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不嫌棄的話,我可以分你一點肝臟。】──第一章 06

犬本 | 2021-06-29 20:28:10 | 巴幣 1010 | 人氣 122






(繪師:sugata(スガタ)


不嫌棄的話,我可以分你一點肝臟。





第一章 06


  莫里卡被慘叫聲驚醒。

  她抓起放在身旁的切肉刀衝出自己的防水帳棚。

  湖邊有一塊詭異的肉塊正在蠕動,長得不像湖邊的特種肉塊,它突起的血管與膨脹的腫瘤塊跟常見的一般肉塊一樣,為什麼一般的肉塊會突然出現在這裡?莫里卡可沒有聽說過特種肉塊會退化成一般肉塊。

  肉塊離運水小隊的帳棚很近,巨大的肉塊幾乎快把防水帳棚壓毀,事實上已經有人被壓在肉塊下方,莫里卡在這個距離還沒辦法辨認被壓在肉塊下方的人是誰,不論是誰被壓在肉塊下,結果都會很淒慘。

  被壓著的人傳來哀號,還有另外兩個人在同一邊試圖推開肉塊,他們的雙手陷入肉塊之中,在拔出時大量的體液從肉塊裡噴湧而出,莫里卡從體液的量判斷這個肉塊確實是新生的肉塊。

  隨著莫里卡更加靠近肉塊,她也更能看清楚肉塊的模樣,帳棚外傾倒的營火照亮肉塊的細節,一張扭曲的臉孔在肉塊的表面,它是一張被撐開的臉,五官就像是刺繡一般,鋪在腫瘤表面,被拉開的嘴至少有正常的三倍大,嘴唇也幾乎貼平沒有隆起,更可怕的是那張大嘴還在微微開闔。

  原來哀號聲並不來自於被壓在底下的人,而是肉塊表面的嘴。

  肉塊的大嘴不時傳來斷斷續續的哀號,哀號聲尖銳且淒厲,彷彿聲帶也被拉開拉撐一般,莫里卡膽顫心驚地停下腳步,她從來沒有遇過這種事情。

  「莫里卡,快來幫忙!」雖然聲音顫抖,但莫里卡聽得出來這是基岡的聲音。「羅森被壓住了。」

  被壓在下面的是羅森?

  莫里卡恢復冷靜,舉起切肉刀衝向肉塊邊。

  「不要用刀!」基岡身旁的是尼文,他出聲阻止莫里卡。

  莫里卡不明白尼文的用意,也沒時間思考,她必須盡早救出羅森,被壓在肉塊下方的羅森一動也不動,似乎已經失去意識。只要把他身上的肉塊挖走一部份,就能把他拉出來吧。

  「莫里卡!住手!」

  莫里卡不清楚是誰打算阻止她,不管是誰都無所謂,她眼前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救出被壓住的羅森。

  快速打量好下手的位置之後,莫里卡毫不猶豫地揮出切肉刀,刀鋒鋒利而肉塊柔軟,揮起刀來絲毫不費力氣,切肉刀的手感柔順沒有阻礙,肉塊的血液與體液更是讓切砍的過程更加順暢。

  唯一的阻礙只有肉塊發出的哀號,伴隨著莫里卡的切割,一聲比一聲慘烈,明明只是一塊肉塊,為什麼還會發出這種聲音?莫里卡勉強把專注力放在羅森身上,刻意無視肉塊發出的悲鳴。

  在一片血海之中,總算可以看到羅森的下半身。必須趕在肉塊再生之前把羅森拉出來。

  莫里卡彎下腰,抱住羅森癱軟的身體,他已經沒有下午的神氣與自信,現在毫無生氣的他,跟肉塊沒兩樣。

  羅森的下半身,肋骨以下已經面目全非,他的雙腳被壓得扁平,粉碎的骨頭穿破保護衣,就好像在廢墟中粉碎的水泥柱。保護衣已經失去保護功能,大大小小的裂縫中流出不知道是屬於誰的血液,至於那些模糊的臟器應該是羅森的。

  空氣中瀰漫著尿液與糞便的臭味,莫里卡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鬆手把切肉刀放開,銳利的刀鋒插進腳邊的肉塊中。

  她靠近羅森殘破的身體,腦袋一片空白。她很明白這位理性又大膽的男孩已經沒有救了,但她……但她還是不希望羅森死去。

  莫里卡跪在羅森身邊,捧起他的頭,他的上半身也因此與下半身分離,大量的血液與臟器從上半身傾瀉而出,與肉塊交融在一起。

  她聽到瀕死的羅森發出細微的聲音。

  「水……」

  「什麼?羅森你想說什麼?」

  羅森沒有回答,屍體沒辦法回答任何問題。

  莫里卡把羅森的身體放下,這具屍體已經被肉塊嚴重感染,估計不用一個小時的時間就會與肉塊同化,如果可以的話,她也想把屍體帶回村子火化,沒有人會希望自己死後也變成肉塊的。

  「可以告訴我發生什麼事嗎?」莫里卡冷冷地對著尼文與基岡說。

  他們沉默不語,基岡腿軟地跪下,上氣不接下氣地喘著。

  莫里卡撿起自己的刀子,往持續發出哀號的大嘴砍去,像是在洩憤一般,砍上好幾刀,肉塊的嘴被砍得血肉模糊。

  「為什麼要阻止我!」莫里卡怒吼。「如果你們能早點行動,羅森搞不好就不會死!你們這群白癡有什麼問題?白癡隊長跟白癡跟班,白癡村子裡的白痴村民!人命對你們來說根本不算什麼是吧?」

  「莫里卡妳不要再傷害他了……」基岡哭著說。

  「我有沒有聽錯?你在幫這塊肉塊求情?」莫里卡瞪著跪在地上痛哭的基岡,突然恍然大悟。「等等,凱爾在哪裡?」

  「他就是凱爾。」尼文用乾癟的聲音指著肉塊說。

  莫里卡看著被她砍得支離破碎、血肉模糊的肉塊,那張被撐大的臉孔痛苦萬分,彷彿正在向莫里卡訴苦,控訴她的暴行。

  莫里卡感覺自己的呼吸混亂,她花了好幾次的嘗試才終於把自己的刀子放回布鞘中,凱爾的哀鳴仍然沒有停止,儘管他的臉已經被莫里卡砍得稀爛,也沒有停止,莫里卡多希望凱爾能夠停止發出聲音,她崩潰地摀住雙耳,卻無法阻擋哀號聲進入她的腦中。

  「我們來不及阻止他。」尼文用腳把篝火邊傾倒的鐵鍋踢開,鍋內流出滾火與幾塊白色的熟肉。「羅森剛好是離他最近的人。」

  「我不懂,我真的不懂。」

  「我們的食物在下午就吃完了,凱爾應該很少有飢餓的經驗,在天使的照顧下沒有人會餓肚子,所以他沒辦法忍受飢餓就……」尼文說。

  「還不是因為你喝了該死的地獄湖水!要不然他怎麼可能會去吃肉塊?」

  「誰知道他會這麼蠢,跟我沒有關係吧?」

  「我對你無話可說,犯錯不是問題,有問題的是不認錯的人。你已經罪業深重,背負兩條人命的你還有資格接受天使的恩賜嗎?」莫里卡看著羅森的屍體說:「第一次成為隊長,就葬送一支小隊,老實說你還真的很厲害。我一定會逃出去,不會成為你的豐功偉業。」

  莫里卡說完就轉身離開,她不想再面對尼文還有兩具屍體。

  「妳才是害死羅森跟凱爾的兇手。」尼文朝莫里卡的背影喊著。「妳覺得我爸還有我叔叔會相信誰說的話!」

  莫里卡回到自己的帳棚前,靠坐在高聳的觸手牆邊,她疲累地盯著自己的手,手上殘留著剛才劈砍凱爾的手感,還有羅森在她手上斷氣的沉重感。這是她最靠近死亡的一次,她甚至連雙親的屍體都沒見到,但羅森就在她懷中斷氣。

  原來吃下肉塊的人會直接被肉塊同化,被肉塊撐破肚子的無稽之談似乎只是用來嚇小朋友的,但真相更加可怕。

  肉塊無論用什麼方法都沒辦法殺死,用刀切塊之後會再生成更多塊,用火烤熟之後也能恢復原狀,雖然說很常利用火把肉塊烤乾,藉此清除衣服上的肉塊,但就算被烤成灰燼,只要時間夠久也能恢復。

  所以吃下煮熟肉塊的凱爾,會被肉塊同化也是理所當然。

  這是莫里卡第一次看到同化的過程,凱爾的身體膨脹成好幾倍大,從外觀來看,不同部位的生長速度不一,凱爾的上半身明顯比下半身來的腫大,壓死羅森的正是他的上半身。

  如今已經有兩個人死了。

  就算逃出這裡,也不再有棲身之地,尼文雖然傲慢又無知,但他說的對,只要他出聲嫁禍,就不會有人相信莫里卡說的話。

  莫里卡註定會被趕出村子,然後自生自滅。

  她好不甘心,明明這麼努力了,難道她還欠缺什麼嗎?她救了這支運水小隊,卻還是必須面對責難。

  這個世界沒有任何優點,人心的醜陋甚至比肉塊更加腐臭,卑躬屈膝就只為了一份施捨的食物,死亡會不會比活著更輕鬆?至少不用思考該如何撐過今天與明天。

  絕望壓得莫里卡喘不過氣,彷彿回到當時她父母死亡的時候,她的依靠與支柱毀於旦夕,無依無靠的小女孩被迫獨立自主。

  莫里卡把支撐帳棚的鐵棍抽出來,拆除建好的帳棚後,用切肉刀割開防水布,把一整塊的防水布變成布條,再利用布條編織成一條應該還算堅固的繩子,她的編織技術完全是萊昂諾爾教導的,在認識萊昂諾爾以前,她根本不認為自己會坐上紡紗機或是拿起針線。

  萊昂諾爾。

  那位女孩現在是莫里卡的支柱,支撐她活著的支柱。

  「我一定會活著離開這裡。」莫里卡把繩子綁在自己的腰上,手持兩根鐵棍面對高聳的肉牆。

  莫里卡用力把鐵棍插入肉牆之中,噴濺出大量的黏液與血液,老實說經過這兩天的折磨,她幾乎已經習慣身上有黏液的感覺。

  接下來就照著下午跟羅森討論過的想法執行,肉牆的抓力確實能支撐莫里卡的體重,但拔出來也必須花費不少力氣,她幾乎得站在肉牆上,用盡全力才能把深入的鐵棍拔出來。

  每拔出一根鐵棍才能讓她前進一步,莫里卡遙望遙不可及的牆頂,心裡充滿疲憊,肉牆的高度比她當時翻越的高度還要高出太多,也許她應該要好好休息再出發會比較好,但莫里卡實在很想盡快離開這裡。

  經過一段時間,她終於已經離開地面一段距離,莫里卡掛在鐵棍上,重新確認自己的繩子是否還牢固。天空已經開始出現亮光,朝陽照破灰濛濛的灰雲,灑落在肉色的大地,從這個高度看去,湖邊的帳棚顯得相當渺小,尼文與基岡已經把帳棚撤離原本的位置,凱爾變成的巨大肉瘤還沒有停止生長,才半個晚上的時間就成長了大概有三倍的大小。

  奇怪的是,凱爾的位置也有所變化,原本在湖邊的他,現在已經遠離湖岸。莫里卡不知道他是如何移動的。

  至於羅森的屍體,莫里卡找不到它的蹤影,應該已經被肉塊吸收並完全同化了吧。

  莫里卡吸吮嘴邊的吸管,喝下幾乎見底的清水。攀爬肉牆意外地費時費力,水壺水量的消耗也比她原本預估的更快。繩子還相當完整堅固,她暫時放開雙手讓緊繃的肌肉稍作消息。

  她搖了搖掛在腰上的水袋,再次確認自己不願面對的事實。

  如果沒有水的話,她就只能掛上備用的水袋,而備用水袋中裝著的是綠色的湖水。除非逼不得已,不然莫里卡是絕對不會喝湖水的。

  休息過後,她繼續向上攀爬。

  不知道是因為疲累的關係還是肉牆的抓附力變得更強,她必須花更多時間才能拔出鐵棍,而且這個季節的陽光,就算有灰雲的保護仍然炙熱,照在密不透風的保護衣上,讓莫里卡滿頭大汗。

  她感覺頭暈目眩,雙手開始抓不住鐵棍,注意力也愈來愈不能集中,她的水早已喝完,卻還是下意識的吸著空癟水袋中的空氣。

  莫里卡又再次休息,休息的次數愈加頻繁,她氣喘吁吁地從布包中拿出備用水袋,途中還差點把布包從高空中丟下。她猶豫地看著布包,又看向腳下整片的綠色湖水。

  也許我還能再撐一下。

  莫里卡雖然這麼想,但還是先把備用水袋掛在自己的腰上,取回已經沒有任何水的空水袋,雙手疲軟的她不小心讓空水袋從手中掉落,她看著水袋向下墜落,在空中稍微飄動一段時間才落在肉塊上。

  同時,她也注意到遙遠的綠湖對岸,尼文與基岡終於從帳棚中出來,正在打撈湖水,他們準備了一些工具,似乎打算挖開肉牆,莫里卡知道他們只會徒勞無功。

  休息過後,莫里卡繼續往上爬。距離牆頂已經不遠,如果羅森還活著,那這趟艱辛的爬牆行動還會有人陪伴,他是同齡層中第一位能與莫里卡交換想法的男孩,結果居然……

  我會證明你的想法。

  莫里卡咬著牙拔出鐵棍,雙手卻無法緊握,讓鐵棍脫手而出,幸好鐵棍早就綁在莫里卡的身上才沒有掉落。她認為自己已經別無選擇,再這樣下去,到達牆頂之前她會先暈倒在半空中。

  尼文他們果真在挖掘肉牆,但肉牆的再生速度遠比他們挖掘的速度還要快,莫里卡看著他們絕望的背影,心想著經過一個晚上的時間,尼文與基岡都沒有被同化成肉塊,也許湖水真的可以飲用。

  於是莫里卡終於吸了一口水袋中的湖水。

  湖水因為陽光的照射,溫度偏高,口感有些濃稠感覺像口水,可以感受到綠色的物質進入嘴裡,滑順如髮絲,相當奇怪。至於味道是真的很噁心,若不是莫里卡現在非常渴,她絕對沒辦法嚥下這一口湖水。

  身體的不適感在補充水分之後明顯減輕不少,莫里卡對於爬上牆頂已經很有信心,她提振精神繼續向上。

  距離天空愈近,視野也漸漸寬闊,她可以清楚看見灰雲在天上滾動,細小的灰燼從雲中掉落,就像罕見的雪一般,說到雪,這片灰濛濛的天空已經很久沒下雨了,莫里卡喜歡下雨,雖然雨中總會夾雜不少灰雲裡的肉末或灰燼,但下雨的感覺很好。

  就在她欣賞灰雲的時候,她看到遠方天空的灰雲出現強光,隨後一顆火球衝破濃厚的雲層,真的是一顆火球,是一顆燃燒得通紅宛如夕陽一般的火球。

  那是什麼?莫里卡盯著從高空中不停墜落的火球,停下了動作。

  是天使。

  火球愈來愈大顆,原本只是星星一般的大小,現在卻跟太陽一樣大,而火球的火焰甚至比陽光還來的耀眼。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火球似乎是朝向莫里卡的位置飛來。

  不是錯覺,火球確實是往莫里卡的方向飛來。

  「搞什麼?天殺的!我的運氣最好有這麼差!」莫里卡忍不住破口大罵。

  她立刻加快動作,好像全身的肌肉酸痛都消失了一般。拔出鐵棍再插入鐵棍,拔出再插入,插入再拔出,她必須再快一點,牆頂近在眼前,幾乎伸手就可以碰到……

  然後,她看到火球從她頭頂飛過,卻看不清楚火球真實的樣子,只有一坨熊熊燃燒的火焰。火球的速度很快,呼嘯而過的同時帶來炎熱的焚風,把莫里卡吹離肉牆,像一面旗子一樣在空中飄動。

  莫里卡驚恐地緊抓著繩子,眼看著連結自己與肉牆的鐵棍即將被拔起,強風仍沒有減弱的趨勢,逆著風的她就算只是抓著繩子就費盡全力,此時此刻的莫里卡只希望肉牆能好好抓住鐵棍。

  但彷彿莫里卡所希望的任何事物都會破滅一般,鐵棍終於被強風從肉牆中拔起,又或是被吹往空中的莫里卡拔起的。

  莫里卡從高空墜落,高度遠比昨天翻過肉牆時還要高很多,她在半空中的時候沒辦法想太多,只能盡可能調整自己的姿勢,讓她能夠減少墜落到地面的傷害。

  明明只差一步。莫里卡充滿絕望地看著牆頂離自己愈來愈遠,然後感受到背部傳來沉重的撞擊,意識也隨之消散。

  她墜落在肉塊上,一動也不動。





創作回應

河合艾梅莉
頭香鮮卡晚些看
2021-06-29 20:57:58
河合艾梅莉
啊啊,沒想到這麼友善的羅森居然領便當了,被肉塊化的凱爾壓死,超難過的QQ

 「妳才是害死羅森跟尼文的兇手。」尼文朝莫里卡的背影喊著。
引號裡的應該是凱爾?

不過莫里卡被吹走究竟是雖小孩是運氣好,只好期待下一篇了,總覺得多災多難吶

對了,我一直好奇,封面的女孩是誰?莫里卡嗎?
2021-06-29 21:14:45
犬本
感謝糾錯!居然這麼明顯的錯誤校稿都沒發現[e15]
封面的女孩子是萊昂諾爾喔,她要在之後才有戲份~
2021-06-29 21:28:31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