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武生

Komi(貴霜雜食動物) | 2022-04-04 11:21:56 | 巴幣 32 | 人氣 154

四、師夷長技以制夷
資料夾簡介
二宮健在學校受人欺負,心灰意冷的他回家途中看見了巨大的門神,門神的背後似乎另有隱情。



前情提要: 安柏和光夫在茶館被不速之客包圍,退無可退......



    強烈的電磁波震垮簇擁而上的刺客,光夫單手扛著安柏逃離危難中心,另一隻手匆忙從展示架取下一把偃月刀,率先趕安柏進安全的角落,將刀高舉過頭連番砍劈。

    「我來給『躊躇魔』報仇了,你這昏君,我等等斬了你的首級!」

    扶著頭爬起的、視死如歸的異形,掏出血淋淋的鱷魚刀,馬上朝光夫的手臂畫弧,光夫的手臂外展開液體盾牌抵禦,刀械強攻不下,此人反被光夫一腳踩中後腳跟,單腳跪地、痛不欲生。

    五減去一剩四,那四名烈士視線銳利,暫時趴伏在地面,心有餘而力不足。「你裝備鎧甲是為了防身?」

    「對啦,我到的地方三不五時有子彈飛過來、我隨時暴露於被行刺的危險中,雖說防守最嚴密的是總理公館,可我總不能整天關在辦公室吧?」

    光夫掩護安柏作窺探敵情狀,先前他打倒的異形頑強地站起,「姐夫,煩請您幫我了!」他張手推了安柏,安柏由於強勁的力道轉了三圈,背部撞上牆的四葉草浮雕,牆壁黏貼的花鳥畫軸竟分成左右兩半,往旁退去,一秘密收藏櫃應聲開啟,櫃中刀架橫臥一把深紅刀鞘的太刀。安柏取了刀,問光夫道「是這支嗎」、「你確定」,光夫催促安柏殺敵,安柏奮力拔了四五次,刀始終卡在刀鞘裡。

    「啊!你念九字訣,刀才拔得出來啦!」

    「你為什麼淨做不實用的發明!你......我真的被你氣死!就因為你那治不好的中二病,連帶著我陪你受苦受難,你不知道我最爛的科目就是歷史嗎,還九字訣嘞!」

    「快念」,光夫焦急不已。

    「我不。......氫鋰鈉鉀銣銫鈹鎂鈣鍶鋇鐳--」

    安柏緊張的直覺反應是背誦元素週期表,不制止他,他會從第一族背到最後一族。見時辰已至,光夫丟掉偃月刀、雙手齊按安柏的太陽穴,然後結了幾道咒印。

    「謝謝你送我足夠的金屬,姐夫。」

    儀式既成,光夫身邊泛起晶瑩水珠建構的星芒,黑色的羽織外套滑落垂地,裡頭的衣物居然是和手甲不成套的中山裝,深究其內涵,它由可塑性高的硬料改造而來,溢滿銀杏黃色的光輝,束著兩條袖子的袖箍亦染上金光。

    「欸,不對吧!我講一講,你的衣服就變成金色的了?」

    「姐夫,您先專心應敵。」

    光夫將安柏的頭轉正,安柏的腦髓腔處於炸與不炸間,逃生意願高漲的他,盯住四個餓虎撲羊的刺客,剎那阻斷了刺客的運動神經,他們個個像石化一般,朝大廳中央叩拜。

    「保全去報警了,我們撤退。」

    安柏艱難地搶救出伴手禮,又幫光夫撿了羽織,屢屢推辭、不同行了,光夫卻堅持補償安柏,雙方各自妥協的結果是前往高級茶館續攤,由光夫請客。

    檜木香四溢的寬闊廳舍完美的結合了大小如銀行辦理業務處的陳列櫃,櫃中裝著形制各異、七彩如藥丹的茶葉罐,儲物櫃開闢幾格,就存放多少罐茶。

    櫃前的天秤被光夫拿來把玩,他夾砝碼到秤盤上,天秤兩臂搖搖晃晃。「光暗社就派五位將士追殺我了,這實力差距,五對二,慘得我不忍直視。如果少了這身軍裝,你應該會收到我的訃聞。」

    「我又不是你,我能從地獄邊緣爬回人間已是萬幸。」安柏嘟著臉。

    光先生身上的中山裝回復原本的焙茶色,簡直平凡無奇,誰也無法猜出斥退雄軍、一騎當千的,是這件素樸又老舊的制服。他笑笑略過安柏的挖苦,解釋道正是安柏念誦元素的聲音,驅動了防禦系統,使金粉自鎧甲的微小孔隙滲出、提升整體的防護力。

    這座沙龍近似於傑尼斯科技公司的秘密俱樂部,專門寄放未曾流通市面的器具,比如,光夫握著的茶罐,他旋轉蓋子,開罐以湯匙輕瓢一把碎茶葉,示意安柏試聞。

    「根據觀察,你的味覺比常人敏銳,剛剛給你喝的鐵觀音,它的主成分是我濃縮某隻異形的石化能力得來的粉狀物質,那杯茶可使你在短時間獲得石化他人的能力,不過茶一旦排出體外就回歸原點囉。」

    「你讓我當白老鼠?你這陰險歹毒的死狐狸!」

    「安柏,我的茶屬於催化劑,關鍵還是在於你植入身體的、增強異力連結的晶片啊。腎上腺素激發了你的潛能,你才萬夫莫敵的。」

    安柏雖有異力,但資質較平庸的他為了不落人後,透過光夫引介醫生,在脊柱動微創手術,加工過後的異力晉升千代目中學異形中的第一領先群,從此不再受非議。

    他不領情光夫的誇獎,反倒滿臉憎惡:「那茶你留著自己品吧,我本身就有異力系統,你一個沒有的人硬要裝有、平常不吃藥就維持不了與鎧甲的融合度,你比我更需要茶葉吧?」

    「唉,但願你胸襟能廣闊點。」

    若安柏認知到他自己和晶片共生是常態,說不定可因此推開極限之門、超越頂端食物鏈的異形,然而依安柏的心態恐怕難成大器。

    西方的船堅炮利擊破了緊閉百年的通商口岸,先進的戰艦奪走一部份的幸福、安寧,卻也使得茶葉這般芳香馥郁的極品流進國內市場,「開門」不見得是壞事。

    「『師夷長技以制夷』,安柏。」光夫往茶壺沖著熱水:「個人的進化不一定有助於增進全體福祉,我追求的是整個體系的重生。你也應該重生、投胎成毫無異力的普通人,如此你就會明白靈魂被錯置的痛苦。」

✙✙✙

    響板急促地打奏著,兩大陣營正對簿公堂。

    「且慢!大人您明鑑秋毫,待我說來。您眼前的這位骨女乃是名門閨秀、年幼失怙,無奈遭奸細構陷,才背負莫須有的殺戮罪名!大人,她有情有義,我願娶她為妻......」

    「放肆!大膽刁民,敢質疑本官的判決?」

    「不,我與她彼此理解,我曉得她絕非蛇蠍--」

    那書生在鑼鼓的起起落落中,輕挽佳人玉手,羨煞陪審團不已。這齣戲由華夏文化推廣協會的會長授權給療養院,讓療養院可重複播映,原是為取悅病友,正對螢幕的小空小姐似乎怨氣深重。

    「賤女人!放開阿光!是妳蠱惑阿光,鼓吹他把我鎖在這裡,妳就能天天纏著他了,對不對?妳少自得其滿,我馬上扒了妳的皮丟給阿光,妳這不要臉的賤貨!」

    她一杯白開水潑向電視機,淋溼的只是液晶螢幕,戲劇的女主角的妝容完全沒變花。「出來,蕩婦!阿光你這負心漢,還站在她旁邊有說有笑幹嘛?等我公開你們的不倫戀情,別奢望我好商量,我非鬧得妳身敗名裂不可!」

    小空悲憤地敲打著螢幕,螢幕依舊安然無恙,影片裡的美女不為所動、照劇本的台詞念完、書生半斤八兩,物以類聚的道理果然同樣適用於婚外情,這段情節全部是小空腦補的,卻幾可亂真--她沒理由不去懷疑一個坐擁社稷的男人在暗處包二奶、腳踏多條船又收放自如,所謂英雄難過美人關,她曾傾國傾城但隨著年紀遞增只能認命、舉雙手承認她風韻不復往昔,連一間房子的大小都管不住。

    肉痛,心更痛。打在電視身、疼在指節,高頻率且高強度的撞擊折煞了她的手指,血色下烙印出瘀青,皮膚介於磨破與不破的臨界點,悔恨的淚水滴滴答答,千呼萬喚也不能令夜夜笙歌的浪子回頭,軟的不行換來硬的,她最堅硬的當屬額頭。

    小空的額頭不停撞著電視機,自命烈女的她撞到頭顱滲血、血染紅了螢幕,上週才長好的新皮旋即脫落、再添傷疤,傷口儼如火燒。這不是她自殘的首例,冷漠的社會則助長了她扭曲的思考模式。

    「我才是阿光的賢內助,我還有貞節牌坊,它就繡在我的內褲上!」小空掀起裙子,驚覺內褲被出其不意造訪的月事沾得不成原形,她跌坐在地大哭。血將她的純潔與懵懂流走,她除了憂鬱一無所有。

    古裝劇女主角笑得柔媚至極,碾碎小空的尊嚴後再剃光她的毛,接替本應由她出演的席位,如電影中黑天鵝刺殺白天鵝,贏得壓倒性勝利的結局。

    「啊,小空!」

    光夫和眾護理師趕到病房,房間裡沒有衣著暴露的女魔、有的只是衣衫不整的怨婦。小空盤坐在地、執意背對丈夫,牙齒喀喀顫動。「怎麼了,弄得滿頭鮮血」,他跑步過去欲從背後摟她。

    「你丟我一個人在這,是不是嫌我髒、嫌我拖累你?」

    「沒那回事!先用紗布壓著止血吧,小空,好不好?」

    「你得到你想要的結果了,當善人、賺取掌聲,同時你也在觀測囚禁我到第幾天,我會抓狂失控,你真高明。怪我當初太單純,誤入你設的圈套。」

    她以右手為施力點撐起身軀,變數來得太快,小空的手肘往光夫腰側揮下,從她手部靜脈處長出的綠色瓜藤如同皮鞭,將無防備的光夫推到牆角,她藉機奪門而出。

    瓜藤不是魔術,而是異力創造的產物,心理健康的異形,大腦會自動替異力建構出一道限制,異力不至於無止盡擴張下去;當異形精神方面出現失調,解除了限制,異力隨之展現出身體主人的黑暗面,任性妄為、顛倒是非,回復最原始的欲望。

    小空渴求自由,她拉著的綠藤蔓綻放出朵朵牽牛花,雙足左右暴衝,藤蔓狂喜亂舞、四處搧打著中央走廊的病房玻璃,玻璃上雕琢的六芒星花紋被道道鞭痕割傷,幾乎辨識不出那圖樣曾借鑑於植物。

    「同胞們!彩瀨光夫關住你們,無非想奪取你們的異力,今日我解放各位、還你們公道,反攻的時候到了!」

    病房裡的病友大都躲得遠遠的,聽不懂小空的勸誘之詞,認為她準備跟所有人同歸於盡,藤蔓將玻璃搗成細碴,打歪橫樑、擠裂地板,猶不足以平息她受背叛的心、儘管阿光扮演了盡忠職守的夫婿。

    她裸著的雙足由於長時間摩擦發熱、刺痛,在她用藤蔓給磨損的腳編織一雙草鞋之前,光夫憑藉加速度,以重量從背後撲倒她,她接觸地面之際他勉強凝聚金箔成雲做為緩衝,降低愛妻的內臟因外力而出血的風險。


碰上失憶的人有理說不清,阿光無奈搖頭,一張臉綠得像苦瓜。對了,中山裝就是常常在銅像上可以看到的那個。光仔身體裡機器與原生組織的比例很讓人在意。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怕..(´・ω・`)(抖抖
2022-04-04 12:07:49
Komi(貴霜雜食動物)
瘋起來的人很可怕,卻也是最缺少愛的(´・ω・`)(拍拍
2022-04-04 21:11:4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