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不嫌棄的話,我可以分你一點肝臟。】──楔子

犬本 | 2021-02-22 01:52:48 | 巴幣 132 | 人氣 297






(繪師:sugata(スガタ)


不嫌棄的話,我可以分你一點肝臟。



楔子



  他舉起鋒利的刀刃,毫不猶豫地切下自己的食指指節。

  鮮血一如既往地從小小的指節斷面中不斷湧出,他沒有馬上收手,反而又往自己的中指砍下另一刀,這一刀也一樣乾淨俐落,甚至連中指指骨的斷面都相當工整,很多人稱讚他的刀法很好,他不以為意,畢竟他已經練習了數百次。

  他放任自己的手指不停出血,視疼痛於無物。為什麼他要切下自己的兩根指頭呢?原因在於眼前的畫布上缺少了紅色的顏料,他讓自己的血液聚集在五顏六色的調色盤上,不少血液滲出格子中,與隔壁的顏料混合成混濁的顏色。
夕陽果然要紅色的才美。

  直到他認為紅色的顏料已經足夠,才讓自己的中指與食指再度長出,再生的速度之快,就算目不轉睛地盯著他的手指,也沒辦法捕捉到手指再生的瞬間。當然,這也跟他平時的練習有關。

  他用人造纖維的畫筆沾上自己新鮮的血液,不用摻水也不用攪和,直接塗在畫布上的效果才好,鮮血很快渲染了畫布上的夕陽,讓夕陽呈現出一種末世般的血紅。

  他繼續塗抹自己的畫布,享受著作畫的感覺,這是他在無止盡的高壓訓練中唯一的樂趣,看著地球、看著太陽、看著星空,看著天空中漂浮的暗紅肉塊,還有貧瘠的灰色大地,他喜歡用畫作紀錄看到的一切。

  在他完成這張還沒取名的畫作時,六號還沒有結束她的最終檢查,他不禁擔心起來,擔心那些在實驗室裡的噁心處男實驗員是不是對她毛手毛腳,要是真的發生這種事情,他會用他俐落的刀法,把他們的手指切成十幾段,讓他們在自己身體裡注射海拉細胞。

  最後的檢查跟平常差不多,除了測試細胞的穩定性與再生性之外,還會測試再生的速度與精準度,現在已經很少有會把手指長在腳底板上的探勘者了。比較難的測驗大概就是頭部再生,完美地複製腦細胞真的需要長時間的練習。

  他在畫布上噴灑保護的噴劑後,把畫架摺疊收好。看著自己整理的行李,感嘆時間的飛逝,自從自願加入探勘地球的探勘隊後,已經有兩年之久,這兩年的訓練讓自己有了重大的改變,最大的改變就是他變成一個不會死的怪物。

  還有,他認識了一位好女人。

  他回想自己與六號熟識的那天,也是他第一次注射海拉細胞後的隔天,雖然身體輕盈如燕、感官清晰敏銳、思緒快速靈活,但他卻無法忍受疼痛,神經傳來的痛處讓他幾乎昏厥,最後是六號幫助他撐過第一次的測試。

  就在他回憶的同時,實驗室的門刷地打開,六號踏著清脆的腳步聲從門後走出來。

  「妳看起來很糟。」

  六號的臉色不可能會蒼白憔悴,沒有任何探勘者會有糟糕的臉色,但六號現在正在用糟糕的表情,埋怨地望著剛收起畫布的他。

  「希望地球有理髮師。」六號不滿地捲著自己如火焰般炙熱的紅髮。「頭部再生之後,長出來的頭髮居然醜成這副德行。」

  「是嗎?我倒是覺得很好看。」

  「你是在說我之前花了一千點數整理的頭髮不好看嗎?」六號瞪著眼前的男人。

  「他們沒有對妳毛手毛腳的吧?」

  「你別想換個話題。」六號一手抓住男人的臉,讓他不能逃避。「薩多爾,你最好說清楚喔。」

  「我覺得都很好看啊!」

  「那你就是沒有分辨能力!」

  只要扯上女人的頭髮,所有事情都會變得很麻煩。

  「算了。」六號放開薩多爾,「我肚子餓了。」

  「也是,距離上次進食已經一個多小時過去了。」薩多爾看著手錶說:「距離集合時間還有半小時,如何?」

  「當然要去吃點東西。」六號勾起美麗的笑容說:「這是我們最後一次享受真正的食物,誰知道我們在地球能吃些什麼?」

  「你忘記教官說過什麼嗎?在地球最不缺的就是──」

  「在地球最不缺的就是食物,我知道。但我指的是真正的『食物』,我想要吃的是香噴噴的麵包還有熱騰騰的湯,最好還要有馬鈴薯塊跟一些綠色的豆子。」六號翻了個白眼。「那些噁心的肉塊並不是食物。」

  「說到熱湯跟麵包,我聽說這個發射場有很好吃的餐廳,裡面的豌豆湯更是讚不絕口,至少羅蘭那傢伙是這麼跟我說的,大家都知道他很愛豆子湯。」

  「誰不愛豆子湯?」六號吞嚥一口口水說:「我只希望他們的豌豆湯要煮得非常濃稠,最好能黏在湯匙上面。」

  「看來妳已經決定要去給那些豌豆湯一點顏色瞧瞧了。」

  「當然,我會把他們殺的一乾二淨。」六號挽著薩多爾的手,後者享受著六號吹彈可破的細嫩肌膚。「話說你剛才在這裡等我的時候都在做些什麼?」

  「妳明明知道。」

  「你如果不回答你在畫畫的話,那我要怎麼問你畫了些什麼?」

  薩多爾看著調皮又精明的六號,眼神裡透出疼愛。他打開行李,拿出剛才放進收納桶中的畫布。

  六號看著薩多爾剛才畫的畫,又看了看透明罩外的景色。透明罩外面可以看見長得像是巨型磁鐵一般的攔截機,就在發射場基地附近,更遠的地方還有一大群正在興建的大氣穩定儀器以及隨處可見的礦井,太陽高掛在太空中,在肉末雲後方若隱若現。

  「你的畫好臭,又用血來當顏料?」

  「沒辦法,紅色的顏料剛好用完了。」薩多爾聳聳肩膀:「我想省點數。」

  「顏料沒多少點數好不好,而且我們現在明明就是晚上,下次的夕陽至少要一個多月後。」

  「我很久沒看到夕陽了,所以有點想畫畫看。」薩多爾說:「因為我想到之前我們一起看夕陽的時候,還記得嗎?當時我們在柏拉圖基地做真空訓練。」

  六號緊緊挽著薩多爾的手。

  「忘了。」

  「什麼?怎麼會?」

  「任何女人聽到那麼爛的告白都會想忘記。」

  薩多爾笑了笑。

  「我倒是記得你上次才換過不少紅色顏料的,是用到哪裡去了?別說你跟五號蠢隊長一樣把自己的隊服漆成一根辣椒。」

  「這個嘛……」

  「嗯?」六號直視著薩多爾,後者別開視線,害羞地抓了抓頭。

  「我還有畫另外一張,不是剛才畫的就是了。」薩多爾又從行李中拿出一卷畫布說:「呃……我不確定要不要現在給妳。」

  「都拿出來了才在猶豫,快給我看。」

  六號把薩多爾手中的畫搶走,目不轉睛地看著畫布。接著,她張開手擁抱畫家把自己的紅唇放在對方的唇上,求愛的舌更是深入還在驚訝的薩多爾嘴中,她顛著腳尖仰起下巴,就在發射場中的試驗室走廊上與自己的愛人深情擁吻。

  才剛再生的紅髮卻沒有臉上的紅暈來的鮮紅,六號的碧綠色瞳孔充滿愛意。

  「所以你還是比較喜歡我以前的髮型。」

  薩多爾聽到六號的結論大笑出來。

  「雖然妳的吻很美味,但我覺得我們要趕快往餐廳的方向移動才行。」

  這次的探勘小隊總共有六個人,相比第一次出發的小隊多了兩個,薩多爾相信,如果月球政府有足夠的資源,一定會再增加人數,畢竟第一次的探勘隊在短短三天內就全滅了。

  餐廳牆上掛著以前地球的照片,那顆美麗的藍色星球,沒有人能夠聯想到居然會是地球,如今的地球只是一顆扭曲又血紅的肉球,從月球的每個城市都能看見那顆被肉塊吞噬的星球,還有從星球上往宇宙伸出的觸手。

  薩多爾跟六號在餐廳遇到了編號七號的羅蘭,他果然也在這裡享用美味的豌豆湯,餐廳裡除了他們之外,還有不少駐紮本處的軍人,這些軍人老是用歧視的眼神看著探勘者,對他們敬而遠之,不知道是哪裡的傳言說接觸探勘者也會被變成肉塊。

  幸好豌豆湯的美味沒有因為歧視的眼神而變味。

  薩多爾相當享受這一頓平凡的最後一餐,看著六號美麗的嘴角沾黏著麵包屑與濃稠的湯汁,薩多爾不禁慶幸自己有加入探勘者,最初自己只是為了點數才加入這個有去無回的計畫,但現在就算沒有點數也無所謂,只要能待在六號身邊,他就感到幸福。

  他們三人在集合時間的最後一刻抵達發射場,薩多爾看著技師群正在準備發射程序,巨大的發射井中佇立一根如珍珠一般亮白的火箭,上面掛著一艘外型雅致的太空梭──希望號,機翼上有月球政府的標誌,是一顆新月與五顆星星組成的圖樣。

  盧德因少校已經在集合地點等候,五號隊長也站在他身邊,看起來很希望能沾上少校威武的光芒。

  「看來人員已經到齊,發射時間還有一個小時,我知道你們必須去安裝裝備與發射艙,但還是必須做個簡單的行前確認。」盧德因少校看向他身邊的隊長:「隊長你也可以歸隊了。」

  「是!」

  「這次的任務是地球探勘,距離人類撤離到月球已經有九十六年的時間,我們已經看著自己的故鄉被肉塊支配了九十六年,望著我們祖先曾經生活的星球九十六年,那裡曾經是一片綠地與藍水,還有乾淨的空氣與多樣的生物,我們必須奪回地球,而你們就是全人類的先鋒,背負著全人類的希望。」盧德因少校用眼神快速掃過六位探勘隊員。「發射艙會降落在原生肉塊的發源點,根據紀載那裡曾經是一棟實驗室,你們要找到原生肉塊並帶回它的樣本。除此之外,你們也要記錄地球的地理、氣候、生態等等,愈詳細愈好,我們對地球完全不了解。有沒有問題?」

  「沒有問題!」薩多爾與其他的探勘隊員同時回答。

  盧德因少校領著探勘隊離開發射場的大廳前往發射現場,他們來到其中一台正在安裝的發射艙前,發射艙的外型有如磁浮車的車頭,呈現子彈形狀,尾端的主要引擎與機動系統設計的很突兀,就像是學生用膠水黏上去的。

  少校指著發射艙上面的數字十標誌,所有人都知道這台發射艙是屬於十號的隊員。

  「你們都擁有屬於自己的發射艙,這是為了分散風險,他們想避免第一次發生的慘劇,操作方式想必各位都已經很熟悉,應該不需要我再從頭說明,如果需要的人,現在可以離開這裡。」少校嚴厲的視線掃過所有隊員,沒有人提出問題。「上面備有空氣造水機、導航系統、露娜助理、真空箱、基本工具組、太陽能電池組,還有一些你們可能會用到的物品以及最新研發的微波手槍。」

  「微波手槍?」

  「可以說是相當適合對付肉塊的武器,有問題去問露娜助理,我們的工程部昨天才幫各位上傳了一部教學與介紹影片,據說他們花了很多心思製作。」

  「少校,我有個問題。」書呆子十號舉起手說。

  「什麼問題?」

  「我們完成目標之後該如何返回?」

  「我正要說明這部份。」少校點點頭說:「當你們完成目標後,利用發射艙內的導航裝置傳送座標給月球基地,基地就會派遣運輸機,把完成目標的英雄接回來。」

  「了解……」十號晃了晃自己的腦袋,若有所思地說著。

  「應該沒有其他問題,就算有也沒時間解答,你們快去更換裝備,準備登艙。」

  人類的希望,探勘隊的六位隊員終於準備出發,他們穿上改良過的太空服,帶上最精良的裝備,從登機塔走進希望號中,發射場的巨大玻璃罩也隨之敞開,一陣狂風湧入氣體相較稀薄的太空中,吹散空中滯留的肉末雲。

  薩多爾坐進屬於自己的九號發射艙,露娜助理立刻啟動,顯影在控制台上,一位可愛的金髮少女活潑地介紹發射艙中的功能,薩多爾沒有理會露娜助理,反而打開通訊裝置,連接上六號的發射艙。

  六號美麗的臉龐出現在控制台旁邊的螢幕上,對方看起來很雀躍,對未知的旅程充滿期待。

  「妳看起來像是第一次參加見習的小學生。」

  「你倒是像準備去參加自己的喪禮,開心點薩多爾,你沒聽到少校說的話嗎?我們是人類的英雄。」

  「我們應該不會有機會成為喪禮的主角。」

  「這就對了,既然不會死,那你在擔心什麼?」

  「那裡是地球,天知道那顆噁心的星球上有什麼怪物?」

  「拜託,自從經歷過被肉塊吞噬的模擬訓練之後,就沒有什麼嚇得了我的。」

  六號碧綠色的瞳孔就算在螢幕上仍舊炯炯有神,薩多爾癡迷地望著那對令他神魂顛倒的雙眼,深怕自己會失去這幅景象,他在發射的倒數聲中失神,腦中想像著六號死亡的身姿。

  「薩多爾,地球曾經是我們人類的家,我的祖父常常跟我說他在地球的生活,出門不需要氧氣罩,有藍色的天空也有綠色的大地,還有一大片沒有盡頭的海洋。」

  「我知道,別拿軍方那套安慰我。」

  「你真不可愛,我說的是內心話。」

  薩多爾笑了笑,真想親吻螢幕裡那噘起的嘴。

  「薩多爾。」六號突然用認真的口吻說。

  倒數即將結束,發射艙外面傳來震耳欲聾的聲響。

  「等到了地球,你再幫我畫一幅畫可以嗎?」六號的聲音卻依然清晰。

  薩多爾還來不及回答通訊就被切斷,火箭的引擎點燃,在劇烈的震動中升空,薩多爾感受到血液瞬間離開頭腦往下半身集中,強烈的暈眩幾乎讓他失去意識。

  希望號脫離火箭之後,電腦自動點燃引擎,把太空梭送入地球的重力圈中,太空中漂浮的肉塊觸手被引擎的火焰燃燒成灰燼,過沒多久希望號自身也化為一顆火球,在滿是肉末的大氣層中燃燒。

  重力帶來的力量又讓發射艙中的薩多爾差點吐在自己的頭盔中,控制面板上的數值都相當穩定,他試著分心看向其他發射艙的信號,幸好所有發射艙都安然無事。

  正當他稍微放心下來,準備專心對抗重力時,紅色的警示燈突然閃爍,嘈雜的警示音也同時響起,他感受到撞擊,發射艙開始旋轉偏離軌道,密集的肉末在希望號周圍燃燒,發生一連串的爆炸。

  希望號在大氣層中炸成碎片,但幾乎全部的發射艙都已經緊急彈射,從爆炸的焰火中衝出並繼續往地球墜落。

  薩多爾在滾燙的發射艙中痛苦哀號,身上的皮膚因為高溫而溶解,大量的組織液與血水把太空服撐大,焦化的臉皮黏在頭盔上,外露的肌肉扭曲成猙獰的表情,眼球中的水分也被蒸發,冒著鮮紅的霧氣。

  他身上的細胞在受損之後快速再生,但又在再生之後被高溫熔解,反覆再生的過程不斷持續,薩多爾終於忍受不住疼痛失去了意識。

  雖然發生意外,但露娜助理還是把發射艙引導至正確的航道,在目的地降落,發射艙著陸在一整片的肉塊上,衝擊撞出大大小小還在蠕動的肉塊碎片,高溫的發射艙外殼更是把鮮紅的肉塊灼燒成黑炭,冒出濃煙。

  停止運動著陸成功後,發射艙噴出降溫劑,把通紅變形的外殼冷卻。坐在裡面的薩多爾還在冒煙,模糊的意識正在漸漸恢復,他可以聽到露娜助理清甜的聲音還有金屬的碰撞聲,但眼前仍是一片黑暗,於是他集中精神控制細胞率先再生眼睛。

  恢復視力的瞬間,他看到三個人形怪物站在發射艙外面,怪物們的長相都差不多,只有體型有些微的差距,牠們褐紅色的身體上佈滿金色的縫線,彷彿整個身體都是拼湊而成的,就連他們的臉也不例外。

  發射艙的艙門已經被怪物們撬開,牠們用漆黑如鏡般的雙眼看著薩多爾,後者由於身體還沒完全再生好,毫無反抗地被怪物拉出發射艙。

  怪物們扒下薩多爾的頭盔,在搖晃之中薩多爾看到六號的發射艙就在不遠處,而她的發射艙外頭也有好幾名怪物,而可憐的六號也同樣被拖曳出發射艙中。

  薩多爾發出沉悶的怒吼聲,受損的喉嚨難以出聲,他眼睜睜看著那群怪物抓著六號美麗的紅髮,用手上生鏽的砍刀劈砍六號纖細的脖子,不銳利的砍刀砍了將近十下才把六號的頭顱砍下。

  薩多爾剛再生的眼睛流出淚水,全身無力地被怪物舉起,他看見怪物手中也持有類似的砍刀,只不過他沒有計算那隻怪物究竟花了多少次才把他的頭砍下。






創作回應

Reineke
身首異處還能復活嗎?
2021-02-22 07:45:58
犬本
現在的情報不多,不過從可以頭部再生來看應該是沒問題啦~
2021-02-22 15:32:05
河合艾梅莉
背風面吸引進來
滿特別的科幻風格(´・ω・`)
2021-03-07 13:41:20
犬本
很高興你能被吸引進來哦~
2021-03-09 18:58:21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