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火花:瘋女☣

Komi ʕ •ᴥ•ʔ | 2022-01-08 10:51:26 | 巴幣 140 | 人氣 125

完結序盤
資料夾簡介
在鬥毆橫行的千代目中學,大部分的學生都擁有將幻想化為現實的神奇力量「異力」,但只有少數人能夠善用它。


一個小小的開場白:

哈囉,我是作者Komi~
想不到故事能有第二季呢,從這集開始會採用類似短篇的形式書寫,大概兩到三集為一個篇章。第一次挑戰這種結構,還請大家多多支持囉!
對周圍的人事物獻上感恩的心,感謝愛茵小精靈的鼓勵、更要感謝倉鼠先生凝鍊的文字給我啟發。
(想要什麼點心請自取)

註: 我後來想了一想,文章的字體還是用我原本文字檔的標楷體好了。



    船隻返航的汽笛聲響徹碼頭,乘客們紛紛登岸了,幾片晚雲悠閒地飄飛過山巔,橘紅如柳橙的霞空色調均勻得能媲美水彩畫。音羽、芽羽簇擁而上迎接她們大哥下船,伸出的小小手掌充滿殷切,準備拉著福本,幫助他跨越船與水岸的那道間隔。「哥!我擔心死你了!」

    「哼,妳哥比妳想像的堅強得多。」福本走向一旁去,有意迴避妹妹的擁抱。他不習慣有人突然緊緊抱住自己的感覺,三叔鮨造帶給他的教訓足夠了。當他被抱住,全身會忽然之間靜止,成為一座石像。

    音羽問起他的異力是否已得到控制,追著他企圖套出珍貴的回答,而福本的反應冷淡。「我還沒考慮好自己要不要當異形呢。妳,或芽羽跟討伐者的爭鬥,妳們姐妹倆自己想辦法。我恨死打鬥了。」

    「言下之意是你不關心囉--你覺得能置身事外?我的媽呀,老哥,才過去三天耶!你態度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我超不適應的。」

    音羽的注意力放到阿七身上,和福本若里志不同,阿七自始至終和顏悅色。「阿七!噢天哪,我、我愛你。抱一個,讓我確定你活著。」音羽朝阿七又抱又蹭,一手摟阿七,另一手架住兄長。「搞什麼?妳逼我跟這個倒楣鬼對看,我真的是......」

    「大舅子您稍微忍著吧,音羽希望我倆感情融洽。」

    「呿!得了便宜還賣乖。我說過了,不准叫我大舅子。」

    阿七跟福本像兩根白蘿蔔,音羽拽著蘿蔔的葉子,一次收割他們倆,她就是那名獨得豐厚利潤的農夫。芽羽悄悄告訴福本:「哥哥你並不寂寞,我也反對他們交往。將來我們兄妹結盟,對抗惡勢力。」她意有所指地瞥了阿七一眼,阿七繃緊神經,不敢言語。

    她父親漁作打破漁村子嗣的取名規則,依照個人意志為她們姐妹起名,展示求新求變的決心。她想,一些鎖鏈已被剪開,她手腳的伸展範圍更廣了。猶如漁作追逐新潮,她也要跟著漁作的節奏逐浪前行,找尋自我,做回自己。

    「啊,大媽!要是被她發現我和阿七待在一塊兒,接下來的三個月我別想出遠門了。」音羽慌得鬆開了手。

    「姐,妳果然不是普通的粗線條。大媽被警察拘留了--正確來說是被調查。究竟是哪位高人腦子進水了,在寶珠塔前集會遊行,寶珠塔可是傑尼斯公司的地盤!」

    玲解開繫在腰間的外套,重新拿袖子打了結。這件外套是訂製的,但他不常穿,只把它當成配飾。整理完衣物,玲隨口說了一句:「傑尼斯一間過氣的公司,何足為懼?如果是我,我早就不計代價衝進塔裡了。」

    「好膽識啊,少年。」總理先生徐徐地走來,輕輕抓了一把玲的左肩。他倆的身高差使玲暫時停止呼吸,光夫的體格貌似不太健壯,但長腿伴隨壓迫感進逼著玲。「別惹毛傑尼斯喔,否則我保證你後悔。我雖然不在第一線了,但是你知道的......我這人喜歡多管閒事。」

    「伯父,傑尼斯跟你沒關係吧。」

    光夫的手脫離玲的肩膀,轉而勸說女兒:「妳同學腦筋不太靈活,你們在一起會變笨的。認清現狀,香子。對了,晚餐想吃什麼?」

    圓香回答臘腸披薩。

    驅車開往千代目市之前,光夫捉緊時間,找福本聊上一聊。福本若里志的心情低迷不少,他抱怨管家不給他插手財閥事務。「他們不會下放權力給一個小孩!沒道理啊,我是董事長兒子,他欽定的繼承人。」

    光夫手握著瓶子,吸了一口草莓口味混搭檸檬口味的水果茶。「孩子,不必失望,我老實說吧,你被管家冷落在我預料之中。你--你的條件不適合肩負起那個職位。若我是財閥主理人,我決不會任用情緒起伏大的人,像你。一個太情緒化的人,困難當前,是無法做出適當的決策的。況且依你的年紀,他們不敢委以重任。」

    「你別、別不懂裝懂!」

    「我不懂?我的確不懂現今局勢,我離開太久了。可是我當過社長喔。」

    他的側臉浮映著冰雹般冷峻,而又眩目的銀光。海濱一根根分散的路燈睜合著它們的眼睛,格外明澈清亮。

    福本以異力掰開的、連接聖露斯法諾與吉倉的空間裂縫,還凌空懸浮著。好孩子建設公司的調查員圍繞裂縫做紀錄,並下達指示,不許閒雜人等靠近裂縫。「爸,你的車停在吉倉......」

    「所以我要去開啊。」光夫示意專員退讓,一隻白色模型槍上手,往細縫中擊發了顆彈珠。彈珠穿越裂縫,安全抵達門的對面,而未影響通道的穩定性。父女倆大喇喇地走進裂縫,裂縫另一端,吉倉風光依舊--圓香至少確認了這不是個虛擬世界。

    天空漸暗,她卻無比安心,照著來時的路線一步步回溯。炭黑的夜色暈染著晚霞,沖洗掉淺色,刷上深色。明亮的雲隱沒了,取而代之的是初升的星辰。

    光夫重啟汽車引擎直上沿海的高速公路。由於原訂的計劃有些耽擱,他邊瞄著電子鐘的數字,腦海邊規劃捷徑。圓香能感受他的心急。雖然是例行的行程,哪怕延誤一秒鐘,也萬萬不可。

    千代目高級地段佇立著一棟極簡主義的羽白大樓,外觀猶如四雙展翼的白鶴翅膀,背靠背搭成巨型十字。樓底下延伸出的屋簷照映著入口的磨石子坡,右側裝有「UMA」字樣的青紫色燈管。

    傑尼斯公司以飯店業務聞名,不過其以善盡社會責任為出發點,興辦了綜合醫院,分院遍及全國,除健康照護層面外,分析、比對異力造成的傷害的案例,致力於醫學研究。

    光夫和圓香即將進入的,是隨院附設的療養院。腳步離病房越近,總理先生的心就越騷動不已,雙腿像灌了鉛一般。他揣測門後面的人擺著如何的表情,也許面容柔婉,傾城一笑的那刻間,月季花兒齊放,空氣中有花香飄拂而來。

    但,萬一門後無人呢?他不敢預測自己撲空的那個結果,儘管他完全按照療養院的作息行動,不可能與病人錯開,可他仍懸著一顆心,擔憂對方溜走或跳窗或遭逢不測。那臉容是喜還是悲,比起費勁地尋味、描繪,不如實際轉開一次門把,見見真容。

    光夫按了門鈴,有隻眼睛朝門鏡裡頭瞥了瞥,隨後那釘著門牌號的單調白門頃刻間轉為透明,改裝過的、小小的木製雕花門閂向旁退去,門開了。

    穿酒紅色絲綢洋裝的女性,以無辜的晶瑩大眼直視光夫。她披散的粉髮參差別著法國菊,五官精細端整,外表洋溢盎然的生氣。他的太太,彩瀨空見,匆促地捧起他的臉,拉近,一嘴巴吻了下去。圓香全程在旁等待能與久未見面的媽媽搭上話的空檔,父母突來一個驚天動地的親吻,弄得圓香思緒空白,兩頰因害羞而漲紅。

    「沒有......時間......觀念喔......。嘿嘿。」空見嘻嘻地說道,頭向左擺了一下,搖搖晃晃地走向床鋪,坐在被單上,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

    圓香親切地叫了一聲「媽媽」,然而空見正替自己的寶貝頭髮上髮捲,全然不理會女兒。她的容顏不見一絲老態,疾病並未搜括走空見的青春年華,即便住院多年,她的精神卻比入院前活潑。

    靜靜欣賞空見坐姿的光夫,右手忽然被拽了一下,妻子強制他和她毗鄰而坐。「總理先生是大魔王,總理先生是邪惡的魔王。所以你要被小空銬在這裡,不准出去。」

    如果空見的頭部沒受到重擊,或許他們三人能夠在芬芳的青青草原野餐,摘花朵編織花圈。空見勾著光夫手臂,元氣滿滿的影像,跟她囚困於病榻,嬌弱易碎的影像同時映現。他妻子好像隨時可能破裂的彩蛋,禁不起輕推或輕忽。光先生發誓守護她到老,輕柔地牽著她的玉手,試圖喚醒太太的記憶。「妳怎麼沒穿療養院的睡衣?」

    「拜託,誰要那種土裡土氣的衣服?我自己搭配的造型才時髦。」

    空見不拘的性格,體現於生活的細節。光夫早料中她瞧不起條紋睡衣,三不五時給她寄些漂亮服飾。酒紅絲衣的V領適當地襯托出她的身材,胸前布料交叉處與腰帶處的皺褶是刻意為之,全力模仿羅馬的披掛式服裝,極短袖剛巧遮蓋肩頭。她的乳像兩顆梨,窘迫地擠出一道細溝,溝上鎖骨掛著條項鍊,光輝若隱若現。光先生雖是堂堂九尺男兒,心臟不免擂起了大鼓。

    圓香頗為介懷母親的情形--已經衰退到了不太認得圓香的程度,但少說比那次半夜要好,她娘揮手一直想打圓香,口中叫嚷道:「都是妳搶走阿光!誰准妳搶走阿光的?」空見丈夫,案主本人,急忙架開發狂的空見。趕赴現場支援的護理師,手被狠狠咬了一大口,留下深深的牙印......母親不動手動腳,圓香就謝天謝地了。

    約莫從她小學時代,母親便在療養院長住,他們父女每隔一、兩個月會來探視。空見缺席了她的運動會、發表會、畢業典禮。拿雲祭舉個例,她爹坐在觀眾席的鐵椅上,面向講台,她的腦子自動把他爹身旁的空位,補上母親的身姿,以此彌補內心缺口。

    她遺憾不能與空見講上話。空見沉浸於自己的天地裡,無論親人如何解釋女兒的存在,空見聽得懂,但理解起來十分吃力,不過有時候卻又邁出一大步,興奮地找圓香分享本周的心得。究竟是真傻了,還是故意假裝,跟圓香鬧彆扭,父女倆無從得知。像空見這樣的人,心理可謂複雜難解。

    圓香不疑有他,看光夫陪伴著空見,表達了想呼吸新鮮空氣的意願,貼緊門牆溜出病房。她簡單洗了手,沾溼瀏海重塑髮型,昂首挺胸展開探險之旅。隔壁的隔壁有座空房間,房門半敞,她好奇的毛病又犯了,躡起小碎步窺探謎團。她猜測房間曾是簡報室,動作小心地揭開門縫,潛入空間。圓香睜著雙目,為眼前景象屏息--白色的牆是純白的畫布,投影著靛藍色的彎曲海浪,浪尖躍出一條魚,魚身上分布著如泡泡的空洞。

    靛藍左右擺動,彰顯著它的活躍。「魚的效果挺使我滿意的。」

    「誰在說話?」

    「不要急,大小姐。」那聲音愈講愈有興致:「妳可能納悶著溫順的福本若里志,一時之間情緒暴動,力量失控的原因。我也覺得奇怪呀,我只不過在他為了尋找失竊的公雞而闖進涵洞裡之際,現身說法道破他的心聲。他怎麼就--怎麼就衝動得去找絆先生算帳了呢?」

    圓香憑直覺喊道:「意思是你設計了福本同學?他繞了那麼大一個圈子,遭遇重重磨難,五年前你煽動他,他才造成吉倉的災難!」她不管這號神秘人物構不構成威脅,她反擊了。「你不可能不清楚自己的行為會觸怒福本,相反地,你相當明白後果!」

    隱身暗處的聲音稱不上莊嚴,倒有些尖銳,他「呵呵呵呵」地連續大笑,圓香出於反射掏了耳朵。

    「機智的小姑娘。其實呢,這是一個五年前就啟動的計畫。我的異力因為事故散失了,它們四散在各地,而福本小哥引發的異變,含有大量異力,另外,他的魚怪也可以轉換回豐厚的異力。嗯,妳知道的,魚怪攜帶的能量是極品,當能量流入我體內,我的身體剎那回春了。福本的魚成效很優異啊。異變供給的異力很補的!每次異變,我盡可能地吸收異力,早日令自己回復原樣。」

    白牆上的藍色圖形由魚轉變成青蛙,青蛙再變成火蜥蜴,火蜥蜴分化為飛鳥與金絲猴,和生物進化的階段一致。不論幕後主使者是誰,他令人髮指的行徑,圓香決不苟同、容忍。「為滿足一己私欲,你竟敢乘人之危,太過分了!」

    「活著的動物哪個不自私啊,大小姐?妳在妳父親的保護傘下乘涼,無形中協助推動了這不公的體制。嗯,他把妳教育得很好,很符合世俗的價值標準。我沒打算強迫妳接受我的觀念,嘻嘻嘻嘻嘻。比起肯伊拉,我滿友善的。噢,四場,扣掉福本若里志,我還剩四場打牙祭!我們能一起吃點異力什麼的......」

    「想都別想,你真讓我作嘔。」圓香預先握在手裡的半顆赤紅結晶,由於她爆發的意志力,擴張成一把劍刃燃燒不息的劍,她舉劍劈向牆際投影,認為這足夠破解對方的陣法。幾乎整支劍都包纏上杏黃的火焰,嗶啵自燃如將噴發的岩漿,炎炎火舌卻不會燒到圓香細嫩的手。若不處決此等輕薄之輩,有損討伐者的大名。

    「用得超熟練的嘛!哈哈,漂亮、漂亮!」

    「受死!」杏黃火流湧向牆壁,火裡乍現琉璃光彩,黃中帶橘,橘裡泛青。猛烈的一擊過後,牆被燻出了一環焦黑,投影圖形與人聲皆銷聲匿跡了,空留一物品。那物「叩」地落地,圓香雙手拾起,是一個配有鍊子的紫檀木小盒,可藉盒蓋鑲著的玻璃觀賞內容物。

    她甚為仔細地檢查,盒子的質地滑順,裝著鉻黃色的佛牌,似乎是古物市集特有的工藝品。她像是雷霆打進腦袋似的,放下寶盒,啟動防衛本能,巡視前後左右。「老天哪,老天哪,這怎麼擦得掉......」



第一次更新,所以加碼上傳額外的集數。請各位稍待片刻。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不客氣,一起和阿光先生與倉鼠先生嚼嚼點心~(。ˊωˋ。)(音羽抱抱兩人也太萌w

用彈珠來測試通道安不安全很謹慎。
話說小空的洋裝很漂亮,只是自己的媽媽一開始認不出,果然還是會有些難過( ´・ω・`)不過還是會和小香有交流就好
2022-01-08 11:40:30
Komi ʕ •ᴥ•ʔ
音羽她希望最喜歡的兩個人能和平相處,心地很善良~
阿光先生和小香面對小空時總是百感交集呢,小空以前會優雅地跳華爾滋,飄起的裙襬就像蛋糕一樣。
2022-01-08 11:44:14
大漠倉鼠
草莓口味混搭檸檬口味的水果茶味道感覺挺微妙的XDD
2022-01-12 09:39:36
Komi ʕ •ᴥ•ʔ
是啊,介於清爽與甜美之間~
2022-01-12 12:15:2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