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閻王大人為何不理我-1

玥希縈 | 2021-03-31 22:40:19 | 巴幣 2 | 人氣 123


      雨滴敲打著地面的清脆聲音,在杜小花的耳中響起,不曾停過。不知過了多久,她不覺得寒冷了但也感覺不到任何溫度,也沒有任何的疼痛只剩下一種寧靜。

杜小花緩緩睜開眼,腦袋一陣空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突然時間好像靜止一般,雨滴都停留在半空中,四周一陣漆黑什麼東西都沒有,好像是只屬於她的一種靜謐獨特時光,她艱難地站起身向前走了一步,但每走一步,就有一隻漂亮的黑尾鳳蝶從地底鑽出來在她面前飛舞,奇怪的是……

黑尾鳳蝶的翅膀並不是濃烈的黑,而是她過往的回憶正鮮活地如幻燈片播映,她情不自禁地碰了那翅膀。

「老闆,我要一隻枝仔冰。」一個背著書包綁著馬尾的小女生,正站在老舊的雜貨店前。

啊……那是我小學三年級的時候……真懷念。

杜小花又隨手碰了另一隻黑尾鳳蝶的翅膀。

黃昏夕下,黃橙橙的陽光散落著大地,遠方的學校響起令人懷念的鐘聲,提醒著學生準備放學。

「小花、小花,陪我等公車。」一個短髮的女孩拉著另一名長髮女孩,朝著公車站牌的方向跑去。

「喔……好啊……別跑那麼快阿……」長髮女孩跟著跑,跑的是氣喘吁吁

杜小花只是呆呆地站在公車站牌的另一端,看著對面的女孩嬉鬧,還有掛在她們臉上的稚嫩笑容,路上來往的行人好像都看不到她似的。

這是我國中的時候,真是懷念……不知道她現在過的怎樣?

回憶放映的速度很快……杜小花又回到那個虛無的狀態,此時此刻她好像是一張白紙,好像要靠這些蝴蝶找回記憶似的,貪婪地觸碰了一隻又一隻的蝴蝶。

「來、來來,大家看我這邊,我數1、2、3就比YA喔。」高中的班導正拿著相機對準大家,他熟練地將相機對好焦,手指比到3便按下快門。

這次她用第三人稱的角度在一旁,靜靜地看著她的高中畢業典禮,這是比3D電影還要真實的體驗,不捨與緬懷從心中油然而生,還帶著一絲愁愴。

隨著杜小花碰觸的黑尾鳳蝶越來越多,在她的身邊也聚集了許多蝴蝶,斑斕的蝶揮動翅膀卻揮霍著她的回憶,不知不覺她已經走了許多腳步。

在她前方有一隻美麗的蝴蝶華麗飛舞,明顯與其他蝴蝶不一樣,全身都閃耀著淡淡的藍色螢光,如月光般的流光花紋點綴其身。

她有預感這是對她最重要的回憶,她想碰卻又感到莫名的膽怯。

美麗蝴蝶只是來到她的眼前,彷彿等待著她的觸摸,看著那光芒最終她的理智被內心的渴求打敗,還是小心翼翼伸出手觸摸……

夏日的夜晚彷彿被墨渲染而黑的濃烈,天空中繁星點點如銀河般圍繞著皓月,寧靜又昏暗的山區裡……

「這裡是哪裡啊?我怎麼會來這裡?」杜小花感到非常困惑,為什麼她會在山區裡遊走,雖然她很像是用飄的方式在前進,如同遊魂一般。

走了幾步路之後,遠遠看到前方兩個人,那是一男一女。

她忐忑不安緩緩靠近,越靠近她的頭就越痛,好像在警告著她不該向前,猶豫之時眼前的場景已經逐漸清晰。

「學妹,還不要睜開眼睛喔。」鄭文風先是把兩人的手電筒關掉,厚實的手掌蓋住杜小花的眼睛,溫柔又小心翼翼地安撫著。

「唉唷!學長,到底有什麼?」杜小花雖然閉著眼,但靜默的夜晚除了森林裡稀疏的聲音,就只剩下學長平靜的呼吸聲,使她臉上寫滿了期待,盡是止不住的嘴角。

在微弱的月光照映下,原本漆黑的草地佈滿了一點一點翠綠的螢光,就像綠色的星星一般流光熠熠,散落著滿山滿谷。

鄭文風移開了手掌,露出迷人的笑容,悄悄地在她的耳邊輕語:「可以了,你看。」

杜小花望著眼前如星空般壯闊的螢光,點點流螢正從兩人的四周經過,她簡直看傻了眼,隨後笑得燦爛:「好漂亮喔。」

但是在一旁彷彿是幽魂的杜小花,蕭然又冷澈的月光照映在她的身上,她看著這一切,不知不覺早已泣不成聲,她望著眼前的男人,她的胸口就會突然一緊,內心深處有種道不明的酸楚,和過往記憶裡的滿臉幸福的杜小花形成強烈的對比。

鄭文風雙手搭在杜小花的腰上,摟著她深情凝視著她,兩人的鼻尖靠得很近,她甚至可以感受到屬於他的一絲氣味,他溫柔又慎重的語調說道:「學妹,我喜歡妳。」

此時在鄭文風懷裡的杜小花臉上一陣熱,眼神雖閃著光芒但是只傻傻地盯著他看,此時她可以感覺到她自己的心跳聲。

鄭文風從擁抱的觸感中,感受到她的身子正微微顫抖,他望著懷裡抱著的人,全身散發著一種緊張感,他輕輕一笑,姿態一派從容卻帶著些許貪戀,緩緩地放開她,用極盡溫柔的口氣輕聲說道:「當我的女友好嗎?我會等你的答案。」

而一旁幽魂般的杜小花,望著眼前這個深情告白的男人,那一瞬間……腦袋閃回幾段畫面。

那是說喜歡她的學長,正摟著別的女人做不可描述之事的畫面。

還有讓她心碎的那一句輕蔑:「杜小花?我才不會喜歡那種貨色。」

久久在她的腦海裡難以忘懷。

幽魂的杜小花歇斯底里般對著鄭文風大吼大叫:「騙子!你這個騙子!不是說喜歡我?不是說要等我的答案?為什麼一轉身就和別的女人親熱?為什麼?」她臉上佈滿淚痕,甚至伸出手想把眼前的兩人拉開,但沒有什麼用,她完全碰不到他們。

她像洩了氣的皮球癱坐在地上,看著眼前一臉幸福的兩人,不禁露出了一抹冷笑。

她看眼前長情又溫柔的鄭文風……她很難想像……和教室裡那個肆意發洩慾望的人,是同一個人……

她甚至還有種錯覺,鄭文風有兩個人,眼前這個才是她喜歡的那個人。

她眼角餘光冷冷看著眼前的杜小花,她明白她此時此刻的心情,因為那是她的回憶。

曾經的她望著眼前如此深情的人,浪漫又獨一無二的場景,溫柔到令人淪陷的嗓音,被他擁入懷中感受著從厚實胸膛流出的溫度,聽著兩人紛亂的心跳聲,緊緊地抓著對某個人有過心動的一瞬間。

但只要一個畫面,一個女人,一切都沉入深不見底的黑暗中……

此刻眼前的場景開始分解,如煙霧般漸漸散去,又回到最一開始的虛無。

杜小花抱頭痛哭,在這個虛無空間裡她可以隨意大聲哭泣,爾後她才突然想到什麼……

等等……我記得剛剛……我去了停車場騎著摩托車出了校門,然後呢?

杜小花越是思考著這個問題,她的頭就越痛,還開始耳鳴令人感到非常煩躁,和充滿壓抑感的胸悶,她忍受著所有生理上的不舒服……

那然後呢?我怎麼了?

不管如何努力思考,腦海中只有一個畫面,那是一個T字路口。

她認得那個T字路口,那是從學校到宿舍的必經之路,但她還是想不起來再那之後呢?

是回到了宿舍?還是……?

杜小花眼看身旁的蝴蝶一隻又一隻的消失,而那隻不知名的美麗蝴蝶,依舊散發著耀眼的藍色螢光,依依不捨般在她面前停滯不前,好像憐憫地看著她,直到最後連牠也消失了。

虛無的空間像是被打破一樣,停滯的時間開始向前走,停在半空中的雨滴開始往下墜,淅淅瀝瀝的雨聲吸引了杜小花的注意。

她定睛一看,四周終於有了色彩,慢慢浮現出熟悉的場景,在朦朧的雨景之中,她認出這裡是正是記憶中的那個T字路口。

我怎麼在這裡?

杜小花正倍感疑惑之際,磅礡大雨滙集成不小的水流從她周圍流過,她眼角餘光掃過,看到水流裡混雜著明顯的血絲,血跡順著雨水蔓延了整個路面。

血?好多血?

杜小花感到腦袋一片空白,不祥的預感襲上心頭,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緩緩轉過身……

那是她自己,臉色蒼白且雙眼緊閉,正一動也不動躺在路旁。

現場一片狼藉,路面散落著大大小小的機車碎片,還有被撞得亂七八糟的摩托車靜靜停駐在一旁。

杜小花走向前想去摸摸躺在地上的人,明明手已經貼近臉頰的部分,卻沒有感受到任何溫度而是直接穿了過去,她仔細看著自己的手,才發現她全身是微微透明的。

她帶著震驚的神情不停地反問自己:「難到我死了嗎?死了嗎?」

這時她才發現……大雨是直接穿過她的身體,她沒有任何感覺,也沒有衣物被浸濕的感覺。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死!

杜小花向灰濛濛的廣大天空哭喊,但不管怎麼哭喊都沒有任何回應。

不行……再不送醫院,就真的會死了。

她四周尋找著人影,但是除了建築物和雨水沒有什麼人經過。

該死的連假!大家都回家了,她在心裡暗自咒罵。

她試圖拿起掉落在地上的手機,想要替自己撥打救護車,無奈不管試了幾次,手都會穿過手機根本觸碰不到,這結果讓她無力跌坐在地上。

此時她想到了距離這裡不到幾公里的地方,那沒人的教室如今正一片春光,而她的人生卻要結束了,內心深處那股黑暗又黏稠的暗流正不停翻滾。

為什麼?為什麼是我?為什麼學長要這樣對我?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不能原諒!

我做鬼都不會原諒他!

   杜小花的恨意化為一條條黑色的繃帶,從頭到腳包的緊實,不露出眼睛和任何五官,但繃帶彷彿是烙印上去的,分分鐘燙著她的皮膚,頭上緩緩鑽出鋒利的黑色牛角,也是帶著巨大的痛苦,但她卻無法控制內心不斷湧出的濃烈怨恨,這些變化似乎以她的痛苦為糧食,越痛苦變化就越劇烈。眼看黑色繃帶越變越多,伴隨著常人所不能忍的痛苦,這些激烈的變化讓她不停地大聲尖叫,喊得撕心裂肺。

我想……我會變成一個怪物吧?

她的眼淚浸濕了眼睛周圍的繃帶,隨後隨著巨大的一股黑色洪流包覆,完成最終的變化。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