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龍詩的瑪特蕾雅 《第二樂章:雷特西亞的新公爵》 第七章

胖雪豹 | 2024-05-24 08:31:47 | 巴幣 36 | 人氣 498


  工人們聚集在宅邸的前庭院中,他們持握著各式各樣的工具從宅邸的外圍開始修繕工作。破損的石梯更換了新的石磚、腐敗的木頭重新替換成堅硬的原木,吉娜也混在工人之中用一把槌子修繕著破舊的鐵圍籬。
  賽莉亞站在宅邸的正門前,驚訝地看著一切。她從沒看過如此熱絡的宅邸,尤其是工人們一邊工作一邊飲酒作樂的歡樂氣氛更是此地不曾擁有的風景。輾轉間,森林洋溢著一股新鮮的氣氛……
  「妳似乎很是動搖。」蜜珈蘿站在賽莉亞身旁,她的手上端著一杯蜂蜜酒,面色綻放微笑地說著。她的這一席話引來了賽莉亞的視線,無奈的目光有幾分存疑。賽莉亞開口反問道:「這有什麼意義嗎?」
  「意義?單單是創造一個舒適的家,這不是個意義嗎?」蜜珈蘿說完,她舉起酒杯輕抿著香甜的酒。
  賽莉亞困惑地用雙手抱起胸膛。她總覺得,花了近百金幣修繕宅邸不如去買一堆新的魔法書增長知識。也因為這種想法,她質疑地望著吉娜的背影。
  然而在日光下的吉娜僅是淡然地笑著,然後務實地用鐵鎚敲擊歪掉的鐵圍籬,將其恢復成原本的狀態。瑪特蕾雅也在一旁受園藝師的指導幫忙剪去多餘的枝葉,並且去除四處蔓生的雜草。
  賽莉亞從沒有去注意過這些工作的內容,她一直執迷於魔法的研究與學習。她只想讓家人認同她,但是回到家的時候已經只剩下一名兄長了。但是賽莉亞知道,她與兄長肯定相互厭惡彼此。
  自己的研究剩下幾分意義?誰來認可自己呢?賽莉亞不曉得。
  「家——必須又美又舒適嗎?」賽莉亞回視線,她盯著蜜珈蘿的側顏問道。蜜珈蘿笑了幾聲,她的笑聲與森林內的鳥鳴組織成一道優美的聲音。待笑聲停歇後,她回道:「不好說。但是沒有舒適的環境,心靈不會健康。」
  「心?」賽莉亞費解地輕咬嘴唇。她的腦海內想起了安德夏公爵夫人。
  「人的心很容易生病。不管是因為失去的打擊過大、還是長期的糟糕環境、或是他人的謾罵與生活壓力、亦或是求而不得的夢想,都會使人的心生病。照顧好自己,是非常重要的。我們不必把每件事情都冠上一個巨大的意義和價值,這是別人告訴我的。」蜜珈蘿高舉酒杯,在日光下木頭杯子仍然美麗無比,而她也喜歡這股木頭香氣。
  「那個人是誰?」賽莉亞聽聞妖精談起的故人,她的興致瞬間上頭,臉上浮現出一陣期待地笑顏。
  「呵呵……一個高貴且貞潔的聖女。但是她其實比所有人想的平凡,會煩惱會痛苦、只是在把眼前的事情照顧好而已。她不喜歡談弘遠大志,也不喜歡談些空有邏輯的事情,而是總說著現實可以是毫無邏輯的,為此我們要把眼前能做的事情做好。正因為她的這種想法,人們才會相信她吧。」蜜珈蘿的眼罩遮住了她的目光,但是她的語氣中有幾分感慨。
  而她口中所說的那個人,在蜜珈蘿的記憶內早已模糊不清。只記得她有金色的長髮,還有一雙如同紫水晶一樣燦爛的眼眸。除此之外,她長什麼樣子,穿什麼樣的衣服,蜜珈蘿早就不記得了。
  活的久,記得的多,忘記得更多。痛苦多,快樂也多,收穫更多,退步卻是最多的。蜜珈蘿總感覺自己還在退化,失去曾經的靈敏與憧憬,漸漸地走入只求安身的道路。
  所以她不理解,追求夢想而放棄一切的內心。
  相反地,賽莉亞因為這一席話陷入沉默。現實是毫無邏輯的……這句話是對呢?還是錯呢?又或是對錯本身就沒有邏輯?
  自己所相信,所認同的,以後還會是他人所認同與相信的嗎?
  賽莉亞抬頭望著瑪特蕾雅的背影,黑色的龍尾搖曳時揮舞著一抹夕陽色澤的火焰。曾經的瑪爾托斯到處都是,多的像是路邊的野狗,還強大的被認為是不可能打倒的對象。
  然而這樣的瑪爾托斯,最終卻被人們幾乎屠殺殆盡。許多人還忘記了這個歷史,甚至把瑪爾托斯當成一種傳說。這……還不夠離奇嗎?
  中間究竟發生了什麼?賽莉亞也無從得知。但是在遙遠的將來,魔法從世界上消失也不無可能的,對吧?
  那麼自己追求的功成名就與認同,究竟是什麼?賽莉亞無法給出任何答案。
  所謂的強大,代表的又是什麼呢?
  「哈……回到家以後,我連自己在追求什麼都不知道了。」賽莉亞不禁深深地嘆息。她想知道自己要什麼,卻又無從得知。
  「這重要嗎?」然而,蜜珈蘿卻質疑地反問著。這一刻,賽莉亞不禁質疑地瞪著蜜珈蘿的側顏。她問:「如果沒有追求,我為什麼要活著?」
  「只是想活著,所以活著。只是想吃飯,所以吃飯。或許我們會有百般疑惑,但是得到解答後我們什麼也沒有改變。同樣地繼續活著,同樣地繼續吃飯,同樣地追求喜悅和幸福。所謂的答案,也許本身就沒有意義啊。不過我們仍然會追求它,這就是矛盾。」蜜珈蘿將酒杯遞到嘴唇前方,張嘴一口將剩餘的酒飲盡,這就是她現在想做的事情。
  然而這一回答卻令賽莉亞啞口無言,她沒能立刻去接受。
  賽莉亞回頭望著吉娜。成為了騎士的吉娜如今仍然跪在地上敲著鐵鎚,與先前的她一樣地和工人聊著天。她成長了,卻又沒有改變。
  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掌,賽莉亞瞇起了雙眼陷入沉思。
  「不過——妳還真是一位貴族大小姐,光用看的就可以得到好房子呢。」忽然間,蜜珈蘿譏笑了一陣,而她這一席話完全戳在賽莉亞的痛處。轉瞬間,賽莉亞皺起眉頭瞪著蜜珈蘿反問:「那妳不也一樣嗎?」
  這時蜜珈蘿輕笑了幾聲,她表現出幾分冷嘲熱諷。
  「妳……」賽莉亞本想開口罵個幾句,但是她很快因為自己什麼也沒做而吞回了話語。
  「夢才是我的家。就算這棟房子建成了,對我而言只是一塊拼圖,這是妳我無法相互理解的地方。但是對妳們來說,這似乎是一種攻擊人與討厭人的手段。」蜜珈蘿抿嘴一笑,她露出尖牙表現出幾分瞧不起的冷諷。
  說完話後,蜜珈蘿轉身走往宅邸。但是剛走入陰影,她的身子便消失不見,輾轉只剩下幾片在空中飛舞的紫色花瓣。
  蜜珈蘿離去之際,賽莉亞厭煩地嘆息。她討厭別人這樣調侃她,至少她不覺得自己與對方有什麼不同。
  把夢當成家?反倒是賽莉亞覺得這是一席蠢話。那聽著像是一名腦子有問題的傻子才會說的話語。
  「吉娜小姐,請問庭院的水道堵住了可以挖開嗎?」工人們朝著吉娜提問,而非是宅邸主人的賽莉亞。
  「挖開吧,確認一下水質還清不清澈。」吉娜也像是宅邸的主人一樣回答著。
  一切如此的理所當然,只有賽莉亞一人站在外圍什麼也沒做。沒有工人在意她的意見,人們注視著吉娜而非賽莉亞。尼德拉夫城內的人們都知道,賽莉亞是個有名無實的人,那怕她就站在此地,也沒有人展現出絲毫敬意。
  簡直是——吉娜才是雷特西亞家的女兒。
  身為賽莉亞.雷特西亞的自己似乎才是多出來的那一個。
  父親與奴隸精靈生下了自己。自己沒有繼承精靈的魔力與長壽,還沒有魔法的才能,腦子也不靈光,父親不重視自己也是理所當然的。想至此,賽莉亞深深嘆息,她很後悔自己回家了。
  如果生在雷特西亞家的是吉娜,而不是自己就好了。相反地,看見七邱城的人們與吉娜,賽莉亞更希望自己生在七邱城。
  魔法什麼的,已經無所謂了。
  賽莉亞拿起腰包上的魔法書,在魔法學院的恩師送給她的一本書——《星月學派魔法典籍》曾被她認為是聖經的書本。書中記載著許多至今她都無法解讀的魔法,可如今的賽莉亞視線灰暗地看著書籍。
  在一聲聲嘆息下,賽莉亞轉過身子面對陰暗。她用手施放火魔法點燃了書籍,在一陣熾熱中燒去了自己曾經最珍惜的書。
  書頁燃燒,寫滿了期許的書化為焦炭掉了一地。賽莉亞望著焚毀的書籍僅有一副冰冷的面孔。
  她已經不想當魔法師了。忽然地,不想學了。
  自己剩下的價值只有一個,賽莉亞深深明白此事。當她回頭看著吉娜與瑪特蕾雅有說有笑的背影,她抿嘴苦笑。
  作為雷特西亞家的一員,她還能透過嫁給別人來換取家族的安泰,她深深相信這也是現在的自己唯一能做的事情。因為她不擅長魔法、不擅長管理、除了身份與血統外什麼都沒有。
  賽莉亞不想去思考任何一點可能性,任何一點能改變現況的可能。
  那怕妖精就在自己眼前,她仍不覺得妖精能夠教導她創造全新的魔法。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