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龍詩的瑪特蕾雅 《第二樂章:雷特西亞的新公爵》 第二章

胖雪豹 | 2024-05-15 08:57:39 | 巴幣 36 | 人氣 500


  多倫特位在大陸的西南角,距離海岸線稍微有些距離,途經一座巨大的河口且天候較為炎熱,多倫特一帶大多都是土地較為鬆軟的溼地,那裡是雷特西亞家管轄的領地。並且雷特西亞家主要負責管理多倫特的第一城邦「尼德拉夫。」那裡也是賽莉亞從小長大的家鄉。
  尼德拉夫從遠處看去是一座潔白無瑕的城市,城市屹立在一片濕地之上,溼地中不乏有許多天然溫泉且城鎮鄰近火山。不過實際抵達尼德拉夫是看不出廣闊的濕地的,因為尼德拉夫附近被鋪上了許多石磚商道,創造出了一個相對繁華的外圍風景。
  更重要的是,蔚藍天際之下一顆巨大的藍水晶漂浮在尼德拉夫上空,水晶外圍有許多座高聳的尖塔,透過魔力傳導給水晶後將尼德拉夫一帶圍住創造了屏障,這得以讓尼德拉夫成為世界上最安全的城市之一。
  此景令賽莉亞感到十分懷念,她騎在馬背上昂首望著天際,潮濕的空氣另她的肌膚感到不適,就連眼前的蔚藍天空都因此讓她感到厭煩。
  「潮濕的連書本都難以保存,真討厭。」賽莉亞嫌惡地碎念著,同時低下頭來望著石磚所構成的前路。
  他們距離尼德拉夫僅剩下一小段路,筆直向前的道路上屹立著好幾盞魔法燈架。馬蹄踩過石磚發出聲響提醒門衛客人的到來,門衛剛回首便望見賽莉亞一行人逐漸靠近。
  黑白色的法袍與尖帽子,金色長髮和蔚藍的眼眸,尖銳的長耳朵和一副清冷卻充滿驕傲的表情……找遍整座尼德拉夫只有一位這樣的少女。
  「賽……賽莉亞大人回來了!快!快去通知雷特西亞公爵大人!」
  門衛的呼喊在溼地上迴盪,他們一邊敞開木造的大門,一邊讓幾名士兵充作信使跑往城內。接著,剩餘的門衛趕忙地在大門前站成兩排歡迎賽莉亞的回歸,更有人拿起了一個獅子家徽的旗幟高高舉起。
  在微風中,賽莉亞壓低帽子不去面向象徵雷特西亞的旗幟。反倒是瑪特蕾雅與吉娜略顯好奇地抬頭張望著旗幟,旗幟在風中飄揚無比光彩,周遭還有一聲聲歡迎賽莉亞回家的呼喊。
  「妳不高興嗎?」瑪特蕾雅從下方窺視著賽莉亞的臉旁,陰沉的雙眼充斥著憤恨,在心中擴散的他人情感渲染著瑪特蕾雅的困擾。
  「怎麼可能高興,有誰回來參加父親的葬禮之時能高興的?那怕他從來沒有愛過我,他仍是我的父親。」賽莉亞的目光直視著帽緣下的風景,憤恨的目光僅能見到狹窄的日光與街道。
  「父親的……葬禮?」
  瑪特蕾雅瞇起雙眼,她四處張望。明媚的日光灑落城市,城市的多數建築由石子所造,拋光過的石造建築閃爍著耀眼的潔白色澤,無數石雕與石柱形成了獨特的風景。在瑪特蕾雅的火焰閃耀之際,她注視著建築上獨有的獅子與月桂冠造型雕刻,屋子上還有一扇扇的尖拱窗,城鎮內更是高塔無數。這座城市和瑪特蕾雅曾經去過的任何一座城市截然不同。
  更重要的是城市內沒有過多的悲傷,居民們穿著樸實的白袍子,不管男人女人穿得幾乎都是裙子。只是女人的衣服更加輕薄並顯露出大腿與側乳,看著便令瑪特蕾雅嘗到了一絲新奇的觀感。
  人們端著水壺與一竹簍子的美食買賣交易,還有專門販賣花卉的商人,風景洋溢著幸福和朝氣。
  「葬禮必須是悲傷的?」瑪特蕾雅抬首望著賽莉亞。
  「難不成……妳母親死了,妳會高興嗎?」賽莉亞低頭瞪著瑪特蕾雅的雙眼。其在馬匹上的賽莉亞被朝日光,她的眼神格外兇惡。她剛說完便繼續牽引著馬匹朝向遠處的高聳建築走去,獨留瑪特蕾雅在原地張望著她的背影。這時吉娜跳下了雙角獸的背脊,她伸手輕拍瑪特蕾雅的後背說道:「她現在心情不好,讓她一個人靜一靜吧。」
  「我沒有什麼能做嗎?」瑪特蕾雅回首,她在潔白的街道上望著吉娜高大的身姿,金色眼瞳中滿是困惑。
  吉娜將手插在腰際,她轉頭張望著四周的街道,配戴著盔甲的手指摸著腰間的錢袋掂量財富。很快,吉娜的臉上浮現出一陣笑意,錢袋中的金錢也隨之發出叮噹聲響,掛在吉娜腰間的鈴鐺更是發出了清脆的迴盪。
  「去買點好酒給她吧,雖然她要是再喝下去,怕不是會變成酒鬼了!」吉娜大笑著,她爽朗地笑容比日光還要溫暖。看見此景,瑪特蕾雅稍顯感到安心。她伸手輕輕握住吉娜的手指,微笑著說:「那我跟妳去吧。」
  「當然!」吉娜自信地用拇指比劃著自己的腦袋,比起十六歲的她看著更加可靠。
  但是紅卻冷眼看著兩人,她晃了晃腦袋後將雙手插在胸前,然後用質疑的聲音問:「妳們兩個小毛頭懂酒嗎?」
  吉娜與瑪特蕾雅同時搖頭,在他們眼底酒還能有什麼複雜的?
  紅一看見這兩個小毛頭的呆傻面貌,她深深嘆息。風琴港市非常在乎酒的品質的,她曾有位下人因為端出來的酒不夠好被箭矢射穿腦袋,還有一家酒廠用濫竽充數的酒想騙「家族。」最終整間酒廠的人被拖出來一一公開處刑。
  酒的好壞家族的人清楚不過。
  「我去幫你們挑,我也會出錢——我不允許用廢品送禮。」紅憤恨地甩著貓尾巴,她想起來一個味道之糟的葡萄酒,這更令她的表情變得比下水道還要臭。
  「啊哈哈……」第一次見到紅因為酒生氣,吉娜苦笑著。
  在吉娜的苦笑中,紅轉身走向一旁的酒館,她的面色冷酷地像是要殺人。瑪特蕾雅與吉娜此刻相視而笑,因為他們還是第一次看見紅會如此在乎一個物質。
  當三人走進了酒館,他們看見的是一間裝潢華麗的大廳,大廳中有許多石板組裝的家具,無數酒桶與木箱在大廳內凌亂地堆放著。負責在酒館看店的是一位少年,他回首一看見紅那殺氣騰騰的臉龐,少年嚇地瑟瑟發抖。
  「喂!過來——我要一份……」
  紅跨步上前,她對著少年伸手而去,當紅的手指觸及少年的瞬間,少年始終不知道眼前的女人的雙手曾經沾染過多少鮮血。與此同時,一陣清脆的拍打聲響起,一雙手劃破了沉默打在少女稚嫩的臉頰上。
  一名赤髮金眼的男人身披厚重的華服,男人伸手一掌狠甩在剛回家的妹妹臉頰上。痛擊令妹妹的帽子飄落到地面上,魔法師帽子上頭沾了一層灰,妹妹的藍眼望著一旁的大廳柱子,臉頰因為痛擊而顯得紅腫。
  「父親都死了超過三個月了,妳才好意思回來?賽莉亞,妳真的是一個敗家廢物!」男人大聲怒斥,他的眼中滿是憤怒,嘶吼更是在奢華如宮殿的大廳中迴盪。
  「那還真是對不起啊,我從七邱城回到尼德拉夫就是需要那麼久。」賽莉亞的語氣顯得十分沉悶,怒火在她的心底悶燒。但是賽莉亞的表面上仍然保持著清冷的面孔,她盯著自己落在地上的帽子,毫無歉意地回答著。
  男人握緊拳頭,他抬手就要朝著賽莉亞的腦門打去,但是一名年邁的執事真手拉住了男人的手。執事大喊著:
  「雷特西亞公爵大人!你萬不可失去理智,賽莉亞小姐是你最後的家人了……」
  「——」
  一句大喊驚的賽莉亞回首瞪著自己的哥哥,如今坐在雷特西亞家家主之位的男人……至少,在賽莉亞的印象中她不指這一位老哥,但是這聽著像是其他人都死了。
  「你……你殺了所有人,換了你的家主之位?」賽莉亞的嘴唇顫動,她的瞳孔動搖地飄忽不定。
  本還在舉拳的男人頓時臉上浮現出一絲歉意與恐慌,他放下拳頭想趕忙解釋。但是男人沒想到,賽莉亞回身舉起法杖痛擊在他的臉頰上,重擊使男人的嘴中吐出一抹鮮血,並且賽莉亞的眼中沒有半點歉意。
  「萊恩斯,你這個人渣。」賽莉亞低聲怒斥,隨後俯身撿起帽子,回頭就朝著自己的老家之外走去。
  「等……」名為萊恩斯的公爵,他伸手想挽留對方卻沒能夠出聲。
  被朝親人的賽莉亞沒有看見,萊恩斯的臉上有幾分歉意而非憤怒。當老家的大門關起,賽莉亞離開了公爵宅邸。
  璀璨日光下她配戴回帽子,回首撇了眼高聳優美的白色城堡。城堡是雷特西亞公爵的住所,但是賽莉亞從小就不在這裡長大,她對這裡印象陌生,甚至不曾記得這裡如此奢華。
  憤怒猶在心中的賽莉亞深深嘆息,她循著腦海中的記憶,朝向尼德拉夫城內的一條熟悉古道前進,深入一座人造出來的林子……
  那裡是她從小長大的「家。」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