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神與畜】創傷後壓力症候群05

阿曦 | 2021-09-12 14:36:35 | 巴幣 0 | 人氣 30

連載中神與畜
資料夾簡介
二十二世紀,為了找出綁架自己的「蜘蛛」,李晴煬加入了名為「神與畜」的組織。這裡的每個人都有病,每個人的心都在流血。他們不是童話故事的英雄,而是一群想活下去的人。

2161年2月18日,晚上九點,宗教人文藝術D區,黑教堂


時間倒回兩天前,檸檬帶著行李廂,和里奧一同來到賴家的根據地,也是薩拉凱爾教的中心──黑教堂。這裡位於宗教人文藝術D區,地理位置為東歐,是一個充滿宗教、藝術、音樂,古典氣息濃厚的一區,街景非常美麗。

「……。」

這不是靜音模式,里奧和檸檬這對父女走在一起,通常都不會說話。黑教堂位於山上,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里奧的大手牽著檸檬的小手,走著,走著,檸檬發現里奧的步伐越來越慢,最後在中間的路段停下來,還是沒說話。

「……?」

二月的D區很冷,正在下雪,檸檬的每一下呼吸都伴隨煙霧。她看著里奧,里奧卻沒有看她,兩眼凝視著遠方的黑教堂,不知道在想什麼。

「爸比……?」

檸檬小聲呼喚,里奧終於回神、低頭看她。兩雙琉璃色的眼睛對在一起,檸檬的雙眼如此清澈。

「……安琪。」

里奧蹲下身,與那雙清澈的眼睛平視。

「我只送妳到這。剩下的路,妳要自己走。」

「……!」

清澈的眼睛閃過悲傷。檸檬抓著里奧的衣服,小聲地說:「爸比,我好怕……」

「……。」

里奧沒說話,只是將檸檬擁入懷中,用溫暖的擁抱取代冬天的寒冷。

「沒事的,安琪。」里奧說:「這裡是媽咪的家,她會保護妳,也會一直在妳身邊。」

「……。」

檸檬沒有見過雪檸,只從其他神與畜口中耳聞,知道她是非常溫柔的人;但比起看不見的媽媽,她更希望爸爸不要離開,希望這個擁抱不要結束。

「給妳。」

但爸爸還是放開了她。里奧從口袋拿出一個金色的懷錶,放到檸檬手中。

「這是妳爺爺的東西。」里奧說:「害怕時,把它當成我、當成姑姑、當成哥哥。記住,只要妳是懷特,就不是一個人。」

「……。」

檸檬點頭,將懷錶收到口袋中。堅強的女孩抹掉眼淚,自己接過行李箱的把手,告訴里奧:「爸比,你們都不用擔心,我一定會完成任務,請等我的好消息。」

「……。」

永遠一號表情的里奧笑了。他摸摸檸檬的頭,然後起身,跟女兒道別。

「我相信妳。」里奧說:「我們都相信妳。」

「嗯。」

語畢,里奧轉身,朝出口的方向走去;檸檬也轉身,拖著行李箱,朝黑教堂的大門走。空氣乾冷,行李箱很重,但檸檬的體質早就異於常人,這點程度才不會讓她吃力。

走著走著,和黑教堂的距離越來越近。檸檬發現有一群穿著黑色教袍的人站在門口,似乎是來迎接她的。


「噢,親愛的安琪,見到妳真好!」


站在最前面、教袍明顯比其他人華麗的中年男子走上前,檸檬一眼就認出他的身分──賴家家主,也是薩拉凱爾教的教主──賴霜原

「您好。」

檸檬非常有禮貌地鞠躬,「接下來的日子請多指教。」

「哎呀,不用這麼拘謹。」

賴霜原蹲下身。檸檬近距離看他,賴霜原長得一副……出乎預料,不管左看右看,只能用「慈眉善目」四字形容。年紀目測五十歲,歲月雖然在他臉上留下痕跡,但不論五官、表情、氣質、聲音,都散發出慈祥的氛圍,這種氣場是裝不出來的。

「安琪,不用這麼生疏,叫我大舅舅就好。」

賴霜原是雪檸的大哥。論輩分,檸檬算是他的外甥女。

「嗯?里奧沒有一起來嗎?」賴霜原問。

「爸比先離開了。」檸檬回答。

「真可惜……原本以為能打招呼的。」

里奧是賴霜原的妹婿,但顯然,里奧和他們的交集不多,他對妻子的老家似乎不太關心。


「天啊,看看那孩子。」

「好像雪檸。」

「真的好像雪檸。」

「除了眼睛顏色,幾乎一模一樣……」


後面站著一群穿黑色教袍的人,每個都在竊竊私語。檸檬在心裡數了一下,發現加上賴霜原,在場總共十三人,其中十一個人的教袍款式都一樣,可見這十一人的位階差不多;而站在最旁邊,有一個人的教袍款式明顯跟那十一人不同,和賴霜原的款式有點像,又沒那麼華麗。

「……。」

不注意到這個人真的很難,因為他的髮型很顯眼,頭髮梳得很高,染成深藍色,看起來像三十幾歲的不良少年,脖子以下卻穿著黑色教袍,給人的感覺很衝突。

「……!」

因為一直盯著人家,那個人竟然用凶惡的眼神反瞪回來,嚇了檸檬一跳。

這個人是怎麼回事……?檸檬這麼想時,賴霜原起身,告訴她:「安琪,我們這裡的生活和妳以前很不一樣,但不用擔心,我會請一個人帶妳適應環境。」

說完,賴霜原轉頭,對那個兇惡的人說:「冰河,之後就麻煩你照顧安琪了。」

「啥!!?」

那個人非常錯愕,顯然他事先不知道。

「安琪,這位是賴冰河,我的弟弟,也是妳媽媽的二哥。」

「???」

言下之意,這個穿教袍的不良是她小舅舅,得知這個消息的檸檬也很錯愕。後面十一人又開始竊竊私語,但被賴冰河狠狠一瞪,全部乖乖閉上嘴、立正站好。

「喂!大哥,我可沒答應這種事!」

賴冰河走到賴霜原旁邊,但賴霜原不怕他,好聲好氣地說:「冰河,她是雪檸的孩子,我們要負責照顧她。」

「那又怎樣!」

聽到雪檸的名字,賴冰河似乎更生氣。他告訴賴霜原:「我很忙,接下來這禮拜都要……!」

「冰河。」

賴霜原把手放到弟弟肩上。


「打排位賽不叫忙。你已經是全服第一了,不差這次的活動獎勵。」


「……。」

賴冰河沉默,檸檬也沉默。

她剛剛聽到什麼?排位賽?全服第一?

「不要老窩在房間打遊戲,偶爾幫幫家裡的事。」賴霜原用慈祥的聲音再問一次:「安琪的事可以麻煩你嗎?冰河。」

「……。」

教主就是教主,賴冰河根本拒絕不了,只是嘀咕一句「煩死了」後,轉頭問檸檬:「妳叫什麼?」

「安琪。」檸檬乖乖回答:「安琪.懷特。」

「跟我來,迷路了我可不管。」

說完,賴冰河轉身、走進黑教堂。檸檬拉著行李箱,乖乖跟在這位「小舅舅」後面,開始了她的第一場任務。


◇◆       ◆◇


2161年2月18日,晚上九點,宗教人文藝術D區,黑教堂


「我的天,這裡也太冷了……!」

同一時間,李博洋和李晴煬站在黑教堂的後門。李晴煬冷得打哆嗦,一旁穿著厚外套的李博洋呵呵笑。

「再不聽哥哥的話呀。」李博洋幸災樂禍,「就跟你說要穿保暖一點,冬天的D區可不是開玩笑。」

李晴煬對哥哥罵髒話。看弟弟冷成這樣,李博洋非但不幫忙,還故意從口袋拿出暖暖包,「啊,好溫暖喲──」

「去死!」

李晴煬的理智當場斷線、一腳踹過去,開始了他的每日任務──毆打李博洋。他把哥哥打進一團雪堆中,也因為身子動起來,感覺沒那麼冷了。

「他們到底好了沒?只是交出一個人而已,怎麼這麼久?」李晴煬抱怨。

「誰知道。」

李博洋的頭從雪堆裡露出來、戴好眼鏡,學魚一樣揮舞四肢、自己配音「啪噠啪噠」,看起來玩得很開心,但李晴煬覺得他是白癡。

「你不冷嗎?」

「還好耶。」李博洋扭動,「自從和MIO共生,對冷熱都沒什麼感覺,應該是一半的知覺分給MIO了。」

「……。」

打從四年前、從和白絃那場戰鬥甦醒後,李晴煬發現哥哥對自己的態度有了轉變。雖然還是很煩、很噁心、一天到晚黏上來,但比起之前,李博洋似乎沒那麼在乎他──李晴煬無所謂,他們是神與畜,比起兄弟情誼,更重要的是高宇維。

「來了。」

順著哥哥的視線,李晴煬看見賴梓柔抱著一個人走出來,手中的人全身裹著一條布,看不清楚模樣。

「……他在幹嘛?」

看到一個人在雪堆裡啪噠啪噠,賴梓柔露出嫌棄的表情,李晴煬小聲告訴她:「我哥腦子有問題,別在意。」

「……。」

賴梓柔選擇無視。她將手裡的人交給李晴煬,「哪,你們要的人。」

「謝啦。」

憑肩膀的寬度,李晴煬知道這是名女性,但重量不太對,感覺沒有四十公斤。

「怎麼弄這麼久?」李晴煬問賴梓柔。

「我要把她帶出來時,她的精神狀態很不穩定,一直掙扎、尖叫,以為我要對她做跟那些人一樣的事。」賴梓柔說:「沒辦法,我只能給她打麻醉,明天才會醒。」

難怪抱起來跟屍體一樣沒動靜。李晴煬看著手上的人,心想到底是多誇張,有人接近就會尖叫──李晴煬有股不好的預感,之後的日子感覺會很麻煩。

「怎麼是妳帶她出來呀?」

在雪堆裡的李博洋結束啪噠啪噠,突然開口:

「賴梓柔,好歹是教主賴霜原的女兒、十二使徒之一,這種麻煩事,為什麼不交給底下的人處理?」

「……。」

賴梓柔的眉頭又皺起來了。她從黑教堂出來,卻沒有穿教袍,而是平常的休閒服──她厭惡賴家、厭惡自己的身分,一般的穿著能讓她忘記出生,暫時逃避。

「原因很荒謬。」

賴梓柔閉上眼睛,道出事實:「這個家的所有人都嫌她髒,只有我敢碰她。」

「……呵。」

李博洋不知道在怪笑什麼,下一秒,他拱起身子、用一種獵奇的方式從雪堆裡爬出來。不只賴梓柔,李晴煬也覺得很噁心。

「任務完成。弟弟,我們回家吧。」

李博洋拍掉身上的雪,跟賴梓柔說:「謝謝妳,妳的願望我們會幫妳達成,合作愉快。」

「……。」

賴梓柔沒想到會這麼順利──去了B區、遇到李晴煬,神與畜答應合作,高宇維出面談妥……賴家真的會如她所願消失嗎?一個不到五歲的女孩,真的能促成這種事情發生?

「我先說,我在這個家的地位很尷尬。」賴梓柔開口:「我沒辦法幫到那女孩什麼,只能少跟她接觸,以免她被懷疑。」

「妳好像誤會什麼了。」

李博洋微微一笑,「那孩子不需要幫助,賴家的滅亡勢在必行。」

「……?」

不只賴梓柔,連李晴煬也聽不懂李博洋在說什麼。他正想問,李博洋就打斷:「我弟弟穿太少,整個人冷到不行,容許我們先失陪了。」

下一秒,白色空間開啟,兄弟倆直接在賴梓柔面前消失,但李博洋的話還迴盪在賴梓柔耳邊,她在內心打了寒顫。


「勢在必行……什麼意思?」


彷彿謝氏的翻版──一部事先寫好的劇本,他們都只是按照劇本演出的演員,但這次寫劇本的不是李晴煬,而是里奧和高宇維。


---


阿曦的粉絲專頁:【阿曦的小說和他的人類觀察日記】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