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不嫌棄的話,我可以分你一點肝臟。】──第一章 07

犬本 | 2021-07-29 20:03:21 | 巴幣 8 | 人氣 124






(繪師:sugata(スガタ)


不嫌棄的話,我可以分你一點肝臟。





第一章 07


  莫里卡恢復意識後,感覺全身痠痛。

  她還活著,沒有死。

  她撐起殘破不堪的身體,背部傳來劇烈的疼痛,應該說全身都很痛,但背是受傷最嚴重的部位。四肢還能動,也都還有感覺,特種肉塊的彈性再次讓她倖存。

  她發現自己躺在一片小水灘中,水袋因為撞擊而破裂,裡面的水通通流了出來,在她的周圍形成水窪。

  天色又轉黑了,莫里卡不知道自己昏迷多久。

  她搖搖晃晃地站起來,身上的湖水也如雨般滴下,莫里卡試圖踏出水坑,但身體卻有些不聽使喚,她的第一步完全踩空,讓她再度跌進水灘之中。

  她躺在肉塊上,望著濃濁混沌的天空,漆黑的一角還能看到橙黃的餘暉,剛好落在肉牆頂端。她必須再試一次,若不是有意外發生,那她已經成功了,既然有希望成功,那她絕對會繼續嘗試。

  只不過她必須讓自己的狀態恢復,現在的她就連走路都有問題。

  她坐起身並拿出布包,沒想到布包的防水層也破損了,布包內的物品全部被湖水浸濕,還有不少肉塊的黏液在裡面。裡面的指南針、皮毯、鐵絲、鐵鎚、針線之類的生存工具全部都泡在黏液與湖水中,還有最重要的,萊昂諾爾給她的肉乾也沒有倖免。

  莫里卡嘆氣,氣餒地整理布包的東西,她把還有辦法清理的東西撿了出來,這些物資是她探查過無數個廢墟才好不容易蒐集來的,對她來說損失慘重,還好最珍貴的指南針沒有壞掉,在肉塊世界中分辨方位是很重要的事。

  被莫里卡拆除的帳篷在不遠處,她掉落的位置並沒有很遠,也許她能利用廢棄帳篷剩下的布料做出臨時的包包,抱持著這樣的想法,莫里卡再次起身邁出步伐。

  沒想到她再次踩空。

  莫里卡踉蹌一步,又跌進水灘中。

  「搞什麼!」莫里卡好不容易才忍住辱罵,發生這麼多不幸之後,她可不想再增加罪孽。

  她這次會專注於自己的腳步,希望不是在重摔之後,把自己的腦袋摔壞了。

  莫里卡看著自己的腳一點點準備往水灘外踏出,就在她準備踏上稍微起伏的肉塊時,看見神奇的事情發生。

  肉塊居然為了躲避她的腳而變形。

  這是怎麼回事?

  她繼續嘗試,肉塊像是害怕莫里卡一般,對她的腳敬而遠之,但如果莫里卡踩下的速度夠快,還是有辦法在肉塊變形之前踩上去,而當她成功踩上去之後,肉塊就不再變形。

  這種現象的原理還有發生的契機是什麼?為什麼莫里卡摔過一遍之後,肉塊就會害怕她?

  如果羅森還活著的話,他絕對會參與討論並給予意見。莫里卡再度想起羅森,心中同時也出現濃濃的酸意,她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為了一位剛認識不久的男生難過,這並不像她。

  這個世界每天都有很多人死亡,羅森只是其中的一人。

  不過羅森剛好是個看過莫里卡長相還稱讚過她的男生。

  莫里卡腦海中出現羅森躺在自己懷中的畫面,他的身體止不住顫抖,鮮血與臟器流得到處都是,發出微乎其微的低鳴,莫里卡幾乎要將耳朵貼在他的頭套上才能聽見他的聲音,他說……

  「我知道了,羅森。」莫里卡恍然大悟,原來羅森在那個時候就已經提示過她,而莫里卡到現在才領悟。

  突然之間,遠處傳來強烈的光芒與爆炸聲。

  莫里卡嚇了一跳,結果又跌進水灘。她惱怒的拍打水面,然後小心挪動身軀讓自己再站起來,她看向聲音的方向,接著又是一聲爆炸聲響,同時也閃著刺眼白光,幾乎照亮整個天空。

  莫里卡邁出沉重又快速的步伐,天生超群的運動神經,很快就適應這種詭異的移動方式,讓她至少可以順利在不斷變形的肉塊上前進。

  她在爆炸聲的方向看到基岡與尼文站在肉牆旁邊,牆外又傳來一聲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地面隨之震動,綠湖平靜的水面也泛起漣漪。

  「發生什麼事了?」莫里卡走到基岡的身邊問。

  「莫里卡?妳去哪裡了?」基岡聽到聲音回頭說。「福音的車隊剛好經過這裡,聽到我們的呼救聲後,現在正想辦法救我們出去。」

  「用炸彈?有效嗎?」

  「這是第三次嘗試,也是最後一次,如果這次再失敗,他們就會放棄我們。」基岡低落地說。

  「他們不會成功的。」

  「我希望他們可以成功。」

  又一次爆炸,莫里卡摀住耳朵,看著肉牆對面閃著爆炸的光芒,就算是火藥的威力仍無法撼動高聳的肉牆,肉牆依然屹立不搖,毫髮無傷。

  爆炸的震動與濃煙消散後,迎來緊張的寧靜,尼文跑到肉牆邊,對著肉牆揮砍手中的刀子,他應該也知道自己做的事沒有意義,但不想放棄的他也不知道能做些什麼。

  「咳哼,這裡是福音首隊隊長,內森。尼文,有聽到聲音嗎?」牆的對面傳來經過擴音器放大的電子聲音。

  「有!」尼文大喊。

  「我很遺憾,今天的救援行動最終以失敗收場──」

  「不!別放棄,都已經快炸開了!」尼文著急地哭喊。

  「──此處的肉塊是新型的變種,經過風險評估後,我們沒辦法繼續投入成本。在離開之前,跟你確認一件事情,請問你身邊有槍械嗎?」

  莫里卡瞬間就理解對方為何要問這個問題,她的爸媽也曾經問過一樣的問題。

  「我……沒有。」尼文遲疑了一下才回答。看起來他應該也想到了。

  「好,我們會把一把槍投射過去,裡面會裝填兩顆彈藥,請你們保重。」

  「等等,不,別走──」

  牆外響起引擎點火還有眾人收拾裝備的聲音。

  「你們不能丟下我,我還不想死,我的叔叔是利安德,你們認識他吧?他是天使的代理人,你們不能放棄啊!」尼文哭著求救:「拜託,再試一下……」

  牆外沒有回應。

  「我不想死啊!求求你們不要走!肉塊就快被炸開了,真的就差一點而已不要走!拜託──」

  「內森隊長。」莫里卡出聲打斷尼文。「離開前至少把一台車留下,我們會需要一台車載我們回村子。」

  尼文回頭看向莫里卡,身影相當狼狽。

  過了一段時間,牆外才有回應。

  「多了一個人,妳也是利安德管轄處的成員嗎?」

  管轄處?莫里卡雖然能理解但仍覺得對方的用詞很怪。「我是莫里卡,原本待在酸蝕湖附近的村子,三年前被趕出來之後,是卡西迪安小姐安排我到現在的村子裡的。」

  「好吧莫里卡,妳說我們要留一台車子給妳?」

  「對,我已經找到逃出去的方法了。」

  「什麼方法?」

  「這……有點難解釋。」

  又過了一段時間,內森隊長才回應:「我們稍微討論過後,決定給妳半小時的時間,半小時過後,我們會離開,而且不會留下任何車輛。」

  「足夠了。」莫里卡深深吸一口氣,然後對著尼文與基岡說:「快去裝水過來,任何可以裝水的容器都可以用,我要很多很多的水!」

  他們立刻動身,還好原本這支小隊就是運水小隊,自然有許多用來裝水的皮袋與塑膠桶。

  基岡蹲在湖邊裝水的時候望著對岸,莫里卡順著他的視線看去,是已經同化成巨大肉塊的凱爾,從這個距離看去,凱爾就跟一般的肉塊沒兩樣,搞不好基岡與莫里卡根本把一般的肉塊認錯成凱爾也說不定。

  「等我們出去之後,再想辦法把他安葬吧。」莫里卡說。

  「謝謝妳莫里卡。」基岡平靜地說:「老實說我一直希望他能消失,畢竟我的食物有一半都被他搶走,但現在他真的消失了,我卻又希望他能回來。」

  瘦小的他一肩扛起有他一半身高的水袋。

  「不用再冒險回來,至少他現在並不孤單。」基岡說:「變成肉塊之後應該不會再飢餓了吧?不用擔心挨餓,不用活得提心吊膽,還不用整天穿著密不透風悶的要命的保護衣。變成肉塊的好處還真多。」

  莫里卡思考基岡的話後回答:「肉塊確實不用擔心很多事情,因為肉塊沒辦法思考,同樣的,肉塊也不會有兄弟情誼,更不會與你一起參與天使的感恩儀式,互相分享……或是搶走你的食物。」

  「還真是遺憾啊,我多希望自己的食物能再被搶走。」基岡發出笑聲。

  他們只花了十幾分鐘的時間就把湖水蒐集完畢,牆邊堆了許多水桶與水袋,莫里卡不知道需要花費多少湖水,但多準備一點絕對沒錯。

  莫里卡把其中一桶水潑向肉牆,結果如她所料,肉塊為了避開湖水而往內收縮,收縮的速度沒有湖水落下的快,最後形成一攤水窪。

  「看到了嗎?這就是逃出這裡的方法。」

  「我們在湖邊的時候都沒發現。」基岡說。

  「也許湖邊的肉塊又是不同的變種,我也不清楚。」莫里卡一邊說著一邊把水袋舉到頭上,然後把湖水從頭淋在身上,她感覺到自己一瞬間向下墜落,渾身溼透的她腳邊也出現一攤水窪。「你們也照做吧,我們可以離開了。」

  莫里卡提起另外的塑膠桶,挺身往肉牆前進,每一步都必須快速精準,如此才能避免自己摔倒,肉牆確實會迴避莫里卡,它們扭動著為莫里卡開闢一條道路。

  基岡與尼文見到莫里卡成功開路後,也迫不及待地往自己的身上澆水,他們在好幾次摔倒之後才終於掌握行走的要訣,勉強跟上走在前面的莫里卡。

  莫里卡在前方也不忘將水潑向周圍的肉塊,如果這些肉塊碰到水之後會停止變形,那她就必須確保每個角落都要潑濕,算是多一層保險。

  幸好肉牆並不厚,他們三個人不用幾分鐘的時間就穿過肉牆,如果扣除基岡跟尼文摔倒再爬起來的時間,應該可以更快穿越。莫里卡看到肉牆對面透出刺眼燈火的瞬間,心中的壓力也跟著釋放,這幾天累積下來的疲累卻在此刻爆發出來。

  她軟倒在肉塊上,感覺到有許多人靠近她,匆忙的腳步與嘈雜的叫喊。他感覺自己被抬上擔架,並固定在貨車上。

  「妳做得很好,勇敢的女孩。」她聽到爸爸為她打氣的聲音。「妳突破困難,堅強地活下來,而且還救了兩個人。」

  「爸爸,可是還有兩個人我沒救到,我沒有救到所有人。」

  「妳已經很努力了,我的女孩。」

  「爸爸,我也沒有救到你們,要是我再努力一點的話,會不會……」

  「妳叫做莫里卡對吧?莫里卡妳必須再堅持一下,我們現在就帶妳回轄區,撐住。」爸爸的聲音消失了,莫里卡在模糊的視線中看到好幾個穿著保護衣的人圍繞在她身邊,他們的保護衣上都繡著新月的圖樣。

  這是莫里卡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看到福音的標誌,他們是帶來天使的人,是福音的傳頌者,很遺憾地她沒辦法觀賞太久,莫里卡覺得眼皮沉重,濃烈的睡意襲來。

 
 

  莫里卡在柔軟的床上醒來。

  床墊柔軟的讓她一度認為自己還躺在肉塊上面,她身上沒有穿著保護衣,只有一件輕薄貼身的背心,羞恥感油然而生,她不知道是誰幫她脫下保護衣,不管是誰,對方一定把她的身體都看過一遍了。

  莫里卡抓起原本蓋在身上的皮毯,觀察自己所在的環境,這裡是一間乾淨整潔的房間,天花板上掛著忽明忽滅的油燈,光線不強但剛好可以照亮房間的所有角落,家具不多卻有罕見的木製椅與櫥櫃,木頭的紋路與顏色都已經黯淡。

  她好奇地走向木製椅,木椅前擺了相對平凡的鐵製化妝台,還有一面擦得乾乾淨淨的鏡子,莫里卡在鏡子裡看見自己的倒影,她已經很久沒有看見自己真實的模樣。

  她的頭髮比她想像中的短,但還是一樣亂糟糟的,紅褐色的頭髮在油燈的光線下顯得更混濁,同樣混濁的棕色瞳孔邊充滿血絲,慘白的皮膚讓眼皮下的黑眼圈更加明顯,她看起來好狼狽。

  莫里卡接著打開化妝檯旁邊的櫥櫃,裡面有好幾件不屬於她的保護衣,她沒有誇大說詞,是真的有好幾件。一般人通常只會有一件保護衣,而這個人居然有一整櫥的保護衣。

  她走向房間中唯一的窗戶,窗戶外面理所當然地掛著可以攔截灰燼與肉屑的過濾紙,多虧這層紙,讓莫里卡沒辦法看到外面的景色,不過窗外仍可以看見幾抹模糊的火光。

  她身後傳來碰撞的聲響,莫里卡立刻回頭,她看見萊昂諾爾站在她身後,精緻可愛的臉龐上掛著驚喜的表情。

  「小萊,我很抱歉,這裡是妳的房間嗎?我不應該──」

  莫里卡還沒說完,萊昂諾爾就衝上前緊緊抱住她,莫里卡嚇得不知所措,萊昂諾爾的髮絲在她的臉龐邊撓動,彼此的肌膚親密接觸,這個女孩的皮膚光滑、細緻又充滿彈性,甚至還能感受到對方的體溫,而不是冰冷的保護衣。

  萊昂諾爾雙手捧著莫里卡的臉,她水汪汪的琥珀色眼睛流露出對莫里卡的關心與擔憂,身上的香氣讓莫里卡的心跳加速、全身發燙。

  「小萊?」莫里卡緊張地把視線移開。「我……妳在生我的氣嗎?」

  「我為什麼要生妳的氣?妳好不容易才安全回來。」萊昂諾爾的手輕輕按在莫里卡的後腦,盯著她說:「我是在擔心妳,妳已經睡了快一天了。」

  「一天而已?老實說我以為我睡了好幾天,我從來沒有睡得這麼熟過。這張床太可怕了。」

  「如果妳喜歡這張可怕的床,我可以讓給妳。」萊昂諾爾輕咳幾聲後說:「或是妳可以陪我一起睡。」

  「小萊,妳的喉嚨還好吧?」

  「好多了,妳是在嫌我的聲音難聽嗎?」

  「我沒有!」莫里卡垂下眼說:「因為是我害妳受傷的。」

  「妳沒有害我受傷,是我自己滑倒的。妳救了我,要不是有妳我早就滑進酸蝕湖裡了,再說我一直覺得自己的聲音太尖銳了,也許這樣還比較好聽,很有磁性對吧?」

  「如果我沒有執意要去湖邊,妳也不會受傷。」

  「是我自己要跟去的。」

  「但是──」

  「停,別再爭論已經發生過的事了。」萊昂諾爾再次抱緊莫里卡,身上除了淡淡的香氣外,還有一股刺鼻的味道。「現在能讓我抱著妳,就足夠了。」

  「小萊,妳怪怪的。」

  「妳好過分,我只是想跟妳擁抱而已,居然說我很奇怪。我差一點就失去妳了妳知道嗎?這樣的擁抱一點也不奇怪吧?」萊昂諾爾噘起嘴說:「還是說妳討厭我抱著妳。」

  莫里卡怎麼會討厭萊昂諾爾的擁抱呢?只是面對如此唐突的擁抱,就算是莫里卡也會不知所措。萊昂諾爾並不是一個會主動擁抱的女孩子,在莫里卡的心中,她是一位害羞卻溫柔的好女孩。

  雖然外表看起來柔弱又纖細,但其實大膽又堅強,莫里卡可找不到第二個肯願意冒險偷取食物給朋友的人,當然也有可能仗著她爸爸是管理人的身分,讓自己的違法行為能被原諒。

  不過,在莫里卡眼中,她就是一位願意為朋友著想並奉獻心力的好人,在這個被肉塊佔領的世界中,她更是一株在肉泥中挺直身軀的小樹,雖然莫里卡沒看過『樹』就是了。

  莫里卡挪動僵直的雙手,輕輕擁抱住萊昂諾爾柔軟的身體,她的體溫很高,讓莫里卡以為自己正抱著一顆地鳴區的紅球……用這種比喻去形容女孩子好像很不好,但莫里卡真的這麼想。

  她繼續加大力道,手指陷入萊昂諾爾的腰中,感受到對方緊緻的腰身傳來輕微的顫抖,甚至也能感受到對方因為緊張而加快頻率的心跳跳動,這是她第一次與人如此親密接觸,第一次沒有隔著保護衣,赤裸地與人接觸。

  面對莫里卡的親密舉動,萊昂諾爾的臉頰又更加紅潤。

  「莫里卡,我……」莫里卡在萊昂諾爾的雙眼中看見自己的倒影,她鮮紅的嘴唇相當濕潤。「我、我真的不希望……就是……」

  在萊昂諾爾吞吞吐吐的話中,莫里卡聞到一股刺鼻的味道。

  「小萊,妳喝酒了?」

  「剛才跟爸爸還有卡西迪安小姐一起共進晚餐,基於禮貌我喝了幾杯卡西迪安小姐帶來的酒。」萊昂諾爾咕噥著說:「妳為什麼知道?妳也有喝過酒嗎?」

  「我沒有,我才沒有福氣喝這麼珍貴的東西,只是聞到味道而已。」

  「沒喝過怎麼會知道味道?」

  「因為我在福音待過一陣子,也看過卡西迪安跟她的成員喝過酒。」莫里卡說:「我印象很深刻,酒的味道很特別,只要聞過一次就不會忘記。」

  「我不喜歡喝酒,但每次卡西迪安小姐都會帶幾瓶酒來跟我爸爸吃飯,她是個很喜歡喝酒的人。」

  「好像是這樣沒錯。」莫里卡想起之前在福音的短暫日子,那是一段自由的時光。

  「妳還記得妳剛來到這裡不久的事情嗎?」

  「有發生什麼事情嗎?」

  「妳去葛斯家幫忙把入侵的肉塊清除,他們因為住在圍牆邊緣,所以老是有肉塊入侵。」

  「有這回事?」

  萊昂諾爾點點頭說:「然後還幫布魯克他們找到弄丟的行李,就在東南方的廢墟裡面。」

  「那應該只是我去廢墟拾荒順便找到的吧。」

  「而且還保護被尼文欺負的弗勒茲,他們當時正拿著收集好的肉塊丟他。」

  「這件事我記得,因為他們之後也把我列入欺負的目標裡面。」

  「我覺得妳當時很帥。」萊昂諾爾親暱地說:「就算妳一直否認我還是要說,我喜歡妳的正義感。」

  「我只是……」莫里卡反而對她的正義感感到厭煩,如果她可以殘忍一些,那她絕對能活得更加輕鬆。正義感嗎?對莫里卡來說反而更像是父母對她下的詛咒。「我沒有妳想的這麼好。」

  「妳總是認為自己不好。」萊昂諾爾捧起莫里卡低下的臉。「就算其他人看不見,甚至是連妳自己也視而不見,但我看得很清楚,我看得見妳的好。」

  「小萊,雖然聽妳這麼說我很開心。」莫里卡害羞地說:「但我認為妳現在應該去休息,妳正在胡言亂語,而且妳不用跟代理人……跟妳爸爸待在一起嗎?我以為他會希望在福音拜訪的期間讓妳待在他身邊。」

  「他應該已經注意到我去廁所太久,然後在找我了。」

  「妳真是……果然是我帶壞了妳。」

  「我以為妳是喜歡叛逆一點的,畢竟妳常常違反規則。」

  「我也是在盡量配合規則生活的,哪有常常違反。」莫里卡愈說愈心虛:「好啦,也許真的有違反一些規則,但真的只有一些而已,大部分的我都有配合。」

  「莫里卡,我真的很慶幸自己在這樣的世界中,還能遇到如天使般的妳。」

  莫里卡的臉又更紅了,明明喝酒的不是她。

  「妳才是我的天使……」莫里卡小聲地說。

  「妳說什麼?」

  「沒、沒什麼!」莫里卡扶著萊昂諾爾的肩膀,將她推離自己。「別說這些讓人害羞的話了,妳一開始好像有話要跟我說對吧?妳說妳不希望什麼來著?」

  一提到這個,萊昂諾爾臉上立刻蒙上一層如灰雲一般憂鬱的表情。

  「我不希望妳離開這裡。」她說。

  「我沒有要離開……」莫里卡想到這幾天發生的所有事情,然後現在萊昂諾爾又說不希望自己離開。「難道──」

  「終於找到妳了,萊昂諾爾。」門口突然出現一位滿臉鬍渣、身材高壯的男子,他往房間裡說:「喔,抱歉,我太失禮了,沒想到妳們忙到一半,我能再給妳一分鐘的時間,畢竟女孩子上廁所上個十分鐘也是合情合理。」

  「不用了,我這就回去。」萊昂諾爾淡定地站起身,在離開之前依依不捨地望著莫里卡說:「我會試著再去說服我爸爸,晚點見。」

  萊昂諾爾離開之後,門口的男子才走進房間中。

  他高出莫里卡三個頭左右,下垂的眼角還有鬍渣讓他看起來很輕浮,頭頂蓬鬆的捲髮更是毫無章法。莫里卡迅速把床上的皮毯抓來披在身上,她不希望自己的身體給陌生的男人看。

  「你是誰?」

  「我們見過面,只不過當時我們都穿著保護衣。」陌生男子說:「不得不說妳在綠湖的表現讓人驚艷。很高興能見到妳莫里卡,我是內森。」

  「原來是福音的隊長,會出現女生房間裡的人,我還以為是變態呢。」莫里卡說:「所以內森隊長,我可以請你離開嗎?我現在一絲不掛。」

  內森大笑著說:「像妳這種不仔細看還分不出性別的小鬼,我才沒有興趣呢。」

  莫里卡不悅地瞪著他。

  「我來這裡只是為了把落跑的女孩找回去,並不是專程來看妳無趣的身體。」內森看著她說:「不過既然都見面了,我就順便告訴妳,妳要被趕出這裡了小鬼。」

  「我就知道。」

  「看來聰明的妳已經猜到了。」

  「八成是尼文在亂說。」

  「沒錯,利安德的姪子把你們精彩的冒險故事都講了一遍,妳還真是個冷酷無情的小鬼,居然害死了兩個同伴。」

  「我才沒有──」

  「大家都知道那是謊言。」內森打斷她繼續說:「不過,妳私藏食物的事情就是事實。」

  「我……」莫里卡震驚地看著他,她的背包在她失去意識之後被拿去檢查了?

  「私藏食物的人會被處死,但念在偷走食物的人是利安德自己的女兒,他就決定不把事實公布出來,免得大眾失去對他的信任,真是個賤人對吧?」內森笑著說:「所以妳會被趕出這裡,原因是妳的獨斷專行害死兩個同伴。」

  「我知道了,又不是第一次被趕走,我會配合的。」

  「至少妳比看起來的還要聰明,妳會配合利安德的說法,也是為了保全剛才那位可愛的女孩對吧?還真是令人感動的犧牲奉獻。」

  莫里卡討厭這種被看透想法的感覺。

  「話說,當時妳是怎麼想到用綠湖的湖水穿過肉牆的?」

  「沒有原因,碰巧而已。」

  「原來如此。」內森點點頭。「那妳被趕走之後有什麼計畫嗎?」

  「我才剛知道自己要被趕走,我哪能有什麼計畫?」

  「我敢對著天使發誓,妳早就有被趕走之後的計畫,妳絕對有料想到自己有一天會被趕出這裡。」

  莫里卡嘖了一聲,雖然才第一次見面,但她真的很討厭這個男人。

  「不用奢望那女孩可以說服利安德,那是不可能的事,妳註定會被趕出這裡。」內森看著她說:「不然這樣好了,我給妳一個機會,明天早上十點,卡西迪安會出現在聖堂,去找她然後說服她讓妳加入福音。」

  「真是謝謝你的好意,但卡西迪安才不會理我。」

  「這可不一定,畢竟是她主動告訴我,要我穿針引線,讓她可以跟妳談一談。」

  「真的嗎?」莫里卡心中燃起希望,如果能有機會加入福音,那再好不過了。

  「我很期待妳加入福音,希望妳可以成為我的隊員。」內森微笑著說:「這個世界需要更多像妳一樣聰明的人,才能延續人類的生命。妳就好好加油吧,不要讓我失望了。」

  儘管說出這番話的人看起來是個頹廢的變態大叔,但這番話對莫里卡來說是最大的肯定。

  莫里卡的心臟激情地跳動,流著沸騰的熱血,她已經迫不及待與卡西迪安見面了。


創作回應

河合艾梅莉
終於逃離綠池了,真是費盡千辛萬苦啊

莫里卡和小萊的互動好可愛,是百合的香氣w///
2021-07-30 19:19:28
犬本
把莫里卡設定成雙性向,也是想說在一個看不到外表的世界,人類選擇對象的方式多少也會受到影響,畢竟每個人都穿著保護衣,性別與外表似乎也不太重要,重要的是個性與行為吧。
溫柔的萊昂諾爾反而變成主動的一方也是挺有趣的[e16]
2021-08-02 20:15:34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