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龍詩的瑪特蕾雅 《第二樂章:雷特西亞的新公爵》 第四章

胖雪豹 | 2024-05-19 07:53:59 | 巴幣 34 | 人氣 488


  整潔的臥房內飄散著香氣濃郁的花香,柔軟的大床上更撒了一些鮮紅花瓣當作點綴。穿上一席輕薄的絲綢裙襬後,瑪特蕾雅震驚地看著眼前奢華的臥房。
 
  用黃金巧飾過的的梳妝台、巨大如門板的鏡子、還有散發些許香氣的高雅衣櫃。眼前的房間猶如公主用的夢幻臥房,而這在雷特西亞家只是個客房。
 
  「賽莉亞她老家是這樣的風格啊。」吉娜站在瑪特蕾雅的身後,她感嘆地說著。同時間她的目光飄向遠處的石牆,壁面用剪下來的藤蔓巧飾著,給人一種在森林裡面生活的感覺。
 
  「吉娜也是第一次來賽莉亞的老家嗎?」瑪特蕾雅困惑地回首望著吉娜。當她看見吉娜穿上同樣的睡衣時眼睛睜的比月亮還要圓,眼前又大又豐滿的乳房十分性感且壯觀,不僅如此還有一陣香氣傳入瑪特蕾雅的鼻腔。
 
  吉娜咧嘴苦笑。她沒有注意到瑪特蕾雅正看著她的胸部,她還拿起毛巾擦拭著頭髮上殘餘的水珠。然後苦笑著回答:「是啊,我和她認識那麼久,她都沒有把關於老家的事情全都告訴我。」
 
  當下瑪特蕾雅沒聽近吉娜的話語,她看著眼前的雙峰看呆了。當瑪特蕾雅低頭看著自己的胸前,卻是一片平坦。
 
  難道瑪爾托斯都這樣嗎?瑪特蕾雅不禁陷入了困惑。
 
  「不過時間還早,比起休息要部我們出去逛逛尼德拉夫的街道吧!」吉娜笑了一陣,她伸手搭住了瑪特蕾雅的肩膀。手臂施力一下子就將瑪特蕾雅靠往自己的身上,身高的差距更是令瑪特蕾雅的頭徑直貼在了她的雙峰旁。
 
  這一時間,瑪特蕾雅震驚地身子一顫。她有些懷疑,自己如果也是刻奧斯就會有那樣的身材嗎?
 
  「嗯?妳怎麼了?」瑪特蕾雅忽然的顫抖引起了吉娜的注意,她不禁困惑地低頭望著瑪特蕾雅。
 
  「沒什麼!」瑪特蕾雅趕忙搖頭,她將自己的思索拋到腦後。因為她有些不好意思跟吉娜說自己在意胸前的肉。
 
  吉娜雖感困惑,但是瑪特蕾雅不願說出口之下她不打算追問。於是她牽起瑪特蕾雅的手,轉身便朝著宅邸之外跑去。
 
  當兩人衝出臥室大門,正在送餐的女僕看見本想叫住兩人。但是他們欣喜地奔向外頭之際,女僕決定不阻止他們了。在兩人的身影中,女僕看見了曾經的雷特西亞家。
 
  開闊的宅邸如今除了雷特西亞公爵與傭人之外再無他者。兩人卻在這之中雀躍地奔跑,縱使他們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引起了他者的何種想法。
 
  草鞋踏過石磚地面,兩人剛跑出宅邸,一抹絢麗的陽光便歡迎了他們的到來。
 
  強光穿透白雲照射在整座尼德拉夫上方,瑪特蕾雅尾巴上的火焰因此顯得更加璀璨。吉娜用單手遮擋陽光,向前望著蔓生著許多花草植物的街道,眼前更有許多她從未見過的商店與建築。
 
  ——和七邱城相比,這裡奢華的不得了,也更加悶熱。
 
  「這就是魔法國的城市街景嗎……真令人感到驚奇呀!瑪特蕾雅,妳想先找什麼樣的商店呢?」吉娜伸手輕拍瑪特蕾雅的背脊。她在日光下笑的比陽光還要爽朗。
 
  「嗯……」轉瞬間,瑪特蕾雅陷入沉思。她回憶起紅說過的風琴港,那裡有音樂有詩人。瑪特蕾雅露出微笑後說:「我想找有詩人在唱歌的地方。」
 
  這一句話令吉娜感到有些訝異,她雖然知道瑪特蕾雅在成長與改變。但是讓吉娜捉摸不到的是,瑪特蕾雅所想要的家?究竟是什麼?是否與她想聆聽的詩歌有關呢?
 
  「啊啊,好啊。那我們走吧。」吉娜在好奇中隨口回答,然後她牽起瑪特蕾雅的手朝街道深處走去。
 
  兩人漫步在街道上的時候,他們能夠清楚地看見街上的男人女人大多穿著清涼,就與兩人的打扮同樣。有的男人更是連上半身的衣服都不穿了,有些女人則是指包著兩塊布替上半身遮羞。因為濕地上方實在太熱了,與七邱城穿著一樣的衣服勢必會熱死。
 
  事實上,吉娜已經忍不住流下了淋淋大汗。她瞇起雙眼在心底抱怨著天氣炎熱。生在七邱城的她能耐寒,卻無法抵抗炎熱,這不禁令吉娜感到有些難受。
 
  不同於不斷流汗的吉娜。一旁的瑪特蕾雅壓根就感覺不到炎熱,為此她困惑地看著一旁正在用手擦汗的吉娜。不過當汗水滾落吉娜的臉龐,滑落纖細的咽喉再向下滾過鎖骨時,瑪特蕾雅感到有些奇妙的感覺。
 
  而她還不知道那是什麼想法。
 
  「啊啊,瑪特蕾雅!妳看那邊!」就在瑪特蕾雅注視著吉娜的頸部與鎖骨時,吉娜忽然大聲地指著前方大喊。這嚇得瑪特蕾雅的尾巴輕拍了地面好幾下,隨後轉頭望向遠方。看見了正在用豎琴演奏的詩人時,瑪特蕾雅震驚地說:「這……就是詩人的演奏嗎?」
 
  「沒錯。七邱城鮮少有失人到來,所以那時候沒能給妳體會呢。」吉娜的雙眼喜悅地望向瑪特蕾雅的臉龐。對於吉娜而言,她似乎更喜歡朋友的笑顏。
 
  此時悠揚的音樂聲傳入了吉娜與瑪特蕾雅的耳中,詩人的口中還歌唱著一長串的詩詞。不過吉娜與瑪特蕾雅都聽不懂詩詞的意思,尤其是瑪特蕾雅,她僅是享受著旋律。
 
  人類的詩歌與瑪爾托斯的龍詩不同,但是一位甩著尾巴的瑪爾托斯不禁因為眼前的人類詩歌而大受震撼。悠揚音樂深深吸引著她,好美——這是瑪特蕾雅的第一個感想。
 
  詩人所歌頌的是快樂與喜悅,這一點瑪特蕾雅還是能聽出來的。
 
  當許多人圍在詩人身旁聆聽時,瑪特蕾雅便知道一個詩歌能人類的心神帶來多大的影響。那麼瑪爾托斯的龍詩對於瑪爾托斯們有多大意義,自不用再次闡述了。
 
  「妳喜歡人類的詩歌嗎?」這時,熟悉的妖精身影出現在兩人的身後。蜜珈蘿張開雙臂抱著瑪特蕾雅的肩膀與身子,她用著甜蜜的聲音詢問。
 
  「誒?妳又出現了!」比起瑪特蕾雅,吉娜更先震驚地回首盯著忽然出現的蜜珈蘿。
 
  但是吉娜看見的是一名穿著舞女服飾的粉髮美女,而非是一名魔女。縱使從臉龐與身材能夠看出來她是蜜珈蘿,但是舞女的衣服著實讓吉娜感到有些驚訝,尤其是那對大的快要掉出衣服的酥胸,吉娜看傻了幾秒。
 
  「挺喜歡的。不過妖精也有詩歌,對吧?」瑪特蕾雅綻放微笑,她抬手輕撫對方的手掌。早已被忽然出現的她嚇過無數次的瑪特蕾雅記住了她的味道,如今不太常被她的出沒給驚嚇。得到回答後,蜜珈蘿鬆開了瑪特蕾雅,她拖行著末端垂在地上的羽翼邁步。繞到吉娜的身旁時她輕聲地開口述說:「有是有,但我不擅長唱歌,因為我不是樹梢上的無用甜美果實,而是樹根下的好東西。」
 
  「妳這算一種炫耀嗎?」吉娜聽聞,她回首冷眼盯著對方。
 
  「不,我說的就是我不太會唱而已。不過我也喜歡人類的詩歌,因為他們總是很有創意,卻也僅只於此。」蜜珈蘿站到吉娜的身旁,她隔著眼罩與面紗窺探視線前方的人群和詩人。
 
  「僅只於此?什麼意思?」瑪特蕾雅困惑地用尾巴輕拍地面。她的問話聲中更是滿腹的不解。
 
  「罷了,今天我不想說那些事情。我只是想……和妳們一起逛個街。」蜜珈蘿咧嘴笑了一陣,她甩過左手時開口嘻笑地說著。她的這一席話著實令吉娜與瑪特蕾雅感到震驚。他們兩人不約而同地開口:「『原來妳也會想單純地逛街啊。』」
 
  「哈哈哈——小心我今晚吃了妳們。」蜜珈蘿放聲笑著。隨後下一瞬間她伸手輕撫過吉娜的蜜桃臀,指尖還刻意掐揉了一下。一瞬間的性騷擾不僅讓吉娜的臉龐紅潤,她惹得她揮手朝著蜜珈蘿的後腦杓拍打而去。
 
  但是手掌一揮,吉娜感覺自己的手拍在了空氣上。眨眼後蜜珈蘿又出現在瑪特蕾雅身旁,正用手指輕撫著對方的長髮。
 
  一陣操作之下,瑪特蕾雅與吉娜不禁錯愕地回首看著忽然出現消失又出現的蜜珈蘿。事實上,兩人都很在意她是如何辦到的,但是看著蜜珈蘿正用舌頭舔舐嘴角,他們決定不問了。怕不是問了後晚上被夜襲。
 
  「好了!我們走吧!去逛一逛後買一點禮物給那個笨蛋菜鳥魔法師,妳們也想去找她的,對吧?」蜜珈蘿用手搭住瑪特蕾雅的肩膀,她咧嘴笑著露出了滿嘴的尖牙。陰森的她也露出了燦爛地笑顏。
 
  看著她的笑顏,瑪特蕾雅雀躍地點頭答覆。隨後三人一起漫步在尼德拉夫的街道上,四處尋找著賽莉亞會喜歡的禮物。
 
  最終他們沿著一條運河走,在河堤邊找到了一間古書店。古書店位在運河的排水口旁,在石堤上鑿了一個空間開設了商店。驚奇的是古書店門口由鋼鐵打造了大門,一旁還有扇玻璃窗能看見外頭風景。
 
  三人進入到其中,他們看見無數的書櫃與書籍被堆放在店內。陰暗的書店裡頭只有幾盞金色燈光照亮了環境,空氣還有幾分潮濕,總讓人覺得書籍會受潮損壞。
 
  「哎呀,和我以前的住所環境真像。」蜜珈蘿收起羽翼,她驚嘆地望著眼前的書店。這片風景很像是她在亞榭的大樹根下居住的家。
 
  「住在這種地方妳不嫌棄潮濕嗎?」吉娜因潮濕而不舒適地搔著肌膚。困惑的她撇頭朝蜜珈蘿拋出問題。而這一問題令蜜珈蘿思考了數秒,那怕瑪特蕾雅獨自衝了出去找尋禮物她都沒有跟上。直至吉娜輕拍她的肩膀時,她才笑著回:「我想我是嫌棄的,但是懷念令我願意這在這種地方。」
 
  「妳真奇怪。」吉娜苦笑著。她不理解蜜珈蘿的思考,為此她晃了晃腦袋表述自己的困惑,隨後邁步跟上了瑪特蕾雅的背影。
 
  蜜珈蘿望著吉娜遠處,她和好幾位學徒的背影重疊。最後與吉娜重疊的是一名灰髮的少女,少女回首朝自己笑著。他們皆已逝去,眼前的笑顏更是被自己該重視的存在所殺,為此現在的自己才會寄生在對方身上。
 
  事實上,蜜珈蘿也不知道該怎麼整理這種感覺。那怕她是活了上千年的妖精,又那怕她是這世界上最懂得操控精神與製藥的魔女,她還是不知道自己的情感該往何處擺放。
 
  重視卻要說成不重視,不想說謊也得說謊。
 
  很多時候,她並不了解自己。為此她不喜歡聽見有人和她說,我很了解自己。
 
  「啊——好想做愛啊。」蜜珈蘿最後大聲地笑著說出了心底的一個感受,而她說出的是最直觀也最好理解的一個想法。一個生而為生命就擁有的慾望。
 
  但正是她的這句話,看店的老婆婆與吉娜不禁回首斜眼看著她。老婆婆覺得對方太年輕了,只懂得糟蹋自己的身子,她卻不知道眼前的人比她年長上幾千倍。也許,某些時候正是活得夠久了,才會更像是一個輕狂的人。
 
  「蜜珈蘿,魔法的書要怎麼選才好?」店內僅有一人認真地望著她。蜜珈蘿回首看見了瑪特蕾雅抱著一疊書籍朝她問道,金色眼眸更是認真地像是一個好書生。
 
  「這個啊——讓我來幫妳挑吧。」
 
  一句問話將萬千煩惱掃去。熟悉的聲音,與她的母親一樣認真的眼眸,蜜珈蘿望著相似的臉龐露出微笑,然後伸手接過了整疊的圖書,睽違許久地為人挑選著優秀的魔法書籍。
 
  一如她曾經做過的前幾百次。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