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劍與妖異的幻想譚》──事件三.傀儡師之館(13)

翔君 | 2024-04-12 20:00:06 | 巴幣 28 | 人氣 466


事件三.傀儡師之館(13)


  「喝啊!」

  空仁大刀一揮,將眼前手持長槍的傀儡攔腰斬斷。

  持槍的傀儡倒下,他身後又立刻出現一具傀儡高舉刀劍襲來。

  以長刀架開傀儡的劍後,空仁迴轉刀刃砍斷持劍的雙手,再趁對方還沒有反應過來時將他一腳踢開。

  才剛解決一個,眼前卻又有四個手拿不同武器的黑色傀儡。其中三個分別手拿長刀、長槍和戰斧衝鋒而來,剩下一個則是在原地架起來福槍。

  「可惡,一個接著一個的有完沒完……」

  「空仁,退後!」

  聽見後方傳來紗月的警告,空仁隨即往後退開。

  數張光芒閃爍的符咒迅捷飛來,越過空仁後貼在黑色傀儡身上。

  隨後,符咒上的光芒瞬間增強,像是炸彈一樣轟然引爆!

  傀儡們完全抵擋不住兇猛的爆炸,一個個無力倒下,再也沒有起身。

  「……會不會太過火啊。」

  「都破壞多少具傀儡了才在說這種話嗎,空仁。」

  「說的也是。」

  他們根據從莉莉那邊拿到的地圖一路前進,該說不出所料嗎,路上同樣遭遇眾多的黑色傀儡。到後面傀儡甚至還拿出武器來,從刀劍長槍乃至槍械都有,變得更加難以對付。

  他們已經破壞不曉得多少具的黑色傀儡,然而敵人還是接連不斷的出現,讓人懷疑這宅邸到底哪來的空間容納這些傀儡。

  「再不快點找到歐陽熙,恐怕只會越來越不妙。」

  「是啊,而且我也很擔心光依同學他們。」

  雖說是有止夜陪在身邊,可終究是無法得知何光依的處境,沒辦法判斷他們是否真的安全。

  「空仁,離目的地還有多少距離?」

  「如果地圖顯示的沒錯,從這裡筆直前進後再拐個彎就到了。」

  「那我們快點趕路吧。」

  空仁與紗月看著地圖的指引,一心一意往走廊的盡頭奔馳。

  雖然守衛傀儡接二連三地湧出來,不過都被紗月放出火焰一舉殲滅,剩下的漏網之魚,也由空仁揮刀砍倒。

  「傀儡的數量好像比剛才要少了,是終於見底了嗎?」

  「如果真是這樣就好……」

  路途比先前還要順利,但空仁還是沒有放下戒備。

  不知為何……越是前進,他就越有種不祥的預感。

  來到走廊盡頭再向右轉後──終於來到了地圖所指引的終點。

  「啊,這裡是……」

  抵達現場,空仁才發現他認得這個地方。

  那正是剛來到「齒輪館」時,他一時迷路走到的那個地下室大門。

  如今那門口似乎散發著比當時更加不祥的氣息,看著就讓人打起寒顫。

  (……沒想到最後會回到這裡來。)

  回想起來,當初在這裡遭遇黑色傀儡時,或許就已經在預示現在的危機了。

  「空仁,準備好了嗎?」

  「……嗯,走吧。」

  空仁與紗月踏出腳步,走往那扇大門的方向──

  ──腦中卻突然閃過危險的預感。

  在兩人一起向著兩邊退開的同時,一道刀光就宛如落雷的斬裂他們前一秒所在的位置。

  (這個是……!)

  空仁對這刀法有印象。

  畢竟這是幾小時前,他就在同個地方看過的──那位少女的刀法。

  「──我應該說過,別再接近地下室了吧,許空仁。」

  彷彿應證空仁的猜想,一個冷漠的嗓音如此對他開口。

  抬頭望去,只見視線前方──

  深紫色長髮綁成馬尾的少女,歐陽茜手持兩柄長刀,冷冽如冰的眼神由上而下俯視著空仁。



§



  「歐陽茜……」

  望著出現在面前的少女,空仁默默站起身。

  歐陽茜仍然掛著看不出情感的冰冷神情,淡淡地注視著空仁。

  「姑且問一下,妳為什麼會在這裡?」

  「……」

  「如果是為了處理失控的傀儡,應該不會攻擊我吧?」

  「……」

  「我想去找歐陽熙小姐,可以請妳讓開嗎?歐陽茜。」

  「這可不行。」

  始終沉默的歐陽茜終於開口。

  「母親大人正在執行重要的工作,請不要打擾她。」

  「妳真的知道,歐陽熙可能在幹什麼嗎?」

  「當然知道。」

  「……!」

  歐陽茜的語氣沒有一絲動搖或遲疑。

  也就是說她全都知情,對現在這個異常的事態,甚至可能知道歐陽熙的目的。

  她和那些傀儡一樣,都是歐陽熙設下的阻礙。

  「妳們到底想做什麼?先是『篡奪之法』,又派出傀儡攻擊我們……妳們到底有什麼目的?」

  「……多說無益。我不會讓你們打擾母親大人。」

  面對空仁的提問,歐陽茜仍保持沉默,只是靜靜提起了右手長刀。

  刀鋒反射出冷冽的光澤,直直指向空仁。

  「退下吧,許空仁。如果現在退下,我還可以放過你。」

  「……」

  空仁沉默了一會兒,接著深吸一口氣,握起漆黑長刀。

  「抱歉,我們已經被捲入這件事之中了,不去找歐陽熙問個清楚,我可嚥不下這口氣。」

  「……是嗎。」

  像是早已預料到這個回答,歐陽茜並沒有感到意外。

  只見她舉起雙手的長刀。

  「那麼──」

  「──紗月!」

  沒等歐陽茜說完,數個光輝閃耀的法陣頓時出現在她腳下。

  「鎖縛咒!」

  紗月一聲令下,法陣中隨即伸出數條光之鎖鏈,從各個方向纏住歐陽茜的手腳。

  早在歐陽茜拿著武器現身時,空仁就察覺到免不了一戰。因此用對話來爭取時間,讓紗月施展法術束縛對方。

  「妳不是傀儡,可以的話我不想傷害妳,就先在這裡安分一下吧。」

  鎖鏈從十分刁鑽的角度封住歐陽茜的行動,就算她想用刀斬斷也做不到,整個人被綁在原地動彈不得。

  不過,歐陽茜的表情卻沒有一分動搖。

  「──我說過了,不會讓你們打擾母親大人。」

  在她說出這句話的瞬間──三具黑色傀儡冷不防地現身,手持長劍、長槍與戰斧接二連三的斬斷法術鎖鏈。

  「還有傀儡嗎!?」

  「我雖然沒有傀儡師的才能,但母親大人的傀儡會協助我。」

  從束縛中掙脫的歐陽茜淡淡說道,重新握起了雙刀。三具黑色傀儡也同時聚集到她身邊。

  「想到母親大人面前的話,就在這裡打倒我。」

  伴隨高漲的殺氣和靈力,歐陽茜提刀衝向空仁,交叉揮落兩柄閃爍兇光的刀刃。

  空仁趕緊舉刀格檔,清脆的金屬聲響頓時在走廊迴盪。

  「可惡……妳是認真的啊,歐陽茜……!」

  「當然是認真的,我從不對人開玩笑。」

  歐陽茜加強力道壓過空仁的刀,瓦解他的防禦後一個回身朝他抬腿猛踹。來不及應對的空仁就這麼被踢飛出去。

  「空仁!可惡……」

  紗月雖然想上前幫忙,卻被眼前三具黑色傀儡擋住去路。

  她不斷丟出符咒引爆法術,但那些傀儡都像是不當一回事般繼續衝鋒。

  傀儡們揮舞著凶器,從多個角度襲向紗月。

  「可別小看我了……!」

  紗月彎下身,只見她身後本來如衣襬般的三條白色尾巴突然動了起來,分毫不差的接下來自傀儡們的攻擊。即使被銳利刀刃劈砍,尾巴上也不見一絲傷痕,彷彿尾巴就跟鋼鐵一樣堅韌。

  妖狐的狐尾並非單純的力量象徵,更是身體的一部份,當然可以由主人隨心所欲的操作。

  不過包括紗月在內,妖狐族普遍都不喜歡拿尾巴當武器,要說為什麼……

  「我可是很討厭弄髒尾巴,你們全都給我滾開!」

  隨著這聲高喊,三條狐尾就發出白色的靈力之光,激起強烈的力量將傀儡彈向四周。

  趁傀儡還未站起身的空檔,紗月立刻抽出了符咒。

  「青炎亂舞──飛陣!」

  紗月兩手橫擺,數張符咒隨著她的動作飛舞在半空中,接著燃起青白焰火,成擴散狀的朝四面八方發射。

  四處引爆的火焰之光照耀了紗月端正的側臉。

  然而……

  黑色傀儡還是踏著陰沉的步伐從火焰中走出來。

  一般傀儡承受剛才那般的火力,應該就無法再起身活動,但這群傀儡卻沒有受到影響,只有外殼出現一些損毀痕跡而已。

  「嘖……是特地加強法術抗性的傀儡嗎。」

  對以法術為主要戰鬥手段的紗月來說,這是相性最差的對手。

  「真是的,所以說我不適合正面交戰啊。」

  儘管嘴上發著牢騷,紗月還是硬著頭皮從腰包中抽出符咒。

  與此同時,剛被踢飛的空仁重新站穩架式。隨後就看到歐陽茜交叉雙刀直線攻來。

  兩把刀刃砍在漆黑長刀之上,連環不斷的斬擊如同旋風般襲來,一次次與黑刀來回交鋒,衝突的靈力像是雷光從刀刃間溢出。

  (身後是死路,不能再繼續被壓制……)

  空仁使勁偏移刀刃,從雙刀的縫隙間滑開,順勢往旁邊翻滾脫離對方的攻擊範圍。

  「別想逃。」

  歐陽茜當然不會給對手逃跑的機會,馬上揮出右手長刀斬過去。但空仁立刻屈身躲過一劫,刀刃只在牆壁上留下兇惡的刀痕。

  不過,如此向外揮刀,反而讓歐陽茜胸口大開,毫無防備。

  「有破綻!」

  空仁緊握刀柄,全力祭出閃電般的突刺!

  歐陽茜雖然馬上提起左手的刀想要防禦,但仍不敵空仁的全力一擊。刀尖撞上來的瞬間,就被傳上手的衝擊打得向後退。

  漆黑長刀二話不說追擊上來。歐陽茜接連用左刀右刀接下兩次斬擊後,又交叉雙刀抵擋由上而下的一斬。

  三口刀刃再次交錯在一起,誰也不讓誰的互相抗衡。

  「讓開,歐陽茜。我要去找歐陽熙。」

  「說過很多次了,我不會讓你們打擾母親大人。」

  「就算她現在正在掠奪靈力,用傀儡襲擊他人也一樣嗎!?」

  「如果你來不攪局,母親大人也不必動用她的傀儡。」

  「簡直是歪理……!」

  兩人的對話根本不在一條線上,再怎麼辯論都無濟於事。

  空仁與歐陽茜同時震開對方的刀刃,拉開距離後重新提起刀對峙。

  「……那妳呢?歐陽茜。」

  「什麼?」

  「歐陽熙想幹什麼我先不管,妳又是如何?歐陽茜。為什麼要在這裡擋著我?」

  「還問為什麼?當然是為了母親大人。」

  「我就是在問妳,為什麼要為了歐陽熙在這裡戰鬥?」

  一瞬間。

  就一瞬間。

  歐陽茜冷酷如冰的面容上,一瞬間閃過了情緒的波動。

  「……遵從母親的指示,有什麼好奇怪的。」

  歐陽茜揮斬雙刀,劃出銳利的破風聲。

  「我的刀刃是為了母親大人而揮舞……為了母親大人的目標,無論是什麼指示我都會替她完成。」

  「妳……這樣跟那些傀儡有什麼不同。」

  「是啊,這就是我的生存之道。」

  「……真是講不通。」

  空仁握緊漆黑長刀,釋放出更多靈力。歐陽茜也跟著抬起雙刀。

  「那就如妳所願,先打倒妳再去找歐陽熙!」

  「不會讓你過去的,誰都別想阻饒母親大人。」

  兩人的吶喊互相交疊,接著同時舉刀衝向前,展開新一輪的攻防。





  (翔君後記時間)

  大家好,我是今天又去買新書回來的翔君。

  這一回進度很簡單,就是繼續打!

  欸是的,接下來事件三基本會一直打到收尾,做好準備吧(

  好啦,要說的話,這回真正的重點是歐陽茜,某種程度上,她的人設帶出了一些事件三的故事重點,說不定比黑幕歐陽熙重要。

  她也是我在寫時感覺還好,但最後越寫越喜歡的角色。希望這次事件後也能讓各位都對她留下印象。



  如果喜歡這個故事,歡迎各位在底下多留言分享你們的感想。

  那麼,我是翔君,我們下次見~~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