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日出之國.三神器與它們的主人 其九六

Ej | 2021-03-10 21:09:12 | 巴幣 4 | 人氣 183


《信徒》


  漆黑的工房內部,只有角落亮著一盞橙黃色的燈。百鬼錢湯旅現階段處於多數機能停擺的狀態,而自治區內原有的萬多人也只剩千百。

  「噹—噹—噹—」鐵鎚敲擊金屬的聲音在空無一人的工房中迴盪。

  「嗯...總覺得近幾天都有種鼓噪的感覺...」看著手中粗糙的半成品鐵料,將其淬火後再次燒紅,繼續敲打「嘖...手感抓不到啊...」

  明明已經做了好幾百年了,現在卻莫名的無法讓鐵料變成腦中的樣子...

  「喀吱——」突然生鏽金屬相互摩擦的刺耳聲迴盪於漆黑的工房內,外頭的大門被打開了。

  「多老師~」溫柔的女性嗓音漸漸接近,坐在內部火爐邊的我抬起頭,少女身著的深紅色和服看似平常,但仔細看便能察覺在設計上廢了不少心思,在保留和服外型的情況下,加加減減了許多布料,既不會過於華麗,也不會令人感到俗氣...

  「瞳還是穿的那麼漂亮啊~等等啊,我先把火熄了。」把火爐關掉,火光逐漸縮小。我加強通風好讓悶熱的空氣盡早排出,不然可愛的學生熱暈了可不好「今天怎麼跑來了呢?」

  「我...我想給老師看看新的作品!」還是這麼積極向上,即使畢業好一段時間了,瞳還時常跑來跟我討論服裝設計上的疑問。

  「可以啊,這次做了什麼樣的東西呢?」

  「這個。」瞳從包包裡拿出試作品,然後有些小慌張的左顧右盼「欸...呃...呃...」

  「怎麼了?」

  「呃...那個...」

  在我疑惑的看著苦惱的瞳時,大門又打開了...

  「喂~多在吧?」皮膚潔白、白髮、白衣的女生走過來。

  「哦,由紀啊,有什麼ㄕ...」

  「小雪!來的正好!」

  「欸?瞳也在...等等...妳說來的正好是...等等!不要用一副要給洋娃娃打扮的眼神看著我!也不要真的拿著衣服接近我!」

  這下我知道了,原來瞳在找模特啊...

  「拜託~幫我試穿啦!我一身和服不方便換,既然小雪一身睡衣就幫個忙嘛~」

  確實,不曉得是不是最近沒營業的關係,看到由紀時她都是吊帶衣配短褲加拖鞋...

  「什麼睡衣...這只輕便了點而已...」

  「好嘛~就幫我這個忙嘛~不然試完滿意的話就直接送妳了嘛~」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那麼盧的瞳,看來她很想展示這次的作品呢。

  在瞳的一波猛攻下...由紀不敵,最終跟瞳到後面換衣服了。

  我留在原地等「...啊...頭好痛啊...搞什麼...」扶著自剛才便一直隱隱作痛的腦袋「雖然剛裝作沒事,但有些到極限了...」

  「老師~好了呦~」

  應瞳的叫喊聲,我回頭看...

  「這是...襯衫?」由紀換上了瞳設計的白襯衫走了出來,雖然看上去只是單純的白襯衫,但似乎在細節上有不少巧思「穿在由紀身上挺合適的。」

  瞳滿意的點點頭「就是啊~搭配那凌厲的眼神有一種大老闆氣質,讓人想被狠狠的罵呢~」

  「原來瞳是受虐屬性啊...」

  「老師!不要有奇怪的誤解!」

  「沒關係,每個人有各自的喜好。」

  「多老師!」

  「夠了!」由紀口吻中帶點不悅的制止我們的對話,她把胸口繃得有些緊的扣子解開幾顆「這也太緊了吧...算了,多!緊急事件,五分鐘後到一樓集合。」

  「五分鐘?是不是有點趕?」

  「也不想想是誰的錯。」由紀斜眼瞪了下瞳,配上現在身上這身衣服真有一種總裁風範啊。

  「唔...小雪生氣了嗎...?」瞳害怕的低下頭。

  「唉...也不是...」

  「由紀還是一樣,眼神跟口氣容易讓人誤會呀~」

  「好了!就說了緊急狀況,快過來!」由紀走掉了。

  「...嗯...很自然就穿走了呢...」

  「真的很自然的就穿走了呢~」由紀就這麼穿著瞳的試作品離去

  「那老師,我似乎不太方便打擾了,先告辭了...」瞳禮貌的鞠躬,跟我別過。

  「嗯,回去時小心啊~」跟學生別過。

  然而這時我似乎聽到了個聲音...

  「快回來吧...」

  「嗯?瞳,妳剛才有說什麼嗎?」

  「沒有啊~老師怎麼了?又累過頭出現幻聽了嗎?」原本已經要走了的瞳回頭,疑惑的歪歪頭。

  「回來為我效命...」

  我搖搖頭「...可能吧...我還是好好休息一下好了...」

  「那下次見~」瞳離開了工房。

  「啊呃...我的頭...這聲音是...」

  「為我獻上祭品吧...」

  腦中的聲音揮之不去,那是曾經的我所熟知的聲音「難道是...」

  我眼前出現幻覺,漆黑半透明的巨掌將我抓住「呃...」

  「我的時代將再次來臨...」

  「呃啊啊啊——————!」突然傳遍全身的劇使我痛苦的大叫,漆黑色的物質從身上各處冒出覆蓋在身上。

  「老師!您沒事吧!」

  「瞳...為什麼妳還在...」我努力的將身上的黑色物體撕下,但完全沒用「啊呃...瞳...快...走...不要過來!」多年未感覺到的痛纏繞全身,彷彿要強制把靈魂從軀殼裡雌下來一般...

  「不行!老師都這樣了我怎麼能...啊——!」瞳伸手撥開我身上的黑物質,但她反被纏上。

  「可惡...」把蔓延到她身上的部分扯下來,並一把將她推開「快去找九鬼童!」

  「咿...可是...」

  「快去!」

  「...是...」瞳擔心的視線印在我腦海「我竟然讓學生擔心...啊呃...可惡...當時明明...為什麼會有意識...」

  我的視野漸漸染紅,全身上下都被漆黑的絲給包覆...

  「回來吧!我的副手啊...大生部多。」

  「別用...那...名字...叫我!」千年前的記憶被喚醒,憤恨的對著那聲音怒吼。

  「不用害怕,你的神、你的信仰回來了...」

  「是曾經的信仰!」身體完全被黑色絲線覆蓋,縱使我全力掙扎...

  「既然我回來了...那就不再是過去...」

  「你...曾經...背叛我!欺騙我...就算我為你做牛做馬,你還是...殺了他們!」

  「不...我並沒有...他們都很幸福的在常世國活著~全天歡笑,不用憤怒、不用悲傷...」

  「別把!死亡...說的...跟慈悲一樣!」當初我明明是為了保護朋友們、家人們...

  「他們為能成為我的力量感到光榮,因為世上唯有"死"是平等的,唯有"死"能拋開一切的價值,平等的比較。」

  「你答應過我不殺他們...但到最後...你卻...」明明是要保護他們,但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我什麼也沒做...是她,那個竹取的小姑娘自己做的選擇...」

  「變成竹取的樣貌欺騙了她,還敢大言不慚!」

  「那你又如何?隱藏身份欺騙了她的你又如何?」

  「...」霎時間,我動搖了...

  「看吧~你跟我是一樣的...回到我身邊吧!」我很清楚我們的"謊言"有根本上的差異,但我卻無法找到那差異在哪,難道我真的跟這自詡為神的傢伙是同一流?難道我這千年來的歲月都是無意義的?難道我真的...

  得不到乙姬的原諒嗎...

  「多——!」在我越顯迷茫時,那彷彿要撕裂空氣的怒吼聽起來是多麼的令人安心...

  「老師!」

  「瞳,妳到後面,這裡交給我們。」

  「...由紀...九鬼童...」

  「咿呃...多,你搞什麼?那噁心的東西是啥?」

  「...」瞪著還在耍悠哉的九鬼童。

  「哈哈~好啦!我馬上...幫你擺脫那偽神的束縛。」扛在他肩上的大柴刀"童子切安綱"冒出雷光。

  「就憑這東西...」常世神發出聲音了。

  「對,就憑這東西!」高舉的柴刀、閃爍的雷光,九鬼童就像落下的雷一樣閃了一下,震耳欲聾的雷鳴過後,我身上的黑物質開始剝落「這樣子你就動不了多了。」

  「老師!」瞳驚慌的跑過來,九鬼童趕緊把插在我胸前的刀拔出來。

  「呃...好痛...」

  「老師!你沒事吧!」

  「怎麼可能沒事,超痛的啊...好了...別哭了,我死不了。」

  「終於找回痛覺啦~」

  「哈哈...幾千年沒有的感受啊...這代表常世神的加護已經不在了...但為什麼你會知道?」我並沒有對任何人透露我的事,包括九鬼童。

  「好好謝謝她吧!」他把童子切立在我面前,我狐疑的看著他她才解釋「這把刀歷代的主人都是建御雷的信徒,上面可是有著非常濃厚的加護,再加上以前乙姬擅自用竹取的術式在她上面動了手腳,所以只是把那噁心東西的殘渣燒光這種事很簡單的~」

  「我是問...為什麼你會知道...常世神...」

  「是乙姬告訴我的,她說她第一眼看到你就認出你來了。」

  「真的...假的...?」

  「好了~雖然你沒有血,但一個洞在那怪詭異的,想個辦法治一下吧!」看了下腹部的空洞。

  「哈哈...說的也是...」我看了眼還蹲在我面前哭的瞳「抱歉讓妳擔心了...」

  「嗚嗚嗚...我好怕老師離開我身邊...」她捂著臉啜泣,頭髮也因焦躁而變得混亂。

  由紀走上前,用手指在我胸口的洞上寫了個字,輕藍色的魔力光點覆蓋我的傷口「這能稍微減緩疼痛,趕緊把傷口處理好,乙姬那出狀況了。」

  「是嗎...我就知道...」聽到緊急事態時還很好奇是什麼狀況,而當常世神一出現我就了解了「常世神真的回來了...」



—————————»旭視角~

  「全解決了。」魑魅把手中昏厥的士兵"輕輕的"放下,落地時還發出「蹦!」的一聲。

  「沒什麼人,得感謝叢雲的軍隊了。」祇一一確認魑魅有沒有誤下殺手。

  「不知道新會不會有事...」一想起新正跟分裂派的軍隊戰鬥,心裡就靜不下來。

  「那我們到繭外面了,再來要怎麼做?」阿霞問祇。

  「齋是說等就好了,但實際上是怎樣我也不太清楚...」

  「魑魅要再嘗試把它關住嗎?」黑繭目前還在地上的坑中一動不動。

  「試過了,還是沒用...對了,以防萬一,先把這些傢伙綁起來吧。」他彈了個響指,被祇安置的整整齊齊躺好的人們被結界束縛起來。

  「哦!好厲害~」阿霞驚嘆的拍手。

  「那我們真的要坐在這裡等?」我其實很想到戰區那支援新,但馬上就被魑魅看穿。

  「就等,而且就算妳到戰區也只是礙手礙腳。」

  「欸!為什麼你知道我在想什麼!」不禁打了個冷顫。

  「...妳念話忘了切斷了...」

  「...」頓時臉紅,尷尬的趕緊把魔力線路截斷。

  「你們是誰...?」被敲暈的人開始一個個醒來了。

  眼看魑魅想馬上再次剝奪他們的意識,我下意識地阻止,不過被祇搶先了「等等!」

  剛醒過來的...應該是術士吧?他盯著近在眼前的拳頭,冷汗直流、不敢吭聲

  祇走過去「你們是分裂派的人吧?」她的口氣顯得嚴謹,大概是因為即使對方被綁著,但還是男人吧...祇跟他維持了個微妙的距離。

  「你們...知道對軍隊做這種事...」

  「我們不是出雲人,沒必要管你們的軍法。」祇的氣勢維持得很好呢~

  「你們到底是誰?」

  「百鬼錢湯旅,你知道這樣就好。」

  「什麼!為...為什麼妖魔自治區的會在這...」他明顯露出畏懼之色。

  「我們的目標是那黑黑的東西,所以不會對你們怎麼樣,你們只需要回答我一個問題。,你們收到的指示是什麼?」祇的語氣變得冰冷,眼神就像是在看垃圾一樣...

  「...」

  「不肯說嗎...」祇給我使了個臉色,但我完全不明白是什麼意思,趕緊使臉色給魑魅求救...

  魑魅指著堆在一旁的兵器裝備,就我在多大哥那學到的知識,那些武器盔甲什麼的都還算高級貨,而魑魅不發一語的從指尖射出一個極為微小的火球,瞬間將那些東西燒成一坨溶融狀的金屬團。

  「啊...好東西被糟蹋了啊...」我的內心吶喊著。

  被質問的士兵瞬間嚇出尿來...這不是比喻,他真的尿出來了...

  「我...我我我...我...我我...只...只...只收...收...收收收...收到把那...那那那...那東西...」

  「說話好好說。」

  「是!對...對不起!我們收到的命令只是把那東西關起來帶回去而已...」旁邊其他人似乎也都醒了,不過看見魑魅剛才演示的那一幕後都又倒下裝睡了。

  「就這樣?」

  「嗯...嗯...」它猛點頭。

  「...」祇冷眼盯著他,空氣安靜了數秒後「好~謝謝你的配合~」祇變回以往溫柔的表情,那個士兵鬆了口氣後馬上昏過去了。

  「辛苦了~」阿霞剛才倒是意外的安靜,黑醬也靜靜地坐在她肩上。

  「哈...演戲好累啊...」

  「可是祇演得很棒呢!剛才的眼神跟由紀姐有得比!」

  「啊哈哈...我該高興嗎...?」她苦笑了下「好了好了...沒時間閒聊了,得趕緊連絡大家了。」

  「只要它還靜靜的在那總有辦法的吧~」阿霞用緩和氣氛的口氣說,不過接下來就是一震淒厲的尖叫傳來...

  「阿霞烏鴉嘴...」

  「欸...是我的錯?」

  繭的表面像是溶解般留下漆黑液體吞噬被我們綁住的人們,我能很清楚的看到那湧出來的液體之中參雜著數百...數千...數萬...無數具骸骨在裡面扭動著。

  「唔...」本來應該馬上後退,但那畫面噁心的讓我吐出來...

  「旭!」魑魅抱起我。

  「真的好噁啊...」

  「喵...」

  我們為了避免接觸那東西,全都使勁的逃命中。

  我從魑魅身上下來後用將兵步法跟上大家的腳步,阿霞緊抱著黑醬用她靈活的身手穿梭在樹林間,我再往一旁看「哦!祇好帥!」

  「欸?」祇腳底下不斷生長出樹根,她就像衝浪一樣踩著木頭浪板在上面滑行「是嗎...?嘿嘿...我跑不快,只能這樣追上大家...」

  「往高處走!」魑魅給予指示,看見眼前的岩壁後馬上跳了上去。

  我們往回看,數頃的林地變為黑海,其中的一切有機物被吞噬的一乾二淨,而正中央有個蜷曲著的物體...

  我在更仔細的觀察後發現「那裡有人!」有個人影徒步在黑海上奔跑,後方還有一堆觸手跟骸骨在追殺她。

  她離我們的距離越來越近,她的吼聲也越來越明顯「煩——死——啦——!」

  「是乙姬!」

  阿霞瞇著眼「...被她扛在肩上的...」

  「藻兒!」

創作回應

在東方...雷屬性一向對陰屬性有剋制能力喔...=w=
2021-03-10 21:32:27
Ej
主要不是屬性而是信仰問題=w=?
2021-03-10 21:43:4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