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劍與妖異的幻想譚》──事件三.傀儡師之館(7)

翔君 | 2024-03-01 20:15:01 | 巴幣 116 | 人氣 443


事件三.傀儡師之館(7)



  一位身材高挑的紫髮女子不疾不徐朝空仁走來。那個人不是別人,正是──

  「歐、歐陽熙小姐!?」

  方才還在討論的對象直接出現在眼前,嚇得空仁當場倒退一步。

  相較之下,歐陽熙依然掛著那張彬彬有禮的微笑。

  「晚安,許空仁先生,以及各位同行的夥伴。對我的宴會還滿意嗎?」

  「啊……那當然。」空仁急忙行禮。「明明您邀請的是父親,但來參加的卻是我和其他人,希望妳不會介意。」

  「不要緊的,你們願意來我精心準備的宴會,我就很開心了。」

  歐陽熙輕啜一口手上的酒說道。

  「我曾經和令尊在工作上有過交流,他是個相當爽朗又有才能的退魔師。和他合作相當愉快,如果有機會還想再與他一起工作呢。」

  「啊哈哈,父親他只是比較隨心所欲罷了。不過很謝謝妳的欣賞,我會把這些話轉達給他的。」

  「這沒什麼,不過我記得他現在還下落不明吧。」

  「欸……」

  出乎預料的回應讓空仁有所反應。

  彷彿看透空仁的想法,歐陽熙接著說道。

  「其實我也有聽說過許千賀大人失蹤的傳聞,之所以寄出邀請只是想碰碰運氣而已,原本就想過那個人恐怕不會出現。」

  「這麼說……您也沒有父親的消息是嗎?」

  「是呢,很抱歉。」

  「……不,不必放在心上。」

  空仁的語氣顯得有些無可奈何。

  雖說本來就沒抱多少期待,但真的聽到答案時還是不免感到失落。

  「話說回來,你好像對我家的傀儡們很感興趣的樣子呢。」

  「欸?啊……也沒什麼啦,只是覺得這裡的傀儡都像是真人一樣,感覺很厲害。」

  「謝謝你的欣賞,在這齒輪館工作的傀儡,全都是我的得意之作喔。為了讓他們更接近人類,我在擬似人格上下了不少功夫。」

  「擬似人格?」

  何光依語帶疑惑的插入對話。

  「唉呀,這位姑娘不知道嗎?」

  歐陽熙輕笑道,抬手喚來離她最近的一具傀儡。

  「在傀儡的驅動術式中寫入特定的行為模式,就能為傀儡建立起一套模擬的人格,藉此與人對話、互動。就跟所謂的人工智慧很相似吧,只是是用術式構成的。」

  她向傀儡遞出手上已經空了的酒杯。只見傀儡熟練的收下酒杯,並迅速離開。動作流暢得跟真人沒兩樣。

  「不過,擬似人格越是複雜,啟動傀儡需要的靈力也會跟著提高,那個需求量可是堪比儀式性的大法術。如果克服這個問題,肯定就能做出更加接近人類的傀儡,這也是歐陽一族……或者說是所有傀儡師的目標。沒錯,就是『至高的傀儡』。」

  「『至高的傀儡』……」

  「不覺得很棒嗎?如果製作出外貌與擬似人格都無限接近人類的自動傀儡,就可說是以人之手創造了全新的個體,開啟人類的全新可能性。只要利用這個技術,甚至可能將死者以傀儡的形式復活──」

  說到後面,歐陽熙的語氣越來越快速,感覺流露出一股亢奮……甚至接近狂氣。

  一股讓人生畏,彷彿要窒息的狂氣。

  那股氣息隨著歐陽熙的話語逐漸增強,令人有些無法招架──

  不過就在這時。

  「母親大人,這些話題還請適可而止,會嚇到客人的。」

  一道聲音從旁加入,及時提醒歐陽熙。

  被人這麼點出,歐陽熙馬上就收斂態度,換回原先沉著的模樣。

  「唉呀抱歉,我的老毛病又犯了。自顧自地說這麼多,不是傀儡師的人應該對這種話題沒興趣吧。」

  「啊!不會,能聽到這些過去不曉得的內容,我很高興。」

  何光依趕緊搖搖手回應。

  不過說真的,剛才如果歐陽熙繼續那樣說下去,空仁他們也會不知道該如何應對,這個提醒真是來對時機了。

  空仁在心底暗想,斜眼看向剛才那位出聲的人物。

  ──結果發現對方的樣子令他相當熟悉。

  「欸?妳是……」

  那人是將深紫色長髮綁成馬尾,表情冷淡的美少女。

  也就是先前遭遇失控傀儡時,出面解救空仁的那個女孩。

  「唉呀?你認識她嗎?她是我的女兒,茜。」

  「女兒……?」

  這麼說來,她剛才確實稱歐陽熙為「母親大人」。

  「初次見面,我叫做歐陽茜,在母親大人身邊擔任助手的工作,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可以向我提出。請多指教。」

  紫髮少女──歐陽茜微微欠身,恭敬的向眾人自我介紹。

  雖然還是一樣面無表情,但感覺得出她的誠意。

  「話說許空仁先生,看你剛才的反應,難道曾經和茜碰過面嗎?」

  「啊?這個……」

  空仁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總不能直接在歐陽熙面前說「我之前在這裡被失控的傀儡攻擊」吧?

  正當空仁思考該怎麼解釋時,歐陽茜率先開了口。

  「沒什麼,只是這個人不久前在走廊上迷路,稍微幫他帶路了一下。」

  她的用詞巧妙地迴避了失控傀儡的事,讓空仁暗自鬆一口氣。

  「原來如此,還真是緣分呢。」歐陽熙聽了微微一笑。「趁這機會交一下朋友也不錯吧,茜,不然妳的朋友到現在都只有齒輪館的傀儡喔。」

  「母親大人,我說過很多次了,我不需要朋友。」

  「唉,又在說這種話。」

  歐陽熙露出苦笑搖搖頭,接著轉頭看向空仁。

  「抱歉啊,茜她就是這樣的孩子,我很希望她能交個年齡相近的朋友。如果空仁先生願意和她好好相處,我會很高興的。」

  「哈哈,這沒什麼啦,我才是受到人家幫助的那邊。」

  「機會難得,這裡就交給各位年輕人吧。我還要去向其他客人打招呼,先失賠了。」

  「欸?等──」

  沒等空仁說完,歐陽熙就笑笑地揮手離開。留下歐陽茜與空仁面面相覷。

  「……那個……」

  「抱歉,我只是來協助母親大人的。請繼續享受宴會吧,不好意思打擾各為了。」

  「啊!等等。」

  眼看歐陽茜轉身就要走,空仁趕緊叫住她。

  雖然還不曉得該怎麼和她相處,不過有句話空仁覺得一定要先說。

  「怎麼了?」

  「那個……之前謝謝妳了。」

  「……你是指什麼?」

  「當然是在我迷路時幫忙帶路,還有其他事。」

  其他事指的當然就是失控傀儡的襲擊。考量到這裡還在宴會中,空仁說得比較隱晦。

  歐陽茜應該也有聽出他的意思,只見她面無表情的嘆了口氣回答。

  「我只是做好自己的工作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

  「就算這樣還是很謝謝妳。話說回來,沒想到妳是歐陽熙小姐的女兒啊,這麼說妳也是傀儡師囉?」

  「……不。」

  歐陽茜的回答出乎空仁意料。

  貌似是觸動到什麼,她的語氣變得比先前低沉一些。

  「我和母親大人不同,沒有傀儡師的才能,相比起來劍術還比較擅長。」

  「這麼說也是呢……」

  空仁想起她流利揮舞雙刀的模樣。

  「我光是操控幾隻傀儡就盡全力了,更別說是製作傀儡,我完全比不上母親大人。所以我現在只在她身邊擔任助手。」

  「是喔,我還以為歐陽一族每個人都是傀儡師。」

  「就算冠有歐陽的名字,也不一定會成為傀儡師,歐陽一族裡也有其他像我一樣的孩子。」

  「……抱歉,我是不是說了不該說的話?」

  雖然歐陽茜的語氣原本就缺乏情緒起伏,不過她說這些話時感覺又更為冷漠,讓空仁忍不住這麼想。

  總覺得這種事好像是人家的地雷。

  「沒關係,我不在意,傀儡師的才能對我來說並不重要,我只要能幫上母親大人的忙就足夠。」

  聽到歐陽茜這麼說,空仁稍稍放心了些。同時也理解到她對母親的忠心。

  「妳真的很喜歡歐陽熙小姐啊。」

  「當然,我是母親大人的女兒,我的一切都是屬於母親大人的,當然不會厭惡她。」

  「這樣啊……嗯……?」

  乍聽之下是個孝順的孩子,但這番話感覺好像哪裡怪怪的。

  空仁正想多問一些,結果歐陽茜反而先一步開口。

  「倒是你,為什麼會來參加這個宴會?」

  「欸?沒什麼啦,我只是代替那個不知道死去哪的老爸來而已。」

  「你的父親……我聽母親大人說過,是那位『戰王』許千賀大人對吧。我記得那人至今都還下落不明不是嗎?真虧你願意為了他跑到這裡來。」

  「不,本來我也不是很想來啊。不過──」

  空仁轉頭往身旁望過去。

  不遠處,紗月正與何光依有說有笑地品嘗料理,臉上掛著燦爛甜美的笑容。

  「倒也不單純是為了老爸,只是覺得……偶爾來這種地方也不壞吧。」

  「……」

  歐陽茜斜眼看向空仁,好似有些欲言又止。

  「是嗎,你除了父親,還有其他的事物啊……」

  「嗯?妳說什麼?」

  剛才她好像低喃了些什麼,不過被會場的聲音蓋過去,空仁沒聽清楚。

  「……沒事,我去看看母親大人需不需要幫忙。好好享受宴會吧,許空仁。」

  話一說完,歐陽茜就頭也不回地轉身離去,動作迅速又俐落。空仁來不及挽留,只能待在原地望著她的背影。

  「真是個不好親近的人……」

  感覺她並非天生就那樣冷淡,如果可以的話,空仁其實還想再和她多聊一會兒。不過對方沒那個意願的話還是算了吧。

  「欸~~那就是讓空仁心心想念的帥氣女孩啊。」

  這時紗月湊到空仁身旁,語帶戲弄的說。

  「才沒有心心想念好不好,我也只是和她見過一次面罷了。」

  「可是你剛才很自然而然地就跟她聊起天來了啊,還把我跟光依同學晾在一邊。果然是很想搭訕人家吧。」

  「我只是和她道個謝而已啊!而且這裡是他們的宴會,總不能隨便無視人家吧。」

  「哼哼,好啦好啦,開個玩笑~~」

  見到紗月那張幾乎可說是招牌的壞笑,空仁也只能搖頭嘆氣。

  「不過那女孩也真的是不好親近啊,明明長得很漂亮,但總是那冷冰冰的樣子。」

  「或許人家有過什麼經歷吧,輪不到我們這些外人來談論。」

  「說得也對啦,我只是有點在意。」

  「怎麼啦紗月?妳平常不會這麼在乎別人的事吧?」

  在空仁的認知中,紀紗月這個女孩對自己和事務所以外的事物幾乎都不感興趣,除非工作有需要才會去了解。

  但她現在卻主動在乎起他人來了?

  「嘛……該怎麼說,我覺得她跟以前的我有點像。」

  「────」

  空仁雙眼微睜,不自覺倒抽一口氣。

  也不是對紗月的話感到驚訝,只是想起一些難忘的記憶。

  ──在某個與世隔絕的秘境,某位不願相信他人的少女身影。

  「唉,算了,沒事啦。」

  紗月的聲音將空仁拉回了現實。

  「就像空仁你說的,人家的事輪不到我們來講。比起這個,我們再去吃那邊的餐點吧。這裡的料理味道都挺特別的,我還想再多吃一點呢~~」

  「欸?啊……等一下,紗月。」

  不等空仁回應,紗月逕自拉著他的手往不遠處的餐桌走去。

  被助手牽著鼻子走的空仁也只能輕聲嘆氣,放下多餘的念頭繼續投入宴會之中。




  (翔君後記時間)

  大家好,我是昨天看了勇氣爆發第八話嚇到說不出話的翔君。

  這回份量比之前更多了些,同時也有釋出不少資訊,本回提及的內容都挺重要的,有興趣的話可以稍稍注意一下。

  然後恭喜(?),鋪陳的部分準備結束了,接下來事件三要開始加速了,各位繫好安全帶,準備迎接激烈的展開囉!



  是說228當天我跟著父母一起去西門看燈會,順便朝聖一下傳說中的眾神雲集(?),元宵節花燈弄得像中元普渡是真的滿好笑的ww

  本來想說去了西門就看看能不能去中華路的壽司郎見一下合作中的鯊鯊,結果訂位要等三個小時,只好放棄了。明明活動已經過了一個禮拜才對,人卻還是一樣多,鯊鯊的魅力真是無法擋。



  總之,事件三要準備進入正戲了,各位敬請期待吧。如果喜歡這個故事,歡迎各位在底下多留言分享你們的感想。

  那麼,我是翔君,我們下次見~~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