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不嫌棄的話,我可以分你一點肝臟。】──第一章 04

犬本 | 2021-04-13 20:26:11 | 巴幣 28 | 人氣 141






(繪師:sugata(スガタ)


不嫌棄的話,我可以分你一點肝臟。





第一章 04


  綠湖,顧名思義就是整片綠色的湖泊,如果從遠處遙望這座綠色的湖泊,可以感受到它的生生不息,那片新綠的湖水好似有生命一般,隨風舞動反射出粼粼湖光。

  在綠湖邊的肉塊活動力驚人,經常可以看見突然隆起或凹陷的動作,莫里卡有過造訪綠湖的經驗,那次除了父母還有其他村子的年輕人同行,目的是為了調查綠湖的湖水,因為綠湖與村子的距離較清水湖來的近一點。

  沒想到才剛靠近綠湖,周圍的肉塊居然朝他們發動攻擊,如同血盆大口一般試圖把所有靠近的人吞噬,莫里卡對當時所見還歷歷在目,因為實在太過驚悚,她甚至還記得她看到快速生長的肉塊如同細繩一般,綁住她爸爸的腳讓他無法動彈,那是莫里卡生平第一次看到速度這麼快的肉塊。

  現在眼前的這座綠湖並不是當初莫里卡造訪的那座,但地形看起來差不多,綠湖匯集在低窪處,從高處看就能看到周圍的肉塊活躍的活動,這些血紅的肉塊不像村落附近的軟爛,可以看見它們擁有聚合成束狀的肌肉線條,表面也有類似筋膜的薄膜,包覆著肌肉組織。

  莫里卡希望那位自大的領隊可以因此打消繼續前進的念頭,但很明顯尼文並不是個會輕易放棄的頑固白癡,他絕對會讓他可憐又脆弱的隊伍滅亡,真是個好隊長。

  「你們別再往前走了。」莫里卡在高處往正朝向綠湖方向前進的隊伍喊。

  尼文一行人驚訝地四處張望尋找聲音的位置。

  「我在這,抬頭!」莫里卡的聲音宏亮。「再往前會有危險,快離開!」

  他們終於注意到莫里卡,並在下方議論紛紛。

  結果他們討論一番之後,還是繼續前進。

  「該死的一群白癡!」莫里卡咒罵。「沒聽到嗎!快離開!往後,往後!」

  莫里卡眼看著他們離綠湖愈來愈近,只好跨上拖車,從高處沿著肉塊的斜坡一路向下滑去,她驚險地掠過運水隊伍的附近,然後用腳當作剎車,鏟起一大堆肉塊之後才停在隊伍前,讓尼文一行人驚訝地倒退好幾步。

  這是莫里卡臨機想到移動方法,居然可以順利成功,但她沒時間佩服自己。

  「你們是白癡嗎?再繼續前進就死定了!」

  「滾開!妳這個乞丐還有臉出現在我面前!」尼文從驚嚇中恢復,氣勢如焰的他一腳把莫里卡連同拖車一起踢開。

  「我是來阻止你們送死的,你們的眼睛是塗了肉泥才沒看到地上的畸形肉塊,正常人都不會接近特種的肉塊,這些肉塊隆起的肌肉都比你們這群弱雞的手臂粗壯。」莫里卡穩住身體後喊道。

  「我的隊伍裡不需要膽小鬼跟乞丐,遇到困難就逃避,是要讓其他等著我們的水的人渴死嗎?」尼文回道:「離我們最近的清水湖消失了,那是我們唯一的水源,如果我們不做點什麼,就是害死全村的人。」

  「你就算送死也幫不到其他人,你只是在幫倒忙。」莫里卡看向尼文後面的三人。「你們呢?你們也想送死嗎?」

  他們互看彼此,然後搖搖頭。

  「那還跟著這個無能的隊長幹什麼?快回頭,回村子報告狀況。」

  「因為這樣才有飯吃。」凱爾說。

  尼文回頭往凱爾看去,後者沒有再發出任何聲音。

  「回報只需要一個人,妳可以勝任這份工作,畢竟膽小懦弱的人不適合在前線探險。」

  「所以自大的人就適合探險嗎?還是說不在乎自己生命的人才適合探險?在我眼裡你兩者都是,你真是個完美的探險家。」莫里卡指著尼文說:「你給我搞清楚,如果這裡加上你的話,就有四條人命,你的莽撞會讓四條人命轉眼間消失。」

  「搞不清楚狀況的是妳,妳的膽小會讓村子的儲水塔見底,到時候渴死的人絕對會超過四個。」雖然看不見尼文的表情,但他緊緊握著拳,情緒相當激動。「責任最後就會落到我頭上,因為我沒有把水運回去。妳一個乞丐要飯的怎麼能理解?反正妳只要還是代理人的養子,就不可能會餓死。」

  「你說的跟這件事沒有關係。」

  「不工作就沒有天使的恩賜,沒有完成工作也一樣,今天如果空手而歸,就會失去明天的食物,我們不把工作做好,要怎麼在這種地獄活下去?」

  「你說的都是藉口,你只是因為你不必要的虛榮心在作祟,憑你這副德性還想當個了不起的隊長,就連路邊的肉柱都比你有資格,至少肉柱沒有你的嘴硬!」

  「妳說什麼!」尼文放大音量,顫抖地吼著。「就是一座湖有什麼好怕的?這裡不是肉泡區或是肉絨林,妳這個下地獄的膽小鬼。」

  「這裡是綠湖!」

  「綠湖就綠湖,又不是酸蝕湖……」尼文說到一半停頓,像是想到了什麼「我懂了,妳不要因為妳的爸媽死在湖裡,就認為所有的湖都很危險好嗎?」

  莫里卡聽到尼文提起她父母的事,一股炙熱的情緒湧上心頭。

  「我們不是妳那廢物的父母,並不會被這一點水給淹死,妳還是滾回去──」

  尼文還來不及繼續說下去,就被莫里卡一拳打倒,摔進束狀的肉塊堆中。莫里卡尖叫著衝上去,雙腳跨在尼文身上,拳頭結實地打在尼文身上,就算隔著一層保護衣,但莫里卡的拳頭威力卻絲毫沒有減弱。

  尼文在地上哀號掙扎,他不停扭動希望擺脫自己身上的瘋女人,厚實的保護衣也黏滿肉塊屑末,但失去理智的莫里卡力大無窮,牢牢地壓住尼文不讓他脫逃。

  「天殺的,莫里卡瘋了!」凱爾驚叫著。

  「白癡喔,快去阻止她。」基岡推著自己的哥哥說。

  「我不要,好可怕。」

  莫里卡一拳接著一拳,明明拳頭已經用力砸上尼文,並扭曲他的身體,也感受到拳骨與肋骨、頭骨、臂骨彼此碰撞的撕裂感,甚至還有感受到尼文滲出頭套的溫熱血液,但心頭的怒火卻沒有任何一絲平息的跡象。

  她積攢許久的情緒在這一刻爆發,尼文的尖酸刻薄只是藉口,她隱約知道自己只是藉故釋放壓力,她憎恨的並不只是尼文,也不只是全村的人,是這個荒謬的世界還有活在其中的扭曲人類。

  她也恨自己的父母,恨他們把自己生在這個地獄之中。

  人類一定要團結,不能分崩離析──

  「閉嘴閉嘴閉嘴!滾開!地獄的混帳傢伙給我去死!」莫里卡大吼。

  「冷靜點妳這個瘋婆子!」羅森不顧莫里卡揮舞的拳頭,強硬地從她背後抱住她。「你們兩個白癡,還不快點來幫忙!」

  凱爾跟基岡這才跑過來協力把莫里卡從尼文身上拉開,莫里卡就像失去控制的特種肉塊,瘋狂揮舞自己的拳頭攻擊眼中的所有事物,她用腳踹倒凱爾,用肩膀撞走基岡,又用頭把羅森槌開。

  四個男生驚恐地看著莫里卡,眼神比看到蠕行瘤還更驚慌不安。

  莫里卡佇立原地,急促地呼吸。

  她的視線快速游移,看向地上痛苦扭動的尼文以及其餘不敢輕舉妄動的三人,隨著發燙的頭腦逐漸冷卻,莫里卡開始感覺到自己的雙手腫脹緊繃,傳來陣陣刺痛。

  「我……」她試著開口,說不出的道歉哽在喉頭。「我就算把你們打殘廢也要把你們帶回去。」

  所有人靜默,只有尼文傳來些微的嗚咽聲。

  「地上的特種肉塊會對進入湖泊範圍的人類攻擊,要是再繼續前進,裝備不全的你們必死無疑,就連裝備齊全的隊伍都沒辦法全身而退,我們當初的探查綠湖的隊伍絕對比現在的運水小隊強上一百倍,但還是有好幾個人受傷,甚至有三個人再也沒辦法走路。你們知道沒辦法走路的人下場如何嗎?最後他們被丟出村外自生自滅。」

  「妳完蛋了莫里卡,等我們回去後,代理人也會把妳丟出村外。」羅森平靜地說。「不打誰偏偏打的是尼文,如果妳打的是凱爾,也許只會受到輕罰。」

  「為什麼要打我?」

  「羅森,雖然尼文可能會痛一陣子,但我救了你們一條命。」

  「他們不會管妳有沒有救我們,就算我們幫妳證實也一樣,代理人只是需要有個理由能把妳趕走,要不是看在卡西迪安的面子上,妳根本不可能留在村裡。」

  「就算真的把我趕出村子好了,至少你們不用死在我面前,如果我有能力可以救你們卻見死不救的話,我自己會過不去。」

  「為什麼……為什麼可以把犧牲自己講的這麼理直氣壯?」

  「什麼?」莫里卡沒想到羅森會問她這種問題,出乎她意料。「我們都是出生在地獄的人,互相幫忙不是理所當然嗎?」

  羅森沒有回答莫里卡,藏在頭套下的表情無人能知。

  「幫忙把尼文搬上拖車,我會把他拖回村子。」莫里卡走向尼文,並對著凱爾兄弟說。「我想他應該不會希望我再碰他身體的任何地方。」

  他們不顧尼文的哀怨,硬是把他從肉塊堆上扛起,凱爾負責抓住尼文的雙腳,但笨拙的他把尼文的腳摔下好幾次。

  最後他們在莫里卡的指示下,終於把不停呻吟的尼文牢牢綁在拖車上,尼文看起來意識模糊,搞不清楚周圍的狀況,但莫里卡覺得尼文在演戲,她打人的時候根本沒有出多大的力,應該吧。

  「莫里卡,我要採集一些肉塊的樣本回村子。」羅森拿出鐵罐與切肉刀說:「幾天後福音會來交換物資,我想把這裡的特種肉塊給他們分析,也許能找到安全進入綠湖的方法。」

  「可是……」

  「妳說是進入湖泊的一定範圍肉塊才會攻擊對吧?」

  「我記得是這樣。」

  「也就是說現在肉塊沒有攻擊我們,應該是安全的。」羅森用釘鞋用力踩了地上的肉塊好幾下。「如果傷害肉塊會反擊的話,那它們早該反擊了。」

  莫里卡看著被羅森踩出來的肉屑,妥協說道:「好吧,如果能找出進入綠湖的方法,那應該值得一試,我跟你去採集,萬一有意外我可以幫你。」

  「這附近應該就可以了,我想要割下比較完整的部分。」

  他們找到一叢較小塊的隆起疣狀部位,隆起的肉塊也有著束狀的肌肉組織與筋膜,羅森嘗試用切肉刀切割一塊只比他手掌大一點的肉塊,鋒利的刀鋒劃開筋膜切斷肌肉組織,看起來非常順利。

  羅森把他切下來的肉塊拿在眼前,仔細觀察還在蠕動的肉塊。

  莫里卡的視線才剛離開,轉眼間地上被切割的肉塊已經再生,變回原本的模樣,這裡的肉塊再生速度也太快了。

  「太神奇了,我第一次看到這種肉塊,妳看。」羅森扒開肉塊的筋膜,露出筋膜下方密密麻麻組織,整條肉塊是由數條束狀的肉塊編織而成,看起來很像髮繩。「我原本以為是跟捲曲盆地或是警示柱的肉塊組成類似,沒想到根本不一樣。」

  「不是一樣嗎?你說的特種肉塊都是具有彈性的類型。」

  「妳也懂?」

  莫里卡聳聳肩膀,這些知識都是父母逼她學習的,當初她每天都必須盯著肉塊好幾個小時,就為了分辨它們的功能與產地,真的很痛苦。但是……好吧,莫里卡承認這些枯燥的知識確實很有用。

  「不同之處必須仔細觀察才能發現。」羅森指著其中一束肉塊說:「你看到的每一條束狀組織,都是由更細小的肉塊織成的。」

  莫里卡瞇起眼,但頭套鏡片上的刮痕實在是很擋視線。

  「所以它應該可以……」羅森更用力地拉扯他手中的肉塊,沒想到居然可以拉成一張血紅的網子。「果然,太神奇了。」

  「哇!羅森你還有心情玩肉塊啊?」莫里卡身後傳來凱爾的聲音。

  凱爾突然出現在他們身後。

  「基岡要我來找你們,他覺得你們離開太久。」

  「凱爾,我不是在玩。」

  「我們要快點出發,至少趕快離開這裡,這些肉塊愈來愈不安份。」凱爾催促著。「要吃午餐的話,必須在安全的地方吃對吧?我很餓了。」

  「不安分?」莫里卡問。

  「你們沒有感覺……咦?」凱爾踩了踩地上的肉塊,疑惑地說:「好怪,這裡好像還好,但是剛才我們那裡的肉塊會微微震動,就像──」

  莫里卡沒等他說完,拔腿就往回跑,並對羅森他們說:「你們待在原地,我去帶他們過來!」

  才剛離開疣狀部位,就感覺到腳下傳來不安的震動,震動來源於深層的肉塊,通常感受到震動就代表附近的地形即將發生變化,莫里卡必須加快速度,立刻撤離此地,這對她而言輕而易舉,但現在不只她一個人。

  莫里卡今年十七歲,卻曾經見過兩次地形變化的瞬間,這跟她父母在村子擔任的職務有關,他們隸屬於偵查隊伍,當時莫里卡總是跟隨著父母前往未知的區域探險。

  第一次是在探索地底廢墟時,在探索之前,肉塊就把地底的廢墟掩埋了,而第二次則是在酸蝕湖邊的哨站,湖底的肉塊隆起,讓致命的湖水把她的雙親吞噬。

  莫里卡翻過充滿皺褶的斜坡,釘鞋踩進筋膜中,站在高處的她往安置尼文的方向看去,發現基岡也站在高處張望,她心中鬆了一口氣,慶幸還沒有出事。

  基岡發現她並朝她揮手,她邁開大步,在斜坡之中跳躍,三兩步就來到基岡身邊,這裡的震動似乎更加明顯。莫里卡看向拖車,尼文已經恢復意識並坐在拖車上,他扶著頭安靜地看著莫里卡。

  「你能走嗎?」莫里卡問尼文,但對方並沒有回答。「如果不能,我會背著你走。」

  「凱爾呢?他不是去找你們嗎?」基岡著急地說:「我們是不是要快點離開?肉塊一直動感覺很不妙。」

  「對,我們要快點離開。」莫里卡走向尼文,一把抓住他的手,沒想到尼文卻把莫里卡的手甩開。「你在搞什麼?」

  「尼文你別賭氣了,你沒感覺到嗎?震動愈來愈強了!」

  「我自己可以走。」尼文說完便站起來,鏡片後方的雙眼仍瞪著莫里卡。

  「很好,也省得我背你。」莫里卡注視著尼文,也注視著他鏡片後方的仇視。

  然後,莫里卡注意到尼文腳邊的異樣,他腳下的肉塊扭曲變形並微微隆起,接著不用一秒的時間,肉塊以飛快的速度伸出長條形狀的觸手攻擊站在尼文身邊的基岡。

  莫里卡反應很快,但觸手的速度更快,觸手纏住基岡,他驚叫著扭動掙扎,肉塊伸出的觸手大約只有人類手臂的一半粗,但力量卻十分驚人,緊緊勒住基岡,發出可怕的擠壓聲。

  就在莫里卡拔出腰上的切肉刀時,尼文用俐落的動作趕在她之前,把伸出的觸手一刀切斷,噴出大量的黏液與血液,莫里卡很驚訝這裡的肉塊居然會流血,大部分的肉塊只會流出白色或黃色的組織液體,只有少部分特殊的肉塊才擁有血液。

  肉塊的血也是紅色的,鮮紅噴濺在尼文身上,他抹去鏡片上的血滴,伸手幫助基岡脫離還纏在身上的觸手斷肢,沒想到就連斷肢也力大無窮,尼文根本拉不開觸手,擠壓聲響愈來愈大聲,基岡的慘叫聲也更加淒厲。

  尼文又舉起刀子,準備往基岡身上的觸手砍去。

  「住手!你會傷到他!」莫里卡出聲阻止並收回切肉刀,拔出自製的伸縮鐵棍,精準地插入基岡與觸手之間的縫隙。「快來幫我!」

  她與尼文分別握住鐵棍的一端並用力拉扯,費盡力氣才終於拉開觸手,脫離的基岡無力地倒在地上,低聲哀鳴。

  莫里卡蹲下檢查基岡的傷勢,他的兩隻手臂都往反向曲折,看起來兩肘關節都已經脫臼,她在檢查的同時感受到肉塊的躁動仍在持續,沒有時間讓她猶豫。

  莫里卡壓著不斷哀嚎的基岡說:「我可以試著把你的手臂接回去,看著我,我說看著我!很好,現在跟著我一起數到三。」

  「一……啊!不是才數到一嗎?」

  「接好了,快走快走!」

  尼文與莫里卡一同撐起基岡,他晃著自己的手,勉強才站直身體。

  肉塊的晃動更加劇烈,更多的觸手從肉塊中衝出並襲向他們,莫里卡一邊攙扶著基岡一邊用刀砍斷向他們攻擊的觸手,砍在觸手上的手感很詭異,就好像砍斷橡皮圈一樣。

  莫里卡以為尼文只是嘴上功夫厲害,沒想到他的運動能力與反應速度都還算不錯,刀子的用法也很熟練,跟莫里卡同樣只用一刀就能切斷觸手。尼文先是砍斷一條從地上伸出的觸手,接著驚險閃過一條往他脖子飛去的觸手,隨後反手將其砍斷。

  莫里卡看向剛才羅森與凱爾的位置,那裡的肉塊也伸出了無數在空中擺動的觸手,但她現在沒辦法過去幫忙,只能祈禱他們能平安無事。

  觸手的攻擊逼迫他們只能往湖泊的方向移動,莫里卡沒有如此深入綠湖範圍的經驗,她沒辦法預測可能發生的危險,接下來只能依靠她的臨場反應。

  綠湖近在眼前,湖面輕輕搖動著,綠色的湖水生機勃勃,如果後面沒有這麼多可怕的觸手,應該可以好好欣賞,莫里卡感覺自己的手無比沉重,但伸來的觸手卻愈來愈多,觸手群幾乎把後方的視野全部掩蓋。
然後,莫里卡發現湖邊站著兩個人影,是羅森跟凱爾。

  「這裡是安全的!觸手不會過來!」

  為什麼?

  莫里卡也顧不得原因,只好衝向原本認為是危險的綠湖邊。待在湖邊的兩人也動起腳步往攙扶著基岡前進的莫里卡與尼文跑去。

  羅森的速度飛快,他跨著大步甩開凱爾,眼看著即將觸碰到莫里卡伸出的手時,腳下的肉塊卻竄出巨量的觸手,密密麻麻的觸手成為一堵肉色的牆壁,隔絕了羅森與莫里卡。

  莫里卡放開基岡,抽出切肉刀在觸手牆前舞出一陣血舞,尼文也抓緊機會從莫里卡砍出的縫隙中帶著基岡穿越過去,對面的羅森也成功接住兩人。但莫里卡揮刀的速度已經跟不上觸手生長的速度,在血雨中的身影漸漸被觸手堆埋沒。

  「莫里卡!」羅森的聲音從觸手牆的對面傳來,莫里卡在蠕動的摩擦聲中聽見刀子砍斷觸手的聲響,但她知道羅森不可能砍出縫隙讓她通過。

  莫里卡看向身後,觸手就快要觸碰到她。

  她抓著自製的伸縮鐵棍,抬頭往不停伸向天空的觸手牆看去。她想到一個點子,但這是她第一次嘗試的動作,如果失敗就會被觸手吞沒,然後死亡。不過什麼也沒做也會有一樣的下場。

  莫里卡大吼一聲,用力把鐵棍插進觸手牆中,觸手立刻把鐵棍牢牢纏住。她雙手抓緊鐵棍撐起身體,雙腳用力蹬在鐵棍上,觸手的彈性帶著她往空中飛去,跳起的高度幾乎就要越過觸手牆的頂端,但還差一點。

  莫里卡在空中迴轉身體,硬是讓上半身越過頂端,好幾根觸手纏住她的腰部與臀部,早就料到如此的她及時抽出切肉刀把纏上身體的觸手切斷,在血液與分泌液中,莫里卡成功穿過觸手牆。

  接著她重重摔在肉塊上,幸好這裡的肉塊相當有彈性。

  莫里卡看著天空,此時她眼中的天空是一片腥紅,頭套上的鏡片已經沾滿鮮血,她大口喘氣,腎上腺素使她心跳加速,她成功了。她成功了!

  羅森出現在她的視線中,他的頭套上有可以辨識的刺繡,看起來就像是一根古老的天線。男孩伸出手,把莫里卡從肉塊上拉起。

  「妳太厲害了。」

  「太扯了,妳根本不是人,是天使!」凱爾也附和。

  「謝謝誇獎,但現在可不是高興的時候。」莫里卡抹去鏡片上的血,環顧四周的景色。

  綠湖確實很漂亮,湖水的綠色很像某種過去的顏料,或是一些石頭的剖面,而且相當濃濁,就算在正午的陽光下,也看不透湖水。除此之外,湖邊沒有任何人造物存在,不管是現代的或是舊時代的都沒有。

  觸手築起的高牆將綠湖密不透風地圍繞住,似乎為了保護綠湖不受外物影響,才將綠湖包圍住。或者是為了困住這支可憐又弱小的運水小隊?

  總而言之,不管肉塊築起高牆的用意為何,莫里卡一行人被困在湖邊已經是不可否認的事實。




創作回應

河合艾梅莉
看來莫妮卡沒有放棄小隊不救他們應該是正確的選擇,沒想到後來的觸手會這麼激烈的攻擊
啊,該不會是因為一部分被切掉的關係才暴走的吧?
2021-04-16 21:33:06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