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不嫌棄的話,我可以分你一點肝臟。】──第一章 05

犬本 | 2021-06-03 02:23:28 | 巴幣 206 | 人氣 191






(繪師:sugata(スガタ)


不嫌棄的話,我可以分你一點肝臟。





第一章 05


  「肉丸?」

  「凱爾,我沒有食物可以分你。」基岡護著自己的肉丸說:「我會餓死。看在我的手都受傷的份上,可憐可憐我吧。」

  「好吧,可是你吃的是肉丸……」

  「今天早上你不是把所有絞肉排都拿走了嗎?所以我才只能拿肉丸。」

  「我原本也想拿肉丸,但是老媽說肉丸是你的。」

  「對,是我的,你的弟弟只能拿你吃剩的。」基岡的手臂做了緊急處理,至少讓他可以把肉丸從凱爾面前拿走。「你走開啦。」

  「好吧。」凱爾還是盯著基岡手上的肉丸說:「可是肉丸看起來很好吃」

  「唉,我分你一半,別再煩我了。」

  「只有一半?」

  「還嫌啊?」

  凱爾與基岡為了食物的爭吵聲在觸手牆內迴盪,他們待在湖邊臨時搭建的基地,說是基地其實也只是鋪上防水布及防水帳棚而已,進食時必須脫下頭套,待在帳棚裡至少可以不用擔心碰到在空氣中飄逸的肉屑。

  尼文獨自坐在鄰近湖水的位置,羅森則是跟莫里卡一樣在調查詭異的觸手牆壁。

  觸手牆應該不能再被稱作觸手牆,莫里卡發現原本由無數觸手築成的高牆,漸漸結合成一大片肉塊。這代表了什麼?代表他們要逃出這裡又更加困難。

  莫里卡把隨身攜帶的防水布輕放在平坦的肉塊上,小心翼翼地把布包放在上面,她脫下防護衣的手套,套上另外的薄膜手套,然後從布包中拿出前一晚分裝好的食物,是萊昂諾爾給她的肉乾,她把肉乾分裝成好幾份,這樣才方便食用。

  她屏氣凝神,注意不讓自己的手顫抖,輕輕撥開肉乾外層的皮布,然後拉開自己的頭套,把肉乾放入口中。清脆的口感與炭火的香氣在口中併發,還有獨特的酸味。

  如果能不必冒著風險食用,肯定會更加美味,要是讓其他人發現她有萊昂諾爾偷拿給她的食物,後果會很糟糕,偷拿天使的食物在每個村子裡都是最嚴重的罪。所以莫里卡只能躲起來偷吃。

  肉乾的味道殘留在嘴裡,勾起莫里卡一直壓抑的食慾。

  「早知道就不吃了。」

  莫里卡盯著手中剩餘的一小塊肉乾,在心中糾結著要不要把它吃下肚。

  她不能再猶豫了,把身體曝露在外的任何一秒都很危險,她最後決定把剩下的肉乾吃掉,但就在她下定決心的瞬間,一陣強風颳來,莫里卡嚇得用手遮擋自己露出的臉部,而頭套卻早已被風吹起,讓她整顆頭都露在外面。

  過了好幾秒,莫里卡才從驚嚇中恢復,她沒有感覺臉上有沾到肉塊,身體狀況也沒有異樣,唯一讓她感到不適的只有加快的心跳,以及擴張的血管帶來的搔癢。

  雖然很可怕,但被涼風吹拂的感覺很好。

  「放心,這裡的風應該不會挾帶肉屑。」突然有人的聲音出現。

  莫里卡快速拉上頭套,往聲音的位置看去,發現羅森站在那裡。

  「這一區肉塊的分泌物帶有黏性,照理說應該不容易被風吹起來才對。」羅森搖了搖他手中的玻璃罐,罐子上沾了薄薄一層淡綠色的汁液。「不過我也是剛才發現的。」

  尷尬的莫里卡沒有回話。難道我在這裡吃東西被他看見了嗎?如果他告訴其他人的話,萊昂諾爾會不會被處罰?我會被趕出村子,萊昂諾爾也會,但她是代理人的女兒,也許……

  「妳覺得這種黏性分泌物的功用是什麼?」

  「什麼?」難道他沒看到?

  「一般來說最常見的是肉泡區,一顆一顆密集的球狀肉泡聚集的區域,肉泡會分泌黏液,讓誤闖的人無法脫身,同時還會釋放毒氣,相當危險。」

  「我知道肉泡區,也知道那裡很危險。」莫里卡搞不清楚對方的意圖,難道羅森沒有看到她在偷吃嗎?「所以呢?」

  「我們對肉塊,對這個世界了解的太少,妳認為肉塊會為了多毒死幾個人而長出如此複雜的器官?」

  「突然對我說這些做什麼?我沒辦法給你答案,如果你想在肉泡區活下去的話,我推薦你最好的辦法就是不要靠近,假如一定要經過,那可以帶幾瓶充氣瓶在身上以防萬一,肉泡的毒氣只會讓人窒息,不會對人體造成傷害。」

  「妳懂很多在這個世界生存的方法,難道不會好奇這個世界真正的樣貌嗎?肉泡區的毒氣是什麼樣的氣體?為何肉快要長成肉泡的形狀?還有它們分泌的黏液又是什麼?」

  「我光是活著就費盡心思了,沒有時間去想這麼多。」

  「要是知道真相,不就能更輕鬆地活著嗎?」羅森一邊說著一邊拉下頭套。

  莫里卡第一次看到羅森的長相,他長得清秀,深邃的藍色眼睛與線條細緻的雙眼皮,鼻樑稍微塌陷,周圍佈滿淡色的雀斑,跟萊昂諾爾的相似,莫里卡彷彿看見萊昂諾爾在她眼前,因為羅森的頭髮也跟那位可愛的女孩一樣,如剛昇起的朝陽般金黃耀眼。

  還有他的笑容,像冬日的爐火,溫暖又迷人。

  不對,莫里卡搖搖頭擺脫她荒謬的想法。我在想什麼?

  「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我還是不建議你貿然脫下頭套。」

  「妳不也脫下頭套了嗎?」

  「你果然看到了!我……」莫里卡著急地站起來,自己的皮布包掉在腳邊,發出黏膩的聲響。「是我自己帶來的,跟萊昂諾爾無關。」

  「萊昂諾爾怎麼了?」

  糟糕……

  「沒什麼。」莫里卡撿起布包,檢查上面有沒有沾上肉塊。「你找我到底有什麼事?有事的話去找你的隊長商量不是更好嗎?」

  「現在還是讓尼文一個人靜一靜比較好。」羅森笑著說,他的聲音沒有經過頭套的阻擋,聽起來十分清晰悅耳。「再說,我認為這件事跟妳討論會比較好。」

  羅森靠近莫里卡,他的金髮被微風輕輕吹動,莫里卡現在才發現,他連眼睫毛都很像女生,既修長又濃密。

  「今天晚上村子就會發現異常,但最快也要明天才會展開搜索,也有可能放棄搜索,但尼文是代理人的親戚,估計還是會做做樣子。」羅森看著莫里卡說:「福音的車隊會在近日抵達我們的村子,確切的時間我不知道,如果他們能幫忙當然很好,不過我認為我們不該把希望賭在他們身上。」

  「我的想法跟你一樣,我從來沒有把希望寄託在他人身上過,自己才是最可靠的。」莫里卡迴避羅森的視線,看著腳底下被筋膜包著的肉塊說。「我本來就打算自己想辦法逃離這裡。」

  「那妳有想到辦法嗎?」

  莫里卡搖頭。

  肉塊的高牆起碼有十幾個人高,抬頭才能勉強看到頂端,高度似乎還在可以攀爬的範圍,但莫里卡剛才已經試過,肉塊的筋膜還有分泌的黏液並不容易攀爬,如果能利用一些工具的話……

  「我會再想想。」莫里卡說:「那你呢?你有任何想法嗎?」

  「不是打算自己想辦法嗎?」

  「如果你不打算告訴我也沒關係,反正也只是問問而已。」

  「我原本想說這點高度應該可以攀爬過去,但看似容易其實很困難。」

  「對,我也是這麼想,我們會需要一些工具。」

  「紮營用的鐵釘還有防水布如何?也許能組成繩梯之類的。」

  「長度應該不夠,你們不是只有一頂防水帳棚嗎?就是裝著凱爾兄弟的那一頂。」

  「假如把身體固定在鐵釘上呢?」

  「什麼意思?」

  「把帳篷的鐵釘打進肉塊裡,再用防水布把身體綁在鐵釘上,這樣也許不用害怕會墜落?」

  莫里卡在腦中想像羅森的提議,似乎是個好主意。

  「真意外你能提出有建設性的意見,我以為你也只是跟在尼文後面,完全沒有想法的馬屁精。」

  「我也很意外有女生比男生更擅長在戶外探險,看來妳不是一個只懂得織布、料理跟抱怨的女生。」

  「你們的觀念太糟糕了,福音的首領不也是女的嗎?」

  「我開玩笑的,嗯。」羅森露出尷尬的表情。「我只是想說妳跟村裡的女生都不一樣,很特別。」

  能在談話時看見對方的表情實在很詭異,莫里卡觀察著羅森的表情變化,猜測他的想法。聽說在很久以前的地球,那個時候還沒有肉塊的存在,當時的人們都不用穿保護衣,所以每個人都會露出臉孔。難道他們不會覺得很裸露嗎?自己的表情與長相被其他人看到不是很難為情嗎?

  「話說,妳是不是有親眼見過卡西迪安?」

  莫里卡不小心盯著羅森出神,聽到羅森的問題才回過神來。「有,我被趕出我之前住的村子後,誤闖了福音的地盤。就是在那個時候見到她的,之後她就把我帶來你們的村子。」

  「她跟傳說中的一樣,都不用穿保護衣?」

  「哪有,她一樣穿著保護衣,怎麼可能有人能不穿保護衣?」

  「是嗎?不是都說卡西迪安是世界的救世主,能夠免疫肉塊的侵蝕,第一批的天使也是她帶來的。」

  「那只是傳說,如果第一批天使是她帶來的,那她已經比你爺爺還老了!」

  「搞不好她真的有特殊能力,不然天使是怎麼給我們帶來食物的?」羅森看著莫里卡說:「妳覺得呢?我想聽聽看妳的想法,剛才我們在討論的時候,只有妳沒出聲。」

  羅森靠得很近,莫里卡幾乎可以在他碧藍的雙眼裡看到自己的倒影。

  「你……你先戴上頭套再說。」

  「為什麼?難得可以在戶外脫下頭套,呼吸戶外的空氣,感受沁涼的微風,不是很好嗎?」

  「不好,而且還要離我遠一點。」

  「太可惜了。」羅森套上頭套,手指緩緩拉起拉鍊與封口。「老實說,我覺得妳不戴頭套的樣子很好看。」

  「什麼?」莫里卡心頭因為羅森的話而發熱。「你果然在戲弄我,虧我還很認真回應你。」

  「我也很認真。」羅森終於把頭套的封口封緊。「我原本還以為妳會長得像個男人,沒想到是個五官端正的女孩子。」

  「什麼叫五官端正?你在說我?」

  「妳介意的是居然不是長得像男人。」

  莫里卡的頭髮短又毛躁,幾乎沒有修剪與整理,顏色還是髒髒的紅褐色,跟金屬上的鏽斑一樣,她的瞳孔也是深色的,與萊昂諾爾如寶石一般的雙眼相比,她的眼睛根本就是抹上一層肉泥。

  莫里卡認為羅森一定是在戲弄她。

  但為什麼?莫里卡燥熱地想找個沒有人的廢墟或是地下的遺跡躲起來,就算身上的保護衣仍密不透風,她還是覺得好赤裸。

  幸好遠方傳來基岡的呼喊聲解救了她。

  莫里卡快速收拾自己的布包,逃離羅森的身邊。她往防水帳棚跑去,看見凱爾蹲在綠湖湖畔,基岡則在他背後拉扯,試圖阻止凱爾用水袋撈取綠湖的湖水。

  「發生什麼事了?」

  「莫里卡?」基岡一邊抓著他哥哥的手一邊回頭說:「凱爾因為口渴所以要去裝綠湖的湖水喝。」

  「白癡喔,我沒有要直接喝,煮過再喝不就行了?」

  「那也要先過濾啊!我們沒有濾水器,如果裡面有肉屑怎麼辦?」

  「基岡說得對。」莫里卡同意地點頭。「凱爾,光是煮沸還不足以消滅混在水中的肉屑,必須要用濾水器才行,你忘記了嗎?就是村子裡面很大台的機器。」

  「我知道濾水器是什麼,別把我當傻子。」凱爾激動地說:「我們沒水喝了,誰知道我們會被困在這裡多久,我真的很渴,我不想渴死在湖邊,很蠢。」

  「會喝這種綠色湖水的人才蠢吧?」莫里卡搖搖頭。「為什麼會沒水喝?你們沒有帶水嗎?」

  「我們的水袋破了,剛才沒注意到,應該是在逃命的時候被弄破的。」基岡回答。

  「這樣啊……」莫里卡自己的水應該還夠讓她喝三天,但絕對不夠所有人喝。「你們還剩多少水?」

  基岡走向帳篷小心拿起裡面的水袋,水袋打了一個結,是為了封住水袋上的大洞,他搖晃水袋,發出聽了就覺得可憐的水聲。

  「不要告訴我,你們只有準備一個水袋。」

  「對……」

  「天啊。」莫里卡無奈地搖頭。

  「我們根本沒想到會遇到這種事,誰知道好好的整片湖泊會消失,然後肉塊還會綁架人。」

  「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先想辦法解決問題吧。」

  「我現在就在想辦法解決問題。」凱爾不滿地說:「所以你們不要來攪亂,我當然知道要注意水中有沒有肉屑,你們真的覺得我會不經思考地把我眼前的東西都吃下肚嗎?」

  「哥,我想每個人都這麼覺得。」

  「你這個裝肉塊的臭腦袋!有你這個弟弟真的是我的不幸!」

  「拜託!要不是有我,你才不會有多的食物吃!」

  「莫里卡,妳自己看。」凱爾甩開基岡的手,把手中的鐵桶遞給莫里卡,途中還灑出不少綠色的湖水。「除了這些綠綠的東西之外,水中沒有殘留任何肉塊。」

  莫里卡往鐵桶裡看去,綠色的湖水在鐵桶裡搖晃著漣漪,看起來就像發霉的水。

  「就算沒有肉屑在裡面,我也不會想喝。」莫里卡厭惡地推開鐵桶說:「你有沒有曾經找到放在布包深處忘記吃的肉乾過?這些綠綠的東西跟發霉沒兩樣。」

  「只有妳會藏食物,讓食物發霉是對天使的不敬。」凱爾厲聲說。

  莫里卡尷尬地住嘴,她又說錯話了?她就是吃過發霉的食物,才會想阻止凱爾。

  「也許可以煮煮看?」羅森現在才走回帳篷,但似乎也已經掌握現況。「應該不會有任何損失吧?除了一些珍貴的瓦斯之外。」

  「還是算了吧,我可不想被派去搜索地下遺跡。」基岡搖搖頭。「凱爾,你就忍耐一下,明天村裡的人就會救我們出去了。」

  「我撐不到那個時候,我快渴死了。而且我倒是覺得我們現在比在地下遺跡還糟糕,我寧願去黏糊糊的遺跡也不想被關在這裡。」

  「基岡,事情沒有你想的這麼簡單,也許明天還沒辦法離開這裡。」

  「對阿,搞不好明天……」基岡停頓了一下,才驚訝地說:「羅森你什麼意思?為什麼明天不能離開?村裡的人一定會來救我們的,尼文是我們的隊長耶!尼文的叔叔就是代理人!」

  羅森往莫里卡的方向看去,莫里卡知道他的用意,他想要莫里卡說出剛才他們討論的結果。

  「基岡,羅森只是說有可能,但我認為村裡的人還是會努力救我們出去的,但你也知道,永遠要做好準備,面對最壞的情況。」

  「那怎麼辦?我們真的沒水喝了!」

  「這……」莫里卡糾結著,如果把水分給他們,那她自己的水就會不夠了。老實說她根本不需要為了這些沒做好準備的人負責,但是該死的她還能怎麼做?「也許我可以──」

  帳棚後方傳來瓦斯爐點火的聲音,所有人的注意力瞬間被吸引過去。

  他們走向聲音的來源,發現尼文正在用瓦斯爐煮著一桶綠色的湖水,他站在爐前舉起自己的水壺,在眾人面前倒進滿滿的湖水,那些甚至都還沒有煮過。

  「尼文你想要做什麼?」羅森戰戰兢兢地問。

  尼文不理會他,指著自己頭套邊的透明吸管,莫里卡看著綠色的湖水流進那根透明管子,所有人都知道湖水最後會流向何處。

  全部人都啞口無言,好一陣子沒有出聲,直到綠色的湖水慢慢從透明管中消失並流回水壺中,莫里卡才終於回神,她想不透為什麼有人能如此魯莽,簡直是瘋子。

  「尼文你沒事吧?」基岡的聲音有些顫抖。

  「我沒事。」尼文聳聳肩。「這樣你們可以放心飲用湖水了,不過我勸你們要先煮過,直接喝的話味道很噁。」

  「你不怕死嗎?」

  「如果犧牲我一個人就能知道這座湖水能不能喝,我覺得很值得。如果我沒有這麼做,可能會死更多人。」尼文說:「我必須對自己錯誤的決策負責,我的生命如果能換來你們的存活,我會毫不猶豫行動。」

  顯然只有莫里卡不認同如此冒險無謀的做法,凱爾兄弟感動得與他擁抱,就連羅森也過去給予鼓勵。莫里卡認為任何建立在以犧牲為前提的行動都很愚蠢,就算再絕望的狀況,肯定也有傷害最小的方法,難道她的想法錯了嗎?

  於是,第一鍋湖水煮開了。

  凱爾小心將水面上漂浮的綠色物質撈掉,並迅捷地甩在肉塊上,肉塊冒出白色的煙霧與滋滋的聲響,他很快地把鍋子蓋上,深怕好不容易煮好的水被肉屑汙染。

  老實說,綠湖的湖水煮起來的味道還不錯,有一種莫里卡沒有聞過的香氣,跟傳說中的『植物』有關嗎?莫里卡搜尋她的記憶,希望能在記憶中找到線索,她非常確定自己曾經聞過『植物』的味道,那是在某個廢墟中發現的,裝在密封的真空袋中。

  所有人都滿足地喝著水壺裡的湖水,只有莫里卡還沒嘗過。雖然沒有喝,但莫里卡還是用備用水袋裝滿湖水,以備不時之需。

  她盯著綠色的湖水,湖水中有爐火的光影與她模糊的倒影,就算再怎麼模糊,莫里卡都能看的出來自己相當狼狽,身上的黏液與血液始終沒辦法清理乾淨,套著頭套也能聞到身上的臭味。

  她對自己感到可悲,認為自己不適合與其他人一起生活,要是能獨自一人的話就不用擔心自己會得罪他人,但這個世界不允許孤獨,孤獨只會帶來死亡。

  人類始終離不開天使。

  她盯著湖水的漣漪,水波盪漾又更加模糊了倒影,微風依然輕輕吹拂,讓莫里卡想起羅森下午對她說的話。

  「要是知道真相,不就能夠更輕鬆地活著嗎?」

  真的有知道真相的人嗎?莫里卡當然想知道這個世界的真相,她的父母也想知道真相,每個人都想知道,好好的地球為何會被肉塊佔據。也許福音的首領卡西迪安會知道。

  她注意到湖水中央有亮光。

  亮光不是來自湖中,而是高高的天空上,莫里卡仰起頭看向高空,今天非常難得可以看到月亮,沒有被灰雲覆蓋的月亮明亮無比,月亮上不停閃爍的光芒是天使的居所,所有天使都是來自乾淨純潔的月亮。

  能在如此絕望的夜裡看到月亮還真諷刺。

  如果月亮上的天使看到受困的他們,應該會來救援吧?

  沒有多久,月亮就再度被灰雲覆蓋,明亮的月光消失在一片漆黑中。

  不需要依靠他人的施救,莫里卡在心中下定決心,我絕對要靠自己的力量逃離這裡,然後活下去。





創作回應

河合艾梅莉
湖邊的野外求生的一回呢www

終於能看到莫妮卡拿下頭套了,不過羅森其實早就知道她在吃了吧、可能也不覺得怎麼樣XDD
羅森描述成這樣,該不會其實是妹子吧,嘿嘿嘿~

佩服尼文敢喝綠水的勇氣,不過同時這也是無謀之舉就是了

希望大家能早日脫困呢!
2021-06-07 15:30:30
犬本
莫里卡也是個可愛的小女生,可惜羅森不是妹子就是了~
老實說我很喜歡他們的互動,可以感受到莫里卡的清純可愛。
2021-06-29 20:29:25
河合艾梅莉
大大沒有按到回應,難怪我想說上次怎麼沒跳通知XDDD
2021-06-29 20:59:13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