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神與畜】創傷後壓力症候群01

阿曦 | 2021-07-26 15:37:03 | 巴幣 0 | 人氣 35

連載中神與畜
資料夾簡介
二十二世紀,為了找出綁架自己的「蜘蛛」,李晴煬加入了名為「神與畜」的組織。這裡的每個人都有病,每個人的心都在流血。他們不是童話故事的英雄,而是一群想活下去的人。

2161年1月15日,早上七點,商業中心B區,仙境大樓,四層


神與畜第十五幹部──安琪.懷特,小名檸檬,今年四歲,睜開了她的琉璃色雙眼。

「……。」

打從會說話起,檸檬就是自己一間房,甚至,自己一層樓。乖巧的她從床上爬起,幫貓咪娃娃蓋好被子後,走去浴室。

「……。」

她盯著鏡子中的自己,拆下額頭、手臂、膝蓋上的繃帶,大大小小的傷口怵目驚心,難以想像一個四歲的孩子會有這種傷,但就像沒有痛覺般,檸檬給傷口重新上藥、纏上新的繃帶。

「……。」

不用大人幫忙就能打理自己。梳洗完畢,檸檬離開房間,一抵達三樓,就看到她的姑姑──神與畜第二幹部──葛蕾絲.懷特在做早餐。


「早安,檸檬!」


葛蕾絲熱情地和她打招呼,檸檬也禮貌回應:「早安。」

「牛奶在桌上,我幫妳倒好了。」

「謝謝。」

「親愛的,有想吃什麼嗎?」

「謝謝,我自己來就好。」

說完,檸檬踩上專屬的凳子,把兩片吐司放到烤麵包機。等它們彈出來,她拿起抹刀,把草莓果醬抹在兩片吐司上。

葛蕾絲摸摸她的頭。以上這些動作,都沒有人教過檸檬。這孩子的學習力十分驚人,很多東西都是一看就會。

「爸爸今天回來嗎?」

「嗯,沒意外是今天。」

葛蕾絲告訴檸檬:「但他回來的時間很晚,估計妳已經睡了。」

「……嗯。」

話題結束,檸檬安靜地吃早餐。葛蕾絲在內心讚嘆遺傳學的強大,檸檬的個性和里奧簡直如出一轍,尤其面無表情的部分,根本一模一樣。


「早安,葛蕾絲姊。」


另一個人也來到三樓。一看到對方,沒有表情的檸檬睜大她琉璃色的眼睛,呼喚:「大貓咪。」

「早安,檸檬。」

神與畜第七幹部──江云格摸摸她的頭,溫柔一笑。他已經不是那隻畏手畏尾的貓,四年過去,江云格舉手投足都和一般人類無異,而且他是檸檬的頭號保姆──被她稱作大貓咪。

「云格,今天也是老樣子嗎?」葛蕾絲問。

「是的,麻煩妳。」

「小事,鮪魚沙拉我閉著眼睛都會做。」

江云格喜歡魚,至於檸檬,她的喜好很麻煩──她喜歡甜食,甜到發膩的最好,有時會在白開水裡偷加糖,但神與畜的大人們都不允許她吃太多甜食,尤其是尼可拉斯,被抓到就死定了。

「檸檬,今天也去訓練嗎?」江云格問。

「……我能不去嗎?」檸檬反問。

「呃,我想尼可不會允許。」意識到自己問了廢話,江云格改口:「傷還好嗎?」

「還沒好。」檸檬摸著額頭上的繃帶,「我痛習慣了,沒關係。」

有點心酸。坦白說,江云格私心不希望檸檬去訓練場,因為尼可拉斯──檸檬那可怕的醫生哥哥──為了把檸檬栽培成優秀的神與畜,下手毫不留情;但也多虧尼可拉斯,檸檬的身體機能突破小孩的極限,已經能上場殺敵。

「我吃飽了。」

早餐結束,檸檬自己收拾餐具,準備前往一樓,「姑姑、大貓咪,待會見。」

不帶任何猶豫,檸檬來到一樓的健身房,看到神與畜第八幹部──謝綠,及第三幹部──李博洋在裡面。謝綠是健身房的常客,每天六點準時報到,正在做滑輪下拉。檸檬始終不明白,謝綠那雙細細的手腳,怎麼能舉起這麼重的東西?


「早安,檸檬!」


謝綠停下手邊動作,衝著檸檬燦爛一笑。她已經不是那個閉俗的謝氏閨女,四年過去,她卸下古裝、胭脂、髮簪,一身休閒的運動裝與清爽馬尾,如今也是名優秀的神與畜。

「格格起床了嗎?」每次見到檸檬,謝綠第一句都問這個。

「起來了。」檸檬回答:「在吃飯。」

「一定又是鮪魚沙拉,就叫他換口味了。」

謝綠獨自碎念著。檸檬的目光移向跑步機上的李博洋,「博洋早安。」


「早安,等我一下喔。」


李博洋從跑步機上下來,用毛巾擦掉身上的汗。他今年二十一,四年過去,不知不覺也成年,雖然外表沒太大變化,個性卻沉穩許多,每天督促自己進健身房、和謝綠一同訓練,希望自己各方面都能提升。

「尼可已經在等妳了。」李博洋問檸檬:「準備好了嗎?」

檸檬點頭。

「祝好運,檸檬。」謝綠表示:「先以不增加新傷口為目標吧。」

檸檬點頭,下一秒,李博洋將她送進白色空間,所謂的訓練場就是這裡。

披著醫師袍的尼可拉斯.克里斯托多羅普洛斯──神與畜第十幹部,在白色空間裡抽菸。和李博洋同年的尼可拉斯也已經成年,相較於沒改變的李博洋,尼可拉斯的臉頰線條變得俐落許多,沒有了青少年的稚氣。因為銀白色的頭髮一邊剃短,一邊長瀏海,加上一堆耳環、唇環、眉環,看起來真的就像……披著醫師袍的流氓。


「妳今天想練什麼?」


尼可拉斯吐了口菸,邊說:「老子今天心情好,給妳自己選。」

從對方的表情,檸檬完全無法理解「心情好」在哪裡。從她最早的記憶,哥哥都是這副兇樣。

「閃躲。」檸檬自己說。

「閃躲?哈!」尼可拉斯猖狂一笑,「妳瘋了,上次閃躲訓練妳差點死掉,忘了嗎?」

「『不擅長的東西更要練習』。」檸檬表示:「你自己說的。」

「好,很好。」

尼可拉斯把菸扔到地上,下一秒,他瞪大橘色的眼睛、露出蛇一般的虎牙,白色空間剎那被上千條橘色的封鎖線圍繞,白色的字寫著「March Hare(三月兔)」。

「……!」

剎那,一條金屬製的鐵軌出現在檸檬腳下,她立刻反應過來、往左一跳,一列橘色的火車從檸檬一旁、沿著鐵道飆飛而出;還沒落地,又一條鐵軌出現在她背後,另一台火車以傾斜的角度衝出來,檸檬及時閃避。

「再來!」

尼可拉斯大喊,第一台火車以非常不科學的離心力、轉向檸檬所在的位置;檸檬雙腳一瞪、跳到空中,但來不及──第三條鐵軌出現,又一台火車憑空出現在檸檬左方。身在空中的她來不及反應,人當場被撞飛出去。

「……!」

一灘血濺到地上。檸檬趴倒在地,想起身,尼可拉斯卻一腳踩到她背上,害她的下巴又撞到地板。

「爛死了!才幾秒鐘而已!」

尼可拉斯沒在手軟。他狠狠踹了檸檬兩下,「遇到真正的敵人怎麼辦?也打算這樣等死!?」

「……!」

手上的指甲彈出長針,檸檬向上一揮、攻擊尼可拉斯的小腿;雖然被閃過,但尼可拉斯因此遠離自己,讓檸檬能站起來──估計額頭的傷口已經裂開──她擦掉臉上的血,琉璃色的眼睛瞪著尼可拉斯。

「怎麼?恨我嗎?」

尼可拉斯囂張一笑,同時,他想起被自己害死的賴雪檸。

「我這哥哥,生來就是讓妳討厭的!」

他讓這孩子沒有母親,他沒有資格被檸檬喜歡。


「有本事,就靠自己的力量活下來!」

「安琪!」


◇◆       ◆◇


2161年1月15日,晚上八點,商業中心B區,仙境大樓,二層


「我的天,他下手也太重了。」


醫務室裡,神與畜第九幹部──派翠克.雷蒙在幫檸檬療傷。雖然很慘,但派翠克發現檸檬全是外傷,骨頭一根都沒斷,內臟也沒受損,真不知道怎麼打的。

「我先幫妳消毒,會有點痛,忍耐一下。」

派翠克細心地幫檸檬處理傷口。別說喊疼,檸檬一點表情變化都沒有,這讓派翠克不禁納悶:尼可拉斯怎麼忍心把一個四歲小孩,磨練到連受傷都不會哭的程度?何況對象還是自己的妹妹。

因為外表是白絃賦予的,時光沒有在派翠克身上留下痕跡,也能明顯看出,他已經習慣了神與畜的生活,醫療方面的知識技術大幅精進,能幫尼可拉斯處理大部分的病患。

也是他們交往的第四年。

「……派翠克。」

檸檬突然叫他的名字。派翠克回應:「嗯?」

「你為什麼會跟他在一起?」檸檬咕噥:「明明是那麼討厭的人……」

還以為是什麼嚴肅話題。派翠克笑了笑,回答:「因為我喜歡和他待在一起,而且,他對我很溫柔。」

「溫柔?」檸檬以為自己聽錯。

「嗯,他是故意對妳苛刻,其實他很溫柔。」派翠克回憶:「四年前,我們第一次見面時,他也像這樣幫我包紮傷口,我印象很深刻。」

「四年……我出生的那一年?」

派翠克點頭,「不只尼可,這四年,大家都變了很多。」

「怎麼說?」

「博洋比較優柔寡斷、晴煬比較戰戰兢兢、MIO比較心不在焉、謝綠和江云格比較安靜、尼可的脾氣比較好……」派翠克說:「現在,因為都習慣神與畜的生活,加上各自與水果塔共鳴,個性都越來越鮮明了。」

「很難想像。」檸檬說:「我以為,是因為你們夠強,才能這麼任性。」

「這也是原因。」派翠克微笑,「大家都經歷過『弱』的階段,只是檸檬還沒出生,剛好沒看到。」

「……。」

「慢慢來,沒關係。」派翠克摸摸檸檬的頭,「雖然很辛苦,但妳的起步比我們都早,只要每一步都扎實地走,遲早會變強的。」

「……嗯。」

「我幫妳抹了防水藥膏。」派翠克問:「妳等等要去洗澡嗎?」

「我想先探望那傢伙,他還好嗎?」

「剛吃完藥,睡著了。」

走去裡面的病房,一名亞麻色頭髮、臉上有雀斑的少年正在睡覺。他是尼可拉斯前陣子撿回來的十二歲少年,本名羅俊,因為不願意將A型機器人的技術交給Platinum而被迫害,最後選擇自殺。

「他會加入我們嗎?」檸檬問派翠克。

「宇維少爺還在考慮。」派翠克說:「他不是水果塔後裔,但我們在他的血液中發現蜘蛛糖,這樣的人不能讓他在外亂跑。」

檸檬看著少年身上的棉被,很明顯,下半身沒有東西,他的雙腳不見了。

「他的腳怎麼辦?」檸檬問:「只能坐輪椅?」

「等完全康復,他會做一雙機械腳給自己。」派翠克聳肩,「拭目以待。」

既然羅俊在睡,檸檬就不打擾他、和派翠克道別,人前往一樓的澡堂。派翠克給她抹的防水藥膏來自希波克拉底,即使帶傷,抹藥後也可以泡澡。當檸檬走進大浴場時,看見神與畜第四幹部──MIO,正單獨泡在自己的木製澡盆裡。


「哇!是檸檬耶!」


看見同樣(?)是小孩子的夥伴,MIO非常開心,但她的澡盆在冒煙,水溫估計能把青蛙煮熟。

「妳今天也被尼可打嗎?」MIO拋出很不友善的問句,儘管不帶惡意。

「嗯。」

「看起來好痛喔,不要緊嗎?」

「沒關係,我習慣了。」

清洗完自己的身子,檸檬走入浴池,讓身體泡到浴池中,舒服的水溫讓身心放鬆不少,她如釋重負般地吐了口氣。

「MIO。」檸檬突然叫她。

「嗯?」

「派翠克說,大家都經歷過『弱』的階段。」檸檬問:「妳也是嗎?」

「才沒有!MIO一直都很厲害!」MIO停頓,「唔,也是有沒那麼厲害的時候啦,因為記憶沒恢復。」

「記憶?」

「MIO曾經想不起媽媽的事,現在不會了!」MIO燦爛一笑,露出可愛的牙齒,「MIO現在,可以在夢裡見到媽媽喔!而且博洋也在,我覺得很幸福!」

「夢……」

尼可拉斯曾解釋水果塔給她聽。身為懷特,檸檬至今都無法和第一代水果塔「白兔」共鳴,大家都找不出原因。

「我從來,沒有夢過爺爺。」檸檬失落地說:「所以我才這麼弱嗎?」

「因為檸檬還太小了啦!」MIO安慰她:「小綠也沒有,她還是強得跟妖怪一樣。」

這倒是。檸檬心想。這麼多年,謝綠始終沒和她的祖母──第一代水果塔「笑臉」共鳴過,但她的實力有目共睹,絲毫不比大家差,強弱的關鍵並不在此。

「檸檬以後一定會很強!」MIO跟她說:「因為我們大家都很強!」

「真的嗎?」檸檬反問:「我也能跟大家一樣?」

「真的!」MIO從澡盆伸出她的右手,比了一個讚。

「謝謝妳,MIO。」

雖然不懂MIO的邏輯,但聽到如此純粹的鼓勵,檸檬心裡暖暖的,露出今天的第一抹微笑。

剩下時間,MIO的話題都圍繞著李博洋,但和MIO一起洗澡、聊天,對檸檬而言是很放鬆的時光。兩人一起離開澡堂、一起去三樓、一起打開冰箱、一起喝牛奶、一起發出舒服的「哈!」聲。


「妳們兩個在幹嘛?」


與此同時,桃紅色頭髮的人也來到三樓。神與畜第十二幹部──赫密士看著頭髮一長一短的兩個小鬼,用他一貫的超快語速問。

「赫密士!你要喝牛奶嗎?」

MIO記憶恢復後,不安分的行為減少許多,這幾年和赫密士的關係修復不少,不像以前總是針鋒相對、不信任彼此。

「才不要我不喝小孩子的東西。」赫密士厭世地說。

「可是,博洋也會喝牛奶呀!」MIO反駁。

「他跟妳都是小孩。」赫密士表示。

「葛蕾絲也會喝,小綠也會喝,云格也會!」MIO鼓起臉頰,「他們都不是小孩子!牛奶才不是小孩子的東西!」

赫密士懶得跟她辯,「行行行妳老大妳贏了妳說了算。」

MIO比出勝利的YA,很高興自己贏了這場辯論。

「赫密士,你在找可樂嗎?」看赫密士打開冰箱,檸檬大概知道他在找什麼,開口。

「對啊我明明還有一瓶奇怪跑去哪了?」找不到東西,赫密士很煩躁。

「被小綠喝掉了。」檸檬回憶:「昨天我看到她在喝。」

「該死的綠眼怪明明自己有錢卻老是喝我的東西我要找她算帳!」

狠甩冰箱門,赫密士怒氣沖沖離開,跑去八樓找謝綠理論。

「MIO也要去找博洋了!檸檬拜拜!」

洗好澡、喝完牛奶,MIO也跟檸檬道別。看看時間,九點四十五分,檸檬也決定回房;要是被尼可拉斯發現她十點前沒睡,肯定又要被打。

「……?」

回到四樓,檸檬發現自己房間的燈是亮的,走近一看──一個男人躺在她的床上,貓咪娃娃被拿來墊背,整理好的棉被也變得亂七八糟。檸檬露出厭煩的表情,問床上的人:「你為什麼老是跑來我房間?」


「因為想和妳增進感情啊。」

「小、檸、檬。」


躺在床上的神與畜第五幹部──李晴煬,只有他會這麼稱呼檸檬。四年過去,他還是那副帥氣的成年人外表,氣質比以前更吊兒啷噹。只見他慵懶一笑,拍拍旁邊的位子,示意檸檬過來坐。

「請從我的床上下來。」

顯然檸檬不領情,她警告李晴煬:「不然我就──」

「妳就什麼?叫江云格來?還是尼可拉斯?」

李晴煬打斷檸檬的話,並說:「真可怕,小小年紀就會威脅人,可惜不構成威脅,本大爺不怕妳說的那些人。」

「……。」

若問檸檬最討厭誰,檸檬的答案不是尼可拉斯,而是眼前的李晴煬。雖然不會形容──但李晴煬給她的感覺很不舒服,讓人不想靠近。

「怎麼不說話了?小檸檬。」

但偏偏,李晴煬總是主動來找自己,檸檬不知道他想幹嘛,這讓她很困擾。

「本大爺說要和妳增進感情,可不是謊話。」

語畢,一條黑色的汙泥從地上竄出、揪住檸檬的後領。她來不及反應,人就被汙泥拉到床上、躺到李晴煬旁邊。

「這才像話!」

李晴煬露出惡魔般的得意微笑,摸著檸檬的頭,「乖孩子,乖孩子。」

「……。」

檸檬覺得很不安,現在的姿勢很尷尬──她整個人靠在李晴煬的胸膛。檸檬知道,憑自己現在的實力,絕對無法擺脫李晴煬,她不喜歡這種任人宰割的感覺。

「小檸檬,妳有共鳴過嗎?」

李晴煬突然問她。檸檬乖乖回答:「沒有。」

「從來沒有?」

「從來沒有。」

「嗯……傷腦筋。」

李晴煬戴著那副白色耳機。他戳了戳太陽穴,「妳沒有經驗,這件事能跟妳討論嗎?嗯……」

「就算是能跟我討論的事,我也沒興趣。」檸檬表示:「請你從我的床上下來,或者,讓我從這裡下去。」

「讓妳知道是不是太早了?嗯……」

李晴煬繼續思考,很顯然,他沒把檸檬的話聽進去;檸檬放棄掙扎,就這麼躺在李晴煬旁邊,等待他的下一步。

「算了,妳夠聰明,一定聽得懂我在說什麼。」

思考完畢,李晴煬決定告訴檸檬:「本大爺最近一直在共鳴,但不是跟爺爺,是別人。」

「別人?」話題成功勾起檸檬興趣,「難道是,艾莉絲?」

「不,」李晴煬說:「是陌生人,而且我隱約感覺,對方在西南方。」

「……?」

不是第一代水果塔,也不是艾莉絲,就是和自己有特殊淵源的對象,好比李博洋與MIO、謝綠與江云格、尼可拉斯與派翠克。別說李晴煬,連檸檬都很好奇,能跟他產生共鳴的人會是誰。

「哪,小檸檬。」

李晴煬的紅色眼睛看著她。


「要不要,跟本大爺去看看?」

「……。」


理智告訴檸檬不可以,大家不准她隨便外出、何況現在是晚上,而且她每天都得很早起床;但檸檬血液裡,有股力量在跟理智拉扯──彷彿一個壞孩子在叫她答應李晴煬,生活需要一點叛逆。


「不要的話,本大爺就自己──」

「我要去。」


那一瞬間,檸檬似乎明白自己排斥李晴煬的原因──他們非常不同,彷彿活在兩個世界,彷彿光譜的極端值,彷彿磁鐵的正負極,卻也被彼此吸引,彼此擁有對方沒有的東西。

「你說要增進感情──」

檸檬琉璃色的眼睛看著他。


「一起去,感情才會變好。」

「……。」


老實說,李晴煬沒想到檸檬會答應。偷偷帶檸檬出去,別說尼可拉斯,想到可以讓江云格──那隻把謝綠搶走的貓──困擾,李晴煬就覺得值得,太有意思了!

「噓……我們要小聲一點。」

要瞞過江云格的耳朵不容易。江云格是貓,聽力和視力是一般人類的七倍,但李晴煬不是省油的燈──他開啟封鎖線,將房間變成與世隔絕的空間後,李晴煬背起檸檬、打開落地窗,直接從四樓的陽台跳出去。


「啊。」

「怎麼?」

「我忘記說,爸爸好像今天回來。」

「哈!所以里奧大哥也在──越來越刺激了。」


李晴煬才不怕,他可是惡魔──紅玫瑰加白玫瑰,乘以紅心傑克後,誕生的惡魔。他帶著天使(Angel),穿梭於大樓,在月光下閃爍血色,譜出一部惡魔聖經。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