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龍詩的瑪特蕾雅 《第二樂章:雷特西亞的新公爵》 第五章

胖雪豹 | 2024-05-20 18:11:16 | 巴幣 36 | 人氣 519


  一本魔法書籍,與魔法的實用與操作無關,講述得更不是使用魔法的心態。蜜珈蘿買下了一本闡述對魔法抱有幻想的小說,而她的選擇令老婆婆感到十分驚訝,因為那是只有不想學魔法的人會買的愚人之書。
  但是蜜珈蘿卻決定把這本書送給賽莉亞,而非那些實用書籍。
  瑪特蕾雅雙手環抱用紙袋包裝的書籍,在蜜珈蘿的帶路下邁步前往賽莉亞隱居的副宅邸。他們穿過街道,一路走到了一座長滿了藤蔓與草葉的森林中。
  陽光無法穿過茂密的林子,這使前路格外陰暗。吉娜的雙腳踩踏在濕潤草葉上,地上的泥巴更是軟爛令人難以站穩腳根。四周飛舞著許多昆蟲,牠們更是圍繞在瑪特蕾雅的火焰周遭歌頌著生命的喜悅。
  林子中除了飛鳥與蚊蟲外十分寂靜,這令瑪特蕾雅甚是喜歡。
  三人穿過了漫漫長路,他們撥開林子內的藤蔓後看見了一間豎立在林地中的古老宅邸。宅邸由石磚與木頭打造而成,外觀樸實無華不說,牆壁更長滿了真正的藤蔓與草葉。
  宅邸門口的噴水池早已停止運作,四周的庭院更是只剩下自然環境誕生的雜草與蘑菇。髒亂的模樣根本不像是有人在居住,但是瑪特蕾雅很確定賽莉亞就在這裡面。
  推開木門時喀喀摩擦聲響起,瑪特蕾雅朝屋內探頭看見了一間結滿蜘蛛網的陰暗大廳。大廳的地毯破舊,階梯的木板都出現了裂痕,陰暗無光的風景更是令人感到淒涼。
  但是這沒能阻止瑪特蕾雅的腳步。她推開了木門,然後走入其中。室內的灰塵飄揚,瑪特蕾雅呼吸時卻不會感覺到不適。反到吉娜因為空氣混濁而不斷咳嗽,蜜珈蘿則是用手帕遮住了口鼻減緩不適。
  眼前的宅邸絲毫不像是人住的地方,但是卻有一盞燭光從階梯上亮起。
  三人抬頭看見了穿著魔法師袍的賽莉亞手拿燭台望著他們的風景。當下賽莉亞的臉上滿是震驚,就像是在問他們怎麼找到這裡的?更重要的是賽莉亞絲毫沒有準備招待朋友的東西,她從小長大的宅邸更是破舊地難以讓人感到舒適。
  若說自己要住,賽莉亞是無所謂的。但是她並不想讓吉娜還有瑪特蕾雅住在這種髒亂的地方。
  「妳們回去吧。」賽莉亞的視線陰沉,她語氣低沉地開口說道。
  「哎?我們好不容易才來到這裡耶。」吉娜抬頭朝著賽莉亞抱怨,她不快地將雙手插在胸前,眼中還有幾分不滿。賽莉亞看見了吉娜生氣的表情,她知道,吉娜是因為擔心自己而生氣。正因為明白,賽莉亞僅能低聲地說:「其實我有點後悔回家了,不如不要回來的。」
  這一句話令瑪特蕾雅瞪大了雙眼,她感到有些錯愕。家?是如此可以被捨棄的東西嗎?
  「妳……」吉娜氣憤地向前邁步。她本來想大聲怒斥卻又收回了嘴中,因為她不了解賽莉亞的人生。
  至少,對於吉娜而言家是無可替代的。那怕她的身子還伴隨瑪特蕾雅,她的心依舊屬於七邱城的每一寸土地。
  「嘿,孩子。妳知道這世界上有不會飛的妖精嗎?」此時,蜜珈蘿用一句話打破了沉默和僵局。她伸手輕拍瑪特蕾雅的肩膀,張開羽翼為室內點上輕柔的紫色薄光,然後站在光芒中凝望著賽莉亞。僅僅是一句話和一雙羽翼,賽莉亞新奇地笑了。她問道:「妳說的是妳自己?」
  「是啊。要和我去房間聊聊嗎?順便,我和她們有禮物想送妳,就別站在這裡乾瞪眼了,我腿快酸死了!」蜜珈蘿指著自己的雙腿,她咧嘴冷笑之際雙手無奈地攤開。不僅如此,她還刻意在地上磨蹭著自己的羽翼,表達這是一副早已失去作用的事物。
  賽莉亞止不住嘴巴露出笑容,那怕家裡的事情令她不愉快,但是想到有何妖精聊天的機會她無法制止欣喜湧上心頭。為了遮掩笑顏,她撇頭不去面對三人,還抬手遮住了嘴巴回答:「好吧,上來吧。」
  眼看賽莉亞正在偷笑,吉娜的心頭怒瞬間消逝。她的視線在薄光中顯得溫柔,同樣的景色在魔法學院的校門口她也看過。而後賽莉亞轉身帶領蜜珈蘿與瑪特蕾雅走往自己的房間,吉娜知道自己參與不進話題,於是她轉身找尋起宅邸的廚房……
  比起話語,一碗熱湯便足夠溫暖。這是吉娜所知道的事情。
  賽莉亞與兩人一起走過無光的長廊,長廊的右側明明就有窗子卻沒有日光,雙腳踩過的地毯更是破舊如抹布,灰塵密布的空間說明此地許久沒有人使用過。然而賽莉亞卻無法拋棄這裡,她望著滿是灰塵的跑道看見的是家,那怕雙腳踩到了碎玻璃,她也僅是陳悶地笑著。
  這座家,陰冷且灰暗,還安靜地令人感到恐懼。
  瑪特蕾雅不安地搖晃著尾巴,她不理解這種地方怎麼會是家?這看著就像是一棟廢墟!牆角的蜘蛛網,窗邊死去的昆蟲,這裡死寂的令人哀傷。這絕對不是她想要的家。
  當一扇厚實的木門被推開,瑪特蕾雅瞪大眼眸緊盯著眼前的風景。
  那是一間書房,書房裡面堆滿了各式各樣的書籍。書籍多的連書櫃都擺不下,堆放到地面上散落了一地。裡頭除了書桌與櫃子較為顯眼外,瑪特蕾雅幾乎看不出這是一個房間。但是這間書房,是賽莉亞曾經主要生活的空間。
  「進來吧,隨便找個地方坐著休息。我沒有茶水可以招待妳們,但我想你們不在意那些的,對吧?」賽莉亞走進書房內,她用腳踢開了擋在道路上的魔法書,然後回首用眼角餘光撇著兩人問道。
  「……」瑪特蕾雅沉默了一陣,她沒能給予準確地回答。她反而轉頭面向蜜珈蘿尋求答案,因為她不曉得這樣的書房是不是很奇怪的。
  眼看瑪特蕾雅沒有回答自己,賽莉亞無奈地嘆息。她本希望瑪特蕾雅可以喜歡這種堆滿了知識的小書房,更以為對方與自己是同樣能接受書香的同類。
  「我明白妳的感覺,我在亞榭的研究室也差不多是這種感覺。年輕的時候比起生活,更在意的是時機與成就,這十分合理。」蜜珈蘿聳肩冷笑。走進房間之時,她的腳跨過了所有書籍,連一張研究紙稿都不肯踩到。
  「好了,我找好我的位置了。」輾轉間,蜜珈蘿越過了無數藏書。她跑到了靠近窗邊的地方,抬起身子坐上窗緣上的陽台後遠望著賽莉亞的面孔。那怕隔著眼罩,賽莉亞都知道對方正在凝視著自己。對此賽莉亞有幾分詫異,沒想到這妖精的身手這麼敏捷的。於是她開口問道:「妳們妖精也都是身體能力很好的人啊?」
  「才沒有。大多妖精都不善於運動,他們都善於歌唱和詠詩以及魔法。我是一個異類,我不會飛行卻善於用雙腿行走。不過在講起我的事情之前,瑪特蕾雅的禮物妳該先收著。」蜜珈蘿回首面向瑪特蕾雅,她看著一個嬌小的身影縮在牆邊緊緊抱著紙袋,顫抖的嘴唇絲毫不明白自己該說什麼。
  這時,賽莉亞驚訝地回首看著瑪特蕾雅,她沒有想過對方懷中的東西是給自己的。
  「我真沒想到,妳們還真的準備東西帶給我啊。是什麼樣的東西?茶葉?」賽莉亞抿嘴一笑。她的笑顏溫柔卻幾分悲傷,彷彿這份送禮挑起了她有些不好的回憶。
  「妳不開心嗎?」瑪特蕾雅的耳朵輕輕顫抖,她感覺到了一絲情緒波動。而她所拋出的問題,猶如扎心的一箭,另賽莉亞的身子與神色愣了一下。
  苦惱間賽莉亞抬手搔著後腦杓,她的目光飄向書房的牆面。在這陰暗的書房中,賽莉亞鮮少收到禮物,但說起收禮物大概沒什麼好印象。
  女僕因為要辭職離開而送了她最後一個禮物,那東西叫作詛咒娃娃。
  想到這裡,賽莉亞深深嘆息,卻又很快地露出微笑。當她的目光面向瑪特蕾雅。她說道:「是啊!因為有不好的回憶。但是這屬於兩碼子事,妳和她不同。」
  「——」瑪特蕾雅沉默著,然後她交出了手中的書籍。
  賽莉亞苦笑著,她接過紙袋後將書籍從中取出,而她看見了書名後手掌不禁氣地開始顫抖。這什麼書?根本是一本破書吧!她的內心有些埋怨。但是她埋怨的不是瑪特蕾雅給她買了這禮物,而是賣了這本書給瑪特蕾雅的人。
  《魔大陸戰記》賽莉亞看見這本書時心底只有一股怒氣,這是一本不能稱之為魔法書的藝術作品。
  感覺到怒意之際,瑪特蕾雅的身子一縮。她的後背輕撞在牆面上,尾巴憂心忡忡地搔著地面,瑪特蕾雅不知道賽莉亞為何發如此大脾氣。
  就在這時,蜜珈蘿主動舉手。她嘻皮笑臉地說:「這本書是我挑的。」
  「妳——妳怎麼挑了這種除了文學素養外沒有任何價值的書啊!」賽莉亞扭身想將書籍扔到地面上,但是她仍然在氣憤中抑制住身體的舉動,勉強地將書握在手上。
  「或許它如妳所說,除了文學素養外可以說沒有價值。但是價值往往不是由妳我決定,而是由接受這個時代的人們。而我僅僅是喜歡這本小說裡面的故事,所以選了這本書,因為它讓我想到了許多過去的事情……」蜜珈蘿抿嘴笑著,她翹著二郎腿不疾不徐地答覆。她的言行舉止絲毫不受賽莉亞的怒意影響,在一旁看著的瑪特蕾雅都為之感到佩服與震撼。
  更別說,瑪特蕾雅望著蜜珈蘿時,從對方的心底只感覺到一股平靜。
  她是真的不在乎對方朝著自己發火。
  「誒……既然是這樣,就沒辦法了。」賽莉亞朝著地面嘆息,她輕輕地將書放上書桌頂端。然後她推開木頭椅子一屁股坐了上去,隨即抬首望著蜜珈蘿問道:「所以妳想起了什麼?」
  「我的姐妹以及他們的歌,還有所謂的生命之喜。」蜜珈蘿撇頭望著窗外。外頭陰暗的森林吹著一陣陣陰風,對於亞榭而言這是不存在的事物。
  「姐妹的——歌?」賽莉亞皺起眉頭,她聽著有不解卻深感興趣。
  下一刻,蜜珈蘿哼起了一段悠悠旋律。她的歌沒有歌詞僅有一段單調的音律,然而這個音律耳熟地令瑪特蕾雅與賽莉亞都為之震撼。她是七邱城的歌謠、也是尼德拉夫的一首詩歌原型。
  她的歌聲不止,靜靜地哼唱將往事浮上水表。璀璨的樹海、高大入天的世界樹、在樹梢上飛舞的妖精。樹梢之上有著酒吧,妖精們彈奏豎琴為旅人獻唱,這幅畫就在王都的魔法學院中。
  無數記憶浮上水表,賽莉亞愣地雙腿發顫,因為她從沒想過那麼多。
  「妳們都聽聞過它。但是你們沒有聽聞過我們妖精的魔法與學術研究,因為所謂的詩歌與美妙的事物更容易流傳給後人。我喜歡這本書,因為它述說了一個偉大魔法師興亡摔落的傳說故事。它能讓後世記得,曾有魔法師們存在於世界上。」蜜珈蘿停下了歌聲後,她抬手輕撫過眼睛前方的灰塵,口中念念有詞地述說著話語。
  一縷光塵在她的指尖迴盪,在她眼底卻猶如逝去的過往。
  「——但那……不該有意義。」賽莉亞堅持地搖頭晃腦,但是她的話語有些結巴。反倒是瑪特蕾雅似乎聽懂了什麼,她的尾巴搖晃而起,耳中自動徘徊起一個她從沒聽聞過的旋律,轉瞬間尾巴上的火焰稍稍亮了一些。
  「然而,我們卻透過詩歌才能理解昔日。不同的存在擁有不同的價值,所以我討厭這個複雜的世界,往往我們也許連自己述說的事情都不曾理解過吧。」蜜珈蘿譏笑著自己與一切,她的笑聲在書房內迴盪。
  她也弄不明白,自己始終選擇逃跑的原因,但她也不想去明白。
  可正就是這一句話,讓本無心的賽莉亞驚愕地掉了下巴。
  「自己真的理解魔法嗎?」賽莉亞的心中,出現了這一疑惑。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