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龍詩的瑪特蕾雅 《第二樂章:雷特西亞的新公爵》 第九章

胖雪豹 | 2024-05-27 19:07:50 | 巴幣 36 | 人氣 545


  「可惡!那個混帳!」酒館中,吉娜喝個爛醉還氣憤地大聲謾罵著。
  穿戴著盔甲的手掌痛打桌面,轟鳴巨響震攝了酒館內的所有人。本來還在酒館打鬧的大男人們不禁滿臉畏怯地看著吉娜,在他們眼底吉娜簡直是一位發火的巨人。
  眼看吉娜如此之大脾氣爆發,瑪特蕾雅端著一杯果汁默默發抖不敢作聲。至少,瑪特蕾雅從沒看過兩人的關係變的如此之差。
  瑪特蕾雅感覺到,隊伍正在分崩離析,甚至比在七邱城時吉娜想放下武器時還要嚴重。不過吉娜很快就察覺到了,眼前的瑪特蕾雅害怕地尾巴都開始不停顫抖。想到紅如今也在雷特西亞家忙東西忙西,更不知道是否還會回來下,吉娜終究恢復了冷靜。
  「瑪特蕾雅,抱歉。我一時太生氣嚇到妳了。不過妳別擔心,我會陪著妳繼續旅行。」吉娜放下酒杯,穿配盔甲的她露出靦腆地笑容。
  「吉娜,賽莉亞真的沒事嗎?」瑪特蕾雅眼看吉娜恢復笑顏,她這才停下顫抖轉而懦弱地問著。
  吉娜沒能正面回答問題,因為她知道事情不樂觀。當賽莉亞放棄一件事情或堅持一件事情時,幾乎沒有人能叫的動她。當年她決定證明自己便不顧一切地外出旅行,如今她決定放棄,恐怕也會不顧他們一起經歷的一切吧?
  吉娜想念著以前的長槍。她之所以能用長槍戳出爆炸,也功歸於賽莉亞在上方施展過魔法,不過吉娜並不記得那魔法的名字。後續她也不曾看賽莉亞再拿出來使用……如今恩師給與吉娜的劍早已揮不出魔法……
  在吉娜眼底,能揮出魔法的長槍是很厲害的。為此吉娜不懂賽莉亞為何要放棄。
  「真不知道她哪根筋不對,就希望她不會因為現在的決定後悔一輩子吧。」吉娜深深地嘆息,她的目光陰沉地望著掛在酒館房頂的油燈。眼看吉娜失望的模樣,瑪特蕾雅不禁想起了賽莉亞曾在魔法學院就讀。於是她問道:「吉娜,在魔法學院時,賽莉亞是個什麼樣的人呀?」
  「嗯?那——我也不太清楚。我和她相遇的時候不曾在魔法學院碰過面。但我記得,魔法學院就在魔法國的帝都裡面,如果妳感興趣的話我們可以去一趟。」吉娜晃了晃腦袋醒酒,隨即對著瑪特蕾雅露出一副充滿自信的壞笑。
  「不管紅了嗎?」瑪特蕾雅困惑地將雙手抱在胸前,她質疑地問道。
  吉娜笑了幾聲,隨後用手輕輕敲了自己的腦袋一下。她咧嘴說道:
  「不管了!她們每個都說著雷特西亞家怎樣怎樣的!但我們倆有自己的想法,是吧?」
  「嗯……」吉娜的一席話令瑪特蕾雅陷入沉思。
  賽莉亞也罵自己是個沒有家族的怪物,但是瑪特蕾雅確實不懂家族是什麼。她知道,瑪莉娜是自己的家人,但是這好像與賽莉亞所說的家族無關?
  家族中的使命?瑪特蕾雅全都聽不懂。為此眼前吉娜所說的話語更能讓瑪特蕾雅理解些。再加上她也不喜歡被說成怪物,於是瑪特蕾雅笑著說道:
  「好!那我們就去魔法學院看看吧!」
  「說得好,我們明天就出發。」吉娜雀躍地輕拍桌子,然後滿臉笑容地答覆。兩人確認了行程後,吉娜便讓瑪特蕾雅先行去房間休息,她則有自己想要處理的事情……
  夜深人靜的街道,吉娜披著一件大袍走在月光揮灑的道路上。
  她的道路盡頭是雷特西亞家的宅邸,穿著華麗的紅就站在大門前與她四目相對。紅的背脊靠在石柱上,雙手插在胸前顯得有幾分強勢。面對此景,吉娜率先開口說道:
  「直白說吧,我要帶著瑪特蕾雅離開了。」
  「我聽說過。前段時間,賽莉亞回到了本家,在聽聞了雷特西亞家的現況後她決定與另一個家族聯姻維穩雷特西亞家的地位。她說過,這些事情已經與吉娜和瑪特蕾雅無關,妳要走就走吧。」紅面色清冷地說著,口中的話語更是比深夜還要寒冷。
  「既然妳都這樣說了,那我就和瑪特蕾雅一起走了。我一直以為我和你們是朋友,結果妳也不過是雷特西亞家買來的野貓。」吉娜咧嘴譏笑著眼前的紅,她從不覺得自己的夥伴會是這種對事情處處屈就於雞毛小事的人。
  不過吉娜還沒意識到,她在七邱城時也屈就在雞毛小事上。
  眼看吉娜譏笑了自己,紅將背脊從石柱上移開。她高傲地注視著對方,語氣冰冷地開口說道:
  「不過大了兩歲半就了不起嗎?輪到妳譏笑我了?連貴族的義務和痛苦都不懂的死民眾。」
  「妳說什麼?沒有我們妳們連飯都吃不上,還好意思在這邊跟我談貴族的義務與痛苦?飢荒在餓死的是民眾,在戰場上光榮獻身的大多也是民眾,你們懂什麼?」一句話語戳到了吉娜的痛處,她兇惡地轉身瞪著紅。
  吉娜還記得,里蘭的風景,還有戰場前線的風景。擁有最好裝備的貴族是最不會死去的,然而平民們只能配發到一件皮革護甲,甚至純粹的布衣。這導致了平民的死傷機率遠高於貴族……
  痛苦?義務?在吉娜眼底這什麼都不是。
  「戰場?妳覺得妳成長很多,到了足以談論戰鬥的地步,是吧?」紅的眉頭皺起,憤怒盡在她的臉上表露無遺。輾轉間,紅從背上抽出了十字弩對準了吉娜,高傲的姿態一點都不像是先前的她。
  吉娜見狀深深嘆息著,她覺得自己以前錯看了對方。這才不是什麼好導師,而是個混帳。
  想至此,吉娜將手伸到身後握住了她的恩師賜予她的大劍。劍刃出鞘,藍綠色的劍身猶如一抹月光般寂靜優美地揮灑在吉娜的身上。她輕柔地揮過劍刃,擺出了和先前不同的下段架式,安定的姿態與兩年前截然不同。
  紅睜大著眼眸凝望吉娜的姿態,藏在黑暗中的她感慨地笑了。
  她雖然變得比以前衝動,更容易被激怒,但這也代表她有了不能退讓的底線。而且兩年內她的實力早已成長到自己沒能認清的地步,此景令紅止不住笑意。雖說本來想要透過這種方式勸退吉娜的獨自行動,但是紅意識到,這場決鬥不輕鬆了。
  紅感性地瞇起雙眼笑著,隨後深吸一口氣做足了準備——她較真的瞄準了吉娜的腦門,然後從黑暗中射出了一箭鋒銳的箭矢。
  然而箭矢剛穿出黑暗之中,吉娜的目光早已落在箭矢上。月光灑落箭矢的中心點,巨劍揮舞出強烈的風壓揚起了紅的外套。當黑色外套飛揚上天,銀白色的身影箭步上前,在短短一秒內直衝入紅的面前。
  將劍身藏在身後掩蓋起自己的攻勢,吉娜向上注視著紅的雙眼。她看見了紅正在笑,而且心情特別的好。
  刀光一閃而下,紅扭身搶先一擊斬落在吉娜的頭上。硄!一陣金屬碰撞的巨響響徹雲霄。吉娜閃身一掌拍斷了短刀,隨後翻身一劍重砸在紅的身旁。劍擊轟碎了地面上的石磚,揚起了無數塵埃與花瓣。
  紅的瞳孔收縮呆愣在原地,她還沒能反應過來。但吉娜有意的話,這一劍已經要了她的命。
  「難道,妳是在測試我現在的實力嗎?」吉娜拔起大劍,她低頭看著紅的面孔困惑地問著。
  「我還以為自己能像以前一樣輕鬆取勝。妳的導師究竟何德何能,能在短暫的時間把妳變成和蝮蛇一樣優秀的戰士?」紅扔下手中的武器,她舉起雙手投降之際仍然止不住嘴角的笑意。
  「她是這世界上最厲害的人,獵人妮菈。一位能夠一劍斬斷巨獸首級的強者。」吉娜閉上了雙眼,她依稀能看見妮菈的背影還在她的面前。
  吉娜知道,自己與她的距離仍然遙遠。不過吉娜仍然感到很意外,原來現在的自己和之前相比,實力早已相差了十萬八千里。
  「妳能夠獨當一面了。我不阻攔妳帶著瑪特蕾雅出去獨自冒險了,所以今後的事情妳也要自己負責,無論是生是死,是福是禍,妳都要欣然地去接受它。」紅感慨的眼角有一絲水珠落下,回首一望她才意識到自己也算是半個老人家了。
  年過三十的自己,如今也像是父親一樣望著年輕人遠去。紅對此還是很感慨的。
  「我明白,也謝謝妳這些年來的指教。我希望我們,不會再見面吧。」
  吉娜轉身背對紅,她的話語略微顫抖。不待話語說完,吉娜便朝著街道遠處離去,她的背影幾分落寞與孤寂。
  望著她離去,紅放下雙手轉身望著藏在門後的賽莉亞問:
  「妳就這樣真的好嗎?」
  「嗯。這是不會魔法的我,能想到的最佳辦法。」
  聽聞房內的賽莉亞如此答覆,紅稍稍皺了下眉頭。她總覺得回到家後的賽莉亞乖巧的離譜,也不知道是受到甚麼衝擊影響,但是那一點都不像是她知道的賽莉亞。
  紅不曉得,自己現在的選擇是對是錯。
  但是在這雷特西亞家的沒落邊緣,她的出嫁確實是一個挽回勢力的方法。
  是雷特西亞家重要?還是她這一人心底的想法重要?紅也不清楚。
  更讓紅感到意外的是,賽莉亞回家後不曾再把母親父親掛在嘴邊,彷彿對那一切早已不在乎了。父親與母親的真相是什麼?為何她會被邊緣化?為何無法得到認可?這一切已然不再需要答案。
  紅雖然明白,但是她總覺得十分在意。於是她問道:
  「妳不在意妳的母親還有妳的父親嗎?」
  「不。他們生下了我,我便十分感激他們。」賽莉亞的回話十分溫暖,但聽著根本不像是她。
  也就是這一句話令紅皺起了眉頭。她不知道,她的父親如果還活著聽見這一番話會有多痛苦。但是紅知道,賽莉亞的父親壓根不那麼想。
  「我的選擇……是為了誰?」紅的眉頭皺起,她摸著胸口質問著自己。
  沒有東西回答她,一如她離家後一切將由自己負責,她需要自己尋答案。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