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劍與妖異的幻想譚》──事件三.傀儡師之館(12)

翔君 | 2024-04-05 20:00:10 | 巴幣 120 | 人氣 459


事件三.傀儡師之館(12)



  「唔……」

  何光依的意識逐漸從黑暗中浮起。

  「醒來了嗎?光依。」

  聽見耳熟的聲音,何光依才猛地回神過來。睜開眼低頭一看,馬上就看見熟悉的黑貓使魔出現在眼前。

  「止、止夜大人!?」

  「看樣子還有精神。怎麼樣?有沒有哪裡痛?還記得發生什麼事嗎?」

  「這個……我記得我和空仁先生他們被一大群傀儡包圍……啊,對!」

  說著說著,記憶也逐漸復甦。何光依的表情從困惑轉為驚慌,睜大眼左顧右盼。

  這裡是先前所在的「齒輪館」走廊,然而卻沒看見本該存在的其他身影。

  「空仁先生,還有紗月小姐呢?他們沒事嗎?他們在哪裡?」

  「冷靜點,光依。我知道妳很著急,但先冷靜下來。」

  被使魔用略帶強硬的語氣指正,何光依才稍微鎮定了些。

  「對不起……」

  「不必道歉,會著急是理所當然的……畢竟現在情況並不樂觀。」

  止夜邊說著邊環顧四周──這時,數個黑色傀儡忽然從兩個方向現身襲來。

  何光依嚇得還來不及拿起武器,不過止夜立刻就放出黑影,一個個刺穿逼近的傀儡。

  「從剛才開始就是這樣,這些人偶像蟲子一樣接連不斷的湧上來。」

  「空仁先生和紗月小姐呢……?」

  「說來慚愧……我們好像跟他們都走散了,恐怕是先前那個騎士傀儡的攻擊導致的。」

  經止夜這麼一講何光依才想起來,方才見到的那個散發懾人壓迫感的傀儡騎士。

  這裡沒有見到那個傀儡,也就是說……

  「……空仁先生他們不會有事吧。」

  「他們可是那個事務所的代理所長和助手,多相信他們吧。比起那個……」

  止夜戒備的向前看,只見又是一群黑色傀儡陸續往周圍聚集而來。

  「我們要想辦法突破這裡,然後去找許空仁還有妖狐女孩會合。可以嗎?光依。」

  「……」

  何光依一時間無法回答。

  與可靠的前輩們走散,四周又是充滿敵意的傀儡,情況簡直令人窒息。事實上,何光依的手腳從剛才開始就無法停止顫抖。

  ──但她還是強行壓下心底的畏懼,握起閃爍銀光的長柄刀。

  「我知道……躲在這裡也無法改變什麼,那麼,就必須主動出擊。」何光依露出堅定的神情。「助我一臂之力吧,止夜大人。」

  聞言,止夜露出了無畏的輕笑。

  「不愧是我的契約者──要上了喔,光依。」

  說完,大片黑影從止夜的腳下升起,有如浪潮般吞噬眼前的黑色傀儡。成群的傀儡之間頓時開出一條前進的道路。

  何光依和止夜馬上抓緊機會,拔腿奔出。

  黑色傀儡們當然不會放任他們亂跑,立刻轉身追上去。

  「喝啊!」

  不過何光依一個迴身大揮長柄刀,一閃而過的斬擊瞬間就掃蕩了數個追擊的傀儡。

  順著揮刀的動作,何光依流暢的舞動刀柄,翻轉刀刃後再度出斬,又有數具黑色傀儡被銀閃之光所切斷。

  何光依並未停下攻勢,以流暢俐落的動作揮舞著修長的長柄刀,斬擊化作旋風吹襲著傀儡群。每當刀光閃現,就有一具傀儡狼狽地倒下。

  勤奮的修練加上與生俱來的才華,讓何光依展現出優異的戰鬥能力。

  這個時候,三具黑色傀儡從後方悄悄逼近何光依──結果被從腳底竄出的黑影無情刺穿。

  「止夜大人!」

  「不用在意我,專心前進就好。」

  高喊的同時,黑貓靈獸也持續放出黑影破壞靠近的傀儡。何光依聽從對方的指示,再度踏出腳步。

  一路上,黑色傀儡們源源不絕的現身進攻,其中甚至包含手腳殘缺,看起來是曾擊退過的個體。即使何光依和止夜不斷將他們破壞,傀儡們仍窮追不捨,緊咬著少女與黑貓不放。

  銀閃刀光與漆黑暗影在一具又一具傀儡之間穿梭,然而傀儡的數量卻始終沒有明顯減少,幾乎看不見盡頭。

  「真是的……這些傀儡到底有多少啊?」

  何光依揮刀一次斬斷四具黑色傀儡,語帶焦躁地發起牢騷。就算是脾氣好的她,到這種地步還是變得不耐煩起來。

  「這個宅邸的主人……那個叫歐陽熙的傀儡師據說能以一人之力操控上百具傀儡,沒想到這麼難纏。」

  「這樣下去的話,空仁先生他們……」

  「只能加緊腳步了……光依!」

  止夜斜眼一看想確認何光依的安危,結果卻驚覺一抹危險的氣息。

  還來不及對止夜的警告做出反應,一道閃光忽然從旁射來,擦過何光依的右肩。

  「呃……怎、怎麼回事,剛才……」

  何光依忍著劇痛四處張望,馬上就在不遠處看見閃光的源頭。

  那是一具手持來福槍般修長槍械的傀儡。

  方才的閃光,恐怕是從那槍口射出的靈力子彈。

  「不會吧,還有這種的……」

  「趴下!光依!」

  聽見止夜嚴肅的警告,何光依幾乎是反射性的伏下身。下一秒,無數的光之子彈就從她頭上呼嘯而過。

  落空的光彈打在走廊牆壁上,留下駭人的彈孔。

  何光依這才發覺持槍的傀儡還不只一具,不由得倒抽一口氣。

  在她震驚的剎那,黑色傀儡們重新架起槍,槍口又再次冒出閃光。

  正當何光依再次趴下去護住頭的時候,巨大的黑影障壁及時在前方升起,擋下了襲來的槍林彈雨。

  「止夜大人……!」

  「可惡的人偶。」

  止夜語帶厭惡,黑影障壁上延伸出更多黑影,猛地刺向開槍的傀儡們。

  然而這次──黑影卻被中途攔下了。

  數個黑色傀儡不知從何處出現,將襲向前的黑影都抵擋下來。

  仔細一看,那些傀儡手中都握著刀劍、長槍等武器,有如守衛的士兵,顯然和剛剛那些只會橫衝直撞的傀儡不同。

  「嘖……雜魚都被破壞,所以輪到菁英登場嗎。」

  止夜話才剛說完,持槍的傀儡們又再次開火,暴雨般的光彈毫不留情地射向何光依與止夜。

  儘管黑影障壁暫時擋下光之彈幕,但也只是苟延殘喘而已,若不採取行動,僵持的局面遲早會被打破。

  到那時候,何光依和止夜就只能雙雙承受光彈之雨的侵襲。

  「真是令人煩躁……不要緊吧?光依。」

  「止夜大人……」

  止夜轉頭看去,發現跪坐在地的何光依臉頰冒出冷汗,左手按著剛剛被光彈擦過的右肩。

  只見少女右肩的衣服被撕裂,底下露出的肌膚上正緩緩流出鮮血。

  儘管稱不上危急的重傷,但卻影響到她揮刀的手,接下來恐怕很難再像剛才那樣流暢的戰鬥。

  「抱歉,如果我再多注意周遭的話……」

  「不用在意。」止夜立刻制止她自責的想法。「重要的是別讓傷口惡化。」

  「可是,這樣該怎麼對付那些傀儡?」

  「……有一個方法。」

  止夜注視的前方維持障壁,同時向何光依開口。

  「用契約咒,光依。」

  「欸?」

  「用契約咒對我下令『打倒敵人』,這樣我就能得到突破敵人的力量。」

  「怎、怎麼這樣,我不想用那種方式……」

  「我不會有事的,這是唯一的辦法。」

  聽見使魔強硬的語氣,何光依也理解到現在不能再猶豫下去。

  於是她抬起右手,集中精神,手背上隨即浮現一個宛如魔法陣的圖樣。

  那便是與使魔訂下契約的證明,也是能令使魔強制服從的術式──契約咒。

  從出生到現在,何光依從未動用契約咒命令過止夜,因為她並不將止夜看作使魔,而是家人。想起先前墮落的兄長是如何使用這個的,就更讓她感到抗拒。

  可是如今情況已經不容許再躊躇不前,否則她和止夜都是凶多吉少。

  何光依深呼吸,灌注靈力到契約咒之中。

  「以吾等訂立的契約下令,吾之使魔,靈獸止夜──打倒威脅我們的敵人!」

  話語一落,契約咒綻放出璀璨強烈的光華!靈力的光輝凝聚到止夜身上,彷彿在給他力量一般。

  「做得好,光依。」

  止夜感到驕傲地說,隨後,黑貓嬌小的身軀就被大量黑影所包覆。

  「止夜大人?」

  與此同時,黑影障壁被不停歇的彈幕擊碎,揚起大量煙塵。

  傀儡們再度架起槍,卻忽然停下動作。

  彷彿──有什麼即使是毫無靈魂的他們,也能從本能感受到危險的存在,即將現身。

  下個瞬間,數條黑影從煙塵中猛然竄出,一舉刺穿數個黑色傀儡的身體。

  被刺穿的傀儡完全來不及反應,就應聲倒下。

  「──光依可是正值青春年華的少女,可不能隨便留下傷痕。」

  一個沉穩,又帶著高傲的嗓音如此說道。

  阻礙視野的煙塵緩緩散去──

  「我乃靈獸止夜,膽敢傷害我的契約者,做好覺悟吧,人偶們。」

  只見一位肌膚黝黑,有著黑色長髮與金色眼瞳的高大青年,就佇立在那。


§


  「有點麻煩了啊……」

  在祕密的地下室裡,歐陽熙忽然皺起眉頭,開口低語。

  能與傀儡共享感知的她,馬上就掌握了宅邸每個角落的動靜。

  「發生什麼事了嗎?母親大人。」

  在身旁待命的紫髮少女,歐陽茜提問道。

  「醒來的人比我預料的要多,連『鐵騎神』都被擋了下來,這裡的位置說不定也暴露了。」

  「派出去的傀儡怎麼樣了?」

  「雜兵幾乎都被破壞,接下來得派上守衛用的傀儡了啊,可以的話我是不太想用的。看來客人們也不簡單。」

  她感到煩惱地說著,抬頭望向眼前的巨大容器。

  容器底下的管線這時都發出妖豔的紅光,像是在輸送什麼能量,而容器中的少女傀儡則是微微發出黯淡的光芒。

  彷彿在為那具傀儡注入生命一樣。

  「好不容易走到這一步,為什麼總要妨礙我呢?」

  歐陽熙的話中帶著難以察覺的怨懟。

  了無光澤的黑色瞳孔中,燃燒著深沉的執念之火。

  「我的理想,我的『晴』──難道是這麼不能被容許的東西嗎。」

  室內一片寂靜。

  不知是在向誰訴說的控訴,自然也沒有人能夠回答她。

  然而這不自然的樣貌只出現一下子,歐陽熙馬上就換回原先那從容不迫的神情。

  「無論如何,這個地方都必須守住才行……雖然還有傀儡能用,但我可以交給妳嗎?茜。」

  歐陽熙回過頭,指示起身後的歐陽茜。不過──

  「唉呀,不愧是我的女兒。」

  紫髮少女早已不在那裡,只聽大門的方向傳來一陣關門聲。





  (翔君後記時間)

  大家好,我是被地震嚇到這兩天都有搖晃錯覺的翔君。

  前天是我出生後經歷過最大的地震,雖然被嚇個半死,但還是下意識地衝去打開家門,躲桌底。看來以前學校防災演練還是有用的。

  這幾天都還有零星的餘震,各位也要小心。

  驚恐的話題就到此為止吧,回到今天的《劍與妖異》,這回這重點是什麼呢?沒錯,黑肉帥哥止夜大人,颯爽變身!

  什麼?人化三小給我變回去?

  ……總之,這個點子算是靈機一動加進來的,寫的時候突然妄想一個止夜的人形態,黑肉帥哥應該挺能吃到女性觀眾市場……是說,我有女性觀眾嗎?

  話說回來,有貓有靈獸現在又有人形,紙業應該是我比下型態最多樣的角色了,真不愧是靈獸大人(?

  齒輪館的戰鬥逐漸白熱化,敬請期待各位角色們的表現吧。



  如果喜歡這個故事,歡迎各位在底下多留言分享你們的感想。

  那麼,我是翔君,我們下次見~~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