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精選閣樓

《夏夜狐狸畫》壹繪 骷髏 -2

看著我的眼睛 | 2021-07-21 22:00:02 | 巴幣 20 | 人氣 120


乍見夏七七雙手猛然握掌成拳,同時兩道魔法陣在拳頭旁邊赫然成形。相同兩個圓圈內外雙分,內外圈相鄰間距裡,一樣篆刻著仿若行草般的古文,然內圈中卻是劃出了與和沐凡不同的幾何圖案。
「『武裝』。」能將靈力轉化為武器或裝備供自身使用的異能『武裝』,即是夏七七身為通靈人的『天賦』。

面對猛襲而來的骷髏群,夏七七扭腰移步擺出了架勢迎敵。
「八極拳,沉墜勁。喝——」
她以實戰武術配合足以傷害靈體的武器展開攻防。
一拳正面擊碎帶頭的骷髏,再以肘擊破壞接踵而來的骷髏群,繞到後面欲偷襲陳豪傑的骷髏,則遭騰空的迴旋踢,掃到走廊牆壁上化作灰粉。須臾間,骷髏已被破壞殆盡。
「哼,打這些分身出來的龍套。真是輕而易舉,連暖身運動都稱不上。」
夏七七回頭看向陳豪傑:「喂,你還能走吧?」
「沒、沒問題。」陳豪傑靠著窗台緩緩爬了起來,即使腳仍在顫抖。
「其餘人呢?」
「啊!」問題剛拋出,樓上立即響徹了因懼怕而產生的哀嚎聲。
「在上面啊。喂,跟緊我。」
語畢,兩人相繼拔足衝刺直奔階梯上樓。

視角緊隨著疾馳的步伐轉換,衝入教室後映入眼廉的是被骷髏怪,那只剩白骨的雙手環繞而動彈不得的葛瑤。另一端,全身蒼白血氣盡失的金大東,則趴倒在桌椅上彷彿已死亡了一般。
「可惡,妳就是妖怪的原身嗎?」
面對夏七七義憤填膺的詰問,骷髏轉動著兩顆眼珠,微張的牙口還滲著血紅。
「沒料到竟然會有人跑來礙事,但現在妳除了眼睜睜看著又能怎樣呢?」
「妳這傢伙。」

葛瑤顫抖著喉音說:「阿穎,已經被祂吸血了。接下來就輪到我了,快救我!好可怕,快救我!」
「別怕,我一定會設法救你的。」
骷髏怪輕輕掐住葛瑤因害怕而起滿了雞皮疙瘩的頸子,瞪大眼睛靠近著葛瑤叫囂。
「什麼時候輪到妳說話了啊!廢物。」
「啊……」葛瑤因喘不過氣,而發出如咳嗽般的低吼聲。
「住手啊。」
「妳要是敢靠近,我立刻掐斷她的脖子。」
因人質牽制而束手無策的夏七七,不自覺握緊了拳頭。

倏爾,一個毫無抑揚頓挫可言的聲音,雲淡風輕地於眾人耳畔作響。
「有眼珠在眼窩裡骨碌碌的打轉,本體是這傢伙沒錯吧?」
眾人目光隨著聲音聚焦,由窗戶往樓梯口處望去,緩步逐階而上的是姍姍來遲的和沐凡與胡萱。
「啊,是阿沐。你總算來了!」夏七七手叉著腰語似質問。
「我最討厭麻煩,可以的話實在不想來,無奈人命關天。」
和沐凡搔著後腦,露出有些不甘願的模樣。身上還攜帶著黑畫筒,畫筒本身則藉著勾線橫放於後腰上方,正巧抵住符匣,那模樣仿若古時忍者使用的作戰卷軸。
其低垂的眉眼迅速掃視現場概況,在腦裡以極快的運轉速度作出判斷。
「再遲疑的話,大東可真的要因失血過多而與世長辭了。」
和沐凡凝望著趴倒在桌椅上的金大東,這麼說道。

「我知道。既然有你在,就照老規矩來!」
夏七七用右拳奮力打向左掌,一副躍躍欲試的神情。

骷髏怪猛然收緊手骨,葛瑤霎時脹紅了臉。
「我可不是開玩笑的。」
和沐凡偷偷將左手伸向後腰的符匣,同時夏七七將靈力凝聚於足尖,一個空踏,瞬間加速度衝刺至骷髏怪面前,揮拳朝著空洞的鼻骨處予以重擊。
「『飛步』。再加上八極拳,『十字破』。」
「該死……」遭奇襲擊退的骷髏怪,手骨挾最後餘力劃破葛瑤的頸動脈,登時血噴如湧。「嘿……活該。」摔飛至背後教室黑板上的骷髏,雖因衝擊四分五裂,但旋即重組骨骼又回復原樣。

抱持著看好戲心態的眼珠,再度從骷髏怪眼窩裡轉出,詭異笑聲卻僵在半空,頓時啞然。
眼前葛瑤跟金大東二人,已被移位至椅上。同時和沐凡驅使出魔法陣,藉由具備靈療能力的潔白絨絮將傷害徹底治癒,連血氣一併再生,恢復如初。
「很抱歉,讓妳失望了。只要人還活著,我的『聖贖』,就能拯救。」
「是什麼時候……」
骷髏怪顯露出狐疑,感到不解。

「在剛才七七以突擊牽制住妳的時候,我即時施展了諸神敕令,守式之十八的『天衣』。以符化靈力封鎖住大東跟葛瑤周身,使其情況停滯不再惡化。」
陳豪傑接續著話說:「這時,我和胡萱趕緊將他二人搶回,在妳被打得支離破碎的時候。」
「是的。然後就如妳所見,我使用了聖贖。」和沐凡又將話接回。
骷髏有些驚訝,然後緩緩道:「未料,會有掌握『天賦』的礙事者來攪局,而且還是兩個。」

「妳和分身的訊息還無法互通,這表示妳的修為並不高……」
之前和沐凡便已在骷髏群前展露過這手能力,但骷髏怪本體卻渾然不知,足見兩者所聞並不相通。
「哼,小鬼。大話別講得太早。」
「話先說在前頭,我和七七可都是『完全型』的通靈人。妳應該明白這個意思吧?」
「還有第二項天賦嗎?但那又如何!」
骷髏召喚出無數骷髏頭飄浮於周身兩側,嘴裡吐出團團黑氣如霧。

「你這要嘛不講話,要嘛一開口就長篇大論的老毛病,還真是改不過來。」夏七七擋在眾人身前護衛,眼角往後斜睨並且擺了擺手,表示無奈。「還是一樣,照老規矩解決吧。」
本欲回嘴的和沐凡,因激戰在即懶得鬥嘴,暗自咂了一聲權且作罷。

「去死!」骷髏嘶吼著。旋即骷髏頭群衝破黑霧,瘋狂咬嚙而來。
夏七七揮舞著武裝手套,慨然上前迎戰:「八極亂舞。」
以頭、肩、肘、手、尾、胯、膝、足等全身八個部位,展開攻擊。骷髏屢屢折損,擊成粉碎。
同時,和沐凡則以守勢為主,力圖保護眾人。符紙自匣內捏出,再度運化陰陽道術。
「諸神敕令,守式之一—『壁』。」
符咒凝成隱形障壁,橫亙教室中間,仿若堡壘般阻擋住骷髏襲擊。但骷髏非是無智,即刻轉換路線從走廊與窗戶外繞路,並迅速往兩側夾擊。
「守式之六—『繭』。」
仿若蛋型的氣罩藉著數張符咒釋放出的靈力,依序罩住胡萱等四人。
「這是……」胡萱跟陳豪傑同聲訝異,但或許這驚嘆是對今宵迄今為止,曾經試圖壓抑,卻還是爆發的疑問。無法解釋的靈異妖怪,還有本來在班上在印象裡樂衷於漫畫的怪人,及籃球社的熱血笨蛋女,此時竟成了以符咒靈具,降妖伏魔的戰士。
這於眼前發生並仍在進行中的一切,竟是這般不可思議。

「愚蠢!」骷髏群奮力衝向了護罩,在前仆後繼的撞擊下,氣罩逐漸浮現了裂痕。
和沐凡將僅剩的符咒一舉灑出,漫空飛舞,同時手捏法印。
「諸神敕令,攻式之十四—『雷霆』。」
自符紙中竄出的藍芒電閃,隔空串連形成如網絡般巨大雷網,將附近的骷髏群轟成焦黑。但骷髏卻又不斷復活,飛升浮空,但這次卻未立即搶攻,而是緩緩張大了只剩牙齒的嘴。

和骷髏本體及一部分骷髏頭纏鬥的夏七七,同樣難以打破膠著。
「嘖,真是難纏。」
骷髏怪倏然拉開距離,似乎準備做些什麼驚人之舉。無數骷髏們轉眼已將整間教室,裡裡外外徹底包圍住,並張開了嘴蓄勢待發,但見其嘴裡黑氣聚集逐漸開始凝結。
「用這一招,讓汝等明瞭自身的愚昧。」骷髏怪張開嘴,一道黑氣如箭成型。「『闍之矢』。」
乍然,無數骷髏的嘴裡吐出黑箭,或大或小,漫著霧氣拖曳,自四面八方直射而來。

糟了,符咒用完了。
始終冷漠的和沐凡終於替換上一臉慌張,朝向夏七七大喊道:「回來!」
夏七七悶哼一聲,轉身狂奔欲跑回和沐凡一夥人身邊。在夏七七剛穿過教室中間的靈氣壁障後,壁障隨即遭萬箭打成蜂窩碎裂,然後黑箭繼續追擊,千鈞一髮之際,和沐凡攤開左手掌往前伸直。

和沐凡眼眸透出一抹冷冽,冷言道:「『天護』。」

倏見,新魔法陣於身前電光石火般劃出。由法陣內衍生而環繞竄出的靈氣,將和沐凡一行人緊緊包覆,所有力量在其面前盡皆消散,仿若無物。

「不可能!吾的闍之矢連鋼鐵都能鑿穿。」骷髏怪難以置信的狂吼。
在黑箭悉數消彌後,和沐凡緩緩道:「『天護』,能將三界內一切攻擊化為無形,我再說一次是『一切』。」法陣退去,耗盡妖力的骷髏群們,逐一碎成粉末,隨窗外微風悄然而逝。
「像汝這樣的小鬼,為何能掌握如此強大的天賦?」
「雖然不至於輸,但也無法取勝。」和沐凡淺淺笑道。「這就是我的能力。」

「所以最後還是要靠我上場啦!」
在骷髏怪還來不及反應之時,夏七七疾步衝上前,捉準空隙使出強襲,一擊決勝。
「八極拳,『貼山靠』。」闖入骷髏怪近身破綻之中,將勁力自腳而腰匯聚至肩上,靠倒敵方。
骷髏怪只覺渾身痛楚,妖力一時潰散:「啊……」再度撞上教室黑板。

「接下來,換你囉。」夏七七往後跳開,和骷髏怪保持距離。
這時,和沐凡打開橫繫於背後的畫筒,取出一紙繪卷攤開平展在地上,然後拿出G筆在握。
「莫非……」骷髏神情一變。

創作回應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另外歡迎到新版發表介面申請成為特約作家,
就可啟用接受「贊助」的功能唷!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2021-07-22 14:06:0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