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不嫌棄的話,我可以分你一點肝臟。】──第二章 03

犬本 | 2021-11-25 21:39:53 | 巴幣 112 | 人氣 146






(繪師:sugata(スガタ)


不嫌棄的話,我可以分你一點肝臟。





第二章 03


  寧靜城的周圍只能看見遍地的太陽能板,密密麻麻地幾乎完全覆蓋灰色的土地,所有在中央市附近的城鎮都會建造能源設施,豐海市與酒水城周圍的景色也跟這裡差不多。

  唯一有差別的,就是這裡正在舉行一年一度的灰土音樂節,據說今年是最後一次舉辦,礙於資金的問題。蕾妮不可能會錯過最後一次,她會想盡辦法並竭盡所能地參加這次的演出。

  她背著自己的吉他,搖搖晃晃地走出擁擠的運輸車,當她踏上寧靜城的車站時,清楚感覺到自己雙腳因為興奮而顫抖不已,她壓低頭頂的帽子,隱藏自己雀躍的表情。

  蕾妮走在寧靜城中的人行道上,川流不息的運輸車從她兩旁的通道呼嘯而過,人行道旁的玻璃藻球上掛著灰土音樂節的旗幟,為所有前來的人指引。她跟著指引很順利地找到舉辦活動的位置。

  她眼前的淨水場已經被裝飾的五顏六色,跟課本上的花園非常相似,人們總是嚮往地球過去的樣子與生活,但現在月球上的人大部分都沒有在地球生活過。

  蕾妮經過好幾個貼上白雲形狀紙片的集水塔,那些原本就是藍色的水塔彷彿成為傳說中的藍色天空,意外的相當美麗。不過她現在更需要找到……呃,一座小山丘?

  她原本搞不懂伊妮德指的山丘是什麼,直到她在用廢塑膠與保麗龍堆成的垃圾堆旁邊找到伊妮德的身影才明白。

  蕾妮走到這位擁有深色皮膚的女孩身邊,對方也很快就發現了她。

  「我認為妳需要重新定義山丘這個名詞,這堆垃圾看起來根本不像山丘。我有遲到嗎?我提早了兩班車。」

  「小姐,禮貌要拿出來,這堆垃……這座山丘可是大家花了三天的時間才堆好的,妳仔細看還可以看見頂端有一株樹苗,象徵著地球蓬勃生機的土壤。」

  「我相信你們對於生機蓬勃的定義是有點寬鬆,希望等等報到檢查的時候也能寬鬆點。」

  「蕾妮放心,妳一定可以順利上台的,我非常盡責地幫妳處理好所有事情。」

  「謝謝妳,我的好朋友。」蕾妮擁抱伊妮德。「這對我意義非凡。」

  「格沃夫會來嗎?」

  「不,他還要兩天才放假。幸好他不在現場,不然我會緊張得連彈片都拿不好。」

  「真可惜他看不到我們可愛的蕾妮在台上發光發熱。」

  「太誇張了伊妮德,妳比周圍的裝飾都還要誇張。」

  「真想不到為什麼他們要把活動辦在淨水廠?當初在裝飾的時候,我一直聞到糞味,真的很臭。」

  「也許這就代表像我們這種跟屎一樣的創作人,有天也能變成乾淨的水吧。」蕾妮說:「如果把像大便一樣的人生丟進淨水廠,是不是也能變乾淨呢?」

  「在那之前妳會先跟其他屎尿攪和在一起。」

  「喔,那聽起來真糟糕。」

  「就連妳都覺得妳的人生像坨屎了,那其他人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我可沒有花不完的點數可以用。」

  「點數買不到自由。」蕾妮嘆口氣說:「妳絕對想不到我今天要偷溜出來有多困難,我媽吩咐她的同事跟部下無時無刻盯著我,好像我是牧場裡的牛。我才不是牛。」

  「但妳還是溜出來了。」

  「我還算滿厲害的。」

  「好啊,硬派女孩。我想妳應該要上台了,準備好展現妳的魅力了嗎?」

  「應該吧。」蕾妮抓著吉他的背袋說:「讓我們上吧。」

  現場的表演讓蕾妮驚豔,她站在後台手裡握著自己寶貝的吉他,原本還打算再多練習幾次,但精采的表演吸引了她。蕾妮聽著音響傳來的優美樂聲,還有觀眾熱情的歡呼,十分感慨自己能在現場,成為其中的一份子。

  同時她也感到難過,這麼棒的活動居然是最後一次舉辦,許多人抗議舉辦活動會占用資源。事實上,月球的資源的確漸漸缺乏,人口增加太多了。人們生小孩的速度超越建設的進度,聽說限制生育的政策已經在草擬階段。

  蕾妮手錶的鬧鐘突然響起,沉浸在音樂的氛圍中,讓她差點忘記自己的吃藥時間,她拿出隨身攜帶的藥盒,取出幾顆膠囊將其吞下,她必須這麼做,上次沒有吃藥的下場就是躺在床上好幾個小時都無法動彈。

  癌症在月球上並不是罕見的疾病,蕾妮的母親曾對她解釋過,因為月球沒有大氣層,接受到的輻射量會比地球高出好幾倍,雖然太空衣跟建築物都有可以阻擋輻射的功能,但長期下來還是很容易罹患癌症。

  幸好她的母親就是專業的生物科技博士,讓她可以接受最新的化學治療,經過一整年副作用又多又難受的治療,每天嘔吐又腹瀉的生活也漸漸習慣了,唯一不習慣的就是她藏在假髮底下的光禿頭頂。掉頭髮對一位女孩子來說是非常痛苦的事情。

  仔細想想,癌細胞跟在地球肆虐的肉塊非常相似,都是會無限增生的討厭東西。

  「小姐不好意思,我們找不到妳的資料,妳要不要確認一下妳的報名資料?資料不正確的話沒辦法參加表演。」

  「什麼叫做找不到資料?」下一組就要輪到蕾妮了,但一位工作人員卻前來找她。「剛才報到的時候不是確認過了嗎?」

  那位工作人員面有難色地看著她說:「我們要請妳補全資料,不好意思。」

  蕾妮張望四周,尋找伊妮德的身影,卻始終找不到。

  「我剛才已經報到過了。」

  「我知道,可能我們有疏失……」

  工作人員話講到一半,就被身後的人拉開,拉開他的人是位高挑的女性,西裝筆挺看起來十分幹練,漆黑的頭髮盤在腦後,透明的鏡框後方是一雙銳利的眼睛,一絲不苟的她看起來相當冷酷。

  「劉向冬,妳為什麼在這裡?」

  「妳的母親讓我看好妳,這是我的工作。我才想問妳為什麼會在這裡,蕾妮?還是說要叫妳……」劉向冬看了一眼手中的紙張說:「尤特碧小姐?虧妳還用了希臘神的名字,這張報名表除了照片以外都是假的,妳至少在年齡上面不要說謊吧?」

  「不要多管閒事,為什麼知道我在這裡?我……我應該沒有什麼破綻才對。」

  「修改監控紀錄的確是高招,就連我也是在不久前才發現妳不在房間裡,但妳應該要注意自己練琴的聲音,在妳房間外都能聽到。」

  「我一直都有在練習。」

  「我知道妳都有在練習,所以也知道妳會想來參加這場活動。」

  「妳知道我想來參加,也知道我為此練習很久,結果還是要阻攔我,到底為什麼?這只是我小小的夢想而已。」

  「妳可以怨恨我,但這是我的工作。不管妳的母親有什麼理由或想法都與我無關,我只會盡我的職責,完成妳母親交代的事情。」

  「下一組就輪到我了,就不能讓我表演完再回去嗎?」

  外面的樂團已經開始表演,前奏才剛出來所有觀眾就開始歡呼,他們表演的是經典歌曲《帶我飛向月球》,這首擁有一百年歷史的歌曲,所有住在月球的人都聽過,整首歌充滿了人們對於月球的憧憬。

  當時的人類對於這顆寸草不生的荒蕪星球擁有無限的想像,但現在的月球跟他們想像的絕對不一樣,這裡沒辦法跟星星玩耍,木星與火星上更不可能有春天。

  雖說如此,歌曲浪漫的情懷還是可以延續。

  「蕾妮小姐,請跟我回去。」

  蕾妮握緊自己的吉他,深深吸一口氣。她聽著外面樂團的表演,她當然練過這首歌,對整首歌的編曲都非常熟悉,很簡單很容易,她做得到。

  她甩開劉向冬的手,拔腿往台上奔跑,她從布幕後方衝出來,衝到舞台上,樂團被突發狀況嚇得中止演出,所有人高亢的情緒嘎然而止,視線全都落在蕾妮身上。

  蕾妮僵硬地往舞台中央走去,途中還撞到爵士鼓的銅鈸,發出尷尬的噪音。劉向冬追到布幕後方,看到蕾妮走上舞台便放棄追逐,她臉上的表情顯現出懊惱與氣憤。

  蕾妮把音源線接上自己的吉他,然後站在錯愕的主唱旁邊。她拿起自己的彈片,用力刷出強力又振奮的和弦。

  清脆的琴聲打破原本的沉默,樂團的反應很快,立刻就跟上蕾妮的演奏,好像蕾妮原本就是一起練團的團員一般,默契十足。

  蕾妮刷著和弦,看著台下觀眾的表情,現場表演的氣氛與情緒沸騰到極致,她的心跳這輩子沒有跳動的這麼快過,血液快速在全身流動,身上的毛細孔敞開,吸收著人們的吶喊與尖叫,她感覺全身的病痛都消失了,好像那些腫瘤根本不存在。

  她感覺自己活著。

  時間好像放慢了不少,琴弦在指尖上留下顫動,汗水揮灑在舞台上,旋律駐留在耳膜上,蕾妮不清楚原因,但她在這個瞬間回憶起一年前得知自己病情的畫面,當時的她很絕望,她跟格沃夫大吵一架,逃離家中,甚至還沒穿任何防護衣就準備走進壓力艙。

  不過最終她還是沒有勇氣結束自己的生命。

  她很清楚自己是個幸運的人,出生在富裕的家庭,生活上衣食無缺,在所有人都在煩惱點數不夠用時,她還能買一把昂貴的吉他。所以罹患癌症,就是不知足的報應,讓她再也無法自由參加音樂活動。

  蕾妮刷完最後的和弦,歌曲完美演奏完畢。她汗水淋漓地看著台下的觀眾,假髮的髮網幾乎都快從頭上脫落了,她卻一點也不在意。蕾妮握著自己的吉他,滿足地大口喘氣。

  她感覺自己活著,同時也感覺到自己的意識飄渺,下一秒蕾妮就暈倒在舞台上。

 
 

  「而且聽說我暈倒的時候假髮掉了,真的好糗。」蕾妮指著自己的鼻子。「看我的臉,這是當時摔出來的瘀青,昨天還沒有這麼黑,有夠醜的。」

  格沃夫哭笑不得地看著蕾妮眼瞼旁邊的瘀青,虧她可以這麼輕描淡寫地講述整個荒謬的過程。

  雖然格沃夫表面上看起來很平靜,但其實他現在坐立難安,淡定的模樣也只是因為他緊張到面無表情。舉著叉子的手止不住顫抖,光是要瞄準盤中的食物就費盡心力,這絕對比他第一次去維護衛星站還要緊張。

  「後來那個樂團有來找我,想要我去參加他們的練團,但是我短時間內應該不能再出門了,好可惜。」蕾妮玩弄著盤子中的馬鈴薯泥與玉米。「格沃夫對不起,臨時改來我家裡吃飯。」

  「沒關係,在這裡吃也很好。」

  「但這裡不是可以看見地球的景觀餐廳。」

  「地球什麼的我早就看膩了。」

  「希望你不會也看膩我了。」

  「才不會呢。」

  蕾妮疑惑地望著他。

  「你怪怪的,發生什麼事了嗎?不喜歡馬鈴薯沙拉?因為裡面放了芹菜對吧?我早就跟他們說過不要放芹菜了,但我還是不明白為什麼還是會有芹菜混在馬鈴薯裡面。」

  「沒有這回事,沙拉很好吃,在妳家裡吃飯也很好,只是……」格沃夫碰著自己口袋裡裝著戒指的小盒子。

  「還是我應該把假髮戴上?」蕾妮看著他,眼中有些憂傷。

  「不,妳很漂亮,妳現在很漂亮。我不是……唉,我很緊張。」格沃夫慌張地說。

  「小子,你的猶豫不決會讓你錯失機會。

  「我很難開口。」格沃夫小聲地對幻聽說。

  「你又要被調點了嗎?」

  「不,我沒有要被調點,目前還沒有,格里馬爾迪的工程還沒結束。」格沃夫盯著沙拉說:「只是最近可能有比較危險的任務。」

  「白癡。」

  「有比你上次去處理被觸手纏住的衛星還危險嗎?」

  「應該……差不多吧?這次有顆超巨大的肉塊正在接近月球,掉落軌跡預測會在我們的營區範圍內,然後我們要保護還在建設中的設施以及周邊的建築,聽說是這幾年來最大的肉塊,很誇張。」

  「聽起來好糟糕。格沃夫你知道嗎?在你從軍的這三年多裡,我有好幾次想叫你趕快退伍,我實在不希望你又碰到危險的事情。」蕾妮看著他說:「但我都忍住了,我覺得我應該尊重你的想法。」

  「我知道,可是我不能成為妳的負擔,成為妳家人的負擔。我需要成為一個獨立的人,成為一個可以照顧妳的人。」

  「你想要照顧我,就應該待在我身邊,而不是離我越來越遠。」蕾妮瘀青的臉看起來很腫脹。

  「她說的有道理。

  「你閉嘴。」

  「閉嘴?」

  「不,不是,我不是在跟妳說話,我是……我是……唉。」

  「格沃夫,這裡只有我跟你。」

  「我知道,我剛剛是在回答我的幻聽。」

  蕾妮欲言又止,然後搖搖頭說:「你的幻聽又更嚴重了?」

  「沒有好過,近期似乎更清楚了。」

  「你早該習慣我的存在了吧?

  「還有去看醫生嗎?」

  「有,我拿到的藥都比我一餐吃的玉米還多了。」

  「你確定要跟我提吃藥的部分嗎?我不覺得你可以贏我。」

  格沃夫羞紅了臉,對自己說出的話感到羞愧。「蕾妮對不起。」

  「算了啦,等等吃完飯要去散步嗎?聽說附近的溫室有新的產品可以試吃。」

  「妳能出門嗎?」

  「喔,我忘記了,我永遠沒辦法習慣自己是個囚犯,整天被關在家裡,哪裡都不能去。」

  「不過,我可以去幫妳買回來。」

  「不要,我只是想要跟你散步走走,有什麼新的食物我一點也不在乎。」

  「你要開口了嗎?你沒多少時間了。

  「最近妳提到的新療程進行得如何?就是上次在電話裡提到的,什麼基因療法?還是什麼的我有點記不清楚。」

  「說到這個我就一肚子氣,我現在每天都要追蹤身體狀況,實在不懂每兩個小時就要抽一次血的意義在哪裡,手臂上的瘀血一直沒辦法好,就是這個畸形的療程讓我變成囚犯的,事實上對我根本沒有任何幫助,每天還是痛得要命。」

  「快說啊!

  「這……我能幫妳什麼嗎?」

  「也許你能陪我看場電影,讓我能夠轉換心情,我最近真的很不舒服。」蕾妮把叉子放在早就沒在食用的盤子上。「也可以看幾場演唱會的錄影,或是聽我唱幾首歌。」

  「小子,你真的沒時間了,不要節外生枝,快點說重點!

  「拜託你安靜一點。」格沃夫壓低聲音回答他的幻聽。「我這次放三天假,有的是時間。」

  「格沃夫?」

  「抱歉抱歉,我是說我很樂意聽妳唱歌。」

  蕾妮起身走到格沃夫的身邊,雙腳跨上他的大腿,就這麼坐在他腿上。她伸出手捧著格沃夫的臉,兩人四目相交,蕾妮依然深邃的眼中倒映出格沃夫緊張的神情。

  「看著我,現在這個地方只有我跟你,你不用去理會其他聲音,把注意力放在我的身上,我才是你的女朋友。」蕾妮注視著他說:「現在,此時此刻,我要你把你的心交給我。」

  「蕾妮……」

  「這是個好機會,快點!

  格沃夫親吻蕾妮,他能感覺到對方因為吃藥而乾裂的嘴唇,也能在彼此的舌尖上嘗到剛才的沙拉味道。他伸手環抱蕾妮纖細的腰,這一年來蕾妮變得愈來愈消瘦,原本還有些豐腴的腰,如今變得這麼脆弱,甚至能摸到明顯的肋骨。

  害羞的紅暈漸漸爬上蕾妮白淨的臉上,他們繼續接吻,兩人的舌頭就像在口腔內共舞一般交織,格沃夫拉開蕾妮寬鬆的上衣,粗糙的手掌溫柔地撫摩她的肌膚,女孩的身體很熱,比剛煮好的濃湯還要燙手。

  格沃夫的幻聽罵了幾句他聽不懂的話,聽起來相當氣憤。不過,格沃夫已經決定聽從蕾妮的建議,暫時忽略他的幻聽。

  他們擁抱彼此,雙手撫摸對方的身體,摸索著熟悉的部位,格沃夫的手滑過蕾妮的肋骨在她的胸部上稍作停留,蕾妮對此舉動嬌喊一聲,他繼續將手往上移動,脫下蕾妮的衣服。

  蕾妮的身體已經不是格沃夫記憶中的樣子,以前的她雖然不到肥胖,但看起來飽滿豐腴,她腰側的肉更是充滿彈性,格沃夫特別喜歡將手搭在她的腰上。現在的蕾妮看起來好虛弱,她變得好瘦,腰細的像是格沃夫一用力就會不小心折斷。

  格沃夫想要照顧她,想要報答蕾妮對自己的恩情,是她陪伴格沃夫走出當年絕望的深淵中。對格沃夫來說,蕾妮是他這輩子最重要也最親密的人,他沒有父母也沒有兄弟姊妹,在他的生命中,只有蕾妮一個人。

  蕾妮解開格沃夫的褲子,用那雙稚嫩又細緻的雙手掏弄格沃夫的陰莖,然後她張開剛才還在吃沙拉的嘴,含住自己的飯後甜點。

  一陣酥麻讓格沃夫全身顫抖,他的呼吸變得急促,腦袋裡一片空白,彷彿連幻聽也消失了。然而當他低下頭,看著正努力取悅格沃夫的蕾妮時,一股罪惡感侵襲他的心。

  在蕾妮生病的這一年中,格沃夫究竟為她做了些什麼?蕾妮的家人能給她最好的治療與照護,而格沃夫卻只能在兩三天的假日中陪她去吃一些廉價的食物、跟她看已經看過好幾次的舊電影,或是去了無新意的溫室散步。

  格沃夫想幫助蕾妮,在她最脆弱的時候幫助她,就像當年蕾妮幫助他一樣。但格沃夫卻什麼也做不到。

  蕾妮疑惑地望著格沃夫,注意到格沃夫的異狀。

  「怎麼了?」

  格沃夫羞愧地別開視線,他很沒用,他辦不到任何事,這樣的他究竟有什麼資格可以向蕾妮求婚?就連現在也是,他居然硬不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格沃夫手機的鈴聲響起,他被拉回現實之中。

  格沃夫看了蕾妮一眼,儘管她沒有說任何話,但她的表情似乎在哀求格沃夫不要接電話。

  但格沃夫還是把手往桌上的手機伸去。

  「別接電話,你會後悔的。」就連幻聽也在阻止他。

  格沃夫接起了電話,蕾妮也默默地穿好衣服。

  他沒辦法好好聽電話裡的聲音,幻聽嘲諷又尖銳的聲音環繞在他的腦中。

  「你絕對會後悔的。

  「放下電話。

  「在你之後的日子,你會無時無刻,為了這次的選擇而後悔。

  「無時無刻。



創作回應

河合艾梅莉
地球在少子化,沒想到月球反而是生太多,真是諷刺啊

"癌細胞跟在地球肆虐的肉塊非常相似,都是會無限增生的討厭東西。"
這麼說好像也是,兩者都好可怕XD

劉向冬...本作好像第一次出現華人名,有什麼特殊涵義嗎?

從沒想到可以在這作品看到親熱畫面,總覺得有點興奮///

哀,結果還是接電話了,說好的床戲呢(敲碗
2021-11-26 23:15:58
犬本
只是單純想點出月球是有許多人種的,當時逃往月球避難的太空梭還真的有點像諾亞方舟。
我很喜歡寫親熱橋段,角色之間的親熱,可以展現他們的個性,讓他們看起來更立體一點。
只不過格沃夫現在的狀態還真讓人擔心。
2021-11-28 16:46:1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