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669.日本甚囂塵上的謠言

佐渡遼歌 | 2024-04-21 20:00:09 | 巴幣 312 | 人氣 758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第二部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在慕容羊準備烹煮濃湯的時候,夏羽也待在旁邊幫忙,拆掉其他房間的木箱,拿著木板擺放在角落,升起小篝火。煙與香氣四處傳開,可能會引來蛇人或其他食屍鬼,然而古墓的路線錯綜複雜,有時候注意到異狀也難以接近來源。
 
  片刻,慕容羊從懷中拿出一條塊狀的即食濃湯,用小刀削下好幾片放入水壺。
 
  李少鋒和樋口悠真到外面將那兩隻食屍鬼屍體搬到堆滿屍體的房間。日後依然有可能因故返回頂層,讓食屍鬼屍體都其中在同一處能夠降低變因。
 
  李少鋒看著那些沾上口水的肉乾,注意到木箱附近的牆面也有不少缺口和齒痕,暗忖食屍鬼說不定平時也會啃著牆面的土塊來吃,抓住食屍鬼的腳踝,拉著拖到那間慘不忍睹的房間。
 
  樋口悠真隨後將第二隻食屍鬼屍體扔入房間,順手拿些雜物堆在門邊。
 
  「那些被啃掉大半的物資當中除了糧食也有一些布疋、書籍,確實挺可惜的。」李少鋒說。
 
  「食屍鬼是雜食性的,什麼都吃。古墓也是因此才會保持整潔。」悠真說。
 
  「啊啊……原來如此。」李少鋒遲來理解到為何剛剛樋口悠真會說一開始發現的那隻食屍鬼是「蛇人故意放過的」,因為留著一隻,花費時間總會將房間內的屍體清理乾淨,省去打掃工夫。即使自己的精神狀態幾乎不會產生波動,依然不太願意細想下去。
 
  緊接著,李少鋒見樋口悠真站在食屍鬼的屍體旁邊,開口問:「怎麼了嗎?」
 
  「不好意思,沒事……只是想到教團聯合的前身正是食屍教團,發現的十書也是《食屍教典儀》。如果一個還可以說是巧合,同時出現好幾個就不免疑惑是否有著更深的理由。」悠真緩緩地說。
 
  「像是他們命中注定要發現第一本十書?」李少鋒問。
 
  「我並不傾向宿命論,而是……不好意思,我不曉得要如何用中文說明。這些只是突然出現的想法,待在克蘇魯遊戲的場所,總會浮現一些待在地球時不曾想過的念頭,大多荒誕不羈。」悠真說。
 
  「深有同感。」李少鋒笑著說。
 
  當李少鋒兩人回到儲水槽的房間,慕容羊和夏羽還在等濃湯煮沸,圍在小篝火旁邊看著金屬水壺;夏旖歌、雷歐娜確認完房內沒有機關暗門後就站在門邊,倚靠著牆壁警戒。
 
  「沒想到在遊戲場所還可以吃消夜!」夏羽興奮說。
 
  「羊姊總會帶著乾燥即食濃湯嗎?」李少鋒問。
 
  「這個應該不是我軍的秘密,很多隊伍都會這麼做。由於攜入物品有著上限,糧食類的通常會全部弄成一塊再在遊戲場所分成小份。原則上也會攜帶一罐清水,不過我軍某些成員會直接加料,讓水壺裡面裝著運動飲料、可樂、咖啡或紅茶,有些人則是鹹味派的,裝著冷湯、香料拉西,不時也會聽見鹹味、甜味的派系之爭。」慕容羊詳細解釋。
 
  「羊姊站在哪派?」李少鋒問。
 
  「我是裝清水的中立派系,不參與爭執。」慕容羊笑著說。
 
  「不曉得土御門大隊長是什麼派系的?」悠真好奇地問。
 
  「有聽說過他是甜味派系的,本身很喜歡糕點,放假時經常待在新商店街的咖啡店,如果台北市的店家有推出新商品也會獨自前往排隊。」慕容羊說。
 
  沒有隊員願意陪大隊長嗎?李少鋒看著樋口悠真又認真追問了幾個問題。樋口悠真遲來猛然意識到這樣有些失態,拉好狩衣衣領,端正坐姿地轉而說:「說起來,不曉得各位是否認識鳳啟明嗎?」
 
  「有過一面之緣。」李少鋒去年參加隊長會議時,曾經在殲滅軍總部見過那位西瀛派的下任掌門。他依照家訓外出雲遊,收幾筆血債的同時也尋找著妻子人選,結束雲遊就會返回位於澎湖外島的西瀛派,終身不再出島。
 
  李少鋒對於那位曾經想要追自家師父的風流帥哥沒有任何好感,日後斷斷續續聽見他在日本惹出不少麻煩,不過三年的雲遊期限說長也不長,說不定今後都不會再碰面了,倒也沒有特別留意。
 
  「他在過去一年來惹出不少風雨,『西瀛少主』鳳啟明這個名字在日本已經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甚至比起楚久樘總帥更加有名。」悠真說。
 
  「真的假的?」李少鋒忍不住說。
 
  「至少楚久樘總帥不曾在本島和御三家的高手大打出手,鳳啟明則是那麼做了,而且各家高手親自出手還是奈他不得,光是這點就足以讓他的名字響徹日本。」悠真難掩欽佩地說。
 
  日本最為強大的隊伍毫無疑問是「陰陽寮」,不過異於台灣門派隊伍以血脈為根基,那是偏向與政府機關緊密合作的「部隊」。
 
  由御三家的直系擔任陰陽寮隊長,裏五家與其他日本玩家擔任幹部、職員。
 
  御三家分別是「安倍」、「蘆屋」、「賀茂」,家系歷史皆可追溯至平安時代,不僅僅負責護衛天皇,同時也維繫陰陽寮運作,並且掌握諸多不外傳的陰陽術知識與奧秘。
 
  裏五家則是「土御門」、「倉橋」、「錦小路」、「藤波」、「荻原」,乃是御三家的旁支分家,千百年來都隸屬於御三家之下,負責服侍與輔佐,也有不少人位居陰陽寮的要職。隨著時代演進,裏五家逐漸與御三家漸行漸遠,然而仍有藕斷絲連的緊密關係。
 
  夏旖歌從提到鳳啟明的名字時就頗為在意地頻頻轉頭,這時才走過來坐在李少鋒旁邊,加入話題說:「台灣也有聽見幾項傳言,像是他在大阪殺了『倉橋家』的數名幹部和直系弟子的倉橋裕司,結下死仇。」
 
  「那是一連串事件的起點。」悠真緩緩地說:「鳳啟明在抵達日本時,這項消息立即傳到各地,即使我的隊伍位於東北也知道,畢竟西瀛派的賭寶傳統揚名國際。聽說陰陽寮的現任陰陽助……這個是日文官職,各位可以理解是隊伍的副隊長,陰陽助親自前往關西機場和鳳啟明打了招呼,安排住宿,對於外國修練者而言可是極為破格的待遇。」
 
  不愧來自日本當地,情報比起論壇討論串更加詳盡。李少鋒追問:「那之後發生了什麼事情?」
 
  「聽說鳳啟明婉拒陰陽寮安排的住宿,在關西觀光數日,接著毫無預警地闖入倉僑家的事務所,一夜之間殺了數名成員,其中也包含倉橋裕司。那人的惡名在東北也有所耳聞,就是仗著家族威勢、為所欲為的惡霸。」悠真抿起嘴說。
 
  「世界各地都有這種人啊。」慕容羊嘆息說。
 
  「裏五家都是很有歷史地位的家族吧,居然放任不管嗎?」李少鋒不解地問。
 
  「倉橋裕司擅長經商,人脈也很廣。御三家是政府的合作夥伴,需要注意形象,因此裏五家向來負責一些比較見不得光的事務,這點不是什麼秘密,御三家通常不會主動介入裏五家的內部事務。」悠真說。
 
  這個時候,努力計時的夏羽表示濃湯已經煮好了,令話題稍微中斷。由於沒有多餘的杯子,眾人輪流拿著金屬水壺,湊口喝著。
 
  保險起見先滅了篝火,繼續用露營照明燈作為光源。
 
  「很好喝喔!」夏羽立刻稱讚說。
 
  「這個是殲滅軍獨自開發的產品嗎?」夏旖歌問。
 
  「是的,目前只有我軍成員能夠購買,如果頗受好評的話預計會在玩家協會、黑市販售。」慕容羊說。
 
  「國外也買得到嗎?」雷歐娜問。
 
  「可能得先麻煩待在台灣的玩家代購了。」慕容羊說。
 
  「英國也有類似商品,不過總覺得這個特別好喝。」雷歐娜說。
 
  「技術班的成員們聽見這些誇獎肯定會很開心。」慕容羊微笑著說。
 
  「關於剛才的話題。西瀛派雲遊的期限是三年,期限內就必須返回西瀛島,鳳啟明待在日本這麼久確實有些奇怪。」夏旖歌繼續話題地說。
 
  「鳳啟明和裏五家的女子墜入愛河,想要娶她為妻的傳言呢?」李少鋒問。
 
  「大概是謠言吧。如果真是那樣,鳳啟明大可直接擄著那名女子離開,沒有必要長期逗留日本。」悠真說。
 
  「那樣會讓裏五家上島算帳吧?」李少鋒問。
 
  「日本的修練者同樣知道那是西瀛派傳統,其他門派無從置喙,只要鳳啟明順利帶著人離開日本就算他贏了,事情就此告一個段落,日後裏五家再登島把人討回來也無法抹消這份屈辱,而且如果那名女子是自願跟著鳳啟明私奔,反而會讓登島討人的裏五家缺乏大義名份。」悠真說。
 
  自己還是不太清楚修練者在這方面的價值觀。李少鋒說:「所以最終還是看那名女子的意願。」
 
  「聽聞西瀛派的歷代掌門候補都是博覽群書、擅長琴棋書畫的風流類型,在雲遊期間追求女子也絕對不會強逼,其他門派也因此才會默認這點。」夏旖歌頓了頓,迎著其他人的目光才聳肩補充:「西瀛派的各種故事都很有名,小時候在蒼瓖城內經常聽到。」
 
  「三個月之內就讓女子願意相伴一生,確實很不容易。」悠真說。
 
  「確實有點想要看看那位鳳啟明究竟多麼帥氣。」雷歐娜單手捧著臉頰,接著偏頭問:「大小姐,妳有見過那位鳳啟明嗎?和老闆比起來誰比較帥?」
 
  哪個話題不講居然問到這個。李少鋒差點將金屬水壺落到地板,急忙重新拿穩,放慢速度喝著濃湯,內心也確實有點在意夏旖歌的回答。
 
  夏旖歌面不改色地瞥了一眼李少鋒,開口說:「我並未親眼見過鳳啟明,只有耳聞過一些實績。謠言總會有著誇大與不實的部分,即使實際相處也很容易因為先入為主的觀念產生誤會,這個問題本身並沒有意義。」
 
  「所以是繞著彎表示老闆更好的意思吧。」雷歐娜吹了一聲口哨。
 
  李少鋒乾笑幾聲,將水壺遞給夏羽,同時用手肘拐了她一下示意轉開話題。
 
  「雲遊過後就都不能出島對吧?那樣一直留在日本確實很怪,怎麼想都得趁著這三年盡情逛遍各種場所,至少會去看看地球的那個……世界七大奇景吧?」夏羽嘟起嘴,到還是幫忙轉開話題地說。
 
  「對於西瀛派的門人而言,雲遊不僅僅是增廣見聞的時期,也是趁著實戰磨練武術的歷練,確實聽父親提過以前有西瀛派的門人選擇環遊世界,不過大多數還是會待在亞洲,畢竟也有著尋找妻子這項目的。」夏旖歌說。
 
  「如果找不到妻子難道就不娶了?」雷歐娜好奇追問。
 
  「聽說屆時會在島內尋找合適人選,偶爾也會有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前往『賭寶』,如果和掌門情投意合也是能夠破例成為掌門夫人留在西瀛島。」夏旖歌簡單說。
 
  「那個賭寶的傳統對吧!其實我一直想著今後要找機會去挑戰看看。」雷歐娜興致勃勃地坐起身子,開口追問:「你們應該比較清楚細節吧?聽說不管什麼寶物都能夠任君挑選,甚至有Az系列兵器。」
 
  「賭寶的前提是也得賭上自己的寶物。」夏旖歌說。
 
  「請問夏小姐有參加過嗎?」悠真插話問。
 
  「我自認修為尚不足以代表蒼瓖派出戰。」夏旖歌淡然說。
 
  「聽說賭寶的時候會由西瀛派會根據賭上的寶物派遣對手,無關挑戰者的修為。」夏羽低聲插話。
 
  「妳很清楚嗎?」夏旖歌斜眼問。
 
  「只是稍微聽說過一些故事啦。」夏羽含糊地說。
 
  「這麼一來,豈不是能夠讓強者帶著較低價格的寶物去挑戰?那樣就穩贏不輸了。」雷歐娜興奮地說。
 
  「雙方賭上的寶物必須對價,因此帶著低價的寶物上島,贏了也只能夠挑選同樣低價的寶物,而且賭寶的機會每個人一生一次,最後還是會由強者帶著珍稀寶物前往挑戰。」夏旖歌補充說。
 
  「果然最後還是這樣啊,沒辦法鑽漏洞……不過這麼說起來,妳是蒼瓖派的掌門千金,派內應該有很多寶物吧?能不能先借一個讓我去賭寶,等到贏回來再加倍返還。」雷歐娜乾脆地問。
 
  雖然是相當無理的要求,雷歐娜的態度坦然大方,倒也不太惹人厭。李少鋒默默看著夏旖歌微微蹙眉,淡然給出「等到破關再說」的敷衍答覆。
 
  「我喜歡現金交易,破關後會去台灣一趟,說不定有機會趁機參觀殲滅軍總部,到時候也會去蒼瓖派拜訪的,記得在東部吧?還是南部?」雷歐娜不介懷地繼續問。
 
  「妳不是從台灣參加遊戲的嗎?」李少鋒問。
 
  「算是秘密的場所吧。」雷歐娜聳肩說。
 
  李少鋒知趣地沒有追根究柢,而慕容羊也端正神色地確認接下來的放哨班次。眾人各自在儲水槽的房間角落找了場所,入睡休息。
 
 




創作回應

波波忠實粉絲
那個鳳啟明真的是妥妥的龍傲天系爽文主角w

雷歐娜是不是那種在聊天時會投下炸彈的類型XD 少鋒和鳳啟明誰比較帥w不得不說這問題問得好

這樣鳳啟明真的是個風流的人?在日本跟女子墜入愛河是謠言嗎?我以為他只專情追千帆一個
2024-04-21 20:25:51
佐渡遼歌
現在正在日本招風惹雨XD
嘛嘛,雷歐娜也不是台灣的修練者,不曉得詳情,或許還會覺得是幫老闆助攻XDD
也請期待啟明公子的日後戲份!!
2024-04-21 20:48:01
言湘隱 Yuno Yan
偏題抱歉⋯⋯
看到御三家的安倍和蘆屋,忍不住想問遼歌有沒有看過《不愉快的妖怪庵》www
2024-04-21 20:57:44
佐渡遼歌
那部看過動畫,不過記得應該沒有補完XD
我個人對於安倍和蘆屋的最初知識應該是來自《少年陰陽師》或《東京闇鴉》其中一個,時代久遠也有些忘記了XDD
2024-04-21 21:16:39
秦思
好巧居然是少年陰陽師
2024-04-23 02:23:33
佐渡遼歌
在年輕(x)的時候發現書店擺著就拿起來翻了XDD
2024-04-23 10:23:08

更多創作