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日出之國.三神器與它們的主人 其九四

Ej | 2021-03-03 20:23:52


《兩人的決心》


—————————»視角回到商隊這邊~

  「事情大概就是這樣。」裏柳在跟剛才沒參與對話的成員解說大致狀況「雖然奈竹小姐說他們很快就會醒來,但目前還沒什麼變化。」

  「真的...能相信她嗎...」舛花始終保持疑問。

  「姐姐大人不會說謊的!」每幾乎整個人跳了起來,但發覺目光都聚集到自己身上就害羞的低下頭。

  眼看氣氛不太對勁,照柿開了口「玉子跟葡萄呢?」

  「在外面,似乎是想尋求一個答案吧。」海原托著手上厚重的石膏坐下。

  「她們對於自己沒能幫上忙很自責,就先別去打擾她們吧。」裏柳阻止想過去找人的照柿。

  「她們在跟誰說話嗎?」舛花問。

  「妳們剛才見過,是那個樹靈醫師,說是作為妖精的長者給她們一些諮詢。」裏柳坐在病床邊,輕輕撫摸著雙胞胎的頭。

  「她也是她帶來的吧...」

  「夠了舛花,人家已經道歉了,也幫我們很多了,這樣耿耿於懷不像妳...而且每還在...」裏柳看著有點內疚的每,她也許對於這次事件感到很複雜。

   舛花低著頭沒再說話,照柿坐在她身旁安慰她。

  「每,不用想太多了,不是妳的錯,也不是奈竹小姐的錯...是我們沒能力保護好自己...」海原緊握雙拳,很悔恨的咬著牙...

  氣氛十分陰沉,沒有人再說話...而打破這片沉默的是所有人都在等待的聲音「...姐...雞腿給我...」「呃...雞翅是我的...不要搶...」

  「剛才...剛才是...」舛花激動的趴到雙胞胎枕邊。

  「醒了嗎?」

  為回應照柿,裏柳看著兩人,胸前的起伏是在呼吸的證據,但眼睛並沒有張開「意義上是醒了...」裏柳也忍不住流了累「再讓他們睡一會兒吧。」

  舛花分別在兩人臉上獻上個吻「不要讓人那麼擔心啊...」她淚流滿面的笑著...然後就趴在床邊睡著了。

  「唉...她也累了,能放下心中大石真是太好了...」照柿把她抱起來「我帶她回去休息啊,幫我看好雙胞胎哦!」

  「當然。」裏柳笑著回答。

  「等會兒見。」

  「每也打起精神吧!」海原重拾既往的溫柔笑容。

  「...嗯...」雖然每還是有點消沉,但也比剛才好多了。



—————————»祇視角~

  「所以是有什麼想問的嗎?能幫的我一定幫!」眼前兩名悶悶不樂的妖精女孩一直沒開口,我嘆了口長長的氣「我叫祇,吉野櫻木靈,妳們呢?」

  「...」其中一個始終低著頭,不過另一個倒是開口了...

  「人家叫做紫鳶蒲萄,葡萄花妖精...」她身體有些怯懦的發抖,但眼神卻相反的堅定「人家想保護朋友!想擁有保護他們的力量!」這似乎是她用盡全力喊出的話,語畢後就氣喘吁吁的...

  「嗯...那妳呢?」看著黃頭髮的女孩「又怎麼想呢?」

  「呃...我叫山吹玉子...我想...我想...」她緊緊的抓著自己的衣服下擺「我想像妳一樣,擁有救人一命的能力!我根本沒那麼堅強...在跟敵人對峙時反而是葡萄比較冷靜...而我只能退縮...所以至少...至少我要有不管怎樣的傷都能治好的能力!」

  「玉子...」

  在她說的過程中就已經哭了,眼淚中充斥著悔恨與不甘。

  「很棒的想法!蒲萄,妳願意為夥伴挺身的決心非常出色。玉子,妳不用為了膽怯而自責,能在後方支持著夥伴們是非常棒的~」

  「但是我...」玉子沒信心的低下頭。

  「不用怕,既然有了那個決心,就沒什麼辦不到的。」摸摸她的頭給她打氣。

  這時蒲萄拉拉我的衣袖「要怎麼樣才能得到力量?人家想盡早派上用場...」

  「這種事不能急,實力想要強必須循序漸進,走旁門左道只會往後退哦~」

  「實際上我們該怎麼做?」

  「萬一馬上就又...又...」

  看著焦急的兩人淡淡的笑了「妳們知道花語嗎?」

  「嗯?」葡萄疑惑的看一眼玉子。

  「不知道...」

  「花語是古時候人們給予美麗的花朵一個意義,而妳知道葡萄花是什麼嗎?」

  「人家不知...」

  「是"開朗"哦~所以這個樣子很不適合妳哦~笑一笑給我看看~」

  她疑惑的思考了一會兒,擠出勉強的笑容。

  「然後山吹花,也就是棣棠花,代表的是"高貴",所以別哭了,免得破壞這可愛的臉了。」幫她把眼淚擦掉。

   兩人沉默了一會兒,整理情緒「那...那祇小姐...」蒲萄怯生生的開口。

  「叫我祇就好~想問什麼直接問,不需要見外。」

  「嗯...那祇的...祇的花語是什麼?」

  「吉野櫻嗎?有純潔、高尚的意思哦~雖然自己這麼說有些不好意思就是了...」

  蒲萄"哦~"的一聲低頭思考著什麼。

  「妳為什麼會想當醫生呢?」玉子提問。

  「因為...因為曾有很多人因我而受傷,甚至喪命...我希望能為他們做點什麼。」

  「所以才是高尚啊...」玉子嘀咕。

  「是嗎...我自己認為這只是贖罪罷了。」雖想努力的把自己從回憶的洪流中拉出,但還是越來越難過...我奮力的拍打雙頰,提振精神「好!玉子想做醫生,而蒲萄想增進實力,是吧?」

  「「嗯!」」

  「祇能教我醫術嗎?」

  「人家也想增進術式能力!」

  「好~好~關於妳們兩人的願望...我都幫不上忙!」

  「「欸!?」」

  「為什麼!明明剛還...」

  「騙人!」蒲萄大叫「一開始還說一定會幫忙...現在又說不能...」大顆淚珠嘩啦啦的落下。

  「...冷靜點~讓我把話說完~」摸摸她的頭讓她安靜下來「對我來說術式是用來救人的,幾乎無法在前線派上用場,所以抱歉啦...然後玉子啊~」

  「是...!」

  「妳想我教妳醫術?」

  「拜託您了!」

  「那妳要離開妳的同伴們跟我到百鬼錢湯旅嗎?」

  「咿...我...」她錯愕的沉默了...

  「想在我這出師少說要五年哦~不過沒關係,畢竟妳離開他們,學會醫術也沒有用。不過既然妳不能跟我走,那我也教不了妳什麼。」讓兩人坐下來好好平復心情。

  「唔嗯...」

  看著失落的兩人,我輕彈兩人的額頭「作為替代我就送妳們個禮物吧~」

  「欸?」

  「禮物?給人家...?」

  對她們點頭,我打開耳朵上的通訊器「喂~」

  「這~裡是華殿遊世溫泉勝地百鬼錢湯旅的鯤——鵬~齋~請問幾位?」

  「呵呵~我啦,別開玩笑了!幫我送個東西來,好嗎?」

   「哦哦哦~美麗的木靈妹妹有事找我?難道稻荷拒吃油豆腐了!」

  「什麼跟什麼嘛~認真的啦,幫我把送幾本書過來,拜託~」

  「好的!既然祇妹妹都拜託我了,我也只剩用麒麟般的速度送去了!」

  「謝謝~幫大忙了~」我切斷通訊,看向茫然的兩人「應該快到了,等等啊~」

  「剛剛...祇在跟誰說話?」

  「沒有別人...好可怕...」

  平時用習慣,忘記了通訊器在叢雲還沒普及,所以隨便唬弄說「這是一種術式,以後妳們也能學。」能學當然不是騙人的。

  接著身旁水氣凝聚,光線一點點的折射進我眼角餘光後「碰!的一聲,鯨魚齋出現啦~!」果不其然的突然出現在旁邊。

  「「哇啊——!」」兩個小朋友果不其然的嚇個正著。

  「這是妳要的書~」

  「謝謝~」

  「那我先回去嘍~有事儘管吩咐~」咻——的一聲,齋的身影消失,留下漸漸消散的黑霧。

  「辛苦了~」跟齋別過「那這些書就當作是充當教學,送妳們吧~要自己好好練習哦!」

  「這是..."本草綱目"...跟"華佗經"?」玉子看著醫學相關的書,緊張的吞口水。

  「"本草綱目"記載了藥草的生長環境、處理方法與功效,不過放心~那都是我自己改寫過的教學版,很好理解的。而"華佗經"是對於外科手術的說明。」

  「"術的本質"還有"妖傳式卷"...」蒲萄對於"妖傳式卷"這套書有點不明所以。

  「"妖傳式卷"記載了叢雲大部分的妖魔創術式,當然都是初階的,對初學者很友善。」兩人眼睛為之一亮,各自跟我道了謝「下次再見面時要各自把兩本書的內容一字不漏被出來哦~我不會手下留情的哦~」

  兩人各自看著手上如字典後的兩本書,直冒汗。

  接著我拿出幾張紙放地上。

  「這是什麼...?」蒲萄問。

  「這是八卦符,是華夏慣用於測定屬性的道具,跟出雲的宇治卷軸比起來能測得更精細。」

  「「哦~」」

  「妳們會操作魔力嗎?」兩人點點頭「那現在只要想想自己的手指是支畫筆~並在指尖凝聚魔力當成墨水~」邊跟她們解說邊把手中的符紙攤開,擺成七個為一組分別放在兩人面前的地上。

  「要怎麼做?」玉子感覺頗興奮的,跟一開始比起來兩人的心情似乎好很多了。

  「看到這個擺設,妳們覺得像什麼?」指著地上符紙設置的陣式問。

  「唔...呃...」

  「五芒星?」蒲萄搶先玉子回答。

  「嗯,外圍五張分別是金、木、水、火、土,而中間黑色是陰、白色是陽。那現在把手指放到五芒星的正中間,輕輕的、緩慢的畫小圈,小圈大小不要超過芒星內部便可。」

  「那要怎麼看結果?」

  「會很明顯的顯示出來,到時就看得出來了。」

  「那個...祇是什麼屬性?」

  「我是陽掛木行,大概能做到這樣~」鼓動魔力,一旁的樹枝往前伸展,捲曲成環狀,我將其摘下,戴到兩人的手上「手環~」

  「「哇~」」

  「葡萄葡萄!我們試試!」

  「嗯!」

  兩人開始動作,符紙逐漸因她們的魔力染上色彩「我看看哦~玉子...陰掛金行...」中間的白符燒掉了,而外圍五張則產生了金屬光澤「看紋路有些金屬光澤...也許玉子可以以金屬為媒介的術式開始嘗試哦~」

  「嗯!欸...?可是..."金"好像跟期望中的...」

  「不對哦~就算是被認為只有攻擊性的火行都有能夠利用於醫術的方法,所以就靠自己摸索吧~!」

  「哦...嗯。」

  「啊!」蒲萄突然尖叫,我還在想她怎麼一直沒說話。

  「怎麼了?」

  「全...全...燒掉了...」

  我看著葡萄的測驗結果,除了陰陽以外全都燒的連灰也不剩,而陰陽兩張則像是水一樣漸漸融合在一起。

  「人家...是不是哪裡做錯了...」

  我看了下「哦!蒲萄是中性的啊~」

  「中性...是指沒有屬性?」

  「哇!好厲害的感覺!」

  「嗯,這樣比喻好了,我們假設每個術式都是一個空瓶子。」兩人認真的聽「而蒲萄能夠隨心所欲的把名為魔力的內容物倒入瓶子裡。」

  「呃...所以...」玉子不理解。

  「所以說人家能照自己意願改變術式的屬性?」

  「基本概念就是這樣~」

  「呃嗯...」玉子因為沒能理解,所以有些不甘心,也許也參雜了點對蒲萄的嫉妒。

  「但我要先說哦!」蒲萄原先興奮的表情被我打住「沒有任何屬性的人在初期會學得很辛苦,因為"並不擅長某種屬性"。」

  「...」蒲萄有些失落,不過她似乎下定了決心,又打起了精神。

  「還有玉子也不用覺得自己比不過別人,這測試只是尋找每個人"最"擅長的屬性範圍,不代表不能學別的種類。」

  「嗯...」她握緊小拳頭,鼓勵自己。

  「那還有什麼問題或想說的嗎?」

  蒲萄舉手「人家...會加油!既然是那麼特殊的體質,我絕對不會浪費!」似乎是真的打算堅強起來,連自稱都從人家變成我了。

   「我也...我也會努力的!就算同伴受傷,我也一定會治好他們的!」玉子宣洩似的大吼引來不少人注意,她害羞的低下頭。

  「嗯~妳們兩個都很棒哦~」差不多該走了,我翻找著包包「欸...找到了!乙姬要我給妳們這個。」把四個通訊器交給他們。

  「可是...我們不會用...」他們應該在商隊隊長那看過這東西。

  「現在教妳們,這東西是吃魔力的,所有平時帶在身上就行,然後上面有三個按鈕,有箭頭的就是選擇聯絡對象,圓圈則是確認撥號。現在先把我加到對象裡把~只要按住圓圈就能聽到一個聲音~」

  「有欸有欸!」玉子把它戴到耳朵上「說是什麼登入姓名...」

  「聽到聲音後就鬆開按鈕,再按住並說出姓名,妳就講祇就好。」

  「哦嗯...祇...」玉子又鬆開按鈕「那號碼是什麼?」

  「每個通訊器都有它的號碼,我的是989-017-1142,一樣按住然後念出來。」

  「哦...989-017-1142...有了!登入成功!」

  「真的嗎真的嗎?我也想聽!」

  「那玉子,妳去把這四個分給其他夥伴們,教他們登錄聯絡對象。然後蒲萄,我現在教妳撥號跟接聽,妳回去教大家這個。」

  「嗯!」

  我給她們講解完畢後,把說明書跟每個對應的號碼給她們「那蒲萄撥號看看~」

  「嗯...按箭頭選擇...然後按一下圓圈...」

  我耳邊的通訊器響起「有了有了~」我也按了圓圈接通「這樣以後有問題就可以找我了。」

  「哇~」

  我掛斷通訊「如果還是有問題再問我,或是找冠田商隊長,他也會使用。」

  「「嗯!」」

  「啊,還有紅色那個是給每的,其餘的請妳們自行分配吧!」站起來伸懶腰「時候不早了,我該回去了。」

  「欸~...」玉子不太捨得似的。

  「嗯...還有機會...見面嗎?」

  「一定有哦~下次見面妳們要拿出成果給我看哦!」

  「「是!」」

  跟兩人揮手道別後,我打開通訊器「喂~乙姬,我這邊好了...乙姬?接不通?怎麼回事...」操弄了一下改播「齋,你知道乙姬在哪嗎?」

  「嗯...知道,但不知道~」

  「...呃...那個...」有點不知該怎麼應對...

  「我說的是事實~妳先去跟旭她們會合,她應該能解釋的比較清楚。」

  「是嗎...那我先掛了。」

  「拜拜嘍~」

  「難道跟剛才一直感覺到的魔力紊亂有關嗎...總有股討厭的感覺...」再次撥號跟旭聯絡,並跟她會合。
170 巴幣: 6

創作回應

葡萄玉子都好可愛...=v=/(摸頭摸頭...
總覺得跑出黑科技了...
2021-03-04 00:42:18
Ej
放心~之後黑科技什麼的只會更多
2021-03-04 06:22:0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