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石虎少女-3

玥希縈 | 2022-05-26 19:15:45 | 巴幣 14 | 人氣 103


這日劉文翔起了個大早就去廚房準備用早餐給大家吃,搬完行李之後三人又買了幾手啤酒聊天打屁到半夜。

「你起來啦,怎麼這麼早?」劉文翔一到廚房就看到黃彥中在那邊了,正沖泡著美式咖啡。

「睡不好。」黃彥中眼睛佈滿血絲,臉上掛著青黑色的黑眼圈,看上去就像夜沒睡的樣子。

「怎麼了?是房間有什麼問題嗎?」他自己的房間在二樓而客房都在一樓不過客房一直都保持很好,應該是沒什麼問題才對,劉文翔不解的問道。

「沒什麼,作了夢。」黃彥中回很輕描淡寫,因為這只是其中的一個原因,拿起泡好的咖啡喝了一口。

其實是個奇怪的夢……不過感覺很真實,明明是陌生的場景卻令人熟悉的夢境。

那陌生老人的臉好像是他什麼重要的人。

「那蔡力嘉呢?還在睡?」劉文翔從櫥櫃裡拿出鑄鐵鍋,熟練煎了個荷包蛋和培根還順手烤了吐司,在廚房裡用早餐一套行雲流水。

「還在打鼾。」黃彥中一想到昨晚的鼾聲,這就是睡不好的另外一個原因,不免按了按自己的腦門,那鼾聲大到…他在隔壁房間都可以清楚聽到整晚的節奏。

想到這他不免佩服起……蔡力嘉大學時期的室友,不曉得是怎麼渡過的。

「那我等等留一份給他,我一大早要先去送貨。」劉文翔邊做早餐邊想送貨的路線,還有中盤商、店家的住址等等。

劉文翔家裡是種植草莓,這可是苗源鄉四寶之一「大河草莓」。

而草莓最好吃的季節便是在冬季,每當冬季開始草莓園就有粒粒飽滿、顏色鮮豔、口感甜膩的大河草莓可以採收。

也不少遊客會衝著苗源鄉四寶而來到這旅遊,所以大河這邊的草莓園多為觀光果園供遊客進園自己採草莓

而劉文翔家裡的草莓除了供應給中盤商、店家、觀光果園等等,成功研發出副產品—「草莓酒」顧名思義就是用大河草莓做的酒,沒想到大受遊客歡迎成為大河一帶的草莓經銷大戶。
「需要幫忙嗎?」黃彥中看著劉文翔忙碌趕時間的樣子,猜得到現在應該是他們家最忙的時候。

「可以幫我顧一下草莓酒的攤子嗎?結帳就好不用點貨,回來我送你幾瓶。」劉文翔的臉上滴著斗大的汗珠,穿著白色吊嘎簡單的牛仔褲,和他漂亮的古銅膚色形成對比,以及若隱若現的好身材,全身散發著濃濃男人味。

黃彥中點了點頭,只要有草莓酒可以喝是個好差事,便埋頭吃著劉文翔備的早餐。

劉文翔拿鑰匙準備要出門,在經過蔡力嘉的房間聽見了如殺豬般的鼾聲,發現房門微開,他好奇地往房門裡面瞧了瞧。

只見蔡力嘉呈大字形躺在床上,白皙渾圓的大肚腩正光溜溜地在他的眼前,他笑了笑搖搖頭關上了房門。

劉文翔開著藍色小貨車載滿草莓,行徑田邊馬路經過一處又一處的農田,空氣瀰漫著苗源鄉才有的芬多精,還有參雜他整車淡淡草莓的香甜氣味。

雖然他載的貨物不是豆腐而是草莓,但這苗源鄉眾多的山路和錯綜複雜的快速道路,依舊是很吃開車技術的。經過一個早上的波折把貨物送達目的地,劉文翔終於放下緊張的神經,一邊開車一邊哼著歌,經過蔡力嘉說有台灣黑熊出沒的國道,他突然很好奇停下車去看一

這條國道把一大塊丘陵地一分為二,其中還有數條岔路連接各處市區,而在最人煙罕至的其中一條岔路鄰近中央山脈附近,甚至有人謠傳這邊有山路可以貫穿整個山脈,走到中央山脈的另一側但是沒有人知道其真實性。

劉文翔心想這樣的地理環境,若說有台灣黑熊、野豬什麼的,好像也不奇怪……搞不好是從深山那邊迷路下來的。

此時他發現了草叢中有些微騷動,似乎有什麼東西往這裡靠近,他感覺他的腎上腺素正在分泌,手心狂冒著汗,抱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慢慢靠近。

難道是台灣黑熊?不會吧?

他躡手躡腳地緩緩掀開了草叢。

映入眼簾的是他這輩子都不會忘記的畫面。

姣好的面容,小巧的鵝蛋臉配上精緻的五官,櫻桃小嘴緊閉著,一雙水靈又剔透像玻璃珠的眼眸,正轉溜溜地盯著他看。
劉文翔倒吸了一口氣,前方的漂亮妹子穿著用艷紅苧麻織成的服飾,搭配上各式各樣獸骨的頭飾與首飾
烏黑亮麗的大波浪長髮從漂亮的鎖骨流淌下來,但仍蓋不住纖細的柳腰以及如白雪般的肌膚。

那畫面比什麼都還要衝擊,尤其是一個剛從海陸退伍的年輕人來說這誰受得了?

軍中的生活堪比母豬賽貂蟬,初次回到苗源鄉享受自由的空氣,連看到隔壁的鄰家女孩都像看到亞洲小姐一般,更何況是一名異常美麗的妹子。

劉文翔一時之間都不知該做什麼反應才好,眼珠子就是捨不得從她的身上離開,甚至都忘了這樣一直盯著人家看是件不太禮貌的事,奇怪的是妹子好像沒有意識到自己被盯著看,對於劉文翔熾熱的視線也沒有不舒服的反應,反而好奇地也盯著他

交接的目光使時間流淌變得很緩慢,這幾秒鐘的時光像凍結了幾個小時似的。

突然劉文翔意識到這樣看有點乘人之危,搞不好少女是遇到什麼意外,別過臉慌張地說道:「小姐……你是這邊的原住民嗎?」

看其服飾知道是原住民,但不知道是哪一族?

而且怎麼這樣著裝在這人煙罕至的國道。

難道附近有什麼原住民的活動嗎?

「你……是在和我說話嗎?」小優感到疑惑問道。

「當然是妳啊,這種地方哪有什麼其他人。」劉文翔回答,同時心裡暗暗讚許這個妹子的聲音實在好聽,如銀鈴般清脆又純淨的聲音。

你聽得懂我說的話嗎?」小優露出了瞠目結舌的表情,瞪大眼珠。

這還是第一次,她碰到可以和她說話的人類。

蛤?

?」

我……小姐怎麼會一個人在這裡是出了意外嗎?」劉文翔鼓起勇氣,吞吞吐吐地問道。

「我?小姐?我不叫小姐,我叫小優。」小優下意識地回了這句。

「蛤??」劉文翔心想天吶……該不會是出了什麼意外傷到腦袋的之類吧

怎麼總感覺這個漂亮妹子呆呆笨笨的。

小優先是困惑了幾秒突然她明白了,能和她對談這個人類一定看得到她真實的樣子。

「喂你能看到我真實的樣子對吧」小優雙眼發光興奮地問道。

「什麼真實的樣子阿?」到這邊劉文翔已經斷定妹子應該哪裡出了問題,但還是耐著性子與她交談

「就……我長成什麼樣子?看起來像什麼?」小優用好奇帶點誠懇的語氣認真地問他。

「妳……長得很漂亮,我……沒事。」劉文翔回過頭看著妹子,對於她的詢問他想了想,臉上忍不住泛起一絲紅暈,本來到嘴邊的妳很漂亮,我很喜歡硬生生地把後半句,又嚥了回去若無其事說了句沒事。

「所以我看起像人類囉?」此時此刻小優有著非常興奮的感覺。

劉文翔看著小優,雖然人好像傻了點,但他有莫名的心動正鼓譟地跳動著,令忍不住試著搭訕:「妳說妳叫小優?」

對啊、我叫石小優。」小優好奇地打量這個人

看來眼前的人可以看到她的真實樣子。

難道這個人是她的命中註定

小優仔細地端看著劉文翔,他的髮際線、他分明立體的五官、他黝黑光亮的膚色。

每一樣都令她感到好奇。

「那……妳是哪一族啊?」感受到小優的視線,劉文翔稍微低著頭搔了搔頭髮,有意沒意地搭話。

「哪一族??」小優反覆思考著他的問句……

問我哪一族?這是問我哪裡來的嗎?

她還從來沒想過,自己的源頭……

只知道從很久很久之前,她和村民就在石藹村生活。

隨後她靈機一動,非常自信滿滿地說:「石藹族」

「石藹族?我沒聽過這個部族……」換劉文翔滿臉的疑問。

「那你又叫什麼名字?」

「我……我叫劉文翔,妳在這裡幹嘛?」劉文翔擦乾手心冒出的汗,試圖隱藏他得緊張。

「劉文翔……哦,我想要去對面看花。」小優用手指著路的另一邊。

原來人類的名字也和我們差不多嘛…還以為會取得更複雜一點

例如什麼……梅林雅達克二世之類的名字。

「花?」劉文翔看向小優指向的地方,他只能看到滿滿的翠綠再也沒有其他別的顏色,他半信半疑地露出疑問。

話說會有人為了看花,跑來這種人煙罕至的地方嗎?

「你如果不相信,只要你帶我過這死神的土地,我就帶你去看看……可漂亮了。」小優伸出腳踏在國道上,露出了迷人的莞爾一笑。

還在糾結小優是不是奇怪女人的劉文翔,瞥見了那微微一笑,胸口猛然一緊,剛剛的煩惱和疑慮瞬間煙消雲散。

不知道為什麼望著她,就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

「死神的土地?」

這裡啊,很多村民死在這,就是被那個東西撞死的。」小優氣憤地跺腳,手指著貨車,明顯不悅的語氣說道。

「村民?那東西是……貨車?」劉文翔根據小優給的線索,腦袋飛快地運轉給整件事一個合理的解釋。

我懂了!原來這妹子是深山中原住民。

搞不好在靠近中央山脈的地方,還有一小撮人還保持著原野的生活,所以還不太了解文明社會。

嗯,一定是這樣沒錯。

「這樣吧……妳帶我去看花,回程我教妳怎麼過馬路,這樣妳就不怕會被車撞到了。」劉文翔這樣猜想之後,就熱心教導文明社會的東西。

「真的嗎?我帶你去。」小優欣喜若狂,這樣石藹村的大家就不用冒著生命危險去對面了。

劉文翔帶著小優穿過國道之後,兩人往樹林深處走去,由於此處並沒有開闢道路給人走,在艱難地走過一小段路之後來到疑似廢棄的古道,但早已荒廢多時雜草叢生,好不容易才勉強有條像似「路」的痕跡可以走。

劉文翔越往前走,他的腦仁卻隱隱作痛,好像很久以前他來過這個地方……

但他說不上來心中緩緩溢出的感覺。

「到了。」小優踏著愉快的腳步,走到一處的樹下。
她不知道這個叫什麼,這邊的樹開滿深紅色的美麗花朵,她慵懶地坐在樹下享受靜謐的午後。

山櫻花樹在這深山裡散落著豔紅色的花瓣,花瓣雨在風中飛舞,隨後靜靜地停駐在身旁的綠意,形成一種對比和令人流連忘返的秘境。

劉文翔緩緩地秘境裡行走,卻有種他說不出口的壓迫感,望著眼前飄落在他掌心中的櫻花,他卻脫口而出:「血櫻花……帶血的山櫻花。」

劉文翔望著一整片山櫻花樹,他覺得此處的山櫻花似乎比別處的還要紅艷,如人血般的火紅,比起讚嘆山櫻花的美麗,他更多了幾分敬畏和害怕

*********************************************************************
    夜晚劉文翔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覺

早上在看完山櫻花之後他簡單地教了小優如何過馬路紅綠燈的位置、還有如何看紅綠燈確定她都懂了才開著貨車回到住處

一路上腦袋都昏昏沉沉,等回來的時候才發現已接近晚上和黃彥中與蔡力嘉簡單的寒暄幾句,就拖著疲憊的身子躺在床舖上。

他呆呆凝視著天花板回想著那絕美的景色。

到底為什麼他會稱為那是血櫻花呢?

他的腦海裡,似乎都還殘留著山櫻花樹的景色和小優迷人的微笑。

他不是第一次看到正妹,但是面對小優那樣強烈又深刻的悸動卻是第一次前曾未有過的,就好像他已經找她很久了。

此時此刻他的腦袋裡只有站在豔紅花瓣雨中靜靜微笑的小優其他的都裝不下,同時不安、慌亂、開心種種複雜情緒充斥在胸口發燙。

莫名的情緒肆意地翻滾直到緩緩睡去才悄然平息。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