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閻王大人為何不理我-2

玥希縈 | 2021-04-04 00:27:54 | 巴幣 2 | 人氣 76


              西元二十二十年夏,今日是個非常晴朗的日子,有位男子梳著俐落的油頭,配上俊美又深邃的五官,穿著舊式剪裁但不失典雅的西裝,身上有著古龍水的淡淡清香,整體明顯看得出是民國初年的風格打扮,在這人來人往的鬧區不免顯得奇裝異服,但因該男子的容顏與獨特的氣質使得路過的行人,紛紛回頭盼望皆忘了不合理之處。

他抬頭看著天空,藍得像湖水一樣清澄,沒有一絲雲彩,隨輕聲地呢喃:「農曆五月五日,黃道吉日。」
他的額頭不由得冒出些許汗珠,拉了拉領帶,原本俊美的面容變得凜若冰霜斂容屏氣,朝最大最知名的電影院—華娜威琇走去,戰戰兢兢地在櫃台買了票,選了目前看板上主打的電影為戈吉拉—怪物之王,等系列怪獸電影。

他點了服務生推薦的電影套餐,壓抑著內心的好奇與興奮,正襟危看著電影,周圍的人乃至服務生都被他的氣場所震懾,那一瞬間都懷疑是不是哪家公司的高層,或華娜威琇的董事跑來看電影。

等他看完電影已是月上柳梢的黃昏時刻,他還有些許意猶未盡,才剛踏出電影院,突現一個人影從他身邊閃過急沖沖地說道:「閻王大人,請趕快回地府,還有很多死者等著你審判,你已經偷跑翹班外出三小時了。」該人影用拱手行禮,頭戴黑色烏紗帽,全身穿著亮眼的紅袍出現在鬧區很是突兀。

「大膽!本王是在勘查人間,何謂偷跑一說?」閻王輕挑眉尾做出拂袖的動作,單手插腰,語氣露出些微不悅,低沉嗓音有著些許的威嚴。

「大王,微臣不敢。」那人影被閻王眼光掃過,立馬恭恭敬敬地跪地,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口,但低垂的面容很是不卑不亢。

此時已有幾位好奇的行人正看著兩人,那畫面就是一個古裝清秀小哥,對著一個民國西裝俊美男子下跪,因那人穿著古時紅色官袍,跪在百貨公司林立的鬧區,讓經過的行人皆是滿臉問號,同時對兩人的顏值驚嘆不已。

閻王輕聲一嘆,大手一揮:「罷了。」隨手拿出剛剛在電影院吃剩的東西,帶著些許的好奇詢問道:「展判官,你可知此是何物?」

「回大王,此物為爆米花。是用玉米做成的,是人間常見的零嘴,通常會配上可樂在看電影的時候吃,目前套餐特價優惠還有打八折。」展判官答應道。

「可樂?」閻王一臉疑惑。

而後他想到了……難不成是那個黑色的水嗎?

原本他以為那個有毒,所以一臉嫌棄地向電影院的店小二表達堅決不要。

現在想想反正他也不是凡人,試試又何妨?

閻王想通豁然開朗之後,轉身又想走回電影院點一杯來試試,展判官見狀一聲嘀咕「不妙」,一個箭步又擋在了閻王的面前,鄭重其事作揖行禮道:「大王,真的不能在人間久留了。」

閻王細想剛剛兩人的問答,隨後目光冷冽看向展判官,語氣極冷地說道:「展判官,你對人間之事甚是知曉。」

心想這個判官真是該死,連打幾折都知道,鐵定來人間很多次了。

「微臣愚昧,略懂而已。」展判官正擋在電影院的門口,守地死死的不讓閻王走進去。

閻王無奈搖了搖頭,懶懶擺手道:「回地府吧。」一轉身,他和展判官都感受到遠方飄來強烈的不祥之氣。

平凡人都不會感受到和看到,但他們倆人看得非常清楚,不遠處的地方天空有烏雲盤旋,就像黑色的龍捲風一直在那邊打轉一樣。

「大王,區區妖物,微臣來處理就好了。」展判官騰空就從腰間拿出了佩劍。

閻王思索了半刻,淡淡地說道:「非妖,怨靈也。」瀟灑地脫了西裝外套,瞬間化為古裝的樣貌,面容依舊是那樣俊美,頭髻金簪冠,烏黑亮麗的長髮流淌其身,一身瑰麗玄色長袍氣宇軒昂

此時他們二人都好像是消失了一樣,身旁的行人都看不見他們的人,爾後閻王吹了一聲口哨,一匹威武雄壯的黑馬憑空奔跑而出,而閻王動作熟練上馬駕馬一氣呵成。

「果然大王還是最適合這身模樣。」展判官笑道,隨後也叫出了他的愛駒。

兩人駕馬奔騰朝不祥之地出發,由於是閻王和判官的佩馬,其奔跑速度非常飛快,據傳這兩匹馬生前皆為汗血寶馬,就可一日千里,如今死後為地府服務,更是跑得比跑車還要快。

不一會兒,兩人就到達目的地,等待他們的是一種不祥的怪物,全身漆黑沒有任何五官,頭長巨大的牛角,身軀長出如蝴蝶一般的翅膀,從外型上勉強還算是人型,好像在苦苦掙扎著。

那怪物長而銳利的利爪正狠狠地刮向自己,即便刮出一道道血痕,還是沒有要停手的意思,瘋狂地刮。
「大王,這是……」展判官看得是十分訝異。

此物的確不是妖物,但要說是怨靈又未免……

過於強大。

閻王仔細端詳四周,發現了血泊中躺了一名女子,他不急不忙地點了她的額頭,了解事情大概的前因後果,也明白這怪物就是該女子幻化的,但是他目光炯炯打量著怪物。

這分明是神祇墮落成魔的過程……但是區區一個人類怎麼會成魔?

還不等閻王思考清楚,怪物的翅膀已長出複眼,就像人類的眼珠一樣,正轉啊轉看著他們,下一秒便張牙舞爪地朝他們飛來,眼看正要攻擊閻王的時候。

展判官立馬反應過來拔刀擋在了閻王的面前,劍身閃耀著綠色光芒,但抵擋怪物的利爪卻十分吃力,一邊抵擋幾招一邊口氣急促詢問:「這到底是什麼?微臣的湛盧劍居然無法逼退……」

「無論是何物,恨之切,怨之深,好個長情之人。」閻王對眼前的怪物有一絲敬意,準確來說是裡面的人。

怪物還在不斷地變化,這次從膝黑的面容裂出一道佈滿尖牙的血盆大嘴,此景此像讓展判官心生畏懼,那一秒的遲疑被怪物鑽了空檔,利爪一揮便把展判官擊退到一旁使他跌落在地,湛盧劍也從他的手中飛落,插在側邊的空地上。

怪物發出嗷嗷的悲鳴,用嘶啞的聲音緩緩地說:「我……要……殺……光……所有的……男人……」接著露出了駭人的微笑,爾後怪物就朝閻王襲來。

展判官在一旁還要拿取湛盧劍,根本來不及幫閻王抵擋,便高喊一聲:「大王!!」

只見閻王不慌不忙站在原地,神情自若冷冷地說:「放肆!」彈了個響指,怪物就像被一道強大的靈壓給擊飛,動彈不得。

勝負就在那一瞬間就定案,怪物已經變得異常虛弱,讓展判官目瞪口呆忍不住垂首低喃:「早知道就給大王自己處理就好了……」

閻王緩緩走向怪物的面前,望向牠的眸光平靜,而怪物翅膀上的眼珠,從深不見底的瞳孔中,似乎是在和他說救救我,良久他才神情嚴肅低沉說道:「本王會盡力。」

從剛剛展判官和怪物交手之中,他確定了一件事。

不論這女子是為了什麼而變成這樣的田地……

她絕對不是普通的人類。
*********************************************************************
   一名女子慵懶伏臥在窗邊,眉清目秀小臉略施粉黛,額上貼了一朵淡雅的梅花瓣,耳上的透明水晶耳墜搖曳生光,髻邊插了一支色澤通透的玉簪,如漆的烏髮隨她的身段飄逸,一襲雪白的素衣裙,雖不是國色天香至傾國傾城的容顏,但也絕非僅是小家碧玉,反而多了分淡泊沉靜。

窗外正下著鵝毛般的細細白雪,僅有一株紅梅一支獨秀,散發出的清香縈縈繞繞若有似無,花瓣上沾許點點白雪映著黃花蕊,更添傲霜凌雪的姿態。

杜小花被眼前的景象嚇傻了眼,緊張地吞了吞口水,良久才緩緩吐出:「那個……不好意思,請問這裡是哪裡?」

從她出事以來,她好像就一直在各處穿梭。

女子轉過頭瞥了她一眼,莞爾道:「這裡哪裡也不是,嚴格來說在妳的心裡。」

但杜小花完全聽不懂她的意思,便試圖改問:「那妳是誰……?在這裡幹嘛?」

女子見狀緩緩地說道:「我誰也不是,是妳也不是妳。」隨後手指了指窗外的梅花,微微一笑,「我在賞花。」

四周寂靜異常,風吹落枝上積雪的簌簌輕聲卻過份清晰,沒人捨得打擾這份歲月靜好,女子卻遂先出聲帶著些許堅定的語氣:「放心,我是不會讓妳死的。」

這讓杜小花開心的回答:「真的嗎?」

心想雖然聽不懂她說的話,但是總覺得有種很強烈的熟悉感。

「就當作妳讓我這一縷清魂躲在這的答謝。」女子點了點頭,笑意更濃。

杜小花一時激動地握著女子的手,眼神深切地詢問:「妳叫什麼名字?」

過了片刻女子才答道:「小七。」

「這麼巧啊?我叫小花,妳叫小七。」杜小花笑得燦爛。

她有預感可以和小七成為很好的朋友。
「妳該離開了。」小七指著不知何時出現的門口。

杜小花疑惑看著憑空生出的,類似古代的木製雕花紙門,不過她也不知道她是怎麼來到這邊的,正要推開紙門的時候,她突然有點捨不得問道:「小七,我還可以見到妳嗎?」

「我一直都在這。」小七說道。

聽聞,杜小花才放心地拉開紙門,當拉開一點的時候,一道強光從門縫照耀整個房間,令人一度睜不開眼來,小七望著逐漸被強光吞噬的杜小花身影,不由得在默默祝禱:願妳能得一心人,共渡餘生。隨後低頭垂眸,美麗的瞳孔中有道不盡的黯淡,幽幽地低語:「別和我一樣……」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