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石虎少女-2

玥希縈 | 2022-05-20 20:18:53 | 巴幣 18 | 人氣 95


     黃彥中與蔡力嘉兩人來到苗源火車站,去迎接他們的大學同學—劉文翔說起他們三人,旁人都稱他們為黃金鐵三角,因為他們做什麼事都會一起。只是黃彥中和劉文翔都是出生在苗源,還是土生土長的客家人,在大學之前兩人都不曾認識,卻在台北當大學同學之後一拍即合。兩人雖然都是客家人但長這麼大兩人都只會一句「承蒙你恁仔細」(承蒙你感謝你),這唯一的一句客家話。

而蔡力嘉是土生土長的……台北人,還是位於台北市中心高級地段的天龍人,因此經常被黃彥中和劉文翔笑是「二加一」,虧他是多餘的那一個,現實情況也是蔡力嘉每次黏兩人的屁股後面走。

「劉文翔!這邊。」黃彥中往劉文翔的方向出聲招手,他和蔡力嘉走進火車站,就看到劉文翔坐在大廳的休息椅悠閒滑著手機。

「喔。」劉文翔注意到黃彥中的呼喊聲,揮著手帶著大包小包走過來。

劉文翔留著平頭,身材高挑,全身黝黑漂亮的古銅色肌膚,輪廓分明又深遂的五官,還有壯碩精實的肌肉,一看就知道是受過訓練才有的。

「練得不錯,海陸的?」黃彥中上下打量著劉文翔,拍了拍他的肩,打趣著說。

「靠,你不也是海陸的,什麼時候退伍的?」劉文翔嘴角有藏不住的笑意,除了退伍的喜悅更多的是和老朋友相聚。

「上個月。」黃彥中淡淡地答。

兩人簡單寒暄了幾句之後,都忍不住心中的激動展開男人式的擁抱,其中的箇中滋味大概只有身為海陸的人下了部隊之後才會明白吧!

此時蔡力嘉沒有例外地被晾在了一旁,他完全對這個感動的氣氛,找不到任何插話時機。

「你是什麼的?」劉文翔瞥了蔡力嘉一眼,好奇地詢問。

劉文翔看蔡力嘉從頭到腳全身掃描了一次,發現他還是白白胖胖沒有什麼鍛鍊的感覺,甚至小肚腩還進化成圓滾滾的啤酒肚散發著手無雞之力的少爺感。

「喔,我是替代役。」蔡力嘉笑燦爛,劉文翔和黃彥中這兩個肌肉猛男眼中卻格外刺眼著蔡力嘉如花兒般的笑容,忍不住同時罵了句「幹!」。

「欸,你真的做什麼事都二加一耶。」劉文翔感到哭笑不得,還替代役咧……好歹也當個陸軍吧。
「沒辦法啊……我要是當海陸,鐵定會被操出屎來。」蔡力嘉一臉哀怨充滿委屈的口氣說道。

你果然是多餘的。」黃彥中看著蔡力嘉下了這個結論,但是露出很輕的笑容。

「你們說我們等吃什麼?多餘的那個人付錢。」劉文翔露出開朗的笑顏,大剌剌張開雙手搭在另外兩人的肩上。

「不要勾肩搭背的好嗎?很熱耶。而且為什麼每次都我付錢……」蔡力嘉把身體歪向另一邊然後小聲地埋怨嘀咕但是又不爭氣地打開錢包查看有多少錢,發現裡面沒有任何零錢,「這邊可以刷卡嗎?」

「鄉下地方你覺得呢?」黃彥中就料到會這樣,這人永遠是卡比零錢多,最後反而是他和劉文翔要借零錢給這位少爺。

「你真是很不合群又愛跟。」劉文翔無奈地搖搖頭,不過他並不討厭這樣的氣氛,感覺又像回到了大學時期一樣黃彥中和他就像英雄惜英雄的兩人,一見如故,然後又額外多加一人

   在人潮眾多的苗源車站,有兩個高挑又英姿颯爽的身影,引來許多路人的側目,仔細一看的話,還有個葫蘆形狀的身影,總是小跑步吃力地緊緊跟在他們身後,而後三人有說有笑踏出了苗源車站,或許多年後這個畫面還會很常見。

隨後三人準備去苗源鄉的餐廳吃飯,在這個鄉下地方沒有昂貴的西餐廳和精緻的台菜,只有當地特色客家料理,並且深山的餐廳遠比平地的還要好吃多,大是因為敢開在深山就要超好吃,讓客人願意開著車行進九彎十八拐窄、又難開的山路。

大約三十分鐘的車程,一路上經過壯闊的山林,蜿蜒連綿的小溪從車窗外可以看到深不見底的懸厓峭壁,綠色絕景緊緊貼著車身,嚇得蔡力嘉是一路上都在該該叫。

「開慢…慢一點啦!!」蔡力嘉前一秒還在愜意地欣賞車窗外的景色,但發現離懸厓如此靠近卻又擔心不已。

但前座的劉文翔和駕駛座上的黃彥中,卻完全沒有要理會他的意思。

蔡力嘉看著前方的道路是越開越小條,能感覺到道路的坡度越來越大,車身已經是微微傾斜的在行駛中,更讓他臉色發青。

穿越過一片濃密的樹林,車身才又回復到平坦,但行駛過了不久,平靜的木製老式建築印入眾人眼簾,在深山中些許的霧氣讓此建築物若隱若現。

那便是有名的餐廳—霧山,沒有明顯的招牌,要去的山路不好找,但依舊有許多人寧願拿著地圖、導航、拉當地人一遍遍研究著地址,傳聞裡面的廚師皆是拿過獎的,讓這深山的餐廳多了點神秘的氣息,因此多了個別名—山神的小廚房。

「大家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劉文翔等大家在餐廳內就坐,點好菜在等菜的時間,開口詢問大家接下的計畫。

「我還不知道。」黃彥中垂下了眼眸,思考半响。

這個問題就連黃彥中都感到迷茫,他沒有特別想做的也沒有一定要做的。

「你該不會要當啃老族喔?不好吧……你家已經夠窮了,你爸媽會被你啃到連骨頭都沒。」蔡力嘉聽聞就像逮到機會撿到槍一樣,笑咪咪地說

而黃彥中並沒有說話向蔡力嘉翻了白眼,但蔡力嘉就像是好不容易搶到說話的權利,急忙地想要分享剛剛的奇聞異事,神情異常興奮說:「那些都不是重點,文翔,我和你說,我和彥中剛剛在國道路上碰到台灣黑熊喔!」

「你是作夢夢到的吧」劉文翔一臉就是不相信。

「是真的。」在一旁的黃彥中做出了證詞。

「真的假的啊?在哪裡碰到的?等等也帶我過去看。」劉文翔知道這個鄉下地方鄰近中央山脈,所以有許多野生動物在這棲息,但沒想到會野成這樣……連台灣黑熊都有。

「我說就不信,彥中說就立馬相信……」蔡力嘉在一旁小聲呢喃道。

「台灣黑熊胸前真得有V字的白色花紋嗎?」劉文翔好奇地問道,對於熊這種野生動物他只能從圖片或影像上看到。

「厚,你是沒去過動物園喔。」蔡力嘉滿臉的不可置信。

「你惦惦啦!」這種時候劉文翔和黃彥中,都非常有默契異口同聲地對蔡力嘉說道。

很快餐廳的服務生便開始上菜,是簡單的五菜一湯,當然整桌都是具有特色的客家料理,有客家小炒、薑絲炒大腸、桂竹筍、菜脯蛋等等,而湯則是仙山獨特有名的仙草雞湯。

三人見狀食指大動,紛紛拿起筷子大快朵頤起來。

「力嘉,我記得你考上這邊的公務人員?」劉文翔看著蔡力嘉完全不能想像,這個白目是他們三人當中腦子最好使的。
「當然,你不要小看台北人『南陽街一條龍』的毅力,我賴定你們了。」蔡力嘉得意洋洋地說道,從小到大他就在南陽街打混,各式各樣的補習班他都見識過。

「在哪裡報到?」劉文翔對剛剛的發言無可奈何,從大學開始蔡力嘉就這樣自顧自地跟在他和黃彥中的屁股後面,就自然而然變成二加一。

「苗源鄉公所。」蔡力嘉淡淡地說。

為了賴這兩個人,他可是花了全身的精氣神跟他拚了,讀到快噴鼻血才讓他如願考上苗源這邊的公務人員。

「這樣吧,你和彥中要不要來我這住?草莓園那邊的房子還沒人住,房間還多呢。」劉文翔做出了提議。

他此次回來就是幫家裡打理草莓園的,家人都在苗源鄉居住,他倒不如就近住在草莓園附近,還拉著自己的三五好友自在又快活。

「我本來就是這樣打算的。」蔡力嘉答。

「………」劉文翔假裝沒聽到,轉頭看向黃彥中那邊。

「我住到知道自己要做什麼為止。」黃彥中手指抵著唇猶豫片刻,緩緩地回答。

或許讓他度過一段類似大學時光的生活,他就會有答案的吧。

他是這樣期待著。

「好,就這樣決定了。吃完飯後大家就把行李搬到我那邊吧。」劉文翔開心地做下結論,就把注意力重新放在一桌子的好菜。

*********************************************************************
    傍晚時分,橙色的天空令人泫然,一棟破舊的小屋年久失修,早已沒有任何人居住,沒有人知道這小屋從何時起就在那邊,藤蔓和四處的植物牢牢地抓著小屋向上攀爬,直到沒有任何人知道小屋的來歷為止。

但這裡是台灣黑熊和石虎的溫馨小屋,既遠離人群卻又完美的阻擋任何風雨,很快門口來了客人,是體型比小優略大的石虎,嘴上還刁著一隻雞,他放下口中的雞,笑的如陽光般閃耀身上還散發著滿滿正能量,愉悅的口氣說著:「順叔!小優!我帶來這隻雞來給你們加菜了。」

「小烈,你真厲害,每次都有辦法打獵到雞。」小優充滿了佩服,這個年代要吃到肉食已經相當困難,村子裡除了順叔就是小烈才有辦法。

「你三不五時就來阮兜七逃。安捺,你是煞到伊喔?」(你三不五時就跑來這裡,怎樣?你是喜歡小優喔?)順叔揶揄著小烈。

順叔不是不知道他的心意,若小優願意的話,他這個老人家是樂見其成。

「順叔!你在說什麼啦,我和小烈只是……」還不等小優講完話,在一旁的小烈搶先開口:「對!我就是甲意伊。(對!我就是喜歡她。)

順叔聽聞忍不住哈哈大笑,小優先是愣了愣然後滿臉的詫異紅著臉喊道:「馮、小、烈,你找死啊。」
「小優,我是認真的,等明年的春天我會帶兩隻雞來提親。」小烈說得誠懇,語氣相當的堅定。

他和小優是青梅竹馬,從小他就認定小優是他將來要娶的太太

他只是等待著一年又一年的春暖花開,為的是可以在過了成人禮之後提親。

他沒有空閒思考小優喜不喜歡他,他認為先娶了說,感情可以之後再慢慢培養。

「信不信我咬死你,我也是認真的。」小優抬頭惡狠狠地瞪著小烈,臉上的表情就是滿滿的打槍。

「妳想一想,跟我可以吃雞吃到飽。小烈興致勃勃地說道,這也算是他不怕小優不選他的原因之一,不跟他難不成跟著別人吃土

看著小優此時張牙舞爪的恐怖模樣,他深吸一口氣大聲地吼道:「恰查某,我就甲意妳這款的。」(兇女人,我就是喜歡你這款的。)隨後就快速逃離開了這裡。

「蛤?」小優先是錯愕,隨後氣噗噗地追上去怒吼道:「好膽賣走,我今天一定要剝了你的皮,敢打到老娘的主意。」

順叔在小屋內的笑聲從來沒停過,任由夕陽的餘暉盡情地照耀。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