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夏夜狐狸畫》壹繪 骷髏 -1

看著我的眼睛 | 2021-07-20 21:00:02 | 巴幣 108 | 人氣 75


「妖怪者,蓋精氣之依物者也。氣亂於中,物變於外,形神氣質,表裡之用也。本於五行,通於五事,雖消息升降,化動萬端,其於休咎之徵,皆可得域而論矣。」
                          搜神記 卷六

【壹繪—骷髏】


時值七月,該是悶熱的氛圍,但在點起小燭的空盪教室裡,卻令人感覺到一股寒意由背脊直竄。
在迎接暑期輔導來臨的前一夜,剛升上凜如高中二年級的三班同學們,摸著黑潛入了高掛著同名班級橫牌的教室。教室的前後門雖然會由警衛巡邏是否有上鎖,但卻往往不會檢查緊閉的窗戶是否同樣拴緊了鎖栓。

自窗戶潛入的這群人其實為數不多,只有五個,分別是林怡馨、陳豪傑、金大東、胡萱以及葛瑤。
一談到會在夏夜裡所進行的活動,自然而然能聯想到夜遊探險或是成群結隊輪流說著鬼故事,這兩大熱門選項。而這次,聚會的目標則是—碟仙。

用數張桌椅併合的桌面上,鋪著一張寫滿單字和數字的黃紙,一個直徑約三公分左右的瓷製碟子,碟面朝下覆蓋在紙上正中央處的圓圈。碟子底部劃上了一個紅箭頭,用來指示答案。

白燭的火因窗外偶爾窺探的微風,而輕輕搖曳著。
在微弱的光源下,在場五人將食指放上瓷碟底部的凹槽內,準備開始請碟仙出壇。

「碟仙、碟仙請出壇……」與會眾人異口同聲複誦著。
隨著呼喚聲瓷碟緩緩移出了紙上的圓圈,代表著碟仙已請出。眾人則因興奮和懼怕而嚥著唾液,使喉頭微微顫抖著,如同這時的心緒般戰慄不安。

「碟仙請問你是神是鬼?」
瓷碟在黃紙上牽引著手指移動,箭頭於「鬼」字前乍然止歇。
據傳在碟仙裡法力最高的便屬「厲鬼」,預測向來是準確無誤。接著眾人輪流詢問了一些切身相關的事實,以驗證碟仙是否真的具有通曉過去未來的能力。
而碟仙回出的答案,屢屢中的,無任何偏差謬誤,於是眾人開始進入真正的問題。

「碟仙、碟仙,我能夠考上理想中的大學嗎?」葛瑤虔誠問道。
其餘人則你一言我一語消遣著葛瑤,不過才剛升上高二,現在擔心這個未免太杞人憂天了吧?
瓷碟再度移行,箭頭指向「否」字。葛瑤不禁面露失望的神情,自己終究不是塊讀書的料。

「換我問了,碟仙、碟仙,我能追到隔壁班的班花嗎?」陳豪傑半開玩笑問。
當然答案又指向了「否」。大家戲謔取笑一番後,旋即進行下一個問題。

「碟仙、碟仙,你是男是女啊?」
金大東並無什麼特別想要詢問的問題,只是抱著探險好玩的心態來的,所以便隨口問道。
這次箭頭則指向「女」字。

緊接著,胡萱提問了一個令人神經緊繃的問題。
「碟仙,請問妳叫什麼名字?」
瓷碟緩緩移動,眾人無不屏氣凝神,將視線膠著在碟子上的箭頭方向。
眾人一邊望著瓷碟依序指示出姓名的字,一邊默念著那些箭頭指出的字,分別是—林、怡、馨。

這個名字不正是參與碟仙遊戲的人之一。
眾人同時抬頭,在燭火微弱的照耀下,看向林怡馨的臉。卻只看到一個骷髏頭,戴著頭髮,空蕩的眼窩裡,倏然轉出兩顆眼珠凝望著在場眾人。

「啊……」眾人被這突來的畫面,嚇得驚聲尖叫。
骷髏伸出只剩白骨的手捉住陳豪傑,發出咯咯的笑聲,令人不寒而慄。陳豪傑奮力掙脫開白骨的束縛,死命往前逃逸,其餘人同時逃竄至教室外的走廊上。

逃到樓梯轉角的金大東正欲下樓,一堆骷髏頭彷彿埋伏已久般見獵心喜,張開牙口飛舞而來。金大東只得轉身再逃,無盡的恐懼隨著骷髏的淒笑聲,轉瞬蔓延整個夜霾。

骷髏的獵殺,才剛拉開序幕。


位於凜如高中E棟大樓的一樓某處社團辦公室內,燈火依舊通明,是漫畫社的社辦。
E棟,樓如其名由正上方坐直升機往下眺望,可看見形成一個E字型。凜如高中是在升學主義掛帥的時代裡,極其少數重視五育均衡發展的學校,E棟象徵的即是各元素的融合。

和沐凡拿著畫漫畫專用的G筆,沾著墨水專心在畫板上作畫。
是一篇名為「百鬼夜行」的短篇連作漫畫,即使畫工十分精細且栩栩如生,但最重要的情節發展,卻始終無法順利的架構出來。

和沐凡倏然擱淺了筆。
「或許真的該考慮找個原作搭配才是,就像『亞城木』那樣。」

正當和沐凡思索著關於自己漫畫的事情時,隔壁棟的教學大樓卻傳來了莫名聲響。仿若要將地板踏破的慌張跫音,以及夾雜著尖叫和笑聲的不和諧音律,透過悶熱的風遞送掩至。
「有種不祥的預感。對了,那些傢伙沒記錯的話,是在隔壁的教室裡……」
和沐凡同樣是二年三班的一員。

漫畫社社辦的門外,突然傳來用手掌猛拍門板的巨響,以及不斷嚐試轉開喇叭鎖的怪聲。
「阿沐,快開門!它……要過來了……」
和沐凡轉開門鎖,胡萱趕緊逃了進來,後面數顆骷髏頭緊跟在後,張開牙口浮空衝進。
一抹血豔,飛濺在和沐凡冷漠眼前,胡萱因受驚嚇而昏倒在其懷裡。
「被咬的人是我,為什麼是妳昏倒啊。」
原來和沐凡早伸出右手環抱住胡萱,保護了她。

「血的味道,太美味了……」
骷髏頭咬得越來越深,其餘骷髏也猶如嗅到血腥的鯊魚般一擁而上。


「果然有妖氣,我的感覺沒錯。」
夏七七騎著單車沿著路燈的指引,往散發出些微妖氣的凜如高中猛踩踏板筆直而去。

而漫畫社辦內,和沐凡右手前臂遭骷髏頭咬食著,同時一堆骷髏頭蜂擁而上,企圖將其啃蝕殆盡。
左手不抵擋攻勢反而伸向後腰際,自一個繫在腰際隱藏於衣下的長方木匣內,抽出了一紙黃符。
「『諸神敕令』,攻式之三—『淨』。」
以雙指夾住的符紙,閃耀著不屬於這個塵世之微光,隨著手臂擺盪弧線,塞入了骷髏空洞眼窩。旋即骷髏嘶吼慘叫,鬆開牙口往後飛退,呻吟中其痛苦表露無遺。
「啊……」
骷髏叫喊著:「你是什麼人?」
「只是個怕麻煩的通靈人。」
看著和沐凡手臂傷口不斷滴下血液,骷髏作勢大笑。
「嘿……很痛吧!就讓你死在萬千傷口同時流血的凌遲之下如何?」
和沐凡伸直了受傷的右手,將手掌往前攤開。
倏然,一個魔法陣凌空劃出於掌前,以兩個圓圈分為內外。內圈又畫出幾何圖案,內外圈之間緊密的間格距離裡,則揮灑著如草書般的符文體。
骷髏以為和沐凡要使出攻擊,而凝神戒備著。
「通靈人的力量,大致可分為兩大系統。一個是藉由後天鍛鍊而成的『方術』,另一個則是與生俱來的能力,在經由修行或危機時於特定情況下覺醒的『天賦』。而以陣式驅動的即是天賦……」
眼見魔法陣開始閃耀著微光,基於本能防衛,骷髏瞬間群聚在一點築成障壁。
「就像這樣……」
忽然自陣式裡飄飛出潔白絨絮,覆蓋傷處,隨即傷口竟是不藥而癒。
「什麼!傷口消失了。」骷髏們不敢置信。
「這就是我的天賦,能治癒一切傷害的『聖贖』之力。」
傷勢痊癒後,陣式旋即消散。

和沐凡仍是一副慵懶到近似冷漠的神情。
「你們不是本體,只是靠著些微靈力誕生的分身是嗎?」和沐凡環視著眾骷髏頭道。
骷髏群張開嘴擺出攻擊態勢。
「那又如何?」
「因為我是不殺妖怪的。但能無限重生的分身就無所謂了……」
「不過是個乳臭未乾的小道士,看吾等吃了你!」
眾圍堵骷髏如箭離弦,飛向和沐凡打算一舉將其撕裂入肚。
「很抱歉,這是不可能的。諸神敕令,攻式之十一—『寂滅』。」
旋飛而出的黃符,覆蓋上骷髏額頭,伴隨著符紙應聲燒化,骷髏們同時灰飛煙滅,不存於世。
消滅骷髏後,和沐凡看向懷裡的胡萱搔了搔後腦勺:「啊,麻煩死了……」
然後視線轉移落在不遠處,勾在椅背一角裝滿畫筒的袋子裡。
其中只有一個畫筒是黑的,其餘皆是白的。

另端,陳豪傑被骷髏群逼到走廊盡頭的窗口,儼然已無路可逃。
「不要、不要殺我。」陳豪傑的臉因恐懼扭曲成一團,癱軟的腳隨即跌倒,靠著窗台畏縮著。
浮於半空中的骷髏頭們,訕笑不止,正盡情享受著凌虐獵物的痛快。
「這種獵食的行為,再自然不過。人類不也是如此嗎?只是這次換輪到你這個人類被吃而已啊!」
骷髏頭群爭先恐後如餓虎般飛撲而來,陳豪傑嚇得閉眼尖叫,分貝彷彿超越了人耳能聽到的範圍。

倏然,一抹清輝於月輪下,透過窗台倒映身影。
陳豪傑微睜開眼,瞧見照在走廊上的莫名陰影逐漸擴大,代表是由後方迅速靠近。未及回首,窗戶隨著衝擊爆裂,玻璃窗框碎散四飛,一輛鐵馬連人帶車,衝入眼簾。

「英雄登場。」一個稚嫩的聲音迴響著。
陳豪傑抬望眼,緊盯著這一襲如風暴捲落般降臨的奇蹟。
「妳是夏七七……」
「同學別怕,這種小妖怪在本宮面前根本不足為懼。」
飛盪搖擺著的骷髏群,叫囂道:「哪來的小鬼,報上名號。」
夏七七比出大拇指往後指向自己。
「六大通靈宗脈之一,世稱『降妖之白虎』的第八代傳人—夏七七是也。」
「這囂狂氣燄真令吾等厭惡,該死的小鬼,看吾等將汝大卸八塊!」
被激怒的骷髏們張開牙口,俯衝而下,彷彿誓要將眼前獵物狠狠撕裂似的。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