抱抱她,好想再跟她說話。

好想再跟她一起吃飯,麥當勞或咖裡都好。


「媽媽大人,別這麼說……」

李博洋閉起眼睛,用他溫和的聲音說:


「MIO每天七點都要叫我起床,而且每十分鐘叫一次,因為她知道我會賴床。」

「MIO常常幫我找書,因為我的房間很亂,我也老因為這點惹她生氣。」

「MIO喜歡和我吃麥當勞。雖然比較喜歡咖哩,她卻吃得比我開心,而且會把沾了蛋捲冰淇淋的薯條分給我,那真的很美味。」

「MIO她,雖然很任性、很調皮,還有可怕的一面,但其實,她才是負責照顧我的人,而我……我也非常喜歡她、依賴她。只要她願意,我想跟她永遠在一起。」


李博洋不是因為難過而哭,而是感激。

他的人生也是一塌糊塗,是MIO給他點了一盞燈。

能跟MIO相遇、相識的他,何其幸福,也何其幸運。


「那你還等什麼呢?」

NAGI露出安心的笑容,並將自己胸前的紅色領結,放到李博洋手裡。


「拜託你了,李博洋。」

「兩個人一起,才是真正的『三日月』。」






---

阿曦:

「『女高中生的怨靈』和『穿和服的怨靈小孩』,是NAGI和MIO這對母女最初的構想,更深層的人物靈感來自高中聽的音樂:酸欠少女的〈三日月〉,大學玩太鼓達人的歌:〈黃泉的伊邪那美〉,及小學玩的恐怖遊戲:《零紅蝶》

凡是曾接觸過的遊戲、音樂、動漫、影集......我不怎麼會忘,正因如此,我寫文時很少缺靈感(除了上禮拜)。雖然我不喜歡自己的長期記憶力、討厭的事情都忘不掉,但關一扇窗也開一扇門,寫文時又覺得它挺好的XD

另外也順便通知:病例回顧、世界觀解說、角色介紹這些,我都放在FB粉專的相簿喔,我都會陸續更新,敬請期待~~~」

---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