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666.所謂驅毒

佐渡遼歌 | 2024-04-14 20:00:09 | 巴幣 96 | 人氣 830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第二部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考慮到一旦日落就會讓整座古墓陷入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當中,午餐休息過後,慕容羊開始和夏旖歌討論起今晚的臨時根據地,不過尚未做出決定,樋口悠真就在房間發現一處機關,尚不曉得是密室或密道,當下暫緩臨時根據地的話題,準備進行確認。
 
  雷歐娜移動到其他房間,確認隔壁、對面位置是否有著相對應的機關,慕容羊和樋口悠真則是站在牆邊研究。
 
  李少鋒想著多少學些關於機關的知識,站在旁邊一邊警戒一邊聽著兩人討論,接著突然注意到夏旖歌和夏羽待在走廊談話,氣氛頗為凝重,頓時完全聽不進機關細節,難掩擔憂地頻頻瞥去。
 
  片刻,樋口悠真確定了埋在牆內的管線位置,一邊輕拍著牆面一邊移動,接著蹲在角落,伸手輕壓地磚。
 
  某種細小的機關聲響隨之響起。
 
  「上面!」慕容羊高喊。
 
  李少鋒下意識地提高護體真氣,抬頭就看見幾道銀光閃過。樋口悠真將咒力凝聚在狩衣的寬大衣襬,揚起來蓋住身子,彈開暗器。
 
  夏羽似乎藉此擺脫和夏旖歌的談話,快步走入房間問:「怎麼了?」
 
  「誤觸了機關……不對,應該說原本就是兩段式的結構。」悠真繼續輕壓著地磚,運氣將之往前推開,打開一個位於下方的暗格,小心翼翼端詳片刻後嘆息說:「很遺憾的,空的。」
 
  「沒有第三段機關嗎?」夏羽靠過去問。
 
  「觸感都是實心。」悠真依序確認完暗格的每一面,重新站起身子。
 
  「別在意。」夏羽安慰完就走回李少鋒身旁,低聲說:「對了,剛剛旖歌學姊強迫我說明自己的角色視窗,因為忘了先和學長套好口供,如果說謊被拆穿就慘了,所以據實以告。」
 
  「……什麼?」李少鋒努力忍住低呼,同樣壓低音量說:「妳乎沒有參加過克蘇魯遊戲的事情暴露出去很不妙吧。」
 
  「我有參加過啦。」夏羽說。
 
  「只有『神眠村』那一場而已啊。」李少鋒說。
 
  「所以就麻煩學長幫忙解釋了。」夏羽說完就噠噠噠地慕容羊身旁,問著有沒有什麼事情需要幫忙。
 
  根本無從解釋吧。李少鋒來不及擬出個說法就看著夏旖歌朝自己走來,當下率先問:「旖歌小姐,請問有什麼事情嗎?臉色不太好看喔。」
 
  「她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夏旖歌面無表情地問。
 
  「什麼話題?」李少鋒姑且先裝傻地反問。
 
  「她竟然只有參加過一場遊戲,這是某種惡劣玩笑嗎?」夏旖歌問。
 
  「據我所知,玩家戒指是地球文明無法仿造、解析的外星科技,因此投影出來的面板也是如此,上面寫的內容無法竄改。」李少鋒收斂笑意地說。
 
  「不需要用那些你我都知的內容拖延時間。如果她只有參加過一場克蘇魯遊戲,那身修為究竟是怎麼練來的?」夏旖歌嚴肅地問。
 
  「探聽其他武術家的流派是很不禮貌的行為。」李少鋒說。
 
  「我曾經對你提過對於夏羽的疑慮,剛才也再度讓我再度理解到這是正確的。她確實懷抱著許多秘密,牽涉深遠,而且對你也非徹底坦白吧,為什麼你們依然決定相信她?」夏旖歌問。
 
  差點忘記夏旖歌有辦法運氣辨識出是否在說謊。李少鋒想歸想,表面上還是聳肩說:「這是我們工房的私事。」
 
  「鋒郎,她究竟是誰?」夏旖歌問。
 
  「她是瞭望塔工房的成員,也是我的學妹。」李少鋒說。
 
  「……我明白了。」夏旖歌平靜地說。
 
  「羽兒是夥伴,不會做出危害我們的舉動,即使妳有著疑慮也希望記著這點。」李少鋒補充說,不過看夏旖歌的表情就知道她依然對此抱持懷疑。
 
  夏旖歌尚未回應,雷歐娜就正好踏入房間。她環顧一圈,皺眉說:「破除完機關就打個信號啦,害得我一直待在隔壁。所以呢?有什麼戰利品?」
 
  「裡面是空的。」慕容羊反手揮出冷型長劍在牆面刻了一痕做出標記,開口說:「那麼就趁著古墓徹底暗下來之前移動到安全場所吧,旖歌和我都覺得可以回去一開始的那個房間,明天再從這裡繼續探索。」
 
 
 
 
  入夜,古墓內部再度充盈著掩蓋過一切的深邃漆黑。
 
  慕容羊等人待在最初的空房間準備過夜。
 
  湊著擺在中央地板的露營照明燈光線,眾人分著今日找到的糧食。
 
  大多是不曉得什麼動物的肉乾與穀物製成的乾糧。
 
  肉乾都是相同調理方式,又乾又鹹,只有尺寸差異。乾糧則是有塊狀、團子狀、粉狀三種,前兩種攙入數種的細碎種子、鹽巴和油,味道暫且不論,確實能夠吃飽。粉狀則是裝在布袋裡面,雖說直接舔也能充飢,不過現狀尚沒有到那種程度。
 
  此外,還有找到一袋乾燥的深紅色果子、數枚帶有香氣的葉子、整塊油脂。
 
  份量頗為充裕,就是完全沒有發現飲用水這點讓人有些不安。
 
  對此,慕容羊在上午就吩咐眾人特別注意陰暗潮濕的角落,搜集到不少苔癬,將之放在手帕中央擰緊後擠出水分,多少湊出數杯份的飲用水。
 
  李少鋒聽過有些玩家喜歡吃這些不存在於地球的食物,也有隊伍專門收集食材作為戰利品、回去後在地球製作成料理高價賣給政商名流,不過在場眾人都沒有那方面的興趣。
 
  慕容羊分完肉乾、乾糧,公允表示「有人想要其他的歡迎先選」也沒有得到回應,於是再度用猜拳決定挑選順序。
 
  李少鋒選了一枚葉子,原本以為是香草類的乾燥調味料,不過咬幾下就讓嘴巴充斥著幾乎喘不過氣來的濃烈香味,不得不吐掉,張口用力呼吸許久才稍微恢復。同樣挑了葉子的樋口悠真見狀,只撕掉些許,碾碎撒在肉乾上面。
 
  解決完晚餐,由於眾人在昨晚交換過關於『蛇人的古王墓』的情報,現狀沒有太多可以討論的新發現,隨即各自休息。
 
  附近房間都探索完畢,沒有機關陷阱,徹底的漆黑終究妨礙行動,眾人沒有拿出各自照明物品的打算,都待在同一個房間。
 
  雷歐娜坐在燈旁,湊著光線用布疋擦拭著亞特坎彎刀的刀柄,隨口哼著小曲。
 
  夏旖歌、樋口悠真則是各自佔據一個角落,各自打坐運氣、閉眼養神,不過並沒有在修練,保持著隨時能夠拔出武器的警戒。
 
  李少鋒和夏羽待在靠近房間門口的位置,隨口閒聊。
 
  夏羽拿著那袋挑剩的不明果子,放在嘴裡含著,當作硬糖含著吃。
 
  李少鋒見她一顆吃完就連同種子都咬碎吞下之後又拿出新的一顆拋進嘴裡,吃得毫不猶豫,好奇討了一顆卻被拒絕,討價還價好一會兒才達成「一顆果子交換一桶卡士達布丁限定口味冰淇淋」的不平等協議,學著她的吃法放入口中就嚐到又辣又苦的奇怪味道,還帶著一絲絲酸味,不過倒也不是無法入口,皺眉繼續含著。
 
  夏羽左右搖著身子,等到李少鋒吃完果子才說:「那麼來修練吧。」
 
  「……妳確定嗎?」李少鋒忍不住問。
 
  「克蘇魯遊戲的場所最適合修練,效果比起氣息濃度稀薄的地球多上數倍,當然要好好把握機會。正好這場是『蛇人的古王墓』,即使祈禱不會派上用場,還是趁機練習一下『驅毒』變化吧。」夏羽說。
 
  「那麼就麻煩了。」李少鋒說完就被夏羽拉起身子,向站在走廊放哨的慕容羊打了個手勢,來到隔壁房間。
 
  視野頓時籠罩在漆黑當中。
 
  李少鋒取出小型手電筒,打開後垂直放在地面。固然沒有露營照明燈的亮度,倒也勉強能夠看清楚周遭。
 
  所謂的「回氣」是基礎七變之一,藉由刻意為之的運氣刺激經脈,活絡流通,加快氣息恢復的速度,而「調理」、「驅毒」都是回氣的上位變化,讓真氣在體內沿著極端複雜的心法路子運行數百、數千、數萬次,包覆在受損的經脈且不去刺激傷勢,來回反覆地持續運行,以真氣本身的治癒能力促使其痊癒。
 
  「有些門派會將調理、驅毒特別分開,不過也有門派將驅毒包含在調理當中,畢竟相似點很多,最大的差別在於『調理』是『在體內化解侵體真氣、治癒傷勢』;『驅毒』則是『將毒素排出體外』……雖然只要擅長調理變化,不要遇到什麼極端猛烈的外星劇毒就大概沒有什麼問題。」夏羽席地坐下,流暢解釋。
 
  「那麼要是遇到猛烈的外星劇毒呢?」李少鋒問。
 
  「察覺到異狀的瞬間立刻停止激烈動作,盤坐運氣,開始進行調理變化,如果知道毒物進入體內的方式就將氣息集中在那些部位,並非化散,而是排出,因此這個變化才會名為『驅毒』,反覆運行真氣將毒素排出去;如果毒物已經擴散到全身四肢,首先用調理變化護住心脈、重要經脈與器官,同樣持續運轉真氣,花費長時間謹慎處理掉毒素。」夏羽詳盡地說。
 
  「所以基本上中毒的瞬間就被剝奪行動能力了。即使沒有動彈不得,也得立刻覓地靜養。」李少鋒說。
 
  「當然根據症狀還是有不同的應對方式,只是學長短時間內沒有辦法記那麼多,一旦中毒就先吞一顆鳳膽丸,那個會大幅激發出真氣本身的解毒特性,接著運氣護著心脈。」夏羽說。
 
  「然後呢?」李少鋒問。
 
  「然後想辦法告知我,我就會來幫忙調理驅毒了。」夏羽說。
 
  「沒有打算讓我自己想辦法處理嗎?」李少鋒無奈地問。
 
  「當然還是請學長盡量避免中毒啦,有什麼不對就把護體真氣提到最高,只要毒針、暗器刺不進去,對應起來也容易。」夏羽說。
 
  「那麼要怎麼練習驅毒變化?」李少鋒問。
 
  「直接讓學長中毒呀。」夏羽說。
 
  「真是簡單粗暴……那麼要去哪裡找毒針、暗器?早上破除機關的那些東西有特別留著嗎?」李少鋒問。
 
  「不用那麼麻煩,學長剛剛吃的那個果子就有毒喔。」夏羽隨口說。
 
  「啥?那個居然有毒喔!難怪就覺得精神不太好。」李少鋒忍不住喊。
 
  「精神方面應該是其他因素啦,中毒症狀是肚子痛、嘔吐一類的。那個用中文發音來唸是一種名為『簇狹』的果實,藤蔓類的植物,乾燥後可以長期保存,味道有助提神。」夏羽詳細地說。
 
  「不對,羊姊和旖歌小姐都有檢查過糧食,確定沒有毒啊。」李少鋒問。
 
  「有毒的是種子喔。」夏羽說。
 
  「那樣妳就把種子吐掉啊,我是看妳吃下去才跟著吃的。」李少鋒無奈地說。
 
  「這裡缺乏糧食嘛,不要浪費。反正是弱毒。」夏羽聳肩說。
 
  李少鋒放棄和夏羽爭辯,專注在體內運行不止的真氣,沉澱片刻確實隱約有覺得腹部有些異狀,卻也不曉得究竟是不是那顆簇狹果實的毒素,當下依照調理的方式,反覆讓氣息來回運轉。
 
  夏羽抱著膝蓋座在旁邊,默默看著李少鋒的側臉,倒也沒有再度開口,直到十多分鐘後見他開始收斂氣息才問:「如何?」
 
  「似乎……比較好一些了,然而這樣算是有練習到驅毒變化嗎?」李少鋒問。
 
  「大概吧。」夏羽說。
 
  「不確定喔?」李少鋒無奈地問。
 
  「這個也是用弱毒練習的缺點,即使沒有順利化解掉,真氣本身就有強身健體、活血疏經的效果,專注運氣就自然會覺得身體狀況比較好。我是可以輸入氣息到學長體內確認,只是如果有什麼突發狀況就會暴露是由我在教學長心法了。」夏羽說。
 
  「那麼就算了。」李少鋒乾脆地說。
 
  瞭望塔工房裡面有著各種流派,也有成員是迷途者,並非師父的學長姊隨口指導各種基礎變化還說得過去,然而彼此抵著雙掌讓氣息在對方體內運行又是另當別論,一是師徒之間的修練心法姿勢;一是擅長調理變化的某方進行單向療傷、運氣,如果夏旖歌、慕容羊從走廊外面瞥了一眼也是難以說明的尷尬情況。
 
  「基礎講解到此結束,接下來就請學長自行找時間練習了。」夏羽起身伸了一個懶腰,拉著李少鋒返回原本房間。
 





創作回應

ka50
用真氣護住心脈時
2024-04-14 21:59:03
佐渡遼歌
細節處就請用感受的XDD
2024-04-14 22:02:38
JOJO♥
李少鋒吃到毒果實,還這麼鎮定也太神奇了。XD
2024-04-15 00:02:59
佐渡遼歌
畢竟夏羽也有吃到,而且知道她不會害自己XD
嗯......至少是不會有生命危險的那種XDD
2024-04-15 00:17:10
小蛇hebi(詩音)
少鋒:
據我所知,玩家戒指無法仿造
據我所知,探聽其他武術家底細很不禮貌
據我所知,夏羽就是夏羽
據我所知……
夏旖歌:……
少鋒:旖歌小姐,請問怎麼了嗎?臉色不太好看喔~
(X

少鋒四兩撥千金的能力也是挺強的www
2024-04-15 00:37:14
佐渡遼歌
感謝抓蟲,第二個據我所知應該是多打的XD
不過確實是努力帶開話題,敷衍過去
燕子學姊稱讚「油嘴滑舌」是有根據的(x
2024-04-15 00:39:46
秦思
夏羽居然叫旖歌學姊嗎…
2024-04-15 12:53:26
佐渡遼歌
夏羽不管誰都喊學長學姊XDD
2024-04-15 13:58:57
言湘隱 Yuno Yan
少鋒發現自己中毒的時候,淡定到不近人情呀www
2024-04-15 18:29:26
佐渡遼歌
畢竟吃完也經過有些時間了XD
雖然如果夏旖歌她們不在場應該會更激烈點吐槽XDD
2024-04-15 18:57:4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